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殖民時期的星馬華人醫療文化(上):以「仁澤眾生」的「余仁生」為例

英國殖民時期的星馬華人醫療文化(上):以「仁澤眾生」的「余仁生」為例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余東旋、胡文虎分別在馬來亞、新加坡發展醫藥品牌,是南洋華人經商致富的典型代表,不僅涉獵多種行業,並且與星馬港中的政商人士保持友好關係,才能在變動的亂世中打造跨國、跨世代的事業版圖。

常到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旅行、工作的朋友,對於「余仁生」(Eu Yan Sang)與「虎標萬金油」(Tiger Balm)這兩個品牌應該不陌生,前者多為送家人的保健禮品,後者則是許多人必備的防蚊、提神藥品。除了馬來西亞與新加坡,香港也是這兩家品牌的重要據點。接下來,本文分別以余東旋(Eu Tong Sen,1877-1941)經營的「余仁生」,以及胡文虎(Aw Boon Haw,1882-1954)創立之「虎標萬金油」為例,嘗試勾勒出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東南亞英屬殖民地華人的部分醫療文化。

余東旋、胡文虎兩人分別在馬來亞、新加坡發展醫藥品牌,藉由當地華人網絡,經營錫礦業、橡膠業、報業等各行業累積資本,將醫藥品牌擴展至東南亞其他國家,以及香港、中國等地。兩人去世以後,其後代繼續經營相關醫藥品牌;相較於西醫、中醫,其相關產品成為當今東南亞,乃至於世界華人成藥使用經驗的一部分。

余、胡都是近現代東南亞華人經商致富的典型代表,不僅涉獵多種行業,並且與新、馬、港、中的政商人士保持友好關係,才能在變動的亂世中臨危不亂,打造跨國跨世代的事業版圖。筆者在下文將以余東旋與胡文虎的傳記為主,並以豐富的二手資料作為補充,說明余與胡二人的生平事蹟,以及余仁生與虎標萬金油兩種成藥品牌的發展軌跡。

余東旋與余仁生

余東旋1877年生於檳榔嶼,其父親余廣培(Eu Kong)原籍廣東佛山,移民至英國殖民下的馬來亞,在檳榔嶼的雜貨店工作,爾後到霹靂州務邊(Gopeng)的錫礦場另謀發展,開設一間售賣藥品的雜貨店,取名「仁生堂」,意為「仁澤眾生」。

雜貨店主要客源是當地華人礦工,礦工因為採礦工作辛苦,為了紓緩工作苦累疲憊而吸食鴉片,染上毒癮;余廣培因此想到,將從家鄉帶來的中藥賣給他們。由於所售中藥效果顯著,礦工購買者眾,生意大有可為。此外,余廣培也在1882年標得餉碼經營權與採錫權,連同向當地礦工販售生活百貨及藥物的生意,成為其主要收入來源。

1890年余廣培過世,余東旋至1898年21歲時,才正式繼承父親遺產。然而,余東旋面臨一系列困難:仁生堂的現金與存貨已被叔父搜刮一空,錫礦場礦源也日漸枯竭;加上殖民地稅收政策改變,讓投入餉碼的資本大增。幸好當時余東旋獲得親戚資助,不但找到新的錫礦礦源,並進軍橡膠業。於1910年間,余東旋將「仁生堂」改名為「余仁生」,同年在新加坡成立另一間余仁生分店,余氏一家更在當時搬到新加坡居住。隨後,余仁生先後在吉隆坡、務邊、金寶、檳城、芙蓉及廣東等地開設分店。

余仁生除了既有的雜貨與中藥銷售,還經營匯款服務;由於余仁生在新、馬及香港設有店舖,因此形成匯款網絡,為那些從華南到南洋各地謀生的華工提供匯款服務。顧客先到星、馬的余仁生店鋪存款,店鋪以掛號形式,將提款單寄到香港與廣東一帶的收款人,收款人可憑提款單在香港余仁生領錢。余仁生的匯款業務蓬勃發展之際,余東旋又規劃經營金融生意,如銀行與保險業等,與粵籍富商合作,創辦了利華銀行(Lee Wah Bank),專門服務粵籍華僑。[1]

撰寫余東旋傳記的Sharp認為,當採礦、橡膠及銀行等事業飛躍進展時,余東旋還將目光放在父親早年抵達馬來亞的第一項事業「余仁生」上面,余仁生雖未達發展以來最大利潤,卻是家族事業發跡的根本,更是一項有意義的事業。換個角度說,在發展和經營余仁生藥業的生意上,余東旋也開始思考企業品牌與人本主義的問題:他對窮苦勞工表現出仁慈之心,也樂於改善他們的工作與生活環境。余東旋家族成員認為,這是余東旋想救助同胞、回饋社會,塑造善長仁翁形象,從而提升社會地位有關。余仁生這門事業,雖然不是家族的最大營利來源,日後卻成為家族名留後世、廣為人知的標誌,或許也是這個家族意想不到的。[2]

余東旋於1941年在香港逝世,其包含「余仁生」在內的遺產,由不同的家族成員分享,並造成後來家族分家等事件,跨國的企業也被分成「余仁生國際」和「余仁生香港」兩部分。1997年,總部位於新加坡的余仁生國際成功收購了余仁生香港,余仁生品牌重新歸一家所有。余仁生最暢銷的中藥成藥,包括瓶裝燕窩、保嬰丹和白鳳丸;它在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等地,擁有72間零售中藥專賣店,並從事藥材批發業務,企圖向歐美上千家西藥房供應其中藥產品。[3]

AP_310035516158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圖為余仁生董事長余義明(Richard Eu)

客家族群網絡與中藥鋪的運作

余廣培父子先後經營的礦業、橡膠業等,吸引許多華工前來謀生,這可以從海峽殖民地制度與族群政策的背景下理解。在20世紀初,由於錫礦與橡膠在國際市場供不應求,英國殖民政府於是大力引進中國與印度的勞工。來自中國的華人勞工多以契約勞工的形式,被安排到霹靂、雪蘭莪、森美蘭等地的錫礦場去當礦工,另外一部分的華人則進行種植的工作,或到城市地區當技術學徒。來自印度的勞工,則大多被安排到橡膠園裡當割膠工人,不同族群之間出現職業區別的現象也逐漸形成。

此外,海峽殖民地政府為了減少殖民地管理的支出,採用餉碼制度,將鴉片、酒、賭博與典當稅收交給華人承包,並且由華人擔任尋找華工的掮客,運用不同的方言,前往中國內地尋找願意出國工作的華工。[4] 余廣培藉由取得餉碼經營權及採礦權,為自身累積財富,為余仁生業務的發展及擴大提供經濟基礎。


猜你喜歡


綠美圖上梁!台中水湳「中央公園特區」啟動,含金量更勝七期

綠美圖上梁!台中水湳「中央公園特區」啟動,含金量更勝七期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都市綠洲概念崛起,台中水湳經貿園區開發備受矚目,環擁「台中綠肺」美名的中央公園、齊列的普立茲克建築,由區內最高豪宅「豐邑 PARK ONE」引領房市,形塑全台最美的國際重劃區。

結合美術館及圖書館共構的世界級地標「台中綠美圖」,座落於水湳經貿園區,於今年5月11日完成上梁,由兩大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日本知名建築師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操刀設計,坐擁中央公園綠帶環繞,將體現國內首座「公園中的圖書館、森林中的美術館」,主體工程預計今年底竣工,2025年正式開館。

「水湳經貿園區」總開發面積達254公頃,以67公頃中央公園綠海串聯經貿、文商、文教、創研、生態住宅五大專用區,不僅規劃完善,園區內更匯集公共建設及國際建築,被譽為全台最具國際競爭力的重劃區,發展性有目共睹。

圖2_中央公園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水湳經貿園區匯聚世界地標及重大建設,與國際接軌。

水湳機場華麗轉身,綠海為王超越南北

水湳經貿園區前身為水湳機場原址,具備大面積國有土地的特殊條件,政府斥資500億元打造中央公園、水湳國際會展中心、水湳轉運中心、中台灣電影中心等公共設施,產業、藝文、交通並駕齊驅,受惠重大建設先行,預估10年內將轉身完整新都心。

綜觀全台,唯獨台北松山機場與水湳經貿園區相似,雖遷移話題浮出檯面多年,至今仍謂海市蜃樓。萬群地產開發董事長謝坤成接受專訪,憑著多年房市經驗分析:「大台北生活圈缺乏土地好好重劃,如果將松山機場規劃為經貿科技與住宅,價值可望超越信義計畫區;回頭看台中,水湳經貿園區就具備如此優勢,未來也難以複製。」

值得關注的是,都市綠洲儼然成為全球各大城市不可或缺的發展要素,如紐約中央公園、倫敦海德公園、東京新宿御苑等,高綠覆結合商業重鎮,連帶周邊房市相輔相成,可見名流聚居、一線豪宅林立;國內目前當屬台北大安森林公園擁26公頃綠地、高雄美術特區41公頃、七期新市政中心13公頃,坐實三大豪宅聚落。

如今水湳中央公園好比2.6個大安森林公園,躍升全台最大綠地,謝坤成也形容「這一次,台中人終於不用羨慕歐美人士,回家就是住進綠帶。」

中央公園談論體驗區DSC_1319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水湳中央公園綠海為王,躍升全台最大綠地面積。

劃開水湳天際線,「豐邑 PARK ONE」引進中日德建築智慧

於水湳經貿園區占地不到10%的文商區,堪稱「中央公園特區」最精華地段,相較位於中央公園首排「文商一」建築限高100米,第二排「文商二」樓高可達160米,具備更大的建築揮灑空間,珍稀土地吸引品牌建商卡位插旗,描繪同時擁抱水湳中央公園及大肚山景的綠意住宅,獨特優勢助攻房市,預計區域行情將突破百萬大關,躍升台中最精華地段。

一探中央公園特區,首發登場為重量級大案「豐邑 PARK ONE」,豐邑機構秉持獨到選地眼光,該基地位於啟航路、經貿五路口,是水湳唯一正對公園且雙面臨路角地,周邊中央公園宛若社區中庭、緊鄰的綠美圖就如專屬公設;全案規劃53-57坪三房產品及61-74坪四房產品,以地上34層、地下7層建築,成為目前園區內最高指標豪宅,擘劃最美天際線。

圖3_3D外觀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豐邑 PARK ONE」結合水湳中央公園意象,以綠意妝點陽台。
圖1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豐邑PARK ONE」位處水湳唯一角地,印證豐邑機構獨到選地眼光。

七座普立茲克建築是水湳最大亮點,「豐邑 PARK ONE」也集結中、日、德三大建築團隊聯手打造。其中,特別延請隸屬德國IGI STUDIO、喜達屋酒店集團指定設計師Ines Gerlach操刀,跳脫用色框架,創造歷久彌新的公共空間;以及曾主導礁溪老爺酒店的日本高野景觀設計師石村敏哉、執手過總統府及圓山飯店的國際首席燈光設計師姚仁恭,結合中央公園意象,共同刻劃世代好宅。

豐邑機構同步展現全台唯一擁有五星級飯店體系的軟實力,將「新竹豐邑喜來登大飯店」五星級飯店管理帶入建案中,由內而外有別一般豪宅層次,更一舉拿下綠建築標章、低碳建築認證、智慧建築標章及耐震標章四大殊榮,實至名歸。

喜來登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豐邑PARK ONE」幕後操刀者,為經營「新竹豐邑喜來登大飯店」的豐邑機構。

水湳金三角啟動,「台中第五大道」立足七期之上

論起台中豪宅聚落,七期重劃區仰賴企業、政府齊心,歷時25年形塑高樓簇擁的建築天際線,成為台中獨一無二的美景,無奈礙於腹地受限,同時予人水泥叢林的壓迫感,讓謝坤成不禁感慨:「七期是政府和地主妥協的成果,天際線著實很美,但大量新古典風格建築複製貼上,景觀已經越來越侷促,不如十年前來得迷人。」

反觀水湳經貿園區具備高綠覆優勢,尤以「中央公園特區」所處的北端,重大建設包括水湳轉運中心、國際會展中心及綠美圖,象徵交通、產業、藝文金三角,且擁有聯通市區及中部科學園區的中科路,加上新光三越、環球購物中心進駐話題以及六星級國際酒店招商計畫加持,中台灣房地產專家深入剖析,「論發展速度抑或含金量,水湳應在七期之上,未來有望複製美國紐約第五大道、東京表參道的「精品大道」模式,與台北信義區互別苗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