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車用完的電池會傷害環境」,這種批評有所本嗎?

「電動車用完的電池會傷害環境」,這種批評有所本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些反對電動車輛的論述,會強調電池的製造與回收議題,讓我們以燃油車輛的電瓶污染為例,看出及早設計出電池回收機制的重要性。

在〈闢謠那些「反空污為何要針對油車?」的偽論述〉中,我們解析了運具電動化的反對者是如何刻意運用佔比約5%的「全國平均數據」,淡化移動污染源對民眾健康可能產生的危害。移動污染源的密度在各縣市及都會區都有顯著的落差,其中機車密度越高的地區,在懸浮微粒、非甲烷碳氫化合物及一氧化碳等污染物上,都明顯高於其他區域,顯見其對人口及交通稠密的地區影響不容小覷。

在重新認識移動污染源對空氣品質可能造成的損害後,在這一篇文章裡,我們將把重點放在電動車輛興起後的電池製造與回收議題。事實上廢棄電池若沒有經過妥適的處理,確實可能對環境造成負擔,電動化就像所有的技術革新一樣仍然伴隨著風險與挑戰,但上至電池原料選定的策略轉移,下至電池回收機制的建立,都能有效在運具的整體生命週期上,大幅減輕如今燃油車輛對環境所造成的傷害。

往下,我們將以燃油車輛的電瓶污染為借鏡,帶出全球電池最新的應用技術及研發成果,唯有充分認識電池產業的發展趨勢,台灣才有機會搶得先機,在循環經濟、能源管理的國際市場中,找到屬於自己的定位。

電動車用完的電池會傷害環境,燃油車輛比較好?

從歷史經驗回顧,我們可從燃油車輛的電瓶污染,看出電池回收機制的重要(許多以「電池污染」反對運具電動化的論者,往往忽略燃油車輛也有電池污染問題)。燃油車輛的廢棄電瓶,以鉛酸電池為主,在過去回收機制尚未完善、法規建置不全的年代,多年來對土地及水源造成了嚴重的危害。

根據環保署〈廢鉛酸電池回收率提升冶煉技術開發〉研究一文提到,鉛是有害環境與人體健康的重金屬,鉛酸電池行業是一個典型的高能源消耗和重污染產業,在生產過程中需要消耗大量電力,並排出污染物質,如鉛塵、酸性含鉛污水、酸霧以及廢渣。其中鉛酸電池的含鉛量高達6成以上,若不加以回收將成為環境的污染源。然而根據環保署公告列管材質回收率統計資料,民國90年廢鉛蓄電池的回收率僅有64.68%、2006年攀升至80%、2011年提升到87.73%,截至2019年回收率才終於達到94.63%。

環資中心在2016年8月的報導中指出,汽機車重要零件電瓶需定期更換,汰換下來的廢鉛蓄電池每一年就有約近600萬顆,若隨意棄置則可能造成強酸污染土壤、重金屬鉛危害人體神經系統、腦部與腎臟等。過去在二仁溪畔廢五金事件中,環保署也曾在處理過程中發現廢鉛蓄電池的部分殘骸,對當地土壤與溪水造成危害。

私家車電瓶拿到教室充電  前校長自首竊電不起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經過數十年來環保團體及政府部門的努力,汽機車電瓶回收機制才逐步建立,大幅降低傳統電瓶的環境危害。若新型態的鋰電池不能及早透過回收再利用,降低開採及廢棄物產生,確實可能重蹈燃油車輛鉛酸電池的老路。但相反的,濫用鋰電池開採及回收議題來阻止電動化,恐怕只是刻意迴避、忽視傳統油車的發展歷史。

傳統燃油車輛的經驗正是全球永續交通發展的借鏡,保留電池系統的優勢、提早面對並解決難題,才是科技促成進步的根本之道。

國際市場如何看待電池技術及其價值?

事實上,鋰電池早已普遍存在於日常生活中,舉凡手機、平板及筆記型電腦都是以鋰電池為電力核心。可喜的是,電動車輛的出現,因其夾帶著綠色運具的政策目標及環保思維,反倒讓鋰電池可能造成的污染問題浮上檯面,加強檢視,而獲得技術及政策上的討論與重視。

近來歐盟動作頻頻,積極搶進電池的製造及回收市場,APEC能源國際合作資訊網指出,歐盟已在2017年搶先成立歐洲電池聯盟,多次召開部長級會議推動電池產業鏈的形成,2019年12月更批准高達32億歐元的技術研發基金,用於推動電池技術和產品研發推廣。

2020年彭博社Electric Vehicle Outlook 研究報告指出,全球車輛用鋰電池的平均能量密度因為相關技術的不斷投入及研發,正以每年4-5%的速度持續增長,同時2010年至2019年為止,鋰電池組價格已下跌約87%,未來將隨著技術進步持續降低。工業材料雜誌〈電動車動力鋰電池市場與應用(下)〉一文便引用彭博新能源財經報告指出,當2025年電池成本下降至每度電109美元時,電動車的應用市場將會噴出巨量,造成傳統汽油車的衝擊。

英國能源諮詢公司循環儲能產能預測(Circular Energy Storage)整理各國約50家鋰離子回收公司的資料後發現,電池回收比率超乎預期,2018年共全球共回收約9.7萬噸電池,而大多數回收廠與實驗室都集中於中國、南韓、歐洲、日本與美加等地,其中中國和南韓由於電池收購價或獎勵的價格更高,已成為電池回收大戶,占比高達70%。

從電池的先期製造到終端回收,電池技術和回收的競逐早已成為循環經濟的顯學,誰能搶得先機,誰就能在永續經濟、能源穩定的戰略地位上取得優勢。

慕尼黑的電動車充電樁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電池造成的污染怎麼解?

全球各國車廠及主管部門,早已注意到鋰電池在原料開採上可產生的供給與生態風險,因此有兩大作為正在加速進行,其一是根本的調整原料結構,降低毒性高、開採風險大的原料使用;其次是投入研發量能在後端的回收處理技術,促進金屬原料的再利用。

調整原料結構部分,電動車電池正極材料主要使用鋰、鎳、鈷三種金屬,但鈷的含量較低、成本高且毒性較強,反觀鎳因具備在高溫運轉下穩定,又能防止過度充電等特性,獲得市場青睞,近來電池生產將逐步走向「高鎳化」。除傳統鋰電池的技術革新已投入市場外,日本預計在2021年展開「全樹脂電池」的量產、中國電池商則正朝向「無稀有貴金屬」的目標邁進。若能根本的減少稀有貴金屬在電池中的含量,電池循環經濟將能更大幅度地降低人類活動對環境所造成的傷害。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