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把台灣建設成「東方瑞士」——台灣獨立的目標

《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把台灣建設成「東方瑞士」——台灣獨立的目標
Photo Credit: Kevin-WY@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主張台灣獨立,因為對台灣全體住民而言,獨立是最有利的選擇。

理先於法——為什麼我主張台灣獨立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170期(1987年05月02日)

為了要讓國安法在立法院內迅速通過,並阻止人民到總統府前示威,最近一個月來國民黨持續不斷地發動它所控制的一切傳播媒體,全面而徹底地向台灣人民灌輸這樣的一項觀念:國民黨在台灣實行「法治」,人民的一切行為均應以法律為依歸,民主才能落實發展。

全世界都知道,國民黨所說的「法治」是「戒嚴法統治」的簡稱,而非標準定義的「法治」。因此這一個月來它所散布的,根本就是百分之百的歪理、不折不扣的謬論。

標準定義的法治(rule of law)是和民主制度合而為一,不可分割的。而且兩者的關係是:民主原則優先於法律。唯有接受民主原則指導的法律,才能真正照顧社會整體的利益,並反映社會通行的道德觀。換言之,唯有依照民主程序制訂出來的法律,才是正當的法律。

用這個標準來檢驗國民黨的法律,我們只要指出四十年來國民黨如何在戒嚴體制下,利用一個「萬年國會」來制訂法律,便足以粉碎該黨的「法治」空言了。

即使戒嚴令解除了,情況也不會改善。

首先,萬年國會仍然維持原狀,不全面改選。立法機器依舊緊緊掌握在國民黨手中,制訂出來的法律,當然也就只代表國民黨一黨一姓,而不代表全民的利益了。

其次,國民黨打算在解嚴之際推出的「國安法」,也是一部和民主原則嚴重牴觸的惡法。最大的證據便是將「遵憲、反共、反台獨」這三項政治性宣示,公然列入法條之中。這條法律不僅否定了台灣人民政治討論的自由,更剝奪了整個社會對未來政治環境變遷的調適能力。這樣的一部「國安法」固可保護國民黨的安全於一時,但從長遠看,卻代表著問題與衝突的不斷累積與壓抑,將來問題爆發時,震撼之強、破壞之烈,是不難預測的。

因此,為了讓真正的民主法治在台灣落實發展,我們必須逼迫國民黨放棄國安法。這就要靠全民的大覺醒與大團結。在這種覺醒與團結實現之前,不管國民黨怎麼制訂它的國安法,我都要本著我對言論自由的堅持,以及對台灣的熱愛,繼續公開宣布:

我主張台灣獨立!


把台灣建設成「東方瑞士」——台灣獨立的目標

作者:鄭南榕 自由時代 第171期(1987年05月09日)

我主張台灣獨立,因為對台灣全體住民而言,獨立是最有利的選擇。

追求安全與幸福是人類的天性。我們不僅要為自己這一代,也為後世子孫追求安全與幸福。但環顧台灣現狀,卻沒有一個人得到真正的安全與幸福。因為:

第一、在戒嚴及臨時條款體制底下,台灣未來的方向完全操縱在國民黨一黨一姓手中。台灣人民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決定自己的前途。

第二、國民黨政權為了要辯護其毫無民意基礎的統治權,四十年來始終高呼「漢賊不兩立」,並堅稱自己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權」。台灣人民受到這種既僵硬又不切實際的政策的拖累,不僅一步步陷入國際孤兒的困境,更籠罩在北京共黨政權的「武力解放」的恫嚇之下。

台灣人民的經濟生產力是非常驚人的。即使面對國民黨政權「行政效率低落」及「重稅剝削」的兩大障礙,台灣的經濟仍然蓬勃發展。但這種進步並非真正的幸福。理由有二:

第一、人若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決定自己的前途,成了「錦衣玉食的奴隸」,和現代人精心飼養的豬狗又有何異?

第二、台灣人民在國民黨的專政統治及中共的「武力解放」雙重陰影籠罩之下,鄉土感情逐漸淡薄、人生目標日趨現實功利。這種病態投射在經濟上,則導致生態破壞、大地瘡痍以及企業經營者投機短視等嚴重問題。

在國民黨統治現狀下,台灣人民既然找不到真正的安全與幸福,那麼改變現狀當然也就成為必然的趨勢。

讓中國共黨政權接掌台灣?我堅決反對,因為情形只會更壞。證諸台灣四百年的歷史,一切外來政權,自西班牙、荷蘭、日本以迄國民黨中國,都給台灣人民帶來不安與苦難。台灣人民要獲得安全與幸福,唯一的機會乃是做自己的主人——也就是努力讓英美式的民主法治制度在這塊土地上落實生根。

唯有民主能給台灣全體住民帶來永恆的安全與幸福。我們只要拋棄與現實脫節的「中國包袱」、袪除心中「恐共」陰霾、發揚鄉土之愛、消弭種族對立,並規劃自由、開放的制度,將全體台灣住民的創造活力澈底釋放出來,就可以將台灣建設成一個「東方瑞士」!

fb_鄭南榕講座_(1)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逗點文創結社出版

作者:鄭南榕

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
目錄頁數不詳具作者姓名

總聽別人說Nylon,這一次,換他親口對你說!

  • 精選鄭南榕《自由時代》週刊編輯室報告33篇!
  • 加收鄭南榕名言哲思集、《自由時代》週刊改名歷程!

編輯部選文挑選準則:
一、呼應現代政治情勢之觀點。
二、體現鄭南榕對於身而為人的尊嚴之信念。
三、傳遞鄭南榕對於自由、人權、民主思想體系的切片。

鄭南榕:「我們要的是徹頭徹尾、不折不扣的自由。」

身為出版人,鄭南榕將文字化作武器,用以抵禦極權政府對於人民自由的侵擾。
身為創作者,鄭南榕將文字化作棲身之所,讓受迫害者在字裡行間得以喘息。
身為革命者,鄭南榕將文字化作星火,以身為柴,點燃熊熊烈焰,照亮下一個世代的光明未來。

由革命出版人鄭南榕所創辦的《自由時代》雜誌,第一期於一九八四年三月十二日發行,最後一期於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十一日出刊,歷經鄭南榕殉道仍持續出版,五年八個月的時間裡,出版共計三〇二期,不僅創下台灣出版史上遭國民黨政權查禁次數最多的紀錄,也成為台灣社會萌發本土意識的深刻推力。

在他殉道三十年之際,香港、印尼、西巴布亞、伊拉克、厄瓜多等地陸續點燃抗爭之火, 而台灣也無法置身事外,用多少犧牲換來的自由,正面臨前所未見的侵擾與破壞。回頭閱讀鄭南榕的文章,試圖理解一名出版人如何以自身專業點燃革命的烈火,再回頭觀看自己,如何捍衛深愛的一切,完成當年鄭南榕未竟之理念。

本書特色

  1. 為新世代編選的「革命出版人鄭南榕」理念入門書。
  2. 為仍在奮鬥的鄭南榕戰友們精心準備的,緬懷Nylon所思所想的文選。
  3. 全書由榮獲金曲獎肯定的設計師小子一手包辦:從封面到內文,融合當代美學語言,以摩登仿古的手法,突顯《自由時代》至今仍前衛的視覺精神。
getImage
Photo Credit: 逗點文創結社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