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德國人如何看待法國歷史老師被砍殺?我才發現越來越不對勁

問德國人如何看待法國歷史老師被砍殺?我才發現越來越不對勁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短暫地與其他德國人交談,才讓我覺得更不對勁。德國部分的人士認為:漫畫中褻瀆穆斯林崇拜的先知穆罕默德,其先知本身也有道德上的瑕疵,穆斯林至少也應接受基督教世界的人對他們先知的批評。

最近在本城的國際咖啡(Cafe International),也就是難民交誼中心遇到法國教授,正要離開的他滿面愁容地對我說,他最近很忙,因為法國歷史老師被砍殺的事件,許多人邀他去談這件事。他簡短地說,「這些難民,其實和那個兇嫌無關,但是現在大家都會把那個人所犯的罪推到這些難民的身上。這些難民也不知到該怎麼辦,真是糟糕。」

「是啊,真的不能就這樣一竿子打倒一船人。」我跟著回應。說完,他匆忙地跨出大步離開。面對他的說法,其實我內心早有很大的疑問,只是這個問題不知該如何才能有答案。

法國教授的新人權研究

旅居德國三十年的馬丁(Jean- Pol Martin)教授,退休後活躍於協助市民與難民。最近他研究人類幸福來源,藉由對基本人權的重新思考,發展出一套自己的新人權概念

在他的概念中,他把「思考」列為首要的人權基本概要中。這個概念很新,他覺得人最基本核心的需求是「思考(把資訊做整理並概念化)」。「我們必須要能夠做到,讓所有的人都可以有管道取得資訊,並且讓人獲取資訊作為概念化的可能。」這個新人權的定義,讓我覺得非常有意思,因為思考所獲取出來的概念化,的確是人較之其他生物所特有的。

穆斯林社會與歐洲社會的嫌隙

在德國住久了,如果沒有接觸穆斯林,其實很容易被主流社會的資訊所影響。法國歷史老師被謀殺的事件,道出了歐洲社會的糾結。當街砍頭、謀殺人命當然應該遭受譴責,令人悲憤與遺憾。但是為何會造成這樣的結果,卻更該讓人深思。

一位同住在德國的臉友認為,因為穆斯林的宗教信仰所引發的砍殺行為,使得她與德國穆斯林交談特定議題時,都會有所忌憚。其實我自己也是,只是我也回應她,對於所有宗教信仰者,我都不會與之爭議,雖然有些宗教的教義,個人完全不能認同。

這個謀殺事件牽涉到兩個層面,一個是捍衛言論自由,一個則是宗教信仰的被尊重。這位歷史老師帕蒂(Samuel Paty)為了讓學生了解言論自由,而在上課時展示出2015年法國諷刺刊物《查理週刊》(Charlie Hebdo),先前出版過的伊斯蘭先知諷刺漫畫。也因為他的展示,使得他遭受嚴重的網路攻擊,最後慘遭殺害。

我想要知道馬丁教授的想法,所以私訊他,想要了解他以法國巴黎人與思考者的角度,如何來看待這件事。

RTX8383Y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與教授的對話,促進進一步人性的思考

他劈頭就說,他覺得這位老師很有勇氣。我覺得不是很合理,馬上回應他,其實宗教信仰同樣也應該被尊重,不能因為要捍衛言論自由而冒犯別人的宗教信仰。他同意我的說法,我要的也不是死者為大的道德論述。

他說,他認為這位老師很有勇氣,不是僅在於他捍衛言論自由當下的行為勇氣,更是因為他在上課展示過漫畫之後,遭受到強烈而嚴厲的網路攻擊,而老師都堅持信念,勇敢地挺過來。而能這樣支撐下來,這點教授自己也做不到,所以他覺得歷史老師一路走來努力挺住網路霸凌,是他敬佩老師有勇氣的地方。

對話到此告一個段落。腦中還是不斷地在思考一個問題,而我也不想再和教授爭辯。因為此事件有太多情緒,不能不考慮犧牲者就是他的家鄉人,而希望他完全拋棄既定的人性立場。

於是我短暫地與其他德國人交談,才讓我覺得更不對勁。德國部分的人士認為:漫畫中褻瀆穆斯林崇拜的先知穆罕默德,其先知本身也有道德上的瑕疵,穆斯林至少也應接受基督教世界的人對他們先知的批評,不能期待全世界的人都跟穆斯林信仰者一樣地把批評先知當禁忌。另外,在穆斯林社會,也同樣有褻瀆基督教信仰的情事發生。

但是別人崇拜的先知不能被褻瀆,這是最基本的道理。就像台灣的媽祖,如果有一天被看不順眼的人畫成了諷刺漫畫,也一定會被群起攻擊。而這位先知已經被神格化了,就應該被基本的尊重,已無關言論自由了,更不是悍不捍衛的範疇。而這基本的尊重,就是西方價值中最基本的道理,但西方人卻視而不見。

我跟與我對談的德國人說,如果我不喜歡他人的宗教,而剛好我們又在旁,我不會去討論,而是安靜地聽他們說。他們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即使我們不認同,也無須爭辯,因為信仰就是要尊重他人的信念,沒有什麼是非好辯駁的。

這位德國人無言,我也無言。

這是個沉重的議題,在日常生活中壓著我們都會遇到穆斯林,他們有自己的信仰,卻必須為這些為惡者間接地背上罪名。

這個事件,也真的沒有讓人理性爭辯的空間,只是希望捍衛言論自由能夠和尊重他人的宗教信仰並持並重,才能減少類似的衝突發生。雖然這樣殺害汙衊神格者,或是反過來基督教世界人士謀殺穆斯林的案件,也從來都沒有少過。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