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照聽證會】NCC問為何報導韓國瑜穿襪子睡覺、拿酒杯姿勢,中天:觀眾有興趣

【換照聽證會】NCC問為何報導韓國瑜穿襪子睡覺、拿酒杯姿勢,中天:觀眾有興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被裁罰的案件中,遭指違反事實查證、違反公共利益,有5個是政論節目,但中天新聞主張,來賓有言論自由,不應適用《衛廣法》提到「製播節目」相關內容。

中天電視換照聽證會今(26)日上午登場,國家通訊委員會NCC提出8項提問,質疑中天新聞評鑑後未改善、違規件數過多、內控機制失靈等爭議。中天律師和鑑定人個別發表意見後,NCC主持人直接詢問新聞部總監梁天俠、新聞部副總監謝建文及擔任中天新聞「獨立審查人」的世新大學副校長陳清河,還有親自出席的神旺投資董事長蔡蔡衍明。

NCC提出的8項提問包含:

  • 中天新聞台是否已履行前次換照的附款與行政指導,及評鑑命改善事項?
  • 中天新聞台過去是否有營運不善情事?違規裁罰案件是否過多?自律內控機制是否失能?
  • 中天新聞台內控機制是否足以確保下列事項如:落實節目製作流程自律;避免外界不當干預新聞製播;自律倫理委員會有效運作;獨立審查人有效運作;改善過去違規情事,並提升新聞專業自主?
  • 中天新聞台之人事組織及執行能力是否足以落實營運計畫?財務結構與財務狀況是否健全?其股權結構與負責人是否對新聞獨立製播有不利影響?
  • 中天新聞台節目規劃是否落實視聽多元及弱勢保障?
  • 中天新聞台員工的勞動權益是否受到確實保障?
  • 中天新聞台換照案對國家安全、產業整體發展、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有何利或不利影響?
  • 中天新聞台換照案就閱聽眾權益、新聞專業自主、節目品質及勞動權益有何利或不利影響?

中天律師:中天電視台被罰並無過高,反控三立新聞罰更多

中天新聞台與神旺投資等利害關係人代理人律師方柏勳針對中天被質疑營運不善、裁罰過多等提出8點解釋。

其中方柏勳指出,在2014年換照後,前3年中天新聞的評鑑都合格,也沒有任何裁罰紀錄;在2018年起被NCC裁罰21次,其中14件與政治相關,另外7件為非政治相關,21件裁罰案合計裁罰金額為1073萬元,中天上週才收到19、20、21件。這21件裁罰中,只有5件裁罰確定,裁罰金額僅133萬元,其他還沒確定,仍在行政訴訟中。

方柏勳也以《三立新聞》為例,指《三立新聞》的評鑑2018年至今裁罰件數有11件、政治有關的2件,9件非政治類的,其實比中天新聞還多,中天遭裁罰次數類型相較其他電視台並無「過高」。而中天新聞為什麼被裁罰的總次數較多?他認為跟台灣民眾政治立場結構和主管機關執法方式有一定關聯,這些裁罰大都是民眾檢舉而來的。如果是公正的執法機關,應該要同時看看其他電視台有無類似狀況,這是「選擇性執法」。

方柏勳也質疑NCC的「公信力」,認為NCC是也是政府機關,本來也該被媒體監督,但中天新聞處理NCC相關報導,就被NCC警告;另外還在前面的案子還有爭議下,後面案子就加重罰鍰,裁罰基準變成NCC說了算,將來一定會在法院爭訟這部分。

針對NCC指中天缺乏「事實查核」,方柏勳也反問「事實查證要到什麼程度?」媒體在查證義務門檻上,他不認為應該要「窮盡一切」,否則恐怕形成寒蟬效應,應是做合理的查證。如「中天報導內容說去年文旦棄置200萬噸是否合理沒查證」,事實上中天有去和農民查證,農民說有棄置,但沒有秤重量,記者只好去問補助款有多少來算,後來中天也很快把200萬噸改成200萬斤。

在場鑑定人:未見中天積極反省,而是控訴「政治打壓」

鑑定人輔大新聞系副教授陳順孝則表示,「中天的事實查證上有嚴重問題」,指中天被裁罰超過1000萬元,不管次數或金額都是全台灣新聞台最高的;違反媒體查證義務並且損害公眾利益;另外中天新聞台在內部的新聞製播原則中,要求選舉期間新聞應該對各政黨公平對待,但前年「九合一」選舉前2週,中天新聞播出韓國瑜新聞比率為57.43%,競爭對手陳其邁的只有5.7%,已嚴重違反新聞報導之公平原則。

陳順孝也說,其實看中天的自律規範,寫的相當完整相當好,但卻沒有付諸實施,形同具文;也沒有人負責查證、監督;獨立監察人角色也是被動的;倫理委員會對於新聞政論節目爭議,應是先查證、後報導,若來賓有不實報導,應該可以考慮參考國外作法「延時播報」。陳認為中天違規過多,顯示「自律失能、營運不善」。

另1鑑定人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召集人林月琴也提出,中天前次換照期間被裁處金額高達全台第二,這次是全台之冠;2019年民眾申訴案件高達164件,比過去增加2.7倍,顯示新聞報導品質更惡化;裁處政治新聞與評論節目,然而中天的倫理委會的調查報告,並未見中天積極自律反省作為,而是以「NCC政治打壓」為訴求。

林月琴指出,中天持續興訟,但已有收到法院駁回訴求,顯見其報導品質不為各界接受、且應受公評。另外,上一次的換照附款中,4項有3項沒有實質兌現,倫理委員會只有1位公民團體代表,還可以萬年連任;對於民眾申訴,客服經常都以「謝謝指教」等罐頭文字回覆。獨立審查人陳清河進入中天新聞後,這段時間被「警告」的案件還高達32件,比還未落實增加2倍,顯示並未實際落實和有效監督。

NCC委員和中天新聞部如何攻防?

在當事人以及鑑定人發言完之後,NCC委員們也開始針對中天新聞的編審機制、內部控管流程等提問,主要由新聞部總監梁天俠、新聞部副總監謝建文以及擔任中天獨立審查人的陳清河負責回答。

下載_(6)
Photo Credit: 中央社

NCC主持人對內控問題、編審機制和流程、新聞監督、高層有無介入新聞製播等提出相關疑問。梁天俠說明中天編審流程;新聞部內有中心主任、編輯台製作人以及相關主編、總監副總監,加上倫理委員會、獨立審查人,共有4層審查機制,平均每週開1次會,對於特殊事件會加開,必要時也電話聯絡;另外中天所有政論節目跟新聞,都在編輯室討論而成,董事長、總經理不會參與。

不過NCC主持人隨即提出,如果真的有多重審查機制,為何中天新聞在過去仍然在新聞事實查核上「錯誤一直持續發生」,像是在疫情新聞時打出「封台倒數6天」造成民眾恐慌,當時也被NCC裁罰;中天新聞則表示這字卡是上稿人員在字義上的認知有落差,他們原想表達的只是「關鍵倒數」,發現後有立刻把字卡刪除,並對相關人員予以記大過懲處。

NCC也問新聞部2位主管,去年3月,中天報導韓國瑜的新聞佔該台政治新聞比率88%,這是否符合中天內部「新聞製播準則」之多元與公平原則?甚至報導韓國瑜穿襪子睡覺、拿酒杯的姿勢、韓國瑜是男版林志玲等新聞,是否符合自己訂定的製播準則、合乎他們心中「新聞專業倫理」的規範?這樣的報導是否有合乎公共利益?

被問到這裡,梁天俠和謝建文2人也略帶尷尬;梁天俠表示,

「我們希望NCC能理解那個時候的社會環境,當時中天收視率很高,甚至是另一家電視台的7倍,韓國瑜當時的確是台灣現象,因為觀眾有興趣,所以中天把這個點趣味點呈現出現,當然公共利益很重要,但趣味也很重要,這都是新聞選材方式。」

NCC委員追問,「所以只要受觀眾歡迎,就會是新聞選材嗎?」梁天俠則回應,新聞編輯室是自主獨立的,新聞製播原則也是出於新聞室的過去專業經驗的自我規範,除了公共利益,也會考量觀眾需求;但講到一半又被NCC委員打斷:「那你的專業認知中,未來還是會用這麼高的比例做單一政治人物新聞嗎?」梁天俠回應,「以我的專業來說,不會有88%的比例。」並強調後來已經作出調整,針對特定政治人物的報導降低到中間值了,代表中天已經聽到各界聲音。

NCC也詢問,未來會做什麼改變,可以說服社會中天新聞不會再次持續發生這樣的問題?梁天俠則回應,「我們從事新聞工作有20幾年,專業是自我要求」;第二點是編審提升到副總監的層次;第三則是獨立審查人的出現也給予他們一些寶貴意見;梁強調「所有自律機制都在,誰來管理新聞部才是關鍵問題」。

中天的獨立審查人、世新大學副校長陳清河說,他會提醒新聞的事前與事後管控,每天監看中天新聞2、3個小時,重大的新聞監看時間更多。不過NCC委員也擔心,陳清河要擔任大學副校長、還要上課和研究,是否足夠的時間監督中天新聞。

NCC主持人詢問,為何中天的政論節目近年增加3倍之多?梁天俠表示,節目增加是考量觀眾需求,也會從收視率、各界反映作調整,加上先前2次大選,大家對相關議題的關注程度比過去高,製作也是考量社會整體氛圍。

梁天俠也表示,中天目前被裁罰的案件中,遭指違反事實查證、違反公共利益,其中有5個是政論節目,但這不應適用《衛廣法》提到「製播節目」相關內容,批NCC擴權、濫權,強調來賓有言論自由,中天提供的資訊必然經過查證,但對發表言論的來賓要有基本尊重。不過NCC認為,有時候來賓講的不是個人意見,而是以「陳述事實」的方式來講,這種時候節目也應該要做一定程度的把關工作。

場外民眾支持,白狼張安樂也到場聲援

聽證會場內討論熱烈,場外支持群眾情緒也很高昂,民主監督聯盟總召集人黃正忠、藍天行動聯盟主席武之璋、統促黨總裁「白狼」張安樂、全國軍事院會校友總會理事長季麟連、前新聞局長鍾琴、國民黨副祕書長李彥秀、國民黨團總召林為洲、藍委鄭麗文、鄭正鈐、李德維、許淑華、楊瓊瓔等人,都到NCC外聲援。

群眾從早上9點一路高聲抗議,不停高喊「守護新聞自由、拒絕中天關台」「蔡英文下台」「NCC打壓」,支持群眾還一度抬棺抗議,並且人高舉鄭南榕的照片,現場並設置「連儂牆」讓群眾寫下聲援中天的話語,直到中午後,抗議人潮才逐漸散去。

中天換照聽證會
Photo Credit:中央社
中天換照場外抗議
Photo Credit:中央社
下載_(5)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黃筱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