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傷急速殞落的前賽揚獎強投Tim Lincecum,現在過得如何?

因傷急速殞落的前賽揚獎強投Tim Lincecum,現在過得如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那幾年Tim Lincecum之所以受歡迎,不只是因為他表現很好,而是很多球迷都在他身上看到自己孩子的影子,他那平易近人的個性與外表擄獲了球迷的心。不少人都會說:你看!我們的兒子今天先發!

文:辰海

2016年8月5日,Tim Lincecum已改披天使球衣,而不是球迷熟悉的巨人戰袍。那天也是我們最後一次看見他站在大聯盟投手丘上。

從輝煌拿下賽揚獎殊榮,到因傷急速殞落,Lincecum大聯盟10年生涯賺進超過一億美元,但他不像其他明星投手在退休後轉教練或球評,而是從世人眼前消失。

上一次他出現在眾人面前大概得追溯至2019年9月底巨人主場最後一場例行賽,球團為執教12年、生涯累積超過2000勝的總教練Bruce Bochy舉辦退休儀式,那時他驚喜現身讓Bochy也大感意外,直說這些年來他傳了許多訊息給Lincecum卻從未收到回覆。

這些年來Lincecum究竟去哪?這件事成了神秘傳說,曾有人試圖探訪華盛頓湖附近村莊的Madison Park,那是他出售價值200萬美元的頂層公寓後定居之處。卻沒能與他見上面。Madison Park像個與世隔絕的小鎮,被湖泊、群山以及高聳的冷山、松樹包圍。

關心Lincecum近況同時,也讓我們一同回顧這名賽揚強投過往生涯。

平凡卻偉大

第一眼瞥見Lincecum,他的外貌與普通人幾乎無異,180公分77公斤,全盛時期及肩長髮造型,若與一位不看棒球的朋友介紹他,恐怕朋友只會猜他是哪個樂團成員或歌手跑來開球。

而他之所以能以平凡身材立足於投手丘,靠的是自幼就使用的特殊投球方式。投球前將頭歪一邊並用跨步帶動全身,高壓投球傾盡全力將球送往本壘板。

而打者彷彿也被這怪異卻有威力的投球壓住,在Lincecum全盛時期,打者一次次揮空,只留下小白球進捕手手套的巨大迴響。

巨人總裁Larry Baer曾說:「那幾年Tim Lincecum之所以受歡迎,不只是因為他表現很好,而是很多球迷都在他身上看到自己孩子的影子,他那天真無邪、平易近人的個性與外表擄獲球迷的心。不少人都會說:你看!我們的兒子今天先發!」

2007年是Barry Bonds生涯最後一年,球隊前景看來一片黑暗,此時東邊朝陽冉冉升起,Lincecum在那年首次升上大聯盟,整季交出7勝5敗防禦率4.00的成績。

隔年隨即以18勝5敗,防禦率2.62附加2場完投,以及聯盟最多265次三振,儘管球隊當年僅有72勝90敗,但他憑藉出色表現仍成功拿下首座賽揚獎。2009年單季4次完投、2次完封,連續兩年獲得賽揚獎,成為史上首位生涯頭兩個完整球季皆奪下賽揚獎的投手。

自2008到2010年,他累積49勝22敗並投664.2局,送出757個三振,連續三年國聯最多三振,說他那幾年是大聯盟代表球星一點也不為過。

2010年Lincecum與當年投出完全比賽、另一名已故賽揚強投Roy Halladay正面對決,帶領球隊4比3取得勝利,該系列賽巨人戰勝費城人,隨後拿下睽違56年的世界大賽冠軍,並開啟屬於巨人的「偶數年傳奇」,在2010、2012、2014共拿下三座世界大賽冠軍。

逐漸走下神壇

2012年後Lincecum經常敗多於勝,雖然依舊吃下不少局數,但防禦率始終沒辦法壓制在4以下。大跨步及高壓投球讓他髖關節傷勢不斷加劇,接著球威下降、為了提高壓制力又更用力投球⋯⋯如此陷入惡性循環之中。

此時我們終於感受到Lincecum身為「凡人」身軀的無力,即便在2014年再度對聖地牙哥教士投出無安打比賽,成為繼1908年、1910年Addie Joss(對白襪)以來首位對同一球隊投出兩場無安打比賽的投手,但仍難掩他壓制力每況愈下。

即便2015年終於決定動刀解決左臀部傷勢,並離開從新人年就效力的巨人,與天使簽下總價值420萬美元的一年大聯盟合約,卻在該季交出2勝6敗,防禦率9.16的慘淡成績,並在季中遭球團DFA。

他仍無法重拾當年王牌身手,就這樣離開了大聯盟。

轉身離開後的生活

(註:以下內容來自外電採訪內容

故事回到Lincecum現在住處附近,在湖下游E. Madison Street上有一家名為The Attic的體育酒吧,推開大門裡面無比寬敞,華盛頓大學的一面旗幟掛在天花板上隨風飄揚,不時還能聞到空氣中傳來薯條與啤酒的香味。

「Tim是這裡的常客,幾乎每週都能看見他的身影」,調酒師Colleen笑著說:「他很常與朋友一起路過,並和其他客人聊聊天,2017年秋天他們一起在這收看世界大賽,Tim盡可能悠閒過生活,他高中以及大學時期的隊友Elliott Cribby和我說,當Lincecum走進包廂或一個新環境,那裡會隨即充滿快活氣氛」。

「Tim對我們很好,但通常有其他人想探詢他的住處或近況時我們都很謹慎,我們非常保護他」,Colleen說:「就算他現在在酒吧,陌生人很可能也不會知道」。

這才發現Lincecum其實一如既往沒變,在巨人2010年拿下世界大賽不久後,他被看到和一個朋友在城裡閒晃,不到一個小時整個酒吧擠滿了想要他簽名與拍照的球迷們,Tim只是去吃塊披薩都可以吸引人跟著他,甚至攀上高處只為了看他一眼。

球迷們之所以喜歡Lincecum,不僅僅是因為他在場上獨領風騷,而是他平易近人、宛如鄰家大男孩的形象及風格。

Elliott Cribby說:「我從高中就覺得Lincecum總有一天會登上大聯盟,但他似乎不以為意,甚至有些反感,總是和我說他只想像一個普通人一樣生活。有一次我跟他說『你將擁有無比成功且偉大的未來』,而Tim只是搖搖頭看著我說:『沒有,如果這是真的,那代表你們也會,我和你們並沒有甚麼不同。』」

Cribby說著Tim經常不遺餘力地證明自己和隊友們都在同一個水平,隨後Lincecum也證實:「沒錯,我一直都是如此認為。」

「就像眼前這個小丑一樣,他也是常客,像你這樣的人(採訪記者)來這裡問他蹤跡很奇怪,」Colleen說:「那傢伙舉起了啤酒瓶來喝,和Tim一樣。在這裡他只是另一個常客,而那就是他想要成為的模樣。」

直到2017年底,我們在洛磯投手Adam Ottavino照片上再次看見他在投手丘上的身影,原來Lincecum從未放棄棒球,他自行舉辦測試會尋求東山再起的機會,與其說是不願意離開,不如說是他想再次證明自己身手依舊。

遺憾的是即便遊騎兵遞上一份一年大聯盟保證合約,但Lincecum因中指起水泡而錯過春訓,並被放入傷兵名單,在小聯盟展開復健賽內容也不盡理想,最後沒能再次重回大聯盟舞台而被釋出。

而現在Lincecum究竟身在何處?我想沒有人能給出一個肯定答案,只知道他現居西雅圖。Lincecum也告訴當地報紙自己正在隱居,不太回訊息,甚至半開玩笑說:「因為我是雙子座,所以沒有電話打給我我會更高興。」

雖然Lincecum沒能東山再起,但他就像是一面映照所有人心中最美好自己的鏡子,用他並不突出的外表及體格,卻又獨樹一格的投球姿勢打破一座座高牆,讓平凡的我們能看見夢想幻化成現實的模樣。

而身為球迷的我們,不打擾就是能留給他最後的溫柔吧!

更多辰海在運動視界的文章

本文經運動視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