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饒舌歌手楊舒雅:「大屌歌」才是「真饒舌」?饒舌圈缺乏的不僅是性別意識

專訪饒舌歌手楊舒雅:「大屌歌」才是「真饒舌」?饒舌圈缺乏的不僅是性別意識
示意圖,非內文當事人照片|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女歌手持續創作其實就是重要的倡議管道,楊舒雅希望自己竄紅的案例可以打破大眾對女歌手的負面印象。此外,她也在IG貼文、歌詞裡討論饒舌圈的性別問題。

文:許悅

近年來台灣流行樂壇掀起嘻哈熱潮,許多人開始聽饒舌。但是你對女饒舌歌手的印象是什麼?是不是都是唱一些很chill、很輕柔的歌?楊舒雅提出對於性別比不平衡的饒舌圈的洞見。

2020年總統大選前,楊舒雅的〈華康少女體內份子〉一夕爆紅,她將政治與性別議題融入歌詞,引起不少人的贊同及迴響,而她的女性身份,在高比例男性的饒舌圈也成為一個亮點。

不只是專業歌手,大學嘻研社的男女比也是如此,從歌曲、創作、到成員共享的經驗與互動脈絡,陽剛文化顯而易見。

本文訪問了楊舒雅在饒舌圈觀察到的性別不平等現象,並討論饒舌圈女歌手面臨這些困境時,所感受的不舒服、質疑與擔憂,以及她採取的抵抗策略。

誰才是「真饒舌」?

楊舒雅提到,許多圈內人認為「大屌歌」才是「真饒舌」;情歌則會被戲稱為「娘炮歌」,不受眾人認同。

「大屌歌」經常以男性視角出發,在歌詞裡強調男性的性能力、以「婊子」、「破麻」等性羞辱的字眼稱呼女性;或是在MV裡安排大量女性胸、臀的特寫鏡頭。在這些饒舌歌裡,女性成為了被意淫的客體、須被動地接受發生性關係;男性是性的主導者,且可恣意選擇性行為的對象。

然而「大屌歌」也不完全可被稱作主流的饒舌樂,近年興起的「輕饒舌」一定程度取代了「大屌歌」的地位。

蛋堡、國蛋、小人等輕饒舌歌手帶起了新的風潮;大學嘻研社的興起提供了學院派的創作氛圍,進而催化出一批大學嘻研社出身的爆紅新生代歌手:山姆、就已、陳嫺靜等等。在這樣的時代環境下,輕饒舌的勢力逐漸壯大,聽眾的口味也逐漸轉變,於是,輕饒舌裡較少羞辱女性的歌詞,大屌歌的發展空間也受到壓縮。

即便如此,女歌手在創作時仍受到不少限制。

楊舒雅提到,自己入社初期上台表演時,曾有人建議「女生可以唱chill一點的」。那時她就很不服氣、認為女生也可以唱得很帥氣兇猛——這成為了她第一首歌的主題。創作初期他人的建議經常影響重大,基於性別的預設很可能限縮了部分女歌手的曲風選擇,進而再度強化女歌手不適合特定風格的刻板印象。

女rapper的優勢與限制

楊舒雅討厭被稱作「台大那女的」,她希望自己是以rapper的身分被認識,而不是女rapper。

女歌手的身分對她而言不完全是劣勢,有時她甚至擔心,自己成名的原因不完全是實力,而是因為嘻研社的女社員人數很少,所以自己才特別引人注目。女生常被當作各校社團裡珍奇的寶貝,經常被提出來相互比較,無論是在社團內部或對圈外人而言,女饒舌歌手的存在都格外顯眼。女歌手之間的比較不只是限於大學嘻研社之內,MV裡cypher(編按:參考中正嘻研在臉書貼文的說法,「cypher跟常聽到的diss和freestyle一樣,皆屬於嘻哈饒舌的表現方式」)段落的女生也會特別拿出來比較。

另外,楊舒雅曾被歌迷形容像葛仲珊、呆寶靜、Vava、萬妮達等女歌手,然而這些歌手的音樂風格相差甚遠,會被拿出來類比,似乎只是因為她們生理性別相同。

楊舒雅一方面想證明自身實力,另一方面也擔心自己成為被比較的成功範本之一,無形之中對其他沒有這麼知名的女饒舌歌手造成壓力。在對女性不友善的饒舌圈內,一名女歌手的竄紅不只代表「女生也很行」,還可能產生「妳如果不行就是妳不夠努力」的反面推論,讓人們忽略性別不平等的結構性因素,將女歌手無法成名的原因歸咎於個人實力不足。

改變現況的破口——以創作倡議

楊舒雅認為,嘻圈內的陽剛文化難以動搖,因為男性比例實在太高,他們在這裡如魚得水,當然不會主動站出來改變現況。而在這樣的地方,眾人對歧視女性的言論往往習以為常、也不以為意。

此時,身為群體中少數的女性,到底要不要打破表面上和樂的氛圍,就很令人猶疑。楊舒雅說,她聽見「娘砲歌」的說法時,其實感到很不舒服,然而自己是當時在場唯一的女性,其他人似乎不以為意,為了避免被認為意見多、很難搞,只能盡量忍讓。

至於如何改變饒舌圈的陽剛文化?

女歌手持續創作其實就是重要的倡議管道,楊舒雅希望自己竄紅的案例可以打破大眾對女歌手的負面印象。此外,她也在IG貼文、歌詞裡討論饒舌圈的性別問題。楊舒雅回憶道,當她在嘻研社的招生宣傳曲〈文藝復興〉中提出「圈內的性別觀念少得可憐」後,許多人紛紛表示認同。

或許饒舌圈最缺乏的不僅是性別意識,而是讓這些不同於主流的想法被說出來的機會。諸如此類的事件可能頻繁地發生,只是感到不舒服群體在饒舌圈內終究是少數,很可能不敢當眾表示異議、主動指出問題所在。

延伸閱讀

本文經辣台妹聊性別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