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利多銷」的台灣小吃拉低CP值的基準線,也阻礙消費者對精緻餐飲的想像

「薄利多銷」的台灣小吃拉低CP值的基準線,也阻礙消費者對精緻餐飲的想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消費者認為的價值基準維持在很低廉水平,而小店們則是盡力滿足消費者對餐飲價值感的期待,彼此互為因果、惡性循環。

由於台灣消費者的外食成本是如此的低廉,相較於「正常」反映成本費用結構、更用心於產品的企劃與呈現的「精緻餐飲」(Fine Dining)或「高端餐飲」,消費者會是用讓脖子酸疼的仰望模式來對待。換言之,低廉的外食成本造就了「吃飯」本來就不該這麼貴的價值感。而「精緻餐飲」動輒數千元的客單價,若沒有個7折或買一送一的折扣,根本無法拉近大多消費者內心的CP值基準線。

而這或許也造就了台灣人是這麼喜歡吃到飽buffet吧,一種花了大錢就要很多樣、能夠吃很多的概念!最終,消費者認為的價值基準維持在很低廉水平,而小店們則是盡力滿足消費者對餐飲價值感的期待,彼此互為因果、惡性循環。

也許我們不該說「物美價廉限制了想像力」,但台灣的餐飲經營文化中(同樣再度強調是街邊小型獨立餐廳或小吃店),不論是經營者或消費者卻是非常根深蒂固地認為:「吃飯就該是如此『便宜』。」而無法正視在餐飲行為裡,除了食材、勞力之外,仍有許多關於「文化」、「創意」或「腦力」等等在台灣餐飲文化中,曾被著墨卻不被注目的「高附加價值」。

在台灣,我們任何事都講究CP值、物超所值;但諷刺的是,這世界的運作邏輯總是照著「物有所值」的方向走。換言之,消費者從物超所值所得到的,也許不是表面上所看到的。在消費糾紛、食安問題時不時出現的台灣,我們是不是該重新檢視「吃飯」的價值感?別再一直被「薄利多銷」的經營邏輯和「CP值」的消費邏輯所綁架,阻礙了餐飲產業可以提升、精緻餐飲可以被消費者青睞的機會。

本文經海森飽嗝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