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辯論會(下):表現「正常」的川普,能扭轉選戰劣勢嗎?

美國大選辯論會(下):表現「正常」的川普,能扭轉選戰劣勢嗎?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總體而言,在一場「難得的正常辯論」中,雙方的發揮都可圈可點,在此應給予高度肯定。川普表現略勝,但拜登拆解了「硬碟門」,其意義更為重要。川普企圖通過第三次辯論而扭轉局勢,並沒有如願。 

川普(Donald Trump)在第一次辯論匯總「搞砸了」,第二次辯論直接取消,彭斯(Mike Pence)在副總統辯論中也沒有占多大上風。這樣,上週四舉行的第三次辯論就非常重要了。

由於美國社會對第一次辯論的混亂不堪劣評如潮,組委會在第三次辯論中加入新規定,主持人可以在「兩分鐘回答問題」的時閒中「關掉麥克風」,這既可以阻止發言的一方說話時間過長,又可以阻止對方插嘴。

川普陣營本來反對這種改動,認為「規則定下來就不應該變」(指原先不能關麥),川普不答應第二次辯論遙距進行,理由也是主持人有權關麥。但在最後時刻,川普居然答應了組織方的要求。

更令人意外的是,雖然主持人有關麥的權力,但在正常辯論中,似乎都沒有動用過。川普這次辯論循規蹈矩,既沒有插嘴,即便說話超時,也聽從主持人的吩咐,在給出額外的時間内完成發言。這種「反常」的作風,造就了一場「正常」的辯論。

事後,主持人維爾克(Kristen Welker)被盛讚主持有道,連第一場的主持華萊士(Chris Wallace)也說十分羡慕她。其實,維爾克固然功不可沒,但歸根到底,還是川普這次「乖了」。

川普為什麼這次轉變風格。

首先,第一次辯論的觀感實在太差,川普的幕僚也多次勸說他轉換風格,否則觀眾連聽都聽不見,又有何用?川普終於認識到這個問題。

臨近選舉,川普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由於在感染肺炎期間無法外出競選,憑空「丟了」至少一星期時閒。儘管川普已想盡辦法吸引媒體注意力,但這和到處跑競選集會的效果還有很大差距。偏偏川普極為依賴這種競選集會,集會期間帶動的高人氣,不但吸引「粉絲」,還吸引「路人」,可以「路人轉粉」。為了彌補這「丟了」的一星期,川普必須要在辯論中贏回來。因此不得不贊同幕僚的意見。

第二,筆者曾分析,川普在第一次辯論時之所以變身「戰狼」,是因為「心虛」,害怕追問疫情責任,所以要先發制人(正如中國外交戰狼一樣)。但川普感染疫症,又神奇地極速好轉,倒是給了川普意外的武器。他終於可以用自己的經驗論證「病毒不可怕」,應該鼓勵人們「不要被病毒主宰自己的生活」,更可以進一步抨擊民主黨「阻礙重開經濟」,因為「措施不能比問題更壞」(We cannot let the cure be worse than the problem)。在川普康復後,這些說法無疑更有說服力。這樣川普在疫情問題上,就不再「心虛」了。

第三,在第一次辯論中,沒有外交議題,而在這次辯論中,則有「國家安全」,算是外交議題。川普認為外交議題是自己的強項,因為在競選過程中「中國牌」被證明非常有效。

此外,在最近幾個星期,美國在中東取得非常大的突破,以色列和巴林、阿聯建交;蘇丹同意賠償給美國受害者總共三億多美元,換取美國放鬆對蘇丹的制裁,隨後又傳來蘇丹準備和以色列建交的消息。這些都是足可炫耀的政績。

這裡也可以看到取消第二次影響對川普非常不利,因為如果有第二次選舉,就能插入更多的外交議題了。取消了第二場辯論之後,第三次辯論中的國際議題只剩下一個。

第四,在第三次辯論前,《紐約郵報》和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爆出了有關拜登兒子杭特(Hunter Biden)的「硬碟門」。其中以指控拜登牽涉在兒子和中國公司華信能源的交易最令人矚目。拜登否認指控,但拒絕作出更詳細的說明。在「硬碟門」爆發後,媒體大多以無法證實而冷待,還有懷疑是俄羅斯的假新聞戰術。

但在辯論當天,聲稱是杭特拜登合夥人兼公司(Sinohawk Holdings)CEO的鮑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發表書面聲明,指證拜登也是「合夥人」之一,還指證拜登家族通過這閒公司從中國收了幾百萬美元,把公司當作提款機。主流媒體壓了一個星期,但有新的人證出現,也不得不跟上。《華爾街日報》刊發社論,認為拜登必須回應。

這是川普陣營刻意製造的「十月驚奇」。川普把鮑布林斯基帶到辯論現場,又安排他在辯論後開記者招待會。給拜登製造心理壓力。有了這樣的好牌,川普就寧願用「正常」的方式去令觀眾能聽入耳了。

AP_2029713851466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辯論集中在六個議題:COVID-19、國家安全、美國家庭、種族問題、氣候問題、領導力。

第一個議題COVID-19。其實疫情責任已辯論了多次,沒有新意,也不太可能改變成見。相較而言,聽眾更關心的「往後的計劃」上,正如前面分析,川普這次的武器是把自己感染作為一張牌,論證了「中國肺炎」不那麼可怕,不可以讓經濟停擺。這對觀眾有說服力。

然而,川普說「疫苗很快」就會供應,這句話已說了N多次,直到現在還沒有兌現。在和國會爭執的第二次紓困計劃上,他也沒有能很好地解釋,為何不能和國會達成協議。

然而,拜登的應對也不好。拜登說自己有計劃,但聽下來除了口號之外,也不太明白計劃是什麼。其實,就在辯論的第二天,拜登就宣佈,如果自己當選,將為所有美國人免費提供疫苗接種。這本來是對選民非常有吸引力的計劃,就不明白為什麼不在辯論上說。

第二個議題國家安全。這是這次最吸引人的議題。事實上,從辯論一開始到結束,川普都竭力把「杭特硬碟門」往各個(不太相關的)議題上扯,指責拜登「腐敗」,收外國錢。到了這個真正相關的議題,當然不會放過。拜登如何回應,成為關鍵。

拜登的表現相當不錯。他首先斬釘截鐵地否認了指控,「沒有任何不道德」,「生平從未收過外國一分錢」。接著說攻擊川普在中國有一個秘密帳號,給中國交的稅還多過美國,質問川普是否通過秘密賬號收中國人的錢;最後說自己22年的報稅記錄都公開,清清楚楚,相反川普堅持不肯公開,誰害怕「骯髒錢曝光」不言而喻。

這招連消帶打,轉守為攻,非常厲害。本來川普在指責拜登腐敗,結果最後反而變成為自己辯護。話題繞到了為什麼自己不肯公開稅表之上。

川普的解釋是,自己稅表很複雜,需要審核(audit),審核完了就立即放出來。這套說辭在2016年就是這樣的,過了四年還是「正在審核」,顯然純粹找藉口。川普花費不少時間解釋,對杭特的事件就顧不上了。拜登成功躲過了「杭特硬碟門」,是本場最大的亮點。

對關心中美台關係的人最關心拜登的對中策略。因為拜登很少公開正面論述過自己的對中政策。在這個問題上,拜登令人失望。他的計劃,就是要「中國遵守國際規則」。這句話不但空洞無力,而且也落後於時代的要求。簡而言之,就是延續以往的「天真」。當然,這對美國聽眾來說,或許沒感覺多不堪。

第三個問題,美國家庭,雙方討論了醫療保險,討論第二次紓困計劃,討論了非法移民的問題。對台灣聽眾來說,這些都有點過於繁瑣。

值得一提的是,在討論非法移民政策的時候,川普指責在歐巴馬(Barack Obama)時代的實施的「catch and release」政策(即對抓到的非法移民,先釋放,再安排他們出庭,由法庭決定是否遣返),他說「只有不到1%的人會出庭,而那些人都是IQ最低的人。」

這句話首先是極大的誇張,事實上出庭的人大約是50%左右,遠遠高於所謂「1%」。更重要的是,這句話透出的川普的潛意識是:「不守法,善於鑽法律空子,就是聰明。」在廣東話叫「鬼拍後尾枕」,在英文中叫「Freudian Slip」。

拜登沒有抓住機會責問反擊:川普在競選中主打「Law and Order」,如果守法就是「IQ低」,那麼豈非與「Law and Order」背道而馳?

第四個議題,種族問題。這個環節,川普有得有失。不足的地方,就是忙於吹噓自己是「整個房間中最不歧視的人」,自林肯(Abraham Lincoln)以來「對黑人最好」,卻沒有把「Law and order」和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這兩張必殺技打出來。這是很大的失策。

但川普全場的最亮點也在這個環節。他先攻擊拜登在1990年代撰寫了參議院版本的「Crime Bill」(全名是Violent Crime Control and Law Enforcement Act, 1994),導致黑人入獄數字大幅上升。拜登無法否認,但說自己此後做了不少事,減低法案對黑人的影響。

這時川普順勢說,拜登常常說自己做了不少事,但都沒有成效,自己做了47個月比拜登幹了47年,做的事還要多。正是由於歐巴馬和拜登不能做事,自己才決定出來選總統。如果拜登真的有做事,為何在那八年不廢除這個法案?

如果拜登反應不夠快,他就應該反嗆:「自己本已退休,決定重新出來選正是川普幹得差。尤其是川普害死20萬人,更堅定自己選下去的決心 」云云。

但拜登在這個問題上顯然忙於招架沒有急才,在不斷被川普追問下,才說「因為共和黨議會」(自己才做不成)。這時出現了罕見的幾秒鐘的冷場,拜登應該進一步解釋爭取扭轉形勢,但白白地放過了。

第五個議題氣候問題。川普出現了全場第二個亮點,質問拜登「是不是支持全面禁止裂解法頁岩氣(Fracking)。」拜登否認,但川普說拜登在多個場合說過,還說自己第二天就把拜登說過的話放在網上。

在美國現在有21個州有頁岩氣產業,包括重要的搖擺州賓夕法尼亞、俄亥俄、密西根等,即將要展開頁岩氣產業的搖擺州還有佛羅里達、北卡羅萊納和内華達。頁岩氣產業影響大批從業人員的生計,或是決定這些搖擺州歸屬的關鍵。川普通過不斷質問的方式,把拜登擠到墻角,完全把這點信息傳遞出來。

拜登沒能很好地回應,也沒能在技巧上轉移問題,實在是嚴重的失誤。

最後一個實際是總結,主持時間掌握不好,以致雙方都只有一分鐘左右自行論述,但對最終結果影響不大。

AP_2029711133982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綜上所述,拜登的亮點是很好地應對了「硬碟門」的指控。而且,有傳言,幕僚勸說拜登會用川普子女的腐敗回擊,但被拜登拒絕。現在證明,不抹黑川普的子女回擊,也相當有效,還保住了拜登的高品格形象。

拜登的不足是反應不夠敏捷,無法抓住川普的弱點反擊,或許和體力有關,在辯論後段表現得更差。如果「硬碟門在後端,或許他就無法這麼好應對了。

川普的亮點有兩個,第一是點出了「拜登只說空話不幹事」,第二是強化了拜登「禁止頁岩氣」的信息。川普在辯論後的競選活動中,這兩點都是主打(尤其是第二點)。

川普最大的不足是:沒有要求拜登回應是否會增加大法官;也沒有把「法律與秩序」和取消文化搬上台。這些都是「中立選民」會關心的議題。

此外,對台灣關心的以後如何應對中國的議題上,拜登給出令人遺憾的答案,而川普也沒能捉住拜登的「軟弱中國政策」窮追猛打。不過,這在美國選民中,也沒有太大的影響就是了。

因此,總體而言,在一場「難得的正常辯論」中,雙方的發揮都可圈可點,在此應給予高度肯定。川普表現略勝,但拜登拆解了「硬碟門」,其意義更為重要。川普企圖通過第三次辯論而扭轉局勢,並沒有如願。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