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李健熙病逝,企業品牌在他手上的起與跌

三星李健熙病逝,企業品牌在他手上的起與跌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韓國人而言,三星集團在李健熙管理下,既有成功,亦有其魔鬼一面。

韓國三星(Samsung)集團會長李健熙前(25)日在首爾病逝,終年78歲。

自2014年5月因急性心肌梗塞入院以後,據說過去數年李健熙其實一直卧病在床,未曾公開露面,因而有關李健熙的生死傳聞,一直在韓國傳個不斷,甚至有說他一早已病危,企業管理大權已由兒子李在鎔掌握,只是留待「合適」時機,待李在鎔成功接班以後,才對外公開死訊。

隨著李健熙消失於公眾目光之中,韓國社會老早已把他當成「活死人」,一來把李在鎔視為當下三星集團真正的管理者,二來亦陸續忘掉他的存在。但畢竟是他一手一腳,把三星從只是一個亞洲二線的電子品牌,一躍而成為全球知名的國際電子產品大企業,他為這家集團帶來的貢獻,亦可算是劃時代。

然而,在他手下的三星集團,亦曾經被稱為全球其中一家「最危險的企業」,皆因李健熙治下的三星,只懂透過貪污舞弊,賄賂政要與檢察官,避過犯罪指控。此外,他向來亦從不關心員工人權,不單禁止三星企業成立工會,對旗下電子工廠女工因工作而患上白血病與癌症的事,也毫無悔意,只是透過收買假口供與製作假證據推卸責任。

對韓國人而言,三星集團在李健熙管理下,既有成功,亦有其魔鬼一面。

回顧過往數十年間韓國的經濟發展,觀乎眾多財閥,三星必定是最能代表韓國財閥制度成功一面的先鋒。曾經有研究指出,在60年代被評為韓國前百大的企業,到90年代,只有16家能生存下來,更確實點說,從60年代至今天,只剩下三星和LG兩大財閥企業而已,可見三星在韓國經濟發展的超然地位。

「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堅毅精神」是三星在韓國企業中的一大特色。想當年,三星電子創辦人李秉喆70歲時選擇面對新挑戰,在一遍反對聲音下建立三星的半導體產業,其獨具惠眼協助三星在80年代取得空前成功,更為三星轉型奠定基礎。

他的兒子李健熙在1988年接任總裁一職後,憑突破性的管理哲學,如在1993年提出的「新管理策略」(New Management Initiative),為三星重新起步之餘,更走出韓國成功踏進國際市場。

因為其曾在日本與美國留學及工作的經驗,李健熙深明日韓企業與美國企業在經營學上的優劣,亦了解三星集團在踏入90年代以降,即將面對企業轉型的一大危機。為了迎合新時代挑戰,他先定出目標,首先要把三星打造成全球品牌,所以必須在營理模式與視野上,跟國際接軌。

例如他提出改革員工升遷制度,不再走昔日財閥一切以年資作標準的路,改為與對集團帶來的貢獻掛鉤,即有能者居之,縱使年資不足,也不代表不能破革升職的新思維,吸引有志有能力的青年人加入三星效力。此外,李健熙為了加強管理層與西方企業文化的脈絡接軌,在其「新管理策略」上,亦多次從美國大企業,高薪招攬當地的企業人材加盟三星。

而他又深明貿然空降沒有人脈也不懂韓國職場潛規則的外國人到三星管理層工作,將會招徠管理層的反彈,李健熙因而亦有安排那些外聘人材先在三星集團內跟高層混熟關係,熟習韓國文化以後,才正式上班。這融合東西方經營哲學優勢的新管理模式,讓三星轉型成功。

還有,李健熙的三星集團也鼓勵青年員工多與外國企業交流,例如他設立了員工到海外深造兼工作的計劃,安排員工到一些有市場發展潛力的國家,先修讀12個星期的當地外語課程,後來再在當地自定計劃書,以一年時間在當地建立人脈並完成有關計劃,以讓三星將來能在當地發展更具深化的市場,互惠互利。

另外,他又提出過「換掉吧!」(除了妻子和孩子以外,全部換掉)、「七四制」(指早上七時上班,下午四時下班的破革安排,使員工在下班後仍有時間作個人研習和進修)和鯰魚理論(意思是指在泥鰍養殖場放一條鯰魚,泥鰍就會為了不讓鯰魚吃掉而到處閃躲,結果泥鰍因為大量運動,自然變得更健康、更肥美,這代表只要保持在適當的壓力下,人和企業都會充滿活力),帶領韓國企業衝出亞洲達到世界巓峰。

三星Samsun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可是,李健熙惡名昭彰,貪污亦是他管理下的三星最大在外被人批評的指控。曾因起訴前韓國總統全斗煥而聲名大噪的金勇澈,於1997年加入三星集團並成為其法務長。2004年請辭後他踢爆三星種種鮮為人知的惡行,並發表厚達500頁的《思考三星》一書,揭露三星動用不法秘密資金行賄官員、檢察官、買通執法者和非法逃稅;李健熙違法繼承經營權;對敵人與競爭對手進行監視、跟蹤、竊聽;並收買主要媒體,對於三星的種種惡行保持緘默。

結果,雖然一石擊起千重浪,2007年11月南韓成立獨立調查組進行調查,最後李健熙因背信和逃漏稅等罪名成立,被判刑3年徒刑緩刑5年(法院以「罪名尚未嚴重到須實際服刑地步」未有判李健熙入獄),其後更向大眾道歉並辭去會長職務。

但案件結束不到兩年,當年曾險遭法院起訴的三星高層,卻以「護主有功」給予大額補償和升職。另外,2009年12月,韓國總統李明博表示因為要申辦2018年冬季奧運會,而李健熙是國際奧委會委員,為了整體國家利益,決定給予李健熙特赦。他更於2010年恢復原職務,重新成為三星集團的總裁。凡此種種,都只是顯示出三星對韓國公共事務和法院判決的干預已到達無人可管的地步。

另外,三星電子亦曾在李健熙管理的時代,旗下的半導體工廠招聘了一批女工,於其滿佈具幅射性與化學性物質的工廠內工作。只是,三星電子多年來卻毫不關心員工是否穿上合規格的保護衣,結果那些女工一一在工作一段日子後,數百名員工一同患上白血病與癌症。

當中,女工黃尤美不幸於2007年離逝後,其父親決定跟三星討回公道,縱然面對三星利誘威脅,也從沒有放棄訴訟,結果花了十年時間抗爭,最終在2018年,成功獲得勝訴,三星正式道歉並為所有遇害者家屬賠償。

蓋棺論定,李健熙作為三星第二代經營者,曾經為企業改革,審時度勢地引入企管改革,不但把三星從只是亞洲二線品牌的舊模樣,轉型為國際頂尖電子企業,超越日本,更成為了全球知名的韓企。不少外國人未必懂得韓國,但定必聞及三星,這點確實曾經為韓國人帶來無尚的民族光榮感。

只是,三星集團魔鬼的一面,破壞環保之餘,亦借財雄勢大扭曲韓國法治公義,肆無忌憚地賄賂官員與檢察官,左右調查,更不人道地對待工人,絕對是李健熙一生留下最大污點之處。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看作者Facebook

相關新聞: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