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地鐵漲價「1元的抗爭」有了「民主結果」:制訂新憲法能擺脫獨裁者遺毒嗎?

智利地鐵漲價「1元的抗爭」有了「民主結果」:制訂新憲法能擺脫獨裁者遺毒嗎?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智利2019年10月調漲地鐵票,成為人民抗爭導火線,抗爭持續一年,本月25日通過全民公投決定重新制憲。不過制定新憲法能否讓智利人獲得理想社會,仍充滿變數。

智利本月25日舉行全民公投,78%公民支持憲法改革,要求捨棄獨裁者皮諾契特(Augusto Pinochet)留下的政治遺毒,廢止憲法中過度強調私有化的資本主義信條,創建1部在健保、養老和教育制度上都更加平等的憲法。智利將在明年4月選出制憲委員,再花1年起草新憲法,並再進行1次全民公投決定是否接受新憲。

智利此次公投是耗時1年才爭取到的機會,源自智利去年10月因地鐵票價上漲而爆發的示威。《時代》雜誌報導,去年10月,智利首都聖地牙哥的地鐵票漲價4%,當地學生不願支付增加的30披索(約新台幣1.4元),與警方發生衝突。

不是抗議30披索,是抗議30年來的威權

中南美洲經濟不穩,委內瑞拉和巴西持續有反政府的動亂,而智利向來被視為較穩定的國家。但智利嚴重貧富不均,網媒《VOX》指出,聯合國國際開發署2017年報告,智利最富有的1%人口佔有該國33%財富;另一份調查指出,智利50%勞工月薪不到40萬智利披索(約新台幣1萬4800元)。

一名參與抗爭的28歲體育老師諾馬(Quinta Normal)表示,智利號稱回歸民主已經30年,人民不是抗議30披索,而是抗議被保留30年的獨裁憲法。智利現行憲法是獨裁者皮諾契特在1980年代推出,皮諾契特1973年推翻社會主義政權的統治後,開始改革經濟,實行極度私有化的經濟模式,並大幅減少國家的功能,砍除社會住宅、教育等預算,並售出國有企業。

皮諾契特1990年下台,但這部憲法對經濟層面的規範並沒有太多改變,間接使人們參與公民活動的意願低落。智利大學政治學系主任海斯(Claudia Heiss)對《時代》雜誌指出,人們想要參政是因為想要促進醫療衛生或退休金制度,如果憲法將這些規定都鎖死了,「那為什麼還要投票」,這也使得智利主要的政黨都離人民很遙遠,無論黨派立場是中間偏左或偏右。

AP_19305825410797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智利民眾2019年11月1日上街抗議,政府出動水砲車驅離。

於是原先由年輕人發起的抗爭,各年齡層民眾也陸續加入,抗議國家落後,要求調高基本薪資和退休金。雖然智利政府在抗爭開始的2天後就取消調漲地鐵票價,總統皮涅拉(Sebastian Piñera)承諾會進行社會改革,但示威並未平息,最終演變成大規模騷動,政府派兵鎮壓。《路透》指出,抗爭發生一周內就有至少17人死亡、數百人受傷、7000多人被捕,財損超過14億美元。

智利政府其後妥協,同意舉行全民公投。《路透》報導,本月25日的公投中,共有750萬名智利公民參與投票,投票率約5成,是智利自2012年通過自願投票制度之後最多人參與的一次。

近8成投票者同意重新制定憲法,並選擇新憲法應由「男女各半」的公民代表組成委員會來起草。因此,智利明年4月將選出155名公民代表擔任制憲委員,有1年時間可以起草新憲法,並且必須獲得三分之二多數的委員同意通過,然後再進行一次全民公投,決定是否接受草案成為新憲法,或者要恢復現行的舊憲法。

重新制憲,就能獲得理想中的社會嗎?

智利人歡欣慶祝制憲公投通過的同時,國際兩大信貸評級機構惠譽(Fitch)和穆迪(Moody's)都警告,智利在經歷抗爭和疫情之後,漫長的制憲過程可能會使已萎縮的經濟更加不穩定。

《時代》雜誌指出,智利國內反對重新制憲的一派認為,這可能使智利走上民粹之路。智利本應在今年4月就進行公投,但因為疫情而延後,如今只剩下半年時間可以推選制憲委員;對於委員的身份只規定了性別比例,並未要求任何專業領域,而且沒有保障智利原住民參與名額。

智利與當地原民的關係逐漸緊繃,其中最大的族群是馬普切族(Mapuche),約有200萬人。近來的抗爭衝突中,部份原因是馬普切族指責當地智利人的商業活動褻瀆了祖先留下的土地;原民團體這幾個月來不斷要求應該依照族裔比例,在制憲公民代表中保留原民名額,但至今未獲採納。

AP_19305833927764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抗爭者打扮成電影《小丑》(Joker)角色形象,手持馬普切族的旗幟。2019年11月1日資料照

智利能否透過重新制憲而改革成人民理想中的社會,還很難說。畢竟政客不會放棄介入政治的機會,不可能限制既有的政治人物或勢力爭取成為制憲委員,更不可能確保政客不會嘗試影響新憲法草案的內容。

民意調查網站編輯邦克(Kenneth Bunker)表示,包含總統皮涅拉在內,智利半數右翼政客都在公投時對制憲投下贊成票,但是根據智利中選會,有89%選舉捐款都捐給了「反對」陣營,顯然仍然有一股強大勢力希望保留舊憲法,而政客投下的贊成票很可能只是出於一種政治算計,「避免在歷史上站到錯的那邊」。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林宜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