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歐盟第2嚴格的墮胎法規:腹中胎兒患先天性疾病而墮胎,波蘭憲法法庭裁定違憲

全歐盟第2嚴格的墮胎法規:腹中胎兒患先天性疾病而墮胎,波蘭憲法法庭裁定違憲
波蘭警方站在反對墮胎的海報前。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波蘭墮胎法規原本就嚴格,憲法法庭22日又裁定基於胎兒健康或優生學理由而進行的墮胎是違憲,往後波蘭只有在婦女被性侵、亂倫或胎兒危及生命時才可墮胎。波蘭政府近年來干預司法、性別權利日趨保守,與歐盟其他國家漸行漸遠。

※封面圖為波蘭華沙警方站在反對墮胎的海報前。

波蘭憲法法庭昨(22)日裁定,基於胎兒有先天性疾病或缺陷而實行的墮胎行為,屬於違憲。這將使波蘭的墮胎法規成為全歐盟第2嚴格,僅次於馬爾他,往後在波蘭只有因性侵、亂倫而懷孕、或胎兒危及孕婦生命時,才允許進行墮胎。

《路透》報導,多數天主教國家或許對墮胎持保留態度,但胎兒若有先天缺陷,法律上通常也允許墮胎。波蘭憲法法庭昨日裁決這項理由也違憲後,波蘭婦女只有在性侵、亂倫或生命有危險時才能墮胎,這類墮胎因素只佔近年案例的2%。

波蘭憲法法庭庭長普茨列斯卡(Julia Przylebska)表示,「以未出生的幼兒生命權來說,基於優生學上的理由、以及基於幼兒的健康因素而使墮胎合法,與憲法相牴觸。」

當地媒體《波蘭筆記》引述更多憲法法庭說法,「法庭堅信,生命在每個發展階段都有價值,應予以保護」,強調產前幼兒「享有與生俱來且不可剝奪的尊嚴」,是一個擁有生命權的個體,法律必須給予適當保護。

《歐洲新聞台》解讀,這代表即使幼兒患有先天性重症、或是一生下來就會夭折,女性仍必須冒著生命危險產子。波蘭律師費蘭斯(Kamila Ferenc)對《路透》表示,這也逼使窮人必須違背個人意願而生育,一旦要負擔生育費用,這些人根本在社會上要不無法生存,要不就是再也無法經濟獨立。

這項裁定促使波蘭婦女團體在當晚就上街抗議,舉牌抗議這是「酷刑」。首都華沙、克拉科夫、羅茲(Łódź)、斯塞新(Szczecin)等城市都出現示威;華沙已出動鎮暴警察,動用胡椒噴霧等武力鎮壓。

AP_20297053597499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波蘭憲法法庭裁定因胎兒健康因素而終止妊娠將牴觸憲法,婦女上街抗議,鎮暴警察阻擋。

政治介入法律,波蘭強行收緊墮胎法

近年來,波蘭在傾向右翼的法律正義黨(Law and Justice,波蘭語縮寫為「PiS」)執政之下,與歐盟主張的價值漸行漸遠。《波蘭筆記》指出,PiS透過一連串法律改革,2016年安插了自己的法官進入憲法法庭,更違反程序地任命黨魁卡欽斯基(Jarosław Kaczyński)的密友普茨列斯卡擔任庭長。

波蘭的墮胎法原本就相對其他歐洲國家嚴格,依據1993年起實施的墮胎法,婦女只有3種情況下可以終止妊娠:胎兒威脅孕婦生命或健康、婦女因遭受犯罪行為(例如性侵或亂倫)而懷孕、胎兒異常畸形。

2016年和2018年,國會提出收緊墮胎法規的法案,遭波蘭婦女大規模抗議,當時民調顯示,45%至50%民眾認為當下的法律就已經足夠;僅10%至15%的人贊成更嚴格,希望放寬的比例則有30%至40%。

波蘭平均每年約1000例合法墮胎,絕大多是因為胎兒狀況異常;2019年的1110例合法墮胎中,有1074例是基於這個原因。

2019年,PiS的議員連同其他右翼政黨,向憲法法庭要求評估對先天性重症胎兒進行人工流產是否違反憲法中的4項原則:人類尊嚴、生命權、禁止歧視、民主法治。

波蘭憲法法庭昨日裁定之後,將大大減少波蘭合法墮胎案例。波蘭婦女團體指出,波蘭每年非法墮胎的案例遠多於合法案例,非法墮胎估計介於8萬至15萬例,要不就是設法到鄰國斯洛伐克或德國進行墮胎。

波蘭總統杜達贊許憲法法庭決定。國際特赦組織、人權觀察、生育權中心等團體將表示將派獨立觀察員赴波蘭;歐盟執委會已多次批評波蘭屢次違反法律程序、背離歐盟共同價值觀,譴責波蘭、要求透過削減歐盟資金作為懲罰的聲浪日漸增加。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林宜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