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利劍」聯合軍演選在鹿兒島,背後有微妙的歷史與地緣政治考量

美日「利劍」聯合軍演選在鹿兒島,背後有微妙的歷史與地緣政治考量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與日本兩年一度最大規模「利劍」聯合實戰軍事演習,將在10月26日登場,演習的地點鹿兒島其實就是日本海軍現代化的搖籃,不但是舊時軍事擴張的前線,更是珍珠港事件的日軍訓練基地。

面對中共近期在亞太地區所展現的各類「反介入/區域阻絕」的軍事行動,為了展現有效嚇阻的能力,繼先前的「勇敢之盾」與「太平洋捍衛者2020」兩項軍演外,美國與日本兩年一度最大規模「利劍」(Keen Sword)聯合實戰軍事演習,將在10月26日登場。

根據美方消息,日本地面自衛隊(JGSDF)兩棲快速部署旅(ARDB),與美國第三海軍陸戰隊遠征軍,將在鹿兒島附近進行多次水陸登陸演習,而加拿大皇家海軍哈利法克斯級巡防護衛艦也將參加演習,總計近五萬人參與。

由於利劍演習與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同日登場,再加上跨越美國總統大選,其時機與政治意義格外引人注目。此外美日選擇鹿兒島作為演習場域,背後其實有著微妙的歷史與地緣政治的考量,並非偶然。

就歷史脈絡觀察,鹿兒島就是日本海軍現代化的搖籃

鹿兒島位於日本的最南端,是日本與亞洲大陸、南洋各島、琉球等地貿易的中繼地,因此成為日本引入外來文化的門戶,也是日本近代工業化的起源,並誕生了許多參與明治維新的政治人物,西鄉隆盛與大久保利通為其代表,此地也是日本最後一場內戰「西南戰爭」最後激戰的戰場,電影「末代武士」劇情略有著墨。

長期以來,「長州藩」和「薩摩藩」之間的矛盾分歧接連不斷,特別是日本軍部內部的派閥矛盾紛爭,幾乎均與此存在一定關聯。薩、長兩藩分掌明治政府權力的局面類似,日本軍部大權也被兩強所把持。

就海軍勢力的發展來看,薩派先後出現川村純義、樺山資紀、西鄉從道、山本權兵衛、東鄉平八郎等海軍高級將官,他們不僅在近代日本海軍中占據著要職地位,還力主實施以美、英等國為主要目標的南進戰略,與日後的「南進派」存在某種路徑依賴關係,也埋下了與長州陸軍北進派的衝突因子。

對於台灣人而言,比較熟悉的應該是發動牡丹社事件的西鄉從道。

大日本帝國海軍 Japanese_cruiser_Yahagi
Photo Credit: Imperial Japanese Navy Public Domain

軍事擴張的前線,珍珠港事件的訓練基地

從地緣政治的思考,1909年在「帝國防禦方針」下所制定的「渡海邀擊」策略,可視為是當下中共「反介入」的雛形,同屬軍事擴張造成既成事實、消耗美國反擊的實力的脈絡,差異在於日本在甲午、日俄戰後已屬海上強權,在一戰結束之後又擁有第二島鏈的控制權,這種地理優勢恐是中共忘塵莫及。

所謂「渡海邀擊」的邏輯,就是在日軍進行南進政策引發美日衝突時,面對攻勢的太平洋艦隊,日軍將以逸待勞透過潛艇阻擊與夜戰模式,在第二、三島鏈的馬紹爾與馬里亞納群島之間消耗美軍戰力,其後在進行一場類似1905年對馬海峽的艦隊決戰光榮勝利。

由於加入三國軸心與中日戰爭的立場導致美日關係持續惡化,為了保持戰略上的主動性,聯合艦隊逐步放棄此一守勢策略,憑藉日本機動艦隊與航空兵的戰術運用優勢,因此開始思索跨海出擊與先發致人的戰略,這也構成日後珍珠港偷襲的背景。

USS_Bunker_Hill_hit_by_two_Kamikazes
公有領域:連結

1941年1月7日,在核心參謀黑島龜人的規劃下,山本五十六將攻擊珍珠港的計畫定為「Z作戰」,決定以一支由六艘航空母艦所組成的空中力量,對珍珠港展開攻擊,而且必須是奇襲。其後山本正式向海軍大臣及川古志郎提出攻擊珍珠港的設想。

到了8月,由於美國凍結了日本在美國的資產並對其實行禁運,同時要求日本撤離法屬印度支那,並連同荷蘭與英國停止對日本出口石油。由於石油是日軍繼續戰爭之必備要素,日本的石油儲量已經不能支持到四個月後奪取南洋的油田,在此背景下,日本海軍司令部宣佈準備進行戰爭。

在國際關係理論中,這就是典型的政治施壓與經濟制裁下另類政策失靈的結果,因為日本知道後果反誘發其進行先發致人的手段。

為了讓偷襲珍珠港的效果最大化,在航空參謀源田實的推薦下,淵田美津雄擔任航空兵的戰術指揮官,再此同時,聯合艦隊的海軍轟炸機開始利用地形、水深類似珍珠港的鹿兒島進行空襲珍珠港的模擬訓練,如今利劍演習在此舉行,模擬對象也引發各方揣測。

金剛級護衛艦
正在珍珠港內航行的金剛級護衛艦|Photo Credit: James E. Foehl, U.S. Navy 公有領域

值得觀察的是,中共日前也藉著其軍事現代化的實力,逐步展現「穿透第一島鏈,威脅第二島鏈」的條件,大規模軍演與試射被美軍稱為「A2/AD」武器的東風-21D(航母殺手)與東風-26B(關島快遞)飛彈,其094與096潛艇穿越巴士海峽都是客觀事實,其所搭載巨浪二、巨浪三型洲際導彈射程即可直達美國本土,其政治威懾不言而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