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殖民時期的星馬華人醫療文化(上):以「仁澤眾生」的「余仁生」為例

英國殖民時期的星馬華人醫療文化(上):以「仁澤眾生」的「余仁生」為例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余東旋、胡文虎分別在馬來亞、新加坡發展醫藥品牌,是南洋華人經商致富的典型代表,不僅涉獵多種行業,並且與星馬港中的政商人士保持友好關係,才能在變動的亂世中打造跨國、跨世代的事業版圖。

常到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旅行、工作的朋友,對於「余仁生」(Eu Yan Sang)與「虎標萬金油」(Tiger Balm)這兩個品牌應該不陌生,前者多為送家人的保健禮品,後者則是許多人必備的防蚊、提神藥品。除了馬來西亞與新加坡,香港也是這兩家品牌的重要據點。接下來,本文分別以余東旋(Eu Tong Sen,1877-1941)經營的「余仁生」,以及胡文虎(Aw Boon Haw,1882-1954)創立之「虎標萬金油」為例,嘗試勾勒出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東南亞英屬殖民地華人的部分醫療文化。

余東旋、胡文虎兩人分別在馬來亞、新加坡發展醫藥品牌,藉由當地華人網絡,經營錫礦業、橡膠業、報業等各行業累積資本,將醫藥品牌擴展至東南亞其他國家,以及香港、中國等地。兩人去世以後,其後代繼續經營相關醫藥品牌;相較於西醫、中醫,其相關產品成為當今東南亞,乃至於世界華人成藥使用經驗的一部分。

余、胡都是近現代東南亞華人經商致富的典型代表,不僅涉獵多種行業,並且與新、馬、港、中的政商人士保持友好關係,才能在變動的亂世中臨危不亂,打造跨國跨世代的事業版圖。筆者在下文將以余東旋與胡文虎的傳記為主,並以豐富的二手資料作為補充,說明余與胡二人的生平事蹟,以及余仁生與虎標萬金油兩種成藥品牌的發展軌跡。

余東旋與余仁生

余東旋1877年生於檳榔嶼,其父親余廣培(Eu Kong)原籍廣東佛山,移民至英國殖民下的馬來亞,在檳榔嶼的雜貨店工作,爾後到霹靂州務邊(Gopeng)的錫礦場另謀發展,開設一間售賣藥品的雜貨店,取名「仁生堂」,意為「仁澤眾生」。

雜貨店主要客源是當地華人礦工,礦工因為採礦工作辛苦,為了紓緩工作苦累疲憊而吸食鴉片,染上毒癮;余廣培因此想到,將從家鄉帶來的中藥賣給他們。由於所售中藥效果顯著,礦工購買者眾,生意大有可為。此外,余廣培也在1882年標得餉碼經營權與採錫權,連同向當地礦工販售生活百貨及藥物的生意,成為其主要收入來源。

1890年余廣培過世,余東旋至1898年21歲時,才正式繼承父親遺產。然而,余東旋面臨一系列困難:仁生堂的現金與存貨已被叔父搜刮一空,錫礦場礦源也日漸枯竭;加上殖民地稅收政策改變,讓投入餉碼的資本大增。幸好當時余東旋獲得親戚資助,不但找到新的錫礦礦源,並進軍橡膠業。於1910年間,余東旋將「仁生堂」改名為「余仁生」,同年在新加坡成立另一間余仁生分店,余氏一家更在當時搬到新加坡居住。隨後,余仁生先後在吉隆坡、務邊、金寶、檳城、芙蓉及廣東等地開設分店。

余仁生除了既有的雜貨與中藥銷售,還經營匯款服務;由於余仁生在新、馬及香港設有店舖,因此形成匯款網絡,為那些從華南到南洋各地謀生的華工提供匯款服務。顧客先到星、馬的余仁生店鋪存款,店鋪以掛號形式,將提款單寄到香港與廣東一帶的收款人,收款人可憑提款單在香港余仁生領錢。余仁生的匯款業務蓬勃發展之際,余東旋又規劃經營金融生意,如銀行與保險業等,與粵籍富商合作,創辦了利華銀行(Lee Wah Bank),專門服務粵籍華僑。[1]

撰寫余東旋傳記的Sharp認為,當採礦、橡膠及銀行等事業飛躍進展時,余東旋還將目光放在父親早年抵達馬來亞的第一項事業「余仁生」上面,余仁生雖未達發展以來最大利潤,卻是家族事業發跡的根本,更是一項有意義的事業。換個角度說,在發展和經營余仁生藥業的生意上,余東旋也開始思考企業品牌與人本主義的問題:他對窮苦勞工表現出仁慈之心,也樂於改善他們的工作與生活環境。余東旋家族成員認為,這是余東旋想救助同胞、回饋社會,塑造善長仁翁形象,從而提升社會地位有關。余仁生這門事業,雖然不是家族的最大營利來源,日後卻成為家族名留後世、廣為人知的標誌,或許也是這個家族意想不到的。[2]

余東旋於1941年在香港逝世,其包含「余仁生」在內的遺產,由不同的家族成員分享,並造成後來家族分家等事件,跨國的企業也被分成「余仁生國際」和「余仁生香港」兩部分。1997年,總部位於新加坡的余仁生國際成功收購了余仁生香港,余仁生品牌重新歸一家所有。余仁生最暢銷的中藥成藥,包括瓶裝燕窩、保嬰丹和白鳳丸;它在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等地,擁有72間零售中藥專賣店,並從事藥材批發業務,企圖向歐美上千家西藥房供應其中藥產品。[3]

AP_310035516158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圖為余仁生董事長余義明(Richard Eu)

客家族群網絡與中藥鋪的運作

余廣培父子先後經營的礦業、橡膠業等,吸引許多華工前來謀生,這可以從海峽殖民地制度與族群政策的背景下理解。在20世紀初,由於錫礦與橡膠在國際市場供不應求,英國殖民政府於是大力引進中國與印度的勞工。來自中國的華人勞工多以契約勞工的形式,被安排到霹靂、雪蘭莪、森美蘭等地的錫礦場去當礦工,另外一部分的華人則進行種植的工作,或到城市地區當技術學徒。來自印度的勞工,則大多被安排到橡膠園裡當割膠工人,不同族群之間出現職業區別的現象也逐漸形成。

此外,海峽殖民地政府為了減少殖民地管理的支出,採用餉碼制度,將鴉片、酒、賭博與典當稅收交給華人承包,並且由華人擔任尋找華工的掮客,運用不同的方言,前往中國內地尋找願意出國工作的華工。[4] 余廣培藉由取得餉碼經營權及採礦權,為自身累積財富,為余仁生業務的發展及擴大提供經濟基礎。

學者張翰璧認為,海峽殖民地政府採取的各種族居民劃地分居、扶植海峽華人的經濟勢力,以及引進礦工等政策,均間接或直接促使族群分工現象形成。因為不同祖籍地的人群分區而居,也強化內部的凝聚力,並創造出網絡關係,兩種因素的共同發展,促使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的典當業與中藥業,逐漸發展為客家人的族群產業。[5]

從余仁生店鋪的檔案照片來看,其經營模式是按照一般中藥鋪的經營模式來運作,中藥業務分為三部分,分別是負責進出口藥材的辦莊、負責配方及零售中藥的藥號,以及製作藥丸的丸部。店員在售賣時,都要謹慎處理藥劑用量,也會提醒顧客煎藥及服藥注意之處。此外,藥店陳設布置也是中式傳統醫館,令華人賓至如歸,因此余仁生客源不絕,甚受當地華人歡迎。[6]

這裡提到余仁生的經營方式,與張翰璧的個案研究相似。張翰璧的田野研究中提到:馬來西亞的中藥店具有兩個特性,其一是傳統可抓配藥的中藥材店,且由中醫師駐診把脈開方者。現今人們進入中藥店工作,是從當學徒開始,學習認識藥材、曬藥材、切藥材等功夫,持續工作與學會技術後,才會嘗試自己創業或是另創分號。待家族兄弟姊妹長大,勞動力充足時,大多會在不同的區域開店。

至於開店的資金來源,除了自己儲蓄的積累外,就是親戚與朋友集資,因此當時的族群網絡也發揮了相當的作用。許多中藥店都是全家一起經營,甚至雇用的學徒或員工不是親戚就是朋友;張翰璧認為,「網絡」在中藥店的經營方面扮演關鍵角色。隨著越來越多的客家人進入,使得中藥業成為客家族群獨佔的產業。這樣的網絡不限於檳城,還包括其他新馬的地理範圍。[7]

此外,中藥店的藥材多是購自新加坡和香港的代理商,貨源還是來自中國大陸。在1929年出版之《On Chinese Medicine: Drugs of Chinese Pharmacies in Malaya》中,植物學家David Hooper收集了多種進口馬來亞的中草藥,參考《本草綱目》以鑑定相關中草藥的植物物種與其他特性。Hooper也提到,相關中草藥多從廣東地區進口,或是由廣東籍華人帶進馬來亞。[8]

上述事例也能夠補充說明:馬來亞中藥鋪的經營,包括員工聘雇、到中藥的購買,都仰賴客家族群形成的網絡,以照顧同鄉及互相信任為基礎進行。張翰璧研究的受訪者中,有一位江西南昌從事高貴藥材批發的中藥商,他提及中藥業當中部分分工,認為中醫師駐診的中藥材店多是客家人經營,但比較貴的中藥材,則多是江西人在經營。由於需要較多資金,有需要從香港進口,信任關係的建立很重要,合作已久的香港店家會提供貨源,並給予延遲付款的優惠。[9]這樣的事例,也進一步印證籍貫網絡在中藥業的重要性。

回到余仁生作為中藥舖的另一個重要功能:匯兌。早年大量華南鄉民漂洋出海,他們在馬來亞辛勤工作所得的血汗錢,多半會匯寄回鄉供養父母妻兒。余東旋利用余仁生的店鋪,提供匯寄兌換等服務,大受華工歡迎,讓他的匯款業務發展迅速。根據Sharp的數據,在1913年,從檳城及星洲匯到廣東的款項,50%都是經余仁生辦理。[10]另一分析則指出,在1934年,余仁生匯款總額占廣東省匯款總額的四分之一,甚至有說法認為,余仁生處理了廣東地區二分之一的華僑匯款。[11]

由此看來,雜貨或中藥鋪作為訊息交換,與鄉親互相聯繫感情的所在,余東旋透過余仁生,將這種功能發揮到淋漓盡致。鄉籍認同也在日常生活中,經由商業活動而活絡,有時候只限於某一個城市範圍,有時則橫跨東南亞至港、中兩地。

shutterstock_588957377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圖為一家在吉隆坡的余仁生分店

註釋


[1] 參考鄭宏泰、高皓,〈涉足四大產業,余仁生南洋崛起〉,《家族企業》雜誌2018年4月刊。Ilsa Sharp, Path of the Righteous Crane: The Life & Legacy of Eu Tong Sen, Singapore: Landmark Books Pte Ltd., 2009.

[2] Ilsa Sharp, Path of the Righteous Crane: The Life & Legacy of Eu Tong Sen, pp. 125-144.

[3] 參考余仁生網站資料,https://www.euyansang.com/en_US/about-us/eyscorporate1.html,檢索日期:2020/10/25。

[4] 沈燕清,〈英屬馬來亞華人餉碼制度探析〉,《東南亞研究》,2014年第3期,頁91-99。

[5] 張翰璧,《東南亞客家及其族群產業》,台北:遠流、國立中央大學出版社,2013,頁37。

[6] 參考參考鄭宏泰、高皓,〈涉足四大產業,余仁生南洋崛起〉,以及傳記Path of the Righteous Crane: The Life & Legacy of Eu Tong Sen中的店舖照片以及余仁生網頁照片。

[7] 參考李金龍,《馬來西亞中醫藥發展史略》,新加坡:新加坡中醫藥,1996。張翰璧,《東南亞客家及其族群產業》,頁112-116。

[8] David Hooper, On Chinese Medicine: Drugs of Chinese Pharmacies in Malaya, Singapore: Botanic Garden, 1929.

[9] 張翰璧,《東南亞客家及其族群產業》,頁117。

[10] Ilsa Sharp, Path of the Righteous Crane: The Life & Legacy of Eu Tong Sen, pp. 85.

[11] 朱鳳婷,〈東南亞華僑的匯款網絡 : 余仁生個案研究,1914-1941年〉,香港理工大學哲學碩士論文,2001。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猜你喜歡


【一圖看懂】民生基礎建設的資安防禦為何重中之重?ACW SOUTH沙崙基地打造天然氣、石化、變電所三大測試場域為大眾保駕護航

【一圖看懂】民生基礎建設的資安防禦為何重中之重?ACW SOUTH沙崙基地打造天然氣、石化、變電所三大測試場域為大眾保駕護航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幾年的新冠疫情、俄烏戰事奪走許多寶貴生命,讓網路流行一句「你的歲月靜好,是有人為你負重前行。」當我們能夠安居樂業過著恬靜生活,其實是仰賴一群人在社會各個角落堅守崗位,多數人才能享受無虞的生活及安全的家園。

【工業局】沙崙資安_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在食衣住行許多方面皆與水、電、天然氣等資源息息相關,在高度數位化的現代,臺灣在面對這些資源的基礎建設時,網路安全的防禦為何比其他國家更需謹慎面對?這件事可以從俄烏戰爭獲得啟發。

從俄烏戰爭居安思危,臺灣每月面臨4000萬次的網路攻擊

有人說如果有一天真的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那一定會發生在網路上。從近期的俄烏戰爭來看,除了使用傳統槍砲坦克,更值得注意的是雙方都派出大量IT駭客,攻擊對方的油水電重要基礎建設的伺服器、通訊設施,企圖阻斷即時資訊,藉此癱瘓敵方的民生設備運作。

事實上,一般駭客不會主動攻擊一個國家的基礎建設,大多是鎖定企業等級為目標,像是美國燃油管線營運公司,受到來自東歐的勒索病毒攻擊,被迫暫停營運同時還要支付新台幣1億4,000萬元的贖金,造成當地民眾恐慌,發生一波搶購燃油熱潮。

而臺灣因為政治戰略的因素,外部駭客總是虎視眈眈,想要癱瘓我國的民生關鍵基礎設施。過去幾年間臺灣每月平均受到2,000萬到4,000萬次外來攻擊,甚至懷疑一起大型惡意軟體攻擊,幕後的駭客是有國家力量在撐腰。

臺灣民生建設資安防禦迫在眉睫,ACW SOUTH沙崙基地扮演關鍵角色

身為島國的臺灣,電力、石油、天然氣及水利等資源設備,是供應國內經濟發展及民生需求的重要資產。面對各項能源設備資安的防護,我國經濟部長王美花過去就曾公開表示,「油電水等關鍵設施假使被破壞,後果不堪設想,所以資安是重要基本功,一定要發展做好防護措施。

身為國內首屈一指的「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以下簡稱 ACW SOUTH資安基地),承接起重責大任,提供資安實驗場域,模擬攻防演訓及產品驗測服務;也會邀請資安服務廠商與工控營運業者到沙崙場域,進行實作的技術交流。

ACW SOUTH資安基地計畫團隊表示,「透過資安服務商與工控營運業者的交流分享,有助促進產業對於工控資安了解與場域運用;同時我們也會辦理工控資安等相關課程、研討會及交流會,鏈結資安與工控業者幫助雙方有更深入的技術合作。」

目前ACW SOUTH資安基地的「關鍵基礎設施工控場域」主要有「石化/化工、天然氣及變電所」三套系統,模擬五套攻擊劇本,協助相關基礎設備的管理者,在受到攻擊當下知道該如何反應,及早因應強化資安防禦實力。萬一遭遇偽造工作站監看數據、偽造命令操控電磁閥和空壓機、電驛傳輸通訊中斷等攻擊事件,就能立刻啟動應變流程。

走訪ACW SOUTH資安基地關鍵基礎設施,了解三大測試場域功能有多強

場域一、石化基礎設施
2020年臺灣兩大石化公司接連傳出資安攻擊事件,部分資訊系統感染勒索軟體病毒,造成加油站的支付系統停擺,導致消費者付款機制受到影響。

ACW SOUTH資安基地提供的化工模擬製程實體運作機櫃,是全台首座「石化/化工製程水位控制平台」,模擬情境為一般化工反應槽連續式循環水流水位控制,以水為循環流體模擬,可提供研究測試與訓練使用、自主開發攻防情境。來現場測試的業者,可透過視覺式監控介面與DCS收集現場監測儀表的即時資訊,做到收集完整數據紀錄及警報,具體測試資安防護設備與解決方案。

場域二、天然氣基礎設施
美國一家天然氣壓縮公司曾經受到勒索軟體攻擊,駭客透過魚叉式網釣攻擊入侵IT網路,再找機會滲透到OT網路,並在這兩個網路部署勒索軟體,導致人機介面、伺服器完全失能,公司業務被迫停擺兩天。

ACW SOUTH資安基地的儲槽氣體壓力監控系統,模擬情境為天然氣廠氣體儲槽壓力,使用空壓機模擬天然氣體,當氣體壓力高於或低於警報值時,系統畫面警示工作站主機,並同時記錄數據變化、警報和事件。

場域三、變電所基礎設施
2021年台電董事長說台電遭駭客攻擊幾乎每天發生;俄烏戰爭過程,俄羅斯駭客也曾嘗試對烏克蘭發電廠下手,利用資料破壞軟體發動攻擊,藉此癱瘓高壓變電所,讓烏克蘭當地無電可用。

電力系統無論在發電、輸電及配電的任一部分發生故障,都有可能影響整個供電系統異常,因此保護電驛的作用就在及早隔離故障,避免影響到後續的相關設備。ACW SOUTH資安基地的保護電驛監控系統採用IEC61850標準來進行網路通訊,可用來監視、記錄電驛突發事件,藉此模擬變電所遭受攻擊的危機處理。

要讓臺灣關鍵基礎設施免於駭客襲擊,可說是天方夜譚,但我們能做的是提升資安、強化防禦韌性,更有餘裕時間來防禦或補救攻擊。ACW SOUTH資安基地的關鍵基礎設施,目前打造了三大測試場域,擁有可實際演練的攻防腳本,並進行資安產品的驗測。

ACW SOUTH資安基地深知臺灣以製造業起家,尤其近年半導體領域成為舉世聞名的護國神山;另外因應全球淨零碳排議題,綠能也是前景可期的重要產業。因此在ACW SOUTH資安基地除了有關鍵基礎設施,還設計智慧製造、智慧綠能、半導體及物聯網等主題,可為相關業者做攻防演訓及產品驗測,有助提升我國整體資安防禦力。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