《曾經以為中國最幸福》:習近平在走投無路的時候,腦袋裡一定會浮現併吞台灣的想法

《曾經以為中國最幸福》:習近平在走投無路的時候,腦袋裡一定會浮現併吞台灣的想法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習近平的崛起對日本而言,和一九三○年代英法面對希特勒的崛起, 其實在意義上是很接近的,我們應該要有這樣的認知才對。

文:矢板明夫(やいた あきお)、石平(せき へい)

習近平尊敬的歷代三位皇帝

矢板:習近平上台之初,就打出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口號。所謂「復興」, 意味著再度繁盛,也就是回到以往光榮的時代。他所謂的「以往光榮的時代」 指的是三段明君治世,那就是漢武帝、唐太宗、還有清朝的康熙皇帝。

習近平最尊敬的就是這三位皇帝,這三個人都成功建立了朝貢外交、華夷秩序的體制。簡單說,習近平所期望的,就是回復到周邊各國帶著禮品前來中國,讓中國摸頭說「好乖好乖」這樣的秩序。

這就是他視為目標的「偉大的中國」,至於不認可這種秩序的國家,在他看來就是太不像話,為了復興應該壓制的國家。

說明白點,習近平的用意就是劍指台灣,畢竟,尖閣和南海實際上都是無人島。就算拿下這些無人島,也沒有什麼「光復」的真切感覺;如果他國在這些地方派兵,還有瞬間變成人質的危險。所以,雖然日本也有討論過要派遣公務員到尖閣,但派遣的瞬間也會變成人質,畢竟不知道對方什麼時候會打過來啊!假使在島上只放個十幾二十人的話,就會陷入自身難保的境地。

不只如此,因為美軍駐紮在沖繩,所以就算中國拿下尖閣,也很有可能瞬間被奪回,南海也是一樣的道理。

石平:在這種情況下,拿下這些島嶼的意義究竟為何,實在搞不清楚。

中國合併台灣的劇本

矢板:誠然如此。中國現在雖然是世界第二的經濟大國,但在尖閣周圍卻有著世界第一(美國)和世界第三(日本)的國家;與它們為敵,經濟上要付出的代價絕對不輕。

在南海,中國海軍依然不算太強。因為補給線太長,就算拿下幾個島,也沒辦法擴展到太遠的地方。印度也是如此;中國和印度之間聳立著喜馬拉雅山脈,就算拚命開拓道路,補給線還是太過漫長。

就這層意義上來看,台灣不只人口眾多,而且在台灣內部還有很多所謂「親中派的外省人」。特別是台灣的軍人,有很多都是外省第二、第三代;因此, 對這些人來說,中國統一是很有魅力的指導方針。

現在中國也正操縱台灣的竹聯幫等外省幫派,以及台灣本土的幫派,進行各式各樣的活動。

作為中國奪取台灣的劇本,習近平徹底研究了俄羅斯在二○一四年與烏克蘭爆發的克里米亞紛爭中,所採取的行動方式。他不只派遣專家前往俄羅斯,還針對俄羅斯如何併吞克里米亞的過程進行了詳細研究。

按照這種流程,侵略者初期不會採取武力侵略,而是發動網路恐攻、散布假新聞、利用各式各樣的地下工作讓敵方陷於混亂。以克里米亞的情況來說, 就是先讓親俄派掀起動亂,然後奪取政權,接著在這一瞬間,俄羅斯便出兵支援。因此,我們可以說,中國為了將台灣置於實質支配下,必定會採取相當多地下性質的手段。

石平:習近平在下次黨大會中,恐怕就要面臨最大的考驗。儘管他廢除了國家主席的任期,但要續任總書記,還是需要名分。在下屆黨大會到來的這五年間(二○二二年),他必定會採取某種激烈的行動。

併吞台灣,才能超越毛澤東

矢板:習近平在第一個任期的五年間,不斷推進反貪腐運動。可是,正如前面也講過的,反貪腐並不見得全然都帶來好的結果。根據國際社會的調查機構顯示, 中國的貪汙排行確實下降了,但對於腐敗,說到底並非每個人民都有深刻感受。因此,接下來五年若只是繼續反貪腐,那是無法維持政權的,而且此舉對於經濟成長也是無益。

因此可以推測,習近平在走投無路的時候,腦袋裡一定會浮現併吞台灣的想法。

石平:反過來說,如果習近平運氣夠好,真的讓他成功併吞台灣,那他的實績和歷史地位將遠遠超過毛澤東和鄧小平,成為絕對的偉大領導者。

矢板:的確如此,而且習近平本人應該也是這麼想的。可是,萬一奪取台灣失敗的話……

石平:那就一切都完了。對習近平來說,這是一場相當大的賭注。可是問題就在這裡,如果要用武力併吞台灣的話,難道不會引發嚴重的連鎖反應嗎?

矢板:誠然如此。事實上現在台灣的軍隊人數大約是二十萬人,只有中國的十分之一左右,在戰力方面,中國強上許多。

假使美國不出手的話,中國一口氣發動攻勢,大概只需要二十四小時,甚至只要十二小時就能壓制台灣。在這種情況下,之後就能採取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的方式——也就是下定決心、擺出「已經占領了,即使國際社會制裁也不退讓」的態度。他們很有可能就是抱持著這樣的邏輯。

石平:不只如此,對習近平有利的是,不管美國或是日本,大抵都尊重所謂「一個中國」原則,而國際社會大多數的國家也都不承認台灣作為獨立國家的地位。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就算對台灣出手,也不算是侵略,聯合國也不會發動制裁——不,更正確說是發動不了,畢竟中國持有否決權。

矢板:聯合國雖然無法發動制裁,但先進國家還是會集體發動經濟制裁。儘管如此, 中國還是可以選擇無視。

石平:因為中國在「天安門事件」中嘗到了甜頭,他們看準了先進國家的制裁只是擺擺樣子,不可能持續三年以上。但要是台灣被中國併吞,日本的戰略立場將完全崩潰,從而陷入嚴重的困境。

進攻台灣的時機

矢板:可是,台灣和克里米亞之間有著重大的「差異」。基本上,克里米亞是親俄羅斯的居民占了壓倒性多數,因此就算和俄羅斯合併,民眾也不會爆發什麼叛亂,就算烏克蘭拚了命反對,也是無濟於事。

但是台灣的情況就不同了,台灣親中派的人是日益減少;根據民調顯示, 反對台灣和中國統一的民眾占了九成,特別是年輕的台灣人,對於「台灣認同」早已深植心中,在他們心裡,並不存在台灣和中國兩者擇一的選項—— 他們覺得自己就是台灣人,台灣和中國是不同的存在。無論如何,台灣都有賴於美國,但是川普的政策搖擺不定,讓人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石平:中國恐怕對這點也心知肚明,因此他們若不採取什麼行動,台灣年輕人的意識只會漸漸遠離中國,而台灣認同也會日益加強。

矢板:誠然如此。據說他們在二○二○年就會完成進攻台灣的準備,因此在二○二○到二○二五年間,中國很有可能會對台灣採取某種行動,畢竟如果不在這時間動手,就會趕不及習近平的第三個任期,這點有很多人都曾經提及。

石平:對習近平而言,台灣問題是讓自己任期無限延伸的一個好藉口。簡單說,為了徹底解決台灣問題,自己要再做一任。這是相當危險的。

事實上,當《台灣旅行法》通過後,《環球時報》就表示中國正在逐步思考武力統一台灣的劇本;然而,儘管他們照理說應該已經擬定了很多劇本, 但實際會怎麼走,還是要看美國的態度。

為什麼不是中國軍隊,而是人民解放軍?

矢板:在日本這裡,不管對中國在台灣問題上的野心也好、還是中國奪取台灣的意志也好,都不太感覺得到。

可是,在很久以前我跟某位中國軍方相關人士吃飯的時候,我問他說:「明明中國已經建國這麼久了,為什麼現在還要叫做『中國人民解放軍』?叫做『中國軍隊』不是比較好嗎?」結果他馬上回答我說:「因為中國還沒有完全解放,還有台灣這塊土地殘存著;直到台灣獲得解放為止,否則這個名稱都會一直持續下去。」解放軍心中的這種認知,老實說實在相當恐怖。

石平:對習近平而言,一旦併入台灣,他所直接面臨的政治問題就能迎刃而解。當然,隨之產生的影響會非常大,但只要成功,就能一掃眼前面對的眾多政治難題。自己的功業、自己的絕對威信、以及克服國內經濟衰退等問題,全都能夠一掃而空,同時還能讓全體人民團結一致。

矢板:有很多人認為,中國如果拿下台灣,下一個目標就是沖繩。在中方主導下, 沖繩獨立派的相關人士被召喚到北京,舉行有關沖繩問題的座談會。

儘管如此,中國對沖繩並沒有領土的野心;中方只是主張沖繩不屬於日本的「沖繩地位未定論」,支持沖繩獨立而已。而沖繩一旦獨立,就會進入中國的朝貢外交圈當中,同時也能牽制日本。

石平:確實如此。首先將沖繩從日本割離,然後將美軍趕出沖繩,讓沖繩重新回歸到中華秩序當中。但是,北京堂而皇之舉行「沖繩獨立座談會」,日本政府居然沒有抗議,這也太奇怪了。

矢板:確實,從沖繩來了十多個學者,東京也有兩、三人與會,但中國方面卻出席了八十人,實在讓人有種「明明是別人國家的問題,你們集結這麼多人做什麼」的感覺。

石平:他們做這種事,完全不會覺得自己有什麼問題。要是反過來,在東京舉辦有關台灣獨立問題的座談會,中國大使館的人一定馬上衝過來激烈抗議了。

今後的日本將會很艱苦,習近平出手的點,全都是針對日本的生命線;南海如此、台灣海峽如此、沖繩如此,尖閣當然也是如此。

接下來,我想談談對外關係。矢板先生是如何看待中俄關係的?

矢板:基於「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樣的立場,中俄雙方目前相互合作,但彼此其實抱持著深深的不信任。單就剛才提到的收復失土問題,中國就有很多土地被俄羅斯奪走,習近平當然不會放過這點。

表面上習近平頻繁與普亭見面,感情似乎也很好;但在習近平成長的青少年時代,中國最大的「假想敵」就是俄羅斯。從他一直受到的這種教育來看, 習近平絕對無法抹滅對俄羅斯的不信任感。

石平:普亭心裡最警戒的,一定也是中國。

和親中派邏輯反其道而行的習近平

矢板:在日本媒體當中有一種論調主張,因為習近平的權力日益集中,所以跟他保持良好關係方為上策,但這實在是胡說八道;跟這種獨裁者握手言笑,本身就絕不是什麼好事。若是這樣搞的話,將來中國實現民主化的時候,中國民眾一定會徹底懷疑日本的。

日本作為民主國家,不只應該堅守自己的價值觀,還必須堅持自己的腳步。當然,在考量國家利益的同時,必然會有很多是是非非必須處理,但是和習近平保持良好關係,對日本而言絕非好事。

石平:相反地,日本今後最大的威脅與敵人,就是習近平。就像我一再提及的,習近平出手的點,全都是日本的生命線。

因此,習近平的崛起對日本而言,和一九三○年代英法面對希特勒的崛起, 其實在意義上是很接近的,我們應該要有這樣的認知才對。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曾經以為中國最幸福》,八旗文化出版

作者:矢板明夫(やいた あきお)、石平(せき へい)
譯者:鄭天恩

「偉大的祖國中國,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
你們是生活在最幸福的時代、最幸福的國家當中。」
明明身處在地獄最底層,為什麼還會相信那是幸福的天國?

文革時的中國才經歷過極權主義式的洗腦,
如今,嚮往毛澤東絕對權威的習近平又讓謊言與幻想死灰復燃!

從文革經驗、中日關係、六四後的政治停滯,
談到習近平的獨裁統治、中美角力,以及吞併台灣的野心
前駐北京記者「矢板明夫」╳中日外交政治專家「石平」
戳破中國的幸福假象,告訴你極權中國的真實樣貌

身為日本在華遺孤第二代的矢板明夫,與青年時期赴日求學而歸化日本的作家石平,兩人都在中國度過了少年時期,這段時間恰好與毛澤東晚年推行的文化大革命大致重疊。這段「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時代」,是如何影響矢板明夫與石平人生最重要的時期呢?

明明是一個地獄般的國家,中共究竟是如何鋪天蓋地進行大規模洗腦,以至於人民相信自己身處在「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度」?文革過後四十餘年,企圖「復興中華」的習近平嚮往毛澤東式的極權統治,對內打壓異己、對外進行外宣粉飾,他會成功嗎?

以自身真實的中國經驗警告日本乃至全球,中國脆弱不堪的真相!

《曾經以為中國最幸福》在形式上是《產經新聞》前北京特派員矢板明夫(現為台北支局長)與中日外交專家石平的「中國觀察」對談集。兩人都擁有橫跨中日兩國的成長與求學經驗,也因為身負媒體記者、政治評論家的職責,使得他們鍛練出對中國政治敏銳的觀察分析能力。

兩人從共同經歷的文革談起,細數八○年代中日關係的轉變、鄧小平的開放改革、天安門事件造成的政治停滯,談到接替胡溫後上台的習近平如何嚮往毛澤東的極權統治,以「復興中華」為己任的野心,以及有何敗露的跡象。本書主要的目的,便是要向讀者傳達真實中國並非大外宣所宣傳的那樣輝煌美好,利用威權塑造出來的幸福國度,不過只是共產黨故技重施的洗腦套路。而這種極權統治不只日本該謹慎面對,全世界也應加以防範。

(關鍵)叛逆的巴爾幹x曾經以為中國最幸福(1021)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