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事】別胡扯「動物性」!性暴力犯罪事件中,只有加害人必須為此負責

【關鍵時事】別胡扯「動物性」!性暴力犯罪事件中,只有加害人必須為此負責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性暴力的發生不是衝動,而是權力的展現,是加害人認為自己有權力透過暴力實踐對方並無意願的行為。性暴力犯罪事件中,只有一個人必須為此負責,只有一個人可以阻止性侵事件發生,那就是犯罪者。

文:王婉諭(立委)

有文章提出,男性有動物性,因此女性總有受性侵的危險,穿著暴露,危險更大?

別胡扯性侵行為是什麼動物性,不要再檢討受害者了!

我今(23)日在臉書上,看到一篇自稱為心理晤談師的粉絲專頁,發表他認為性侵事件發生的原因。然而,這篇文中,竟然將性侵的行為,歸咎為男性有「動物性」,若女生穿著暴露、深夜不回家,不好好自保的話,便會觸動到男性的動物性,因而身陷危險。底下甚至也有許多人認同他的言論。

然而,這樣的言論,正凸顯了目前性侵害文化的迷思。當一件性侵害事件發生,我們不是先談論如何讓加害人不做出犯罪行為,反而是去討論被害人「為什麼不穿多一點?」、「為什麼這麼晚還在外面?」等,加以檢視跟譴責。

為了駁斥這樣的說法,其實比利時、美國等地都舉辦過「性侵受害者衣物展覽」,展示了許多性侵受害者在遭到犯罪時所穿的衣服。展覽內呈現的衣物十分平均,從洋裝、睡衣到牛仔褲,各種款式風格都有。

事實證明,女性的衣著根本與犯罪發生無關。

但這個社會討論性侵害犯罪的方式,卻長期利用「檢討被害人」的方式,將責任加諸在被害人身上。

就連被害人自己,也常常身陷自我懷疑的痛苦中,正如《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中描述的片段,是如此真實地讓人心痛:「社會對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強暴一個女生,全世界都覺得是她自己的錯,連她都覺得是她自己的錯。」

然而相對地,這個社會是怎麼討論加害人的呢?

「加害人血氣方剛、一時衝動、見色起意」,有些人談論起加害人時,卻反而傾向將性暴力描述成一種男性的衝動、動物性本能,來合理化性暴力加害人的行為。

但是,真的是這樣嗎?

如果我們將性暴力視為一種男性衝動的展現,難道我們是將大部分的男性,都視做性侵害預備犯了嗎?我相信許多男性不會願意被這樣看待及歧視。

已經有很多人一再倡議,性暴力的發生,不是衝動,而是權力的展現,是加害人認為自己有權力透過暴力實踐對方並無意願的行為。性暴力犯罪事件中,只有一個人必須為此負責,只有一個人可以阻止性侵事件發生,那就是犯罪者。

我們其他人能做些什麼呢?

我們最應該做的,就是正確看待性暴力犯罪事件,不要檢討被害人、不要合理化性暴力加害人的行為,反而讓被害人承擔自我保護的責任。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責任站出來,打破性侵害文化迷思,至少讓受到傷害的人們,能夠在這個社會裡得到支持,慢慢地讓傷痛平復,而非在錯誤的謬論中,受到二次傷害。

其實,這篇文中最讓我心疼的,是女性在遭受性侵害後,顫抖地說出「我是不是一直都不聽話,才會受到懲罰?」

我想跟所有遭受過傷害的人們說,這絕對不是你的錯,也許你心裡充滿了混亂,充滿了自我譴責的聲音,但在這些混亂的思緒之中,我希望你心中一定也要有這麼一句話:「性侵害是犯罪行為,只有一個人必須為整件事負責,一個可以阻止性侵事件發生的人,就是犯罪者」。

本文經王婉諭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