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的印太戰略(三):從「東望」到「東進」,連結印度與東北亞的戰略機遇

安倍的印太戰略(三):從「東望」到「東進」,連結印度與東北亞的戰略機遇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像安倍的鑽石戰略,莫迪在2014年也提出「東進策略」取代1990年代的「東望策略」。無論是東協或者美國,向來希望印度可以多多參與東南亞事務。但莫迪想得更遠,印度眼光從南亞向東望,接著向東進,這次要呼應安倍首相往東北亞連結。

達斯開始展開行動,隨著當代中國研究中心的成立,他被指派為外交部美洲司長,藉著駐華盛頓的經驗開始強化印美關係。當務之急,是把印美關係與印澳、印日關係進行整合。出於對中戰略的重要性,達斯也沒有忽略台灣的存在。

「關注台灣」不是達斯一人的突發奇想,2014年莫迪政府組成後,外交部長斯瓦拉傑上任第一個記者會就公開表示:

中國若要印度承認「一個中國」政策,那麼中國也應該尊重「一個印度」政策 。

斯瓦拉傑接著說:「當中國提到圖博、台灣的問題,我們知道他們的感受;但我們也希望中國能理解我們對阿魯納恰爾邦(Arunachal Pradesh)的感受。」表面上印度贊同中國對台灣的主權主張,但阿魯納恰爾邦的領土爭議範圍,正好是中國宣稱的「藏南地區」。

印度僅是口頭給予尊重,印度人與中國人永無止境的邊境衝突,令他們理解中國人的貪婪。在流亡藏人之外打出台灣牌,在2014年雖然只是嘴上功夫,但印度外交部肯定注意到台灣人對中國貿易的激烈反彈。

台灣人甚至不惜佔領國會也要反擊親中的馬英九政府,接下來兩年,反中的民進黨取得地方、中央的多數執政權,並由蔡英文總統宣佈「新南向政策」。現在印度也等到機會了,在川普總統與蔡英文總統石破天驚的「川蔡通話」以後,印度評論網站Daily O刊出媒體人梅昌特(Minhaz Merchant)的評論,認為台灣蔡英文政府提供了印度一個「有趣的機會」(interesting opportunity),是印度的戰略機遇。

由管碧玲率領的台灣立委訪問團,在2017年2月抵達印度時,執政的印度人民黨秘書長馬達哈夫 (Ram Madhav)殷勤地公開設宴招待,之後在推特上貼出與台灣國會議員們的愉快合照,寫上「昨晚招待了台灣國會議員訪問團」。這只是莫迪政府對台灣展現友好的諸多行動之一。

就像安倍首相的鑽石戰略,莫迪總理在2014年也提出「東進策略」(Act East)取代1990年代的「東望策略」(Look East)。無論是東協或者美國,向來希望印度可以多多參與東南亞事務。但莫迪政府想得更遠,印度眼光從南亞向東望,接著向東進,這次要呼應安倍首相往東北亞連結。

與台灣建立關係,是連結東南亞到東北亞的重要拼圖,也有吸引投資與挑撥中國的便利性。立委訪問團半年後,台灣又派出投資合作促進團前往印度,雙方良好交流。美國、日本、台灣暫時沒問題了,但還有一件事令印度極為憂心——澳洲在2018即將改選,這次澳洲會不會重演十年前工黨陸克文政府上台後親中棄印的行為?

在2017年達斯準備行動之際,各國焦點還在ISIS、朝鮮問題,東協為此紛紛擾擾。剛上任的川普政府尚未提出明確戰略,中國剛從洞朗撤兵,澳洲準備展開大選。儘管在安倍首相積極搓合下,莫迪總理、滕博爾總理、川普總統都已經認同首相的鑽石戰略。然而印澳美三國對日本的信任,不等於這三國對彼此的熟悉。

日印、日澳、日美這三條線是不夠的,要在地圖上描繪出鑽石,需要四國之間的真心互助。不過,即使是濃淡不一的線條,先勾勒草稿也有助於作畫。2017年11月川普總統首度拜訪東亞,並出席越南APEC峰會;同一時間點,美日印澳四國官員趁著東協峰會齊聚馬尼拉,在會議間重啟了擱置十年的QUAD四方安全對話。

重啟的第一場QUAD會議並沒有多少成果,安倍首相與莫迪總理都知道,十年前令QUAD擱淺的中國因素仍然存在。空洞的QUAD會議結果,讓中國人與全球親中派欣喜若狂,一時「日本重塑軍國主義失敗」、「印度實力仍然不足」、「川普捉摸不定」的言論甚囂塵上。

RTS18QS6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但就在隔月,美國正式宣佈《美國國家安全戰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NSS),這份文件正式使用「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概念重新界定美國的亞洲戰略觀。世人終於意識到,世界秩序將有巨大變動——。

2017年底發表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中,美國界定了跨國恐怖主義、流氓國家、戰略競爭大國這三類美國應注意的對手,中國與俄國是第三類——還不到全面開戰、但必須注意其動向可能威脅美國領導地位。

美國已經盯上中國,但還沒有公開撕破臉。川普總統一開始只是想從貿易問題上,讓中國願意退讓、乖乖遵守公平的遊戲規則。新公布的「印太戰略」還沒有細節,各國一邊鑽研華盛頓的動態,一邊重新評估自身的戰略。

不過2018年春天發生的一連串事件,忽然加速攪動了整個世界。

當美日印澳四國官員於3月初拜訪日本時,東京正處於多雲飄雨的天氣。這次舉辦的是QUAD-plus會議,在既有的四國之外,還邀請其他亞洲國家與會,其中也包括台灣。台灣代表團配合這次會議的低調氣氛,派了幾個極重要、但對大眾不有名的智庫學者參加。

儘管QUAD-plus相當低調,不願挑動中國的敏感神經,中國卻主動刺激了全世界。3月11日中國人大通過21條憲法修正案,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成為「終身主席」。中國內部的反習派勢力越來越恐懼自己會失去權力,各國政要則詫異中國法治的嚴重倒退。

儘管美國左右派之間擁有不可調和的矛盾,此刻全美都對習近平的作為極為感冒。親近民主黨的自由派媒體紛紛譴責中國專制,共和黨政府則在同一時期開始美中貿易戰。為了抑制貿易戰造成的資金流失與產業掏空,中國在國內外立即展開更加強力的資訊戰、採取更嚴苛的金融管制。

4月,南北韓領導者簽署「板門店宣言」,結束兩韓之間的戰爭狀態。當時東亞各國短暫地鬆了一口氣,川普政府的施壓,加上文在寅政府透過親中換得的北京善意,朝鮮問題似乎正獲得解決(真的嗎?)。不論如何,對川普政府而言,朝鮮問題的緩和意味著美國可以把心力放到其他地方,也就是東亞三大火藥庫的另外兩處:南海與台灣。

正處於平成最後一年的日本,因為地震與颱風而顯得多災多難,安倍內閣基本以溫和的態度對外,心力多半花費在佈局CPTPP和日歐EPA;澳洲、印度因為屆臨大選,一時也沒有採取太激烈的行動。

莫迪首相在晚春開始一連串的出訪,4月在武漢與習近平非正式的會晤,讓外界認為印度對中採取綏靖態度。莫迪總理其實是鴨子划水,他在1月的瑞辛那對話(南亞最大的安全平台)、東協-印度高峰會中,提及南海與印度洋的海上秩序;5月中印度與越南在峴港市舉行為海上聯合軍演。莫迪總理沒有拿出特別強硬的態度,但他對印度洋的海事安全強化相當審慎積極。

5月底訪問印尼、大馬與新加坡,除了鞏固邦交,最重要的戰略動作是投資印尼。印度投資印尼沙璜深水港,這是為了建設沙璜的軍用碼頭,與印度自身的安達曼群島做搭配,一齊扼控麻六甲海峽以西的安達曼海水域。6月在香格里拉對話中,莫迪總理強調「印度不認為印太戰略要針對任何國家」,但也批評「某些國家」製造他國「不可思議的債務負擔」。

印度的策略看似與東協類似,不徹底選邊站、不得罪人。但印度作為區域大國,早有意識到印中的地緣衝突不可避免,只是印度需要做更多準備。除了觀察美中貿易戰、美國印太戰略,印度也想知道澳洲會怎麼變化,因為印度不希望安倍首相的鑽石戰略到頭來是一廂情願。

目前貿易戰大棒已經揮下了,各國正在等中國的反應。3000億關稅會讓中國變得溫和、不再偷竊技術、大搞債務陷阱外交嗎?習近平稱帝般的作為,會讓中國內政變得如何?要到2018下半年,印太國家才會有更升級的行動,但在大國們有動作之前,因為香港政治緊張程度陡然升高,使得中國內外政治氣氛越來越詭譎。

本文由恕我無法支持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

  • 安倍的印太戰略(四):日澳悼念二戰英魂,真正核心是防範中國插旗南太平洋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