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智操控》:川普當選的那一刻起,「深層政府」從極右派的幻想化為現實

《心智操控》:川普當選的那一刻起,「深層政府」從極右派的幻想化為現實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希拉蕊慶功宴上某些不知內情的支持者開始把事情怪罪在我身上,怎麼說的我大部分都忘了,只記得那憤怒與絕望的語氣。有一句話我還記得清清楚楚,它傷透了我的心:那是一位民主黨的朋友,「這對你而言也許只是場遊戲。但我們得承受它的後果。」

文:克里斯多福・懷利(Christopher Wylie)

臉書一直在裝純潔扮演受害者

8月下旬,參議員哈瑞・瑞德(Harry Reid)公開要求聯邦調查局調查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一事。但當時大部分的人還是認為希拉蕊會贏。在此同時,劍橋分析正式宣布它正在和川普團隊合作,渥太華那邊的人也因為從我這邊聽過劍橋分析掌握多少人的資料,資料威力有多強,而非常不安。

而且,光是知道劍橋分析幫川普打選戰已經夠恐怖了,現在俄羅斯甚至也來插一腳。當時杜魯道辦公室的成員雖然還在看川普的笑話,但已經開始討論他萬一當選怎麼辦。一開始大家只覺得這件事不可能,後來變成難以想像,最後開始擔心它會成真。

某次開會的時候幾個人在取笑川普,「我的老天啊,這些美國佬沒有極限耶!」在場幾乎每個人都笑了。但我沒有。我笑不出來,因為我知道大規模的心理戰有多恐怖。

德語有一句話叫做Mauerim Kopf,大致上的意思是「心中的圍牆」。1990年兩德統一之後,拆除了法律上的邊界,人們推倒了柏林圍牆,拆掉了檢查站,把鐵絲網扔進垃圾堆;但過了15年之後,很多德國人依然過度強化東西兩邊的差異。某種揮之不去的心理距離似乎無視現實中的地理位置,在他們的心中築起藩籬,在那道鋼筋水泥的圍牆倒塌之後,繼續用陰影圍住德國人的心靈。

美國也是這樣,當這位不知從哪裡爆出來的候選人高喊「圍牆築起來」時,我知道他要築的不是水泥或鋼鐵牆。民主黨與共和黨似乎都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這種荒謬的政見,更糟的是,這匹黑馬看見了美國人的心靈,他們卻看不到。他們不知道支持者想要的不只是在現實中築起一道圍牆;也不知道對班農而言,即使現實中的圍牆最後沒建成也無妨,只要美國人的心中有一道Mauerim Kopf 就夠了。

除了我以外,艾倫也沒笑。他在某次會議上說,「我認為川普真的會贏。」其他人聽到都望著他翻白眼,「拜託喔!」但他看著我,我說「嗯,我也認為他會贏。」那一刻我才真正意識到,我幫忙打造的工具可能會變成川普入主白宮的關鍵。我的恐懼霎時昇到極點。

幾周之後,臉書寄了一封信到我爸媽家。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得知爸媽住址的,總之我媽把信轉寄給我。信是從臉書聘請的博欽律師事務所(Perkins Coie)寄來的,就是希拉蕊團隊後來出錢請他們調查川普通俄門的那家公司。

律師在信中想知道,劍橋分析拿到的資料是否僅用於學術研究,而且是否已刪除。因為劍橋分析已經公開幫川普競選,而臉書顯然也決定不要忍受有人為了政治利益而盜取海量使用者的個人資料,更別說劍橋分析靠這種事噱了一大堆錢。

可惜的是,信中沒有提到劍橋分析試圖用臉書的資料顛覆世界,整個切入方式也弱到可笑,畢竟我在和科根合作時,就已經明確要求臉書允許劍橋分析把資料用於非學術目的,臉書當時也同意了。而且臉書根本是在假裝震驚,畢竟在2015年11月左右,他們還聘了科根的商業夥伴約瑟夫・錢塞勒(Joseph Chancellor)來當「量化分析研究員」,而根據科根的說法,臉書在那之前就已經知道劍橋分析拿使用者個人資料作心理剖繪的事了。

後來這件事公開之後,臉書一直裝純潔扮演受害者,卻始終不清楚說明自己在知情的狀況下,聘用了跟科根共事的人。只在之後的一份聲明中說「這個人之前的工作與在臉書的工作沒有任何關係」。

醜聞連環爆,希拉蕊完蛋了

劍橋分析當然沒有刪掉他們拿到的臉書資料。但我在那一年多前就離開了公司,還被他們告上法庭,完全不想幫他們說話。於是我回信說,我已經沒有你們提到的資料了,但我既不知道這些資料在哪裡,又不知道哪些人有辦法使用,更不知道劍橋分析拿這些資料來幹麼(說真的,我也不知道臉書拿這些資料來幹麼)。

如今我一碰到劍橋分析的事情就特別起疑,寫完信之後刻意不讓加拿大議會的收發室幫忙寄出,而是走到市中心去寄。我不想讓劍橋分析的任何事情影響我在杜魯道那邊的工作。

2016年9月22日,美國參議員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和眾議員謝安達共同發表聲明,說俄羅斯試圖干涉美國選舉。希拉蕊則是在9月26日的第一次總統候選人辯論中直接提出警告,「我知道川普非常欣賞普亭,」她說,而普亭卻「讓人恣意侵入美國的政府文件、個人檔案、駭進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我們最近知道,他們選擇用這種方法來引發混亂、蒐集資訊。」

川普回答道,「我不認為真的有人知道駭進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人來自俄羅斯。她口口聲聲地說俄羅斯、俄羅斯、俄羅斯。也許是啦。我是說,也許兇手是俄羅斯,但也可能是中國,或者是其他地方的人。說不定還是哪個坐在床上重達400磅的傢伙咧!」

10 月7 日,就在娛樂新聞節目《走進好萊塢》(Access Hollywood)播出川普的名言「抓住她們的鮑魚」(grab ’em by the pussy)之後還不到一小時,維基解密開始發布他們從希拉蕊競選總幹事約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那裡偷來的電子郵件,並且說他們會繼續一點一點地發布電子郵件,直到投票日當天為止。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