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出兵韓戰70周年(一):平壤與北京「血盟」,沒有朝鮮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中共出兵韓戰70周年(一):平壤與北京「血盟」,沒有朝鮮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許劍虹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毛澤東出兵朝鮮一大原因是要報答金日成在國共內戰中的恩惠。此話怎講?因為包括金日成的「游擊隊派」還有武亭的「延安派」在內,朝鮮人對中共推翻中華民國政府也曾發揮積極作用。稱得上是沒有朝鮮共產黨人的努力就不會有中華人民共和國。

今年10月25日是中共出兵韓戰70周年的紀念日,筆者曾在稍早的文章中,討論了金日成與中國共產黨的恩恩怨怨。早年身為中國共產黨朝鮮人幹部的金日成,險些在1932年到1935年爆發的「民生團事件」中遭殺害,導致他在上台之後對中共充滿了提防,甚至肅清了北韓境內親中共的「延安派」人馬。

不過無法否認的是,如果沒有來自中共的栽培和扶持,就不會有金日成在眾多朝鮮共產黨人中竄起的機會。假若沒有中共對韓戰的介入,南北韓或許在1950年底已經統一於太極旗下,金家父子不是躲入中國大陸或者蘇聯接受庇護,就是被大韓民國國軍逮捕後慘死於李承晚的報復之下。顯見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關係,就如同中華民國和大韓民國一樣親如兄弟。

自1953年7月韓戰結束以來,到1992年8月中共與南韓相互承認以前,北京方面始終將「抗美援朝」形容成一場中國人民扶持弱小民族,抵抗「美帝國主義」侵犯亞洲的正義戰爭。然而隨著中共和南韓的「關係正常化」,還有白善燁等南韓參戰將領的觀點流入北京,大陸方面調整了對「抗美援朝」的解讀,指出中共出兵朝鮮的原因是要防止美軍影響力投射到中朝邊界。

50年代的中國東北,在經歷關東軍和滿洲國14年的建設後,已經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規模最為龐大的工業生產基地。整個中國大陸50%的工業集中在東北三省,東北三省50%的工業又集中在接近朝鮮邊界的瀋陽至丹東一線,所以中共必須要出兵挽救瀕死的北韓政權,將親美的南韓勢力排除於這個區域之外,甚至不惜放棄「解放台灣」的機會。

所以今日中共對韓戰的解讀,已經完全是從地緣政治還有民族主義的角度出發,不再強調北韓的正確性。撇開南韓引以為傲的民主制度不說,凡是造訪過大韓民國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大陸人,都可以輕易比較兩韓在民生發展上的巨大差異。在北韓政經制度形同破產的情況下,自然也不會有多少大陸人敢公開讚揚金日成在1950年6月25日發動的統一戰爭。

哪怕是替「抗美援朝」決策辯護的大陸人,也是把中共參戰的1950年10月25日與北韓南侵的1950年6月25日切割開來,視為兩場獨立的戰爭來看。站在我們這些瞭解韓戰來龍去脈的研究者角度來看,中共這麼做的目的其實也不過是為了挽回自己的顏面,「正當化」毛澤東出兵朝鮮半島,造成50萬志願軍死亡的悲劇罷了。

截圖_2020-10-26_下午6_19_38
許劍虹提供
抗戰勝利之初,朝鮮義勇軍懸掛的旗幟為青天白日滿地紅和太極旗,雖然後來他們與中華民國、大韓民國都成為了敵人

參加國共內戰的朝鮮人

可事實上除了同屬共產主義陣營的意識形態因素,還有中共本身地緣政治上的考量之外,毛澤東出兵朝鮮的另外一大原因是要報答金日成在國共內戰中的恩惠。此話怎講?因為包括金日成的「游擊隊派」還有武亭的「延安派」在內,朝鮮人在中共推翻中華民國政府的過程中確實也曾發揮過積極作用,同樣稱得上是沒有朝鮮共產黨人的努力就不會有中華人民共和國。

所謂的「游擊隊派」,指得是金日成30年代於滿洲國境內從事「反滿抗日」運動時,從東北抗日聯軍拉出的一批朝鮮籍游擊幹部。他們多數在1941年後退入蘇聯境內,接著又在1945年以蘇聯遠東方面軍獨立第88步兵旅的身份隨紅軍一起打回北韓。隨後金日成在蘇聯遠東軍區政治委員什特科夫什特科夫(Terenty Shtykov)幫助下,爬上北韓權力的頂峰。

至於「延安派」,則是以早年跟隨中共參加長征的武亭,還有抗戰爆發後與金九領導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決裂,潛逃延安成立朝鮮義勇軍的前朝鮮義勇隊幹部朴一禹、朴孝三為領導核心。他們因為遭到蘇聯與金日成的排擠,無法在日本投降後返回朝鮮,只好進入東北替中共打內戰。結果原本只有1,600人的朝鮮義勇軍,在進入東北之後只用了四年就發展12,000人。

何以「延安派」在東北會發展得如此迅速?因為日本佔領朝鮮後,許多不願意接受日本殖民統治的朝鮮人移居東北,甚至於歸化中國國籍,導致東北三省境內的朝鮮人口快速提升。尤其是圖們江以北,海蘭江以南的間島地區,朝鮮人數量更是超過了中國人。到「九一八事變」爆發時的1931年,間島境內的中國人口為12萬又394人,朝鮮人口則高達39萬5,847人。

日本人對於朝鮮人大量移民東北,其實是發自內心感到高興的,一來可以將朝鮮境內的抗日份子驅逐出境,二來朝鮮人具有日本國民的身份,無論他們原先抗日與否,進入東北這塊中國人的土地後就不可避免會與中國人爆發民族矛盾。而朝鮮人與中國人的民族矛盾一旦爆發,關東軍就可以「保護僑民」為由對東北發動更多侵略。

於是在日本人的鼓勵下,1934年滿洲國境內的朝鮮族人口高達71萬9,988人,他們既是日本殖民朝鮮的受害者,卻又是日本侵略東北的「幫兇」。當金日成率領著游擊隊在白山黑水之間躲避日軍圍剿的同時,包括金錫源、朴正熙、丁一權與白善燁等朝鮮籍青年軍官卻加入關東軍或滿洲國軍,鎮壓東北境內的抗日勢力,給中國人留下了非常惡劣的印象。

截圖_2020-10-26_下午6_19_54
許劍虹提供
1945年8月,金九在西安會晤美國戰略情報局局長鄧諾凡,商討光復韓國相關事宜

金九胎死腹中的「滿洲計劃」

在日本軍國主義勢力不斷擴張的昭和年代,許多朝鮮人和台灣人不再對本民族能擺脫日本殖民統治抱有信心,便將希望寄託到日本即將發動的「大東亞戰爭」之上,希望能帶領全體東方民族抵抗英美「帝國主義」還有蘇聯共產主義的壓迫。參加滿洲國軍的朝鮮人,對待敢於抵抗日本的反日勢力,無論是國民黨還是共產黨,也不論是中國人還是朝鮮同胞都無情鎮壓。

許多朝鮮人特務,在日軍或滿洲國軍派遣下滲透到東北抗日義勇軍或者東北抗日聯軍等武裝團體從事顛覆瓦解工作,成功瓦解了中國人對朝鮮抗日戰友的政治信任。前面提到的「民生團事件」之所以爆發,也是因為東北抗日聯軍裡的中共幹部懷疑朝鮮人是替日本服務,才導致500到2,000名的朝鮮籍幹部遭到政治清洗。

不過根據日本方面公佈的資料,所謂「民生團」是由朝鮮籍的日軍砲兵團長朴斗榮召集500名東北境內的朝鮮知識份子組成的政治團體,目的是要推動間島在滿洲國的架構下實現「自治區域化」和「特別行政區化」。換言之,他們的性質比較類似同時代的台灣地方自治聯盟,是個在關東軍允許範圍內提升朝鮮人參政地位的團體,根本不是特務機構。

更重要的是,朝鮮總督府還否決了「民生團」的成立,將這個團體給強制解散掉了。也難怪金日成回憶起「民生團事件」時會如此痛恨中共,因為他根據自己戰後掌握到的關東軍文獻,知道真正參加「民生團」的朝鮮人不過才七到八人而已。漢人與朝鮮人的民族矛盾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化解,但是中國共產黨還是從「民生團事件」中學到教訓,沒有再對「延安派」朝鮮人實施類似的肅清。

1945年日本投降後,試圖進軍東北的勢力不是只有中國共產黨,還有當時還普遍被國際社會承認為中國法統代表的國民政府。而以大韓民國臨時政府領袖金九為代表的右派朝鮮人,認定東北境內人口高達216萬的朝鮮人是一股可以爭取的反共力量,便向國民政府和美國方面提出他的「滿洲計劃」,希望能把反共的朝鮮人和日本人組織起來反攻蘇聯紅軍佔領下的北朝鮮。

金九與他手下的韓國光復軍將領李範奭、池青天在軍統局幫助下,集結一批戰時服務於滿洲國軍的朝鮮籍官兵成立名為「長延地區民主自衛軍」的武裝,可是這支武裝只成立一年就遭到朝鮮義勇軍擊敗,落得被迫解散的下場。何以同樣對朝鮮抗日運東伸出援手的國民黨,在抗戰勝利後的東北比不上共產黨受朝鮮人歡迎呢?

截圖_2020-10-26_下午6_20_08
Photo Credit: 台北國史館
金九寫給蔣委員長的《東北韓僑報告書摘要》,內容提及國軍在東北的作風導致朝鮮人對國民政府離心離德,目前該文件由台北國史館典藏

東北朝鮮人為何支持中共?

朝鮮義勇軍的前身,為1938年10月10日在武漢成立,隸屬於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的朝鮮義勇隊,不只與國民政府有歷史淵源,而且還是李友邦台灣義勇隊的姐妹隊。1945年到1949年的國民政府不只擁有中國的法統,還是國際公認的世界四強,又長年支持金九的韓國獨立運動,東北的朝鮮人沒有反對國民政府的道理。

然而根據金九給蔣中正的報告,其實類似於二二八事件前發生在台灣的不幸事件,同樣發生於戰後初期的東北。金九在國史館典藏的《東北韓僑報告書摘要》中,如此形容國軍對待朝鮮人的態度:

東北國軍統治區域對待韓僑,完全採取對付敵僑辦法:(一)強迫遣送返國。(二)任意沒收財產。(三)抑制耕種營業及其他謀生之活動,其結果為全部韓僑淪為赤貧。

抗戰勝利之初,潛伏於東北的國民黨地下工作人員還有大批滿洲國軍漢人軍官,在國民政府委任下組織先遣軍維護東北治安。他們過去不是遭受過朝鮮籍日軍或滿洲國軍的圍捕刑求,就是在日軍或滿洲國軍中遭到朝鮮籍的長官和學長言語還有肢體羞辱,對朝鮮人本來就恨之入骨。後來出關接收東北的國軍,過去也有在中國及滇緬戰場與朝鮮日軍對戰的經驗,自然不會給東北的朝鮮人好臉色。

國民政府並沒有針對朝鮮人施以清洗的種族政策,國軍對朝鮮人的壓迫程度也遠比不上30年代「民生團事件」的程度,可是比起同時代高呼「中韓民族平等」口號,又得到朝鮮義勇軍充分支持的8路軍,把朝鮮人視同日本人的國軍很容易就遭到東北朝鮮人的排擠。更何況「民生團事件」只發生在東北抗日聯軍控制區,針對的也只是加入中共的朝鮮籍黨員,對多數東北朝鮮人沒有帶來影響。

就連許多過去效力滿洲國的朝鮮籍軍警,甚至本來受到韓國光復軍號召參加「長延地區民主自衛軍」的朝鮮人右派,都在遭到國民黨人的不平等對待後轉變立場,投入朝鮮義勇軍的懷抱。朝鮮義勇軍下轄第1、第3、第5與第7共四個支隊兵力,協助共軍進攻包括新1軍、新6軍、第71軍還有第13軍在內的東北國軍主力部隊。

大韓民國國防大學教授金榮俊,在他的大作《北韓警察國家的起源:朝鮮人民軍與韓戰》(Origins of the North Korean Garrison State: The People's Army and the Korean War)中,指出以「延安派」為核心的朝鮮義勇軍雖然不曾獲得金日成信任,卻因為投入過國共內戰,而且還與國軍王牌部隊交鋒的原因,是整個朝鮮人民軍中唯一擁有正規戰經驗的部隊。

截圖_2020-10-26_下午6_20_20
許劍虹提供
獲得佔領北韓的蘇聯第25集團軍支持,金日成注定成為戰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領袖

北韓如何幫助中共建政?

金日成的「游擊隊派」與武亭的「延安派」雖然彼此對立,但是在國共內戰中都堅決支持中國人民解放軍。朝鮮義勇軍的四個支隊,後來都直接併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支隊改編為第166師、第3支隊為第164師第491團,第5支隊的第15團為第43軍156師的第468團,第16團為第47軍141師422團,第7支隊則與第491團一起合併為解放軍的第164師。

在第4野戰軍司令林彪指揮下,解放軍的朝鮮族部隊投入好幾場國共內戰的大規模戰役,比如由朝鮮義勇軍第3支隊改編的第491團參加過長春圍城,5支隊改編的第47軍141師422團則打過黑山阻擊戰及平津戰役,後來還一路追擊國軍到了四川省。考量到大韓民國國軍在性質上與中華民國國軍相當類似,朝鮮籍解放軍的國共內戰經驗開始受到什特科夫等蘇聯高級將領的重視。

更何況到了大陸淪陷之際,東北的166師、164師與156師,還有華中的第四野戰軍第38軍113師337團7連和8連、第40軍師直屬炮兵營、第120師359團2營、第118師山砲營、第119師警衛2連和山炮營、第47軍141師422團、鐵道兵第4支隊第24線路大隊等解放軍單位,通通都是由過往朝鮮義勇軍所演變而來。

如此規模龐大的部隊,不用到接下來北韓對南韓發動的統一戰爭之中,想必即便是看在金日成眼中都十分可惜。為了架空「延安派」的權力,金日成在什特科夫支持下,將武亭、朴孝三以及朴一禹等朝鮮義勇軍領導幹部,甚至於中共扶持的朝鮮獨立同盟主席金枓奉通通調回平壤,讓他們到朝鮮人民軍或勞動黨掌管沒有兵權的閒職。

於是在中國替解放軍作戰的朝鮮義勇軍,雖然與金日成沒有歷史淵源,卻也成為了中共建政過程中欠金家的一筆恩惠。當然這並不代表,金日成本人並沒有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誕生出力過。比如當國軍實力還強大的時候,北韓本身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一個天然避風港,共軍只要進入北韓境內就不用害怕國軍的追擊。

尤其是雲南滇軍將領潘朔端指揮的第60軍第184師,之所以能在國軍聲望還如日中天的1946年5月30日於遼寧海城叛變成功,就是來自於金日成的幫助。第184師在蘇聯紅軍還有金日成提供的掩護下撤入北韓,等到東北局勢轉變為對中共有利後才回到中國改編為解放軍。東北戰場上首次爆發的國軍大規模投共事件,如果沒有金日成的幫助恐怕早就已經被中央軍撲滅了。

截圖_2020-10-26_下午6_20_50
許劍虹提供
中共出兵韓戰,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報答北韓支援他們推翻中華民國政府的恩惠

回歸朝鮮人民軍的朝鮮義勇軍

當然北韓提供給中共的幫助,不只是向共軍還有叛逃到共軍的國軍提供避風港而已,事實上中共東北局在平壤設有辦事處,另外在南浦、新義州、滿浦與羅津都設有分處,專門為東北還有山東戰場上的共軍輸送物資。金日成在東北抗日聯軍的老長官周保中,曾四度派遣夫人王一之到平壤拜會金日成,希望北韓能為中國的紅色革命出一臂之力。

前前後後,王一之共拜訪了金日成四次,第一次就是希望金日成允許第184師進入北韓躲避國軍圍剿,第二次是希望允許在東北戰場上的共軍傷兵和眷屬躲入北韓,第三次是尋求在北韓境內建立中共後勤基地,第四次是希望金日成提供鞋子給共軍。對於來自老長官的人情,金日成又豈有不賣之理,曾一度下令關閉全北韓的鞋廠,專門為中共生產軍鞋。

也難怪早年服務胡宗南部隊,後來被俘進入共軍的姜紹武老先生回憶,過去他在國軍的時候只有草鞋可穿,到了解放軍以後卻換成了布鞋。等到中共奪權成功,在大陸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後,什特科夫認為朝鮮義勇軍的中國使命已經完成。面對不斷惡化的兩韓關係,他主張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朝鮮部隊應該立刻開回北韓,抵禦南韓李承晚總統隨時可能發動的「北進」統一戰爭。

由朝鮮人組成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64師和第166師,在轉交給朝鮮人民軍後被賦予第5師與第6師的番號。另外服務於解放軍第156師、第139師、第140師與第141師的12,000朝鮮籍官兵也都在回到北韓後,重新編組為朝鮮人民軍第7師。什特科夫認為,參加過國共內戰三大戰役的「延安派」,是整個朝鮮人民軍中最具戰力的一群人,擊敗南韓部隊是毫無懸念的。

然而金日成對此卻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以「延安派」為核心的朝鮮義勇軍會成為金家政權最大的威脅,所以更加信任由「游擊隊派」組成的第1師、第2師、第3師與第4師。此外蘇聯還替人民軍訓練了第105裝甲旅,以曾經在歐洲還有滿洲國戰場上所向披靡的T-34戰車為主力,而美國卻沒有向大韓民國提供任何戰車,讓金日成相信憑藉四個師和一個裝甲旅的力量足以KO南韓軍。

所以當金日成於1950年6月25日發動韓戰,試圖一統朝鮮半島之際,直撲南韓首都漢城而去的人民軍清一色由第1師、第2師、第3師與第4師為主,再加上來自第105裝甲旅的T-34戰車。而第5師、第6師還有第7師,則只能在側翼扮演助攻角色,因為金日成相當憂慮「延安派」會搶在「游擊隊派」之前拿下漢城,影響他日後統治朝鮮半島的威望。

AP_500927133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圖為美韓聯軍於大邱一帶摧毀的人民軍T-34戰車,證明光有裝備沒有經驗是無法打勝仗的

派系鬥爭導致北韓失去統一先機

從6月25日北韓南侵開始,到9月15日聯合國軍發動仁川登陸為止,「延安派」的軍事將領都被金日成蒙在鼓裡,不知道前線狀況的發展。他們不被允許參加任何作戰決策的制定,也不能到各指揮所視察戰況,導致朝鮮人民軍無法做出正確的軍事部署,在美國能反應以前迅速結束韓戰。金日成不只憂慮「延安派」搶在他前面拿下漢城,還擔心「延安派」搶在他前面消滅南韓。

所以他不願意讓以「延安派」為主,戰力最強的第6師進攻南韓軍隊的最後據點「釜山防禦圈」,而是要他們去掃蕩全羅南北道的反共勢力。可事實上全羅南北道一直都是南朝鮮勞動黨的地盤,當地的親南韓勢力早在韓戰爆發之初就已經被徹底擊潰,金日成把第6師部署到那裡的動機就純粹是怕「延安派」搶走統一的功勞而已。

金榮俊表示,1950年7月13日到7月15日是韓戰中最關鍵的時刻,如果「釜山防禦線」被攻破,大韓民國就會滅亡。當時如果金日成放下派系成見,允許第6師把矛頭對準「釜山防禦憲」的南韓軍隊,朝鮮半島的歷史會有完全不一樣的走向。可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失去一統半島的機會,完全是來自金日成的一己之私。

由「游擊隊派」組成的四個師,完全沒有打大規模正規作戰的經驗,唯一的例外是第4師的第18團,他們是由參加過國共內戰的前解放軍第47軍朝鮮籍官兵所組成,在戰場上的表現極為優異。假若北韓沒有T-34戰車還有蘇聯紅軍提供的122mm火砲支援,再加上第4師18團的「延安派」浴血奮戰,恐怕金日成的進攻很快就會被打退。

既然金日成失去了第一時間統一朝鮮半島的機會,美韓聯軍也不會再把這樣的機會繼續讓給北韓,最終麥克阿瑟將軍成功在朝鮮人民軍佔領的仁川發起大規模兩棲登陸作戰。北韓軍隊的後方被徹底截斷,無論是「延安派」還是「游擊隊派」都沒有料到美軍會發動這樣的奇襲,在「釜山防禦圈」與大韓民國國軍對峙的朝鮮人民軍迅速潰敗,南韓的危機就此宣告解除。

隨即美韓聯軍跨越38度線,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就讓太極旗飄揚在平壤上空,拿下這座北韓首都的南韓第1師師長白善燁,也從此成為大韓民國的民族英雄。打到連首都都失去的金日成,險些成為亡國之君,好在中共考量到防衛東北的戰略需求,還有過去積欠金家的人情,指派彭德懷組織抗美援朝志願軍經由鴨綠江進入北韓參戰,才又改變了朝鮮半島統一在太極旗下的命運。

截圖_2020-10-26_下午6_21_52
許劍虹提供
彭德懷(左)是金日成(右)的再生之父,可兩人在韓戰期間也爆發過激烈衝突

彭德懷搶奪人民軍指揮權

彭德懷指揮的中國人民志願軍進入朝鮮半島,固然是挽救了金家王朝,讓他還有金正日不至於到大陸成立流亡政府。可是這並不代表,金正日就發自內心感謝來自北京的救援,因為他並沒有忘記在「民生團事件」中被中共清洗掉的朝鮮同志。而且即便沒有「民生團事件」,是否金日成就會完全相信中共,或者中共以外其他任何的中國政權?答案是否定的!

對於不分左右的朝鮮民族主義者而言,中國在朝鮮歷史上扮演的角色並沒有比俄羅斯、美國還有日本光明到哪去。朝鮮自西漢年間開始向中國朝貢,並深受傳統儒家文化洗禮,然而無論朝鮮人漢化有多深,都無法對朝鮮人必須認中央王朝為老大的安排滿意。更何況到了晚清,袁世凱都還能直接干涉朝鮮王朝的官員任命權,這對朝鮮民族主義者而言受辱的程度其實是不下於日本殖民的。

金日成先是一個朝鮮人,再來才是朝鮮的共產主義者,他顯然不願意讓朝鮮朝貢中國的局面在自己的領導下重演,即便這個朝貢體系可能是打著共產主義旗號所施行。135萬的中國人民志願軍進入朝鮮,已經讓金日成對彭德懷是否會喧賓奪主感到憂慮。更何況彭德懷還真的相當看不起金日成,而且一進入北韓就要求金日成讓出朝鮮人民軍的部隊指揮權。

原來金日成害怕「延安派」組成的第6師與第7師和中共關係過於緊密,不願意讓這兩個步兵師配合志願軍戰鬥,給入朝共軍帶來諸多行動上的困難。彭德懷認為朝鮮人民軍缺乏足夠的軍事指揮能力,希望能尋求北韓將人民軍指揮權移交給他。他在給中央軍委的電報中,對人民軍提出如下批評:

軍事指揮異常幼稚,19日下令死守平壤,結果30,000人未退出多少。

雖然在對外宣傳上,北京方面始終強調中國人民志願軍是在朝鮮人民軍的指揮體系下參戰,可事實上毛澤東在派軍參戰以前,就已經向蘇聯表達了中國人民志願軍指揮權不能交給金日成的條件。而金日成在南韓吃了敗仗後,更沒有資格對彭德懷要求朝鮮人民軍指揮權一事提出異議,最終彭德懷又在莫斯科和北京的雙重支持下,彭德懷於1950年12月出任中朝軍隊聯合司令部司令員兼政委。

而且一直有一個沒有獲得證實的傳聞,指彭德懷在指揮權問題上多次與金日成發生衝突,甚至還出手打了金日成兩巴掌。無論這個傳聞是否為真,在愛面子的亞洲人尤其是朝鮮人看來,只要傳了出去就已經夠讓金日成威嚴掃地。所以從維護民族自尊還有鞏固政權的角度出發,金日成對「延安派」的清洗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了。

截圖_2020-10-26_下午6_21_19
許劍虹提供
「延安派」的清除,確保了金日成在北韓「定於一尊」的至高無上地位

成立總政治局肅清「延安派」

從1950年12月開始,聯合國軍在朝鮮半島上遭遇的主要敵手便由朝鮮人民軍轉為中國人民志願軍,可進入北韓的中共軍隊卻不像過去他們在大陸作戰時一樣,能從百姓手中得到需要的食物。彭德懷認為,這是因為金日成錯誤的徵兵政策所導致,在給中央軍委的報告中指出:

朝鮮黨徵兵問題異常嚴重,16-45歲男子全部徵調入伍。入伍工人家屬無人過問,一般群眾沒飯吃。

可根據隨志願軍第60軍180師入朝的姜紹武所述,北韓人並不是全部都沒有飯吃,然而即便是有糧食的北韓百姓,也不願意讓中共軍隊拿走他們的食物。他表示只要志願軍抵達某個村莊,當地老百姓必定將家裡的食物埋到地下,防止糧食被搶走。通常只要志願軍出動人力挖掘,都能夠找到許多被埋藏在地底下的食物,顯然北韓百姓不是沒有飯吃,只是不想拿給中國人吃。

此種朝鮮人長久以來厭惡嫌棄中國的民族情緒,正好為金日成利用來開展對「延安派」的政治整肅。既然中國人把北韓人該打的戰爭搶過去打了,金日成更是要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鞏固權力,他從彭德懷批評北韓軍民關係惡劣這一點出發,打著整治軍紀的名義成立了朝鮮人民軍總政治局,確保中共「黨指揮槍」的制度能在北韓軍隊裡面實施。

過去金日成不願意設置總政治局,也是有他個人的政治考量,因為早期的勞動黨由兩股勢力組成,一是位於南韓的南朝鮮勞動黨,由朴憲永領導,另外一個位於平壤的北朝鮮勞動黨,則由「延安派」的金枓奉所掌握。兩派勢力的共產黨人都不是金日成的同路人,自然不能讓朝鮮人民軍由黨掌握。不過經歷韓戰的一波折騰後,「延安派」和南勞黨的勢力遭到一定程度消耗,讓他逮到動手先機。

朝鮮人民軍總政戰局的設立,與其是要貫徹中共「黨指揮槍」的制度,更正確來講是讓金日成透過指派親信金載郁中將出任總政治局長,讓他同時掌握北韓的軍權和黨權。以此為基礎,金日成得以將韓戰的失敗責任全部推給「延安派」與南勞黨兩股黨內異己勢力,讓自己進一步站上權力的頂峰。非常諷刺的是,若非來自彭德懷的建議,恐怕金日成還想不出此一肅清「延安派」的好方法呢。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