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頭巾」的大鬍子美國隊長怪怪的?何不先從了解錫克教開始

Photo Credit:Fiona Aboud
你為什麼需要這則新聞

下一次,如果你走在街頭遇到台灣版的「錫克教的美國隊長」,比如說來自東南亞的人扮成廖添丁,你又會有什麼反應?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整理:葉菀菱

想像一下這個畫面:

如果有一天,你走在街上、等公車、坐捷運時,迎面走來一群纏著頭巾、留著鬍子的人,先不管他們是哪一國人,你會有什麼樣的反應?第一個想到得又是什麼?

2013年,有一則爆紅的推特對話是這樣的:

Photo Credit:Elisabeth Parker

(Ryan Carr: 是我的問題嗎?在飛機上時看到包頭巾的人讓我覺得怪怪的。)

Photo Credit:Elisabeth Parker

(Ashish Singh:喔,我知道你的意思。每當有白人進電影院或學校時,我也覺得怪怪的。)

Ashish Singh以近來頻傳的美國校園、電影院的恐怖槍擊事件,做出漂亮的反擊,連美國總統歐巴馬也分享了這則推特。

由此可見,911恐怖攻擊事件的陰影仍存在著。

時至今日,只要機組人員或搭機旅客對東南亞人、穆斯林或錫克教徒有安全疑慮的話,即便他們通過了海關安檢,也沒辦法搭乘。即使過了14年,美國的錫克教徒一直生活在恐懼當中。

Photo Credit:Carolyn Faller

2009年,德州一名錫克教徒的大學生,被蓄意丟進泳池差點溺斃;2011年,加州兩名錫克教徒的老人在散步時命喪槍擊下;2012年,威斯康辛州發生大規模錫克廟槍殺事件,死亡人數包括兇手共七人。來自Sikh Coalition,在2014年的研究指出,在印第安那州、麻州、加州及華盛頓的調查發現,有2/3的錫克教小孩遭受霸凌及騷擾,且這之中有13%的人每天上學都會被欺負。

自從威斯康辛州的槍擊案爆發後,網站上也出現撻伐聲浪,叫他們滾出美國、滾回自己國家。更有媒體做出一張包頭巾的比較表(Turban Primer),意圖分辨錫克教徒、塔利班組織、印度人、伊朗領袖和穆斯林長者的差別。

原意是想讓悲劇不再重演,但單純簡化的結果,卻只是更加深了刻板印象,僵化了大家對頭巾文化的認知。

Photo Credit:RedOz

諸如此類的事可說層出不窮。

而一切的起因,都只因他們的頭巾及鬍鬚,因為人們不了解他們背後的故事,不了解頭巾代表的意義。即使他們在19世紀就已在美國生活,至今約有50萬人口,大多數人對他們的認知仍少的可憐。

Photo Credit:ALISON LESLEY

根據史丹佛大學的研究顯示,1/3的人看到纏頭巾者會直接聯想到恐怖份子賓拉登,70%無法分辨錫克教徒,79%不知道錫克教源於印度,近半數的人覺得它是伊斯蘭教的分支。

有鑑於此,Vishavjit Singh,一位錫克教軟體工程師,在大規模錫克廟槍殺事件發生後,於去年十月時,決定扮成美國隊長,打破大眾對錫克教徒的刻板印象。

會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他的成長過程中,總是遭同學以惡毒的字眼嘲笑。

就像之前提到的,他不斷受言語攻擊,同學們常以「毛巾頭」、「賓拉登」喚他,或叫他滾回家。每當有新的事件(新聞)發生時,他就重新變成揶揄、嘲弄的對象。

但是,與其躲起來默默哭泣,他選擇以不同的方式讓大家了解錫克教。

Photo Credit:Fiona Aboud

911事件發生後,美國社會醞釀著仇視外國人的情緒,特別是對黑皮膚、包頭巾、蓄鬍的人。 Vishavjit Singh卻意外發現一款遊戲「Find the Terrorist in Your Neighborhood」,以幽默的方式調侃美國人對外國人無理的畏懼與仇視。

「當你覺得『看起來像』恐怖分子的人,卻是認真工作、奉公守法的美國公民;當你按下白人臉孔,卻通知你中獎了,他就是恐怖分子。」

Vishavjit Singh覺得這個點子太棒了。「透過這個簡單、有趣的媒介,就能讓人們了解故事的另一面。」

從那時起,他開始畫一系列有關錫克教的漫畫,不只介紹錫克教的穿衣打扮,更重要的是錫克教徒在美國、印度遭到的歧視。而2012年錫克廟槍殺事件發生後,他決定扮成美國隊長告訴大家:錫克教徒也是美國公民,也能如美國隊長一樣打擊惡勢力;同時想打破只有白人能當美國隊長的刻板印象。

他的瘋狂舉動也讓他聲名大噪,受邀自各地演講,甚至有人請他拍一整天在紐約出沒的影片,隨機與民眾接觸,讓更多美國人知道錫克教文化。

究竟為什麼要包頭巾?毛髮是不能處理一下?

事實上,纏頭巾的文化源於15世紀的印度錫克教(Sikhism),印度語為「pagri」。全球2千7百萬名錫克教徒中,有83%來自印度,約印度總人口數的2%,多集中於北部的旁遮普省(Punjab)。他們是僅次於基督教、伊斯蘭教、佛教、印度教的第五大宗教。

二戰後,因為經濟因素,許多錫克教徒紛紛移民到英語系國家,現在世界各個角落,如英國、北美、澳洲、東南亞及東非,都能看到他們的影子。

Photo Credit:wikipedia CC BY Public Domain

雖然錫克教徒在世界佔的比例不多(0.4%),但顯眼的頭巾及鬍鬚能讓他們在眾人中輕易的被認出來。

頭巾分為不同的樣式,就如同身上的衣服一樣,不同的場合需要不同顏色的頭巾。通常藍色、黑色、橘色及白色是較受歡迎的顏色,紅色多出現在婚禮及商業場合。女生除了頭巾外,還會再加一層面紗。

Photo Credit:Anuraj Singh @Flickr CC BY 2.0

對錫克教徒而言,纏頭巾表現出他們對創教人Guru Nanak的服從與尊重,對個人來說,也是神聖的象徵,有誠實、負責、自愛、自律的意義。比如他們的纏頭巾儀式(Rasam Pagri),是每當家裡的長輩去世時,長子會在眾人前舉辦纏頭巾的儀式,象徵擔起一家子的責任。

傳統的印度社會裡,嚴謹的遵守種姓制度,將人們由高貴至貧賤分為四種等級,且男尊女卑的觀念盛行,直到現在仍根深蒂固的植在印度人腦中。原本只有貴族才能纏的頭巾,在創教人Guru Nanak致力於對抗不平等的制度下,標榜著不分男女老少、貧富貴賤,人人平等。

Photo Credit:karamsingh @Flickr CC BY 2.0

在錫克教義裡,毛髮是神所賜予的禮物,因此蓄鬍、以毛巾包裹他們一刀未剪的頭髮是對神的尊重,同時也免於塵土飛楊或臭味汙染(尤其是煙味),保持乾淨。除了頭髮及鬍子外,睫毛、眉毛、鬢角,只要在身體或臉上有的毛髮,都要保護的好好的。

再想像一下,如果從未剪過的頭髮,加上日不斷盤旋而繞的頭巾,經年累月的纏繞,想必會很可觀。

你一定沒看過:「頭巾界的王者」

在旁遮普省(Punjab),有一名60歲的老爺爺,號稱纏了世界上最長、也最重的頭巾。他是Avtar Singh Mauni。

Photo Credit:telegraph

這位虔誠的錫克教徒,每天頂著長達645公尺(等於13座奧林匹克規格的游泳池的長度),總重45公斤的頭巾,需花整整6個小時才能纏完。

Photo Credit:telegraph

雖然走路、騎摩托車都沒有問題,但日常生活中,如進門或坐車卻有困難。但這位虔誠的老爺爺卻16年如一日的纏著,頭巾上的裝飾物也逐年增加。

因為在錫克教義裡,除非是洗澡或整理頭髮等非必要時刻,他們是不會輕易把頭巾拿下來的,在公共場合放下頭巾更是不禮貌的行為。如果手沒洗觸碰到他們的頭巾的話,也視為是不尊重的態度(特別是抽過菸的手,是他們的大忌)。

Photo Credit : telegraph

下一次,如果你走在街頭遇到台灣版的「錫克教的美國隊長」,比如說來自東南亞的人扮成廖添丁,你又會有什麼反應?

或許,如果有機會遇到他們的話,不妨停下來,試著與他們交流看看。或許更能有一番不同的體會,也更能了解由不同的聲音產生的不同觀點。

瞭解更多:
● How to wrap a turban
● International Turban Day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TNL 編輯』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