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處理新聞台換照,是否對中天有差別待遇?

NCC處理新聞台換照,是否對中天有差別待遇?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會各界相當關注中天換照一事,然而,依照憲法法律本來就該開聽證會,中天新聞台卻變成第一家通傳會開聽證會的執照案;通傳會附加有關自律的條件,並不嚴格遵守法律授權,超前尚未通過的草案,還選擇性地給中天二種自律要求。

文:邱子安(任職於公家單位,淡大公共行政學系畢業、台大政研所公行組碩士班肄業,曾任競選工作、英語補習班助教、遊行幹部、非營利組織專員等)

因為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決定召開聽證會,而內容又與之前所為總統府流出的密件吻合,各界對於政府即將把中天關台的猜測愈來愈高升。

然而,通傳會處理中天執照,其實已經有很明確的事證,證明一直以來對中天有差別待遇,啟人疑竇。

新聞台執照本該召開通正會,通傳會怎會是第一件?

首先,其實聽證會對於獨立機關來說是大大的好事,也是本來就應該辦理的。

司法院大法官解釋釋字第613號指出:「然獨立機關之存在對行政一體及責任政治既然有所減損,其設置應屬例外。唯有……重要事項以聽證程序決定……綜合各項因素整體以觀,如仍得判斷一定程度之民主正當性基礎尚能維持不墜,足以彌補行政一體及責任政治之缺損者,始不致於違憲。」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組織法》第10條第7項則規定:「委員會議審議第三條或第九條涉及民眾權益重大事項之…行政處分,應適用行政程序法第一章第十節聽證程序之規定,召開聽證會。」新聞台的監理向來是通傳會重要的業務,申照換照等也均引請社會廣大、業者及媒體公民團體爭論不休,所以,召開聽證會甚至可以說是憲法的要求。

但是,過去媒體購併案或有召開公聽會,但有關衛星廣播電視的新聞台,通傳會卻是頭一遭。就連因動新聞,引起是否踐踏犯罪被害人尊嚴給予二度傷害、兒少不宜而引起軒然大波的壹電視,都僅以諮詢會議、座談會等辦理,通傳會這遲到的程序正義,恐怕演變成針對性的不正義。

對中天針對性要求自律機制,超前法律草案先行紊亂法治

再者,台灣新聞台的品質經常教人不敢恭維,通傳會要求業者要有自律機制,但這種要求是否合乎法治,也不無疑問。通傳會政策目標上希望提升新聞專業及自律,在《媒體多元維護與壟斷防制法》草案第23條規定新聞台、財經台應該要設置倫理委員會,獨立接受觀眾申訴;然而,自第二屆起,就藉換照的機會,依行政程序法附款的方式要求新聞台成立倫理委員會。

而依照現行監理的法源《衛星廣播電視法》第22條,雖規定新聞台要接受申訴獨立處理、公開處理情形,但對申訴組織無規範。管制超前法令,且2014年換照時對中天新聞台,除了「倫理委員會」之外還多了「獨立審查人」的要求。

如果嚴格論法、尊重法治,現行的衛廣法下業者只需設置申訴機制,倫理委員會或獨立審查人均屬可行,但偏偏就中天新聞台被通傳會要求要有二種機制。修法、執法腳步混亂,衍生針對性、歧視性監管的疑慮。

最後,從內容監理來看,過去新聞台較大宗的裁罰案件,是節目廣告區分、廣告超秒、置入違規等廣告相關違規,內容方面即使有專法的兒少不宜、性侵害防治,也很少裁罰。

2017、2018年總共裁罰21件新聞台的案例中,13件是廣告相關規範、8件是內容表現。然而《衛廣法》2018年6月修法、施行新增第27條第2項第4款「製播新聞違反事實查證原則,致損害公共利益」後,廣告相關案件大幅減少到4件、其他類2件;內容表現方面共15件中,違反查證只有中天1件。

歷來嚴重的新聞(或節目)廣告化到2019年竟然不見了?炒得沸沸揚揚的假新聞卻只有中天報了1件,這恐怕與閱聽眾經驗全然不符。

2018年修法是配合當局所謂打擊假新聞、捍衛民主的論述,然而在監理裁罰上,卻看到高度選擇性:過去經常發生,且在新聞節目(或說普遍的電視節目)經費不足下常見的廣告化問題,竟然在裁罰上面不見了;而鋪天蓋地喊來,一般閱聽眾也愈來愈不信任新聞台的假新聞議題,卻只呈現出中天1件假新聞,這要如何服人?

換照所依據的過去營運表現、裁罰紀錄,在通傳會的監理上卻十分啟人疑竇。

社會各界相當關注中天換照一事,然而,依照憲法法律本來就該開聽證會,中天新聞台卻變成第一家通傳會開聽證會的執照案;通傳會附加有關自律的條件,並不嚴格遵守法律授權,超前尚未通過的草案,還選擇性地給中天二種自律要求。

最後,近年來通傳會對新聞台的裁罰,2019年實務上常見的廣告篇幅違規突然幾乎不見了,而吵得沸沸揚揚的假新聞議題竟然只有中天1件裁罰,顯見裁罰有高度選擇性。因此,社會各界質疑並非空穴來風,通傳會執法不公已久,自己破壞法治在先,還要說別人是(用假新聞)破壞民主,豈有此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