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金馬發展戰略:鏈結台灣本島與「外島三縣」區域經濟合作

澎金馬發展戰略:鏈結台灣本島與「外島三縣」區域經濟合作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外島三縣缺乏主體性發展,與當地「工具性」的淺碟型經濟規模有關,因為沒有完整分工的產業鏈,對照台灣本島就有如「邊緣」、「次等」的差異,除了短暫觀光旅遊的往來之外,讓人覺得離台灣愈來愈遠。

金門縣、連江縣及澎湖縣是我國唯三的外島縣,地理位置分佈不同,所呈現的地方風情與發展特性也別具特色。

其中,金門縣與連江縣在地方自治的權限上屬於中華民國福建省,澎湖縣歸於台灣省,都有海島型經濟發展的天然特徵,觀光旅遊和海洋經濟是三個縣的共同利基,離島也存在土地限制和自給率低的共通挑戰。實際上,澎湖、金、馬猶如命運共同體般,長期以來,台灣本島做為核心的國家戰略格局,外島的邊緣困境比其它縣市來得凸顯許多。

人口數及老化趨勢,是外島三縣的共同命運

無論從創生或轉型升級,要了解地方發展的危機與轉機,基本的面向仍需從人口作為出發點,換句話說,人口的多寡與分佈是地方思考自身定位與未來規劃的關鍵考量之一。

如果人口外流、老化現象嚴重,那麼地方將會面臨「滅村」的壓力,同時就會衍生地方競爭力不足的問題,而首要解決的途徑便是創生的策略規劃;反之,假設人口膨脹、年輕化的現象凸出,都市化與成是社會問題也會更為複雜,地方人口承載的壓力擴大,轉型或升級會是主要的思路。

從外島三縣來看,總人口數約25萬之多,占全國比重僅約1.1%,人口最多的金門縣在外島人口上佔超過五成,但全國22縣市的排名卻是倒數第三,也就是說,澎湖、金、馬三縣是全國人口最少的地方縣市;對比其它縣市的人口數,新北市超過400萬市民,是全國人口最多的城市,外島三縣總合也僅是她的6%,也僅略高台灣本島人口最少的台東縣(約21萬人口)。總的來說,外島三縣的人口規模相當少,連帶影響地方發展的侷限性,套路也因而要依地制宜。

製酒研發、海洋經濟,具地方特色的產業能量

檢視外島三縣因地制宜的作法,各有考量與評估。

從產業競爭力和鏈結程度來看,金門縣與連江縣都將飲料及菸草製造業作為主力規劃項目,其中,金門酒廠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更是當地具代表性的企業,不但是縣府主要的稅收來源,產值更是金門之首,與其它產業有十倍之多的差距;此外,連江縣也大力投入製酒加值產業的發展,包括支持酒粕與酒麴周邊產品的研發,更展開異業合作,結合生技業發展醫療品的研製,產品的多元性對地方產值有正面效益。

秋行軍蟲防治奏效 金門高粱順利採收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值得一提的是,外島三縣也利用海洋資源的天然條件,投入海洋經濟的規劃與產業布局,澎湖縣具海洋風力與日照長的自然環境,近年來在中央推動「綠色能源」的政策方針下,積極推動大陽能發電、風力發電等建設,進而帶動綠色能源產業入駐當地,以及將觀光產業的轉型也扣合海洋經濟面向,在海洋觀光產業上大力發展海洋遊憩業與海上遊艇產業。

無獨有偶,連江縣近年也積極進行海洋相關的產學合作,跨足生技產業、海提工程與漁業管理等項目。

低鏈結台灣,外島三縣之間也缺乏區域合作關係

持平而論,縱然外島三縣有自力更生的產業連結作法,但在離島區位、腹地與資源的限制下,同前述所言,台灣本島為核心的發展脈絡,離島確實難與其它縣市進行比較,縱然過去有離島與北台八縣市的產業發展會議,但區域鏈結的門檻仍相當高。

不只是如此,在產業發展的特性上,離島三縣也呈現相似性與重疊性的問題,在部分具競爭力的產業更是「競爭大於合作」,雖然澎湖、金、馬有成立「離島合作平台」,但三縣之間在實質項目的跨域合作相當缺乏。

其實,近年來中央逐漸重視外島三縣的發展,「離島建設基金」、「離島產業升級輔導計畫」的設置有其必要性,只是在預算分配時仍必須考量地方產業發展的需求,以及地方產業關係的推動模式。

澎湖廢校變身健康園區(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直言之,連江縣與澎湖縣積極與台灣本島進行連結,無論是產學合作、共同推廣產業宣導等,中央應當提供實際的輔導及充裕資源的投入,同時也要審視地方財政運籌的自給能力,並了解各自縣市在區域鏈結的差異性,例如金門過去與中國廈門高黏著度的經濟型態。

最後,外島三縣面臨著缺乏主體性發展的窘境,這往往與當地「工具性」的淺碟型經濟規模有關,沒有完整分工的產業鏈模式,更難以呈現具群聚性質的產業聚落,對照台灣本島就有如「邊緣」、「次等」的差異,除了短暫觀光旅遊的往來之外,似乎呈現著「離台灣愈來愈遠」的狀態。

地方除了要推展具地方特色的產經發展計畫之外,中央所投注的政策動能必須聚焦在「鏈結台灣本島」及「外島三縣合作」,採更具前瞻的思維來促進合作,區域經濟讓「外島三縣愈來愈近」,這攸關著地方的生活福祉,應當重視才是。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