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事】台南母殺女案,反映精障者社區資源佈建的不足

【關鍵時事】台南母殺女案,反映精障者社區資源佈建的不足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起悲劇,真切反映出精神障礙者的照顧者所背負的壓力與困難。這正凸顯了精障家庭所需的社區資源佈建,仍有非常大的改進空間。而這些社區資源其實也並非全部的精神疾病患者都能使用。

文:王婉諭

最近發生了一起人倫悲劇

台南一位年邁的母親,長期照顧患有思覺失調症的女兒,因心力交瘁,加上自己身體也不好,母親便想帶女兒一起走。留下尋短訊息後,母親殺死女兒,也拿著刀架在自己脖子上,但被趕來的警察阻止。

這起悲劇,真真切切地反映出作為精神障礙者的照顧者,他們所背負的壓力與困難。

近年來,罹患精神疾病有逐漸年輕化的趨勢,甚至有在求學階段就發病的青少年,有些長期留滯於家中,也多半仰賴家人的照顧。根據衛福部資料顯示,慢性精神疾患者的主要家庭照顧者,平均照顧年數長達17.13年

作為主要照顧者的病友家人,因為長時間、高密度的相處,打亂自己原有的生活,也在照顧工作中逐漸失去自己。

他們一方面可能扛著經濟的重擔,另一方面又要照顧家人,加上外界對精神疾病患者的歧視與不理解,讓這些壓力也落在照顧者肩上。長期累積下來,讓他們也面臨情緒潰堤的危崖。

除了患者自己,照顧者也會想問,「為什麼是我?」「又有誰能幫幫我?」

一直以來,我們不斷強調社區支持服務的必要性,也努力為此爭取更多資源。社區支持服務之所以重要的原因之一,便是分擔家中主要照顧者的負擔。

在過去幾次拜訪社區復健機構的經驗中,我們看到了許多病友與疾病、與家人,和平共存的真實案例。病友白天能夠到「社區復健中心」進行復健,或在「會所」尋求病友同儕的支持,到了晚上,再回到家中或「社區家園」居住,形成穩定而規律的生活結構。

在社區資源的支持下,不僅能讓病友能夠逐步復歸到社會裡,也能讓照顧者有所喘息,慢慢恢復自己的生活。

但是,目前台灣的社區資源佈建,仍遠遠不足、長期遭受忽視。

根據《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50條的規定,各地方政府應依身心障礙者的需求評估結果,提供他們需要的個人支持與照顧服務。這些服務包含:社區居住、社區式日間照顧服務、社區日間作業設施、家庭托顧等等。然而,這些服務實際提供給精障家庭的比例極低。以2019年的情況來看,社區居住的服務人數僅佔整體的11.4%,社區式日間照顧服務則是10.7%,社區日間作業設施僅4.4%,家庭托顧更只有2.8%。

這樣稀少的服務量,正凸顯了我們的政府,對精障家庭所需的社區資源佈建,仍有非常大的改進空間。

另外,這些社區資源其實也並非全部的精神疾病患者都能使用。

因為根據《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簡稱身權法)規定,針對領有身心障礙者證明的病友,才會提供相應的社區支持服務。然而,目前我國其實約有19萬人領有慢性精神疾病的重大傷病卡,但僅有12萬人同時具有身心障礙者證明。這些不願或不符合身心障礙者身分的精神疾病病人,其實也迫切需要相關的社區照護支持服務。

衛福部社家署應該正視精神障礙者同樣是《身權法》的服務對象,以具體政策作為,來改善目前精障者社區支持服務資源佈建不足的事實;此外,長照司也應該承接起精神疾病病人老化所需要的照顧,避免讓面臨雙老的精障家庭,獨自承擔沉重的照顧壓力。

照顧病友的重擔不應該全部壓在家人身上,行政院、社政及衛政單位應共同承接起病友所需的照顧資源,別讓他們因為照顧壓力,再次墜入深淵。

相關資源

1、伊甸基金會活泉之家成立「精神疾病照顧者專線」服務,以家屬的需求為核心,為照顧者提供即時的諮詢,並且邀請精神疾病的照顧者擔任接線員,讓打電話進來的人,能聽到貼近自身的經驗分享,來減少獨自面對問題的挫折與孤獨。

  • 精神疾病照顧者專線:02-2230-8830
  • 服務時間:每周一至周五,下午 1 點 30 分至 8 點 30 分

2、新北市也有家屬關懷服務:

延伸閱讀

本文經王婉諭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