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Baby Shark〉兩樣情:為何傷心的人該聽慢歌?

一首〈Baby Shark〉兩樣情:為何傷心的人該聽慢歌?
Photo Credit: Baby Shark Dance YouTube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音樂能和我們的情緒同步,才能帶給我們被同理的感覺。當一個人憂鬱時,聆聽悲傷的音樂是較為合適的,因為慢歌帶給我們一個情緒同理的感覺。

華盛頓特區響起了〈Baby Shark〉的音樂聲,棒球員Gerardo Parra帶領全D.C.的人一起唱這首洗腦的音樂,這裡是2019年的國民隊奪冠大遊行,而〈Baby Shark〉正是Gerardo Parra的應援曲。隨著2020球季的到來,這首歌隨著Gerardo Parra投入日本讀賣巨人隊,也在日本風靡了起來,人都還沒到,商品官網就出現了鯊魚的應援商品

然而,美國奧克拉荷馬州監獄卻有兩名獄警,將囚犯銬在牆上,強迫其連聽兩小時的〈Baby Shark〉,被判定為不人道的做法而遭到起訴。

為什麼同一首歌,會有兩種完全不同的結局呢?

一成不變的音樂讓我們厭煩

首先我們要知道的是,如果我們一直重複聽一首歌,到底會不會喜歡它?根據研究指出,如果一首歌不斷重複出現而沒有變奏的話,有可能會帶給聽眾厭煩的感覺(Szpunar et al. ,2004),因此許多作曲家會透過變奏,作為他們創作的巧思所在。

這聽起來很合理,獄警的做法似乎也確實會讓囚犯感到厭煩暴躁,但為什麼華盛頓那群觀眾卻會隨著〈Baby Shark〉起舞而樂此不疲呢?這考量到他們是在什麼樣子的環境下聆聽這首歌。

根據Baumgartner等人在2006年所發表的研究中指出,音樂極具情緒催化的能力,如果搭配上有情緒的音樂,我們大腦中的腦島、紋狀體、腹側中央前額葉、杏仁核等部位都會產生活化,而這些部位又和情緒具有極大的連結性,因此,無論是囚犯或球迷,面對這首洗腦的音樂時,大腦產生巨大的變化是可想而知的。

配合當下情境和情緒的音樂,才能讓人同步所感

但是,根據一份音樂治療的研究顯示,如果我們的大腦要與音樂同步化,需要配合當下的身心狀態(McCaffrey &Loscin,2002),例如在暴躁的時候應當聆聽亢奮的音樂,憂鬱時則應聆聽悲傷的音樂(Hunter et al., 2011)。

國民隊主場的那些球迷,在觀賞Gerardo Parra上場打擊時,〈Baby Shark〉帶給他們的是亢奮的愉悅感,讓他們瘋狂地為Gerardo Parra加油。但監獄並不是這樣的場所,這些囚犯並沒有辦法對這首歌產生音樂認同,反而牴觸了他們在監獄裡的暴戾之氣。我不確定當下這些囚犯的心情為何,但我很難想像他們是一個適合聽〈Baby Shark〉的狀態。

傷心的人就該聽慢歌

談到這裡,或許不少人會想到五月天的〈傷心的人別聽慢歌〉。沒錯,前面提到,當一個人憂鬱時,聆聽悲傷的音樂是較為合適的,因為慢歌帶給我們一個情緒同理的感覺。

韓國科學技術院(Korea Advanced Institu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KAIST)的이찬진(Chan Jean Lee)請受試者想像以下三種情境:

  1. 人際失落(Interpersonal loss):如失去愛人、重要的家人、親朋好友。
  2. 非人際心理失落(Noninterpersonal psychological loss):如珍藏的花瓶被撞碎、一覺起來發現自己買的美股大跌。
  3. 非人際成就挫敗(Noninterpersonal self-achievement failure):如被公司炒魷魚、棒球比賽被對手擊出再見全壘打。

接著,她問了受試者兩個問題:

  1. 這時候你會想跟幽默風趣的朋友相處,還是能夠同理你的朋友相處?
  2. 這個時候你會想聽愉悅的歌曲想要聽(cheerful songs)或是悲傷的歌曲(sad songs)?

結果發現,人們在這些失落狀態時,比較傾向於和能夠同理我們的人相處,也傾向於聽悲傷的歌曲。

當音樂能和我們的情緒同步,才能帶給我們被同理的感覺,這也是為什麼同樣是〈Baby Shark〉這首歌,卻能在不同的環境下造成如此大的差異。

參考資料

  1. 蔡振家(2020)音樂認知心理學(二版)。台北,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2. 程威銓:傷心的人為什麼愛聽慢歌?
  3. Szpunar, K. K., Schellenberg, E. G., & Pliner, P. (2004). Liking and memory for musical stimuli as a function of exposure.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30, 370381.
  4. Baumgartner, T., Lutz, K., Schmidt, C. F. & Jäncke, L. The emotional power of music: how music enhances the feeling of affective pictures. Brain Research 1075, 151–164 (2006).
  5. R McCaffrey, RC Locsin Music listening as a nursing intervention: a symphony of practice Holist Nurs Pract, 16 (3) (2002), pp. 70-77
  6. Hunter, P. G., Schellenberg, E. G., & Griffith, A. T. (2011). Misery loves company: mood-congruent emotional responding to music. Emotion, 11, 1068-1072.
  7. Lee, C. J., Andrade, E. B., & Palmer, S. E. (2013).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 and preferences for mood-congruency in aesthetic experiences. Journal of Consumer Research, 40, 382-391.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