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智操控》:川普當選的那一刻起,「深層政府」從極右派的幻想化為現實

《心智操控》:川普當選的那一刻起,「深層政府」從極右派的幻想化為現實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希拉蕊慶功宴上某些不知內情的支持者開始把事情怪罪在我身上,怎麼說的我大部分都忘了,只記得那憤怒與絕望的語氣。有一句話我還記得清清楚楚,它傷透了我的心:那是一位民主黨的朋友,「這對你而言也許只是場遊戲。但我們得承受它的後果。」

文:克里斯多福・懷利(Christopher Wylie)

臉書一直在裝純潔扮演受害者

8月下旬,參議員哈瑞・瑞德(Harry Reid)公開要求聯邦調查局調查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一事。但當時大部分的人還是認為希拉蕊會贏。在此同時,劍橋分析正式宣布它正在和川普團隊合作,渥太華那邊的人也因為從我這邊聽過劍橋分析掌握多少人的資料,資料威力有多強,而非常不安。

而且,光是知道劍橋分析幫川普打選戰已經夠恐怖了,現在俄羅斯甚至也來插一腳。當時杜魯道辦公室的成員雖然還在看川普的笑話,但已經開始討論他萬一當選怎麼辦。一開始大家只覺得這件事不可能,後來變成難以想像,最後開始擔心它會成真。

某次開會的時候幾個人在取笑川普,「我的老天啊,這些美國佬沒有極限耶!」在場幾乎每個人都笑了。但我沒有。我笑不出來,因為我知道大規模的心理戰有多恐怖。

德語有一句話叫做Mauerim Kopf,大致上的意思是「心中的圍牆」。1990年兩德統一之後,拆除了法律上的邊界,人們推倒了柏林圍牆,拆掉了檢查站,把鐵絲網扔進垃圾堆;但過了15年之後,很多德國人依然過度強化東西兩邊的差異。某種揮之不去的心理距離似乎無視現實中的地理位置,在他們的心中築起藩籬,在那道鋼筋水泥的圍牆倒塌之後,繼續用陰影圍住德國人的心靈。

美國也是這樣,當這位不知從哪裡爆出來的候選人高喊「圍牆築起來」時,我知道他要築的不是水泥或鋼鐵牆。民主黨與共和黨似乎都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這種荒謬的政見,更糟的是,這匹黑馬看見了美國人的心靈,他們卻看不到。他們不知道支持者想要的不只是在現實中築起一道圍牆;也不知道對班農而言,即使現實中的圍牆最後沒建成也無妨,只要美國人的心中有一道Mauerim Kopf 就夠了。

除了我以外,艾倫也沒笑。他在某次會議上說,「我認為川普真的會贏。」其他人聽到都望著他翻白眼,「拜託喔!」但他看著我,我說「嗯,我也認為他會贏。」那一刻我才真正意識到,我幫忙打造的工具可能會變成川普入主白宮的關鍵。我的恐懼霎時昇到極點。

幾周之後,臉書寄了一封信到我爸媽家。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得知爸媽住址的,總之我媽把信轉寄給我。信是從臉書聘請的博欽律師事務所(Perkins Coie)寄來的,就是希拉蕊團隊後來出錢請他們調查川普通俄門的那家公司。

律師在信中想知道,劍橋分析拿到的資料是否僅用於學術研究,而且是否已刪除。因為劍橋分析已經公開幫川普競選,而臉書顯然也決定不要忍受有人為了政治利益而盜取海量使用者的個人資料,更別說劍橋分析靠這種事噱了一大堆錢。

可惜的是,信中沒有提到劍橋分析試圖用臉書的資料顛覆世界,整個切入方式也弱到可笑,畢竟我在和科根合作時,就已經明確要求臉書允許劍橋分析把資料用於非學術目的,臉書當時也同意了。而且臉書根本是在假裝震驚,畢竟在2015年11月左右,他們還聘了科根的商業夥伴約瑟夫・錢塞勒(Joseph Chancellor)來當「量化分析研究員」,而根據科根的說法,臉書在那之前就已經知道劍橋分析拿使用者個人資料作心理剖繪的事了。

後來這件事公開之後,臉書一直裝純潔扮演受害者,卻始終不清楚說明自己在知情的狀況下,聘用了跟科根共事的人。只在之後的一份聲明中說「這個人之前的工作與在臉書的工作沒有任何關係」。

醜聞連環爆,希拉蕊完蛋了

劍橋分析當然沒有刪掉他們拿到的臉書資料。但我在那一年多前就離開了公司,還被他們告上法庭,完全不想幫他們說話。於是我回信說,我已經沒有你們提到的資料了,但我既不知道這些資料在哪裡,又不知道哪些人有辦法使用,更不知道劍橋分析拿這些資料來幹麼(說真的,我也不知道臉書拿這些資料來幹麼)。

如今我一碰到劍橋分析的事情就特別起疑,寫完信之後刻意不讓加拿大議會的收發室幫忙寄出,而是走到市中心去寄。我不想讓劍橋分析的任何事情影響我在杜魯道那邊的工作。

2016年9月22日,美國參議員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和眾議員謝安達共同發表聲明,說俄羅斯試圖干涉美國選舉。希拉蕊則是在9月26日的第一次總統候選人辯論中直接提出警告,「我知道川普非常欣賞普亭,」她說,而普亭卻「讓人恣意侵入美國的政府文件、個人檔案、駭進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我們最近知道,他們選擇用這種方法來引發混亂、蒐集資訊。」

川普回答道,「我不認為真的有人知道駭進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人來自俄羅斯。她口口聲聲地說俄羅斯、俄羅斯、俄羅斯。也許是啦。我是說,也許兇手是俄羅斯,但也可能是中國,或者是其他地方的人。說不定還是哪個坐在床上重達400磅的傢伙咧!」

10 月7 日,就在娛樂新聞節目《走進好萊塢》(Access Hollywood)播出川普的名言「抓住她們的鮑魚」(grab ’em by the pussy)之後還不到一小時,維基解密開始發布他們從希拉蕊競選總幹事約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那裡偷來的電子郵件,並且說他們會繼續一點一點地發布電子郵件,直到投票日當天為止。

這對民主黨來說簡直就是災難。希拉蕊的醜聞,從華爾街演講時的細節到各種其他小事一件件爆開;同時極右派分子也用電子郵件散播各式各樣的瘋狂幻想,最極端的甚至說希拉蕊的團隊跟華府一家涉及兒童性交易的披薩店有關係。

這些新聞全都讓我不斷想起劍橋分析、俄羅斯政府,以及亞桑傑。劍橋分析的髒手似乎涉入了這場選舉的每一個環節。

川普、班農上台,他們即將打造私人的深層政府

美國總統大選那天晚上,我參加了一場溫哥華的開票派對。他們在大銀幕上播CNN,在旁邊的小螢幕上播其他新聞頻道,我一邊看開票一邊跟之前在倫敦熟識的朋友,蘇格蘭的昔德蘭(Shetlands)議員阿利斯泰・卡麥克講電話。

我看著希拉蕊的數字愈來愈不樂觀,美國、加拿大、英國的情緒各自跟著變化。CNN 宣布川普當選的那一刻,派對裡的人全都嚇得不敢置信。

然後簡訊一條一條來了,全都是那些知道我在劍橋分析工作過的人。希拉蕊慶功宴上某些不知內情的支持者開始把事情怪罪在我身上,怎麼說的我大部分都忘了,只記得那憤怒與絕望的語氣。有一句話我還記得清清楚楚,它傷透了我的心:那是一位民主黨的朋友,「這對你而言也許只是場遊戲。但我們得承受它的後果。」

從那天晚上一直到隔天,杜魯道的顧問全都崩潰了,他們對於南方那頭大象的一切認知全都瞬間化為烏有。川普會不會取消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美國會不會發生暴動?川普是不是俄羅斯的傀儡?美國驚悚電影《戰略迷魂》(The Manchurian Candidate)的情節成真了嗎?每個人都急著想找答案,而且因為史蒂夫・班農如今身居要職大權在握,全場又只有我知道班農的事情,他們全都不停地問我。

他們很快就會跟這些極右派的顧問談判重大的國家問題甚至國際問題,想知道該怎麼跟這種人打交道。但我滿腦子只想著一句話:媽的!我三年前在劍橋某間旅館房間認識的那個人,現在竟然變成下一任美國總統的心腹。

投票日的隔天,卡麥克打電話來,他冷靜的蘇格蘭腔讓我鬆了一口氣。「我們一起仔細想想接下來你該做什麼吧,」他說。卡麥克是少數幾個我完全信任的人之一,這些年我把劍橋分析的一切事情都告訴他。他很了解我,知道我不太可能坐視川普和班農在這場惡劣的選舉結束之後掌握大權。如今問題已經千鈞一髮。那位荒謬的實境秀明星不僅無恥地煽動群眾,更將成為自由世界的領袖。

我用了整個11月和12月去思考自己該去找誰,該說什麼。當時總統還沒交接,川普的當選依然不太真實。整個世界彷彿都屏息以待,想知道隔年1月20日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投票日前,民主黨的朋友們還說要幫我去拿希拉蕊就職舞會的入場券。但最後我沒有跟欣喜若狂的民主黨人一起去華盛頓參加舞會,而是坐在電視前看CNN報導人數稀稀落落的川普就職典禮。然後我看到了一些幾乎難以置信的東西:班農站在那裡,看起來就像頭髮被吹亂的惡靈;我透過默瑟認識的凱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也在,穿著獨立戰爭似的角色扮演衣;麗貝卡・默瑟穿著一件毛皮大衣,戴著好萊塢二線明星式的太陽眼鏡。

我想起幾年前,我在餐廳跟尼克斯說要離開劍橋分析時,他說的那句話:「等到我們全都進了白宮,只留你一個人在外面,你才會發現自己犯了多大的錯。」好吧,尼克斯是沒進白宮,但其他人一定都進去了。

隔年1月,班農當上了美國國家安全會議(National SecurityCouncil)委員,卡麥克要我「當心」的事情似乎愈來愈具體。班農拿到了控制整個美國情報與國安機構的權力,如果惹火他,例如揭開什麼祕密或做出什麼挑釁,他都有辦法毀掉我的人生。

另一件同樣恐怖的事是,班農能讓劍橋分析去接美國政府的案子了。當時劍橋分析的母公司SCL已經在幫美國國務院工作,所以劍橋分析可以拿到美國政府的資料,反之亦然。

我意識到,班農很可能是在打造一個屬於他的私人情報單位,供一個不信任中情局、聯邦調查局、國安局的新政府使用。如果是真的,人們就會活在惡夢中,甚至是活在尼克森的恐怖故事裡。想想吧,如果當年尼克森能夠看到美國每一個人的日常瑣事,那他用惡劣手段幹翻的(ratfucking)就不會只是政治對手,而是整部美國憲法了。

政府機構通常要先獲得人們的授權才能蒐集人們的個資;但劍橋分析是私人公司,不受這種權力制衡。我想起之前與帕蘭泰爾的會議,突然懂了為什麼裡面某些人會對劍橋分析這麼感興趣。美國的隱私權法律無法阻止劍橋分析蒐集人們的臉書資料,而班農只要擁有一個私人的情報機構,就可以繞過相關規定,拿到許多聯邦情報單位無法獲得的人民個資。

我突然發現,深層政府已經從極右派的幻想化為現實。班農正在實現自己的預言,他想成為深層政府。

相關書摘 ▶《心智操控》:「劍橋分析」合成真實的酷刑和謀殺影片,恫嚇奈及利亞選民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Mindf*ck 心智操控【劍橋分析技術大公開】:揭祕「大數據AI心理戰」如何結合時尚傳播、軍事戰略,深入你的網絡神經,操控你的政治判斷與消費行為!》,野人文化出版

作者:克里斯多福・懷利(Christopher Wylie)
譯者:劉維人

Facebook全面封殺的數據犯罪爆料!
【劍橋分析事件】首位吹哨者──Christopher Wylie
完整揭露「史上最強數位操控戰」技術內幕!

★ 「極具價值的『數位心理戰』入門書」──《衛報》
★ 「提供了許多令人細思恐極的細節」──《紐約時報》

你相不相信,有一家公司可以窺視所有人的心智、
可以瞄準最脆弱的一群人,
偷走群眾的自我認知,植入有錢人想要的版本?

在本書中,Christopher Wylie以「主謀者視角」,首度公開數位心理戰的第一手內幕。2014年,年僅24歲的Wylie創立了「劍橋分析公司」,他結合自身的時尚、駭客、心理學專業,親自帶領公司開創出史上最強大的「心理剖繪」(psychographic profiling)技術。

這項技術能夠扭轉人類行為、操控群眾意識,全世界的政治人物和有錢人都虎視眈眈,但一切很快就失控……英國快速脫歐、美國川普當選、世界秩序一夕顛覆。

原本或許能進白宮的Wylie,為何退出了「劍橋分析」團隊?他又爆了什麼機密的料,竟然遭致臉書和IG封鎖帳號、全面噤聲?

(野人)0NEV0060_Mindfck_心智操控【劍橋分析技術大公開】-立體書
Photo Credit: 野人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