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染病的世界史》:往後人類與傳染病的戰局,戰況最激烈的地區應該是中國和非洲

《傳染病的世界史》:往後人類與傳染病的戰局,戰況最激烈的地區應該是中國和非洲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站在地球進化巔峰的人類,與最原始的微生物爭個你死我活。有時候人類犧牲許多同胞,獲得免疫力,有時候耗費巨資研發新藥抵抗,微生物也見招拆招,不斷出新招。人類與微生物的戰局尚未明朗,「紅心皇后」的你追我跑想必還要繼續下去。

文:石弘之

終章:往後可能與傳染病發生大戰的地區?

中國可能是傳染病的巢穴

推測往後人類與傳染病的戰局,戰況最激烈的地區應該是日本旁邊的中國,還有人類發源地,最多傳染病的故鄉非洲。而這兩個地方,都有嚴重的公共衛生疑慮。尤其中國多次發生大流行,還波及全世界。過去三次的全球鼠疫大流行,還有不斷打擊世界的新型流感,在近年來日新月異的基因分析技術之下,都認為可能來自中國。

中國人口超過十三億四千萬,隨著經濟力量提升,在國內外進行各種行動。每年的春運(農曆年節)約有三億人在國內旅行,每年則有一億人出國旅行。中國的人口移動規模,在最近十年內增加十倍,打下散播傳染病的基礎。中國國內的防疫體制相當落後,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共同調查,中國有三億人沒有自來水,七億五千萬人沒有下水道可用。

大氣與水質受到長期汙染,傷害人類呼吸道,讓病原體更容易入侵人體,也更容易透過水源傳染。中國的大氣汙染也開始影響日本,大分縣立看護大學的市瀨孝道教授表示,中國大陸的沙塵與汙染微粒,夾雜五百種以上的微生物與金屬微粒,順著西北風前往日本。目前每年早春,撒哈拉沙漠的沙塵就會飛越大西洋抵達加勒比海各國,其中帶有一種黴菌叫做曲黴(Aspergillus),造成氣喘民眾增加。

接連不斷的食品醜聞中國不斷出現可怕的食安意外與黑心食品,例如殘留大量農藥,添加抗生素等禁藥,細菌汙染,標示不實等等。二○○三年,中國的茶葉與醃菜驗出了各國禁止使用的DDT;二零零四年,安徽省製造的三聚氰胺毒奶粉害死了嬰兒;二零零四年的湖北省,有黑心廠商從理髮廳回收人髮,提煉胺基酸來釀造「人髮醬油」,還出口到日本等其他國家。

二○○七年,全球考量安全問題,接連召回中國製的食品。添加有害物質的寵物飼料,毒牙膏,使用含鉛毒油漆的玩具,都有大篇幅報導。日本也曾經有十人吃了中國產的冷凍餃子,結果發生食物中毒。北京市的肉包攤,被人發現絞肉餡裡混了瓦楞紙,「假肉包」新聞也喧騰一時。

二○一○年,中國查出黑心廠商使用下水道汙水提煉地溝油,賣到全國當成食用油。另外,肉品處理場的廢棄內臟也被拿來提煉食用油,有一千多人遭到拘捕。還有人在病死的家畜或老鼠肉裡添加藥劑做成食用肉,賣了三個月以上,後來逮捕了九百零四名嫌犯。就在這不久之前,上海市黃浦江出現了大約一萬具的豬隻浮屍,新聞說違法轉賣病死豬的黑心廠商遭到全面逮捕,賣不掉的病死豬就被亂丟到河裡。

二○一三年,知名的速食連鎖店被查出長期使用病死雞肉當材料。而且美國向中國進口的寵物飼料,又害死了大約六百隻貓狗。

二○一四年,當地電視台臥底查訪,發現上海的食品加工廠將過了保存期限的雞肉賣給大型速食店,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前往舉發,而有部分的過期雞肉,也賣到了日本。

非洲開發帶來傳染病古羅馬史學家兼博物學家老蒲林尼(Gaius Plinius Secundus)在《博物誌》中提到「有什麼新事物,通常都來自非洲」他說得沒錯,本書中提及的傳染病,大多都來自非洲。非洲大陸依然有許多新傳染病肆虐,位於尼羅河上游的埃及,在一九七一年完成亞斯文大壩,六年後亞斯文地區就有大約一萬八前人發生高燒、頭痛、嘔吐等症狀,且約有六百人死亡。這次疾病的原因是「裂谷熱」,由蚊子傳播病毒,以前是會害死家畜的可怕疾病。

這次疫情從蘇丹北部的家畜開始,擴散到東非一帶,尤其大壩所攔阻形成的納塞爾湖附近,約有八十萬公頃的氾濫平原與灌溉渠道,大量繁殖蚊蟲來傳染給人類。二○○○年,阿拉伯半島的沙烏地阿拉伯與葉們也突然出現了裂谷熱。

二○○六至二○○七年,東非發生破紀錄的豪雨,裂谷熱在肯亞、索馬利亞、坦尚尼亞等三國大流行。這三國有三百二十三人死於裂谷熱,致死率高達百分之二十至四十。另外,西非的塞內加爾與茅利塔尼亞的邊境上有一條塞內加爾河,河上蓋了兩座水壩,居民立刻就流行起裂谷熱。在熱帶地方建造水壩與灌溉設施,會形成停滯水域,促進蚊蟲繁殖,蚊子就會散播各種傳染病。

沉寂一時的瘧疾,也因為一九七零年至八零年代的開發朝,再次席捲世界各地。非洲各地也發生許多透過水傳染的疾病,例如錐蟲病(睡眠病)、埃及住血吸蟲病、河盲病(蟠尾絲蟲病)、查加斯病(Chagas' disease)等等。迦納建造水壩之後形成的波塔湖,蘇丹的祖祖拉灌溉網,西非各地的水田普及計畫,造成許多民眾染上傳染病。於是,人們將這些疾病稱為「開發病」。

躲在熱帶雨林裡的新病毒一九六九年,西非奈及利亞的拉薩村有一座美國人的基督教教會診所,裡面三名護士染上不明原因的出血熱,兩人死亡。症狀相當嚴重,內臟遭到腐蝕,據說「除了骨頭之外全被病毒吃光」,病患會痛苦而死。這是「拉薩熱」最早的紀錄,後來進行調查,發現一九四○年代也流行過。一名感染的美國護士回國後發病,在檢查途中又傳染到康乃狄克州、賓夕法尼亞州,造成一人死亡。研究拉薩熱的耶魯大學教授兼病毒學家,也染上病毒差點喪命,紐約時報還報導「出現危險新病毒,應停止研究」。

之後賴比瑞亞、獅子山、幾內亞等西非國家不斷流行拉薩熱,WHO認為每年平均有十萬至三十萬人感染,五千人左右死亡。研究發現病毒的自然宿主是一種野生老鼠,稱為乳鼠(Mastomys)。一九八七年,從西非獅子山回國的日本測量技術員,被驗出拉薩熱抗體陽性反應,幸好平安無事。一九七六年,西非三國的森林地區開始流行伊波拉出血熱,二零一四年更是爆發大流行(序章)。

進口實驗動物的威脅到了二十世紀,需要更多靈長類進行醫學研究與疫苗生產,所以各國大量進口猿猴,造成猿猴病毒傳染給人類的新問題。靈長類的基因與人類相近,特有病毒也更容易傳染給人類。一九五○年代起,歐美掀起疫苗研發風潮,需要大量的實驗用猿猴,剛果、烏干達、坦尚尼亞等維多利亞湖周邊國家,就捕捉大量猿猴賣給歐美國家。一時因為國際批判而趨緩,但靈長類保護團體表示,美國每年大約都進口兩萬隻靈長類。

捕捉猿猴讓當地民眾與仲介業者賺取大把鈔票,但他們突然流行起一種怪病,會變得乾瘦虛弱,或者內臟大量出血而死。這些怪病很可能都是被猿猴傳染,結果實驗用靈長類就成了把新病毒帶進歐美的主要途徑。這個問題第一次浮上檯面, 是在一九五八年到一九六零年, 美國新墨西哥州的霍洛曼(Holloman)空軍基地接連多人罹患肝炎。這座基地有飼養黑猩猩,進行載人太空飛行的實驗,第一隻成功上太空的黑猩猩「火腿」,就是在這座基地接受訓練。

檢查了這些肝炎病患,發現直接接觸過黑猩猩的二十一人,有十一人發病,可見肝炎是從黑猩猩傳染出來。這些黑猩猩,都是在西非喀麥隆被捉來的野生黑猩猩。

馬堡出血熱的教訓

一九六七年八月,前西德的大學城市馬堡市,有三個在疫苗製造公司工作的員工,突然說自己肌肉痠痛且發高燒,住進馬堡大學醫院。三人症狀都很嚴重,全身出血,沒多久就死亡。隨著日子過去,員工家屬、醫院主治醫師與護士,也都跟著發病,病患增加到二十三人。同時期在法蘭克福,國立保羅埃里希(Paul Ehrlich)研究所的六名員工也發病;另外在前南斯拉夫的貝爾格勒,發生了第三起流行,最後共有三十一人發病,七人死亡,全球爭相報導。這次的病毒與任何已知病毒都不同,被命名為「馬堡出血熱」,後來才知道它是伊波拉出血熱的近親。

發病者的共同點,就是接觸過從非洲烏干達進口的實驗用綠猴。猿猴從烏干達送往貝爾格勒,然後再送到另外兩座疫苗製造廠。研究員死命追查,還是找不到哪個自然宿主傳染給綠猴,近年來學界懷疑,自然宿主可能是果蝠。之後剛果、安哥拉、肯亞、南非等地也零星發生馬堡熱,死亡率為百分之二十四到八十八。

一九九八年至二零零零年,在剛果廢金礦淘金的人發生集體感染,一百五十四人染病,一百二十八人死亡。二零零四至零五年,安哥拉有三百九十九人發病,三百三十五人死亡。二零一二年,烏干達有四人死亡,最高死亡率達到百分之八十八。這件事情震撼全球,日本也成立了「靈長類醫學研究中心」來檢驗進口的靈長類。

源自非洲猿猴的疾病美國與法國的研究團隊,在喀麥隆調查十九種共七百八十八隻靈長類的血液,分離出牠們身上帶有的病毒。這些靈長類不是被當地人養來吃,就是養來當寵物。其中十六種猿猴,約百分之二十的個體,都感染了該品種特有的SIV(猿猴愛滋病毒),同時也發現四種新種SIV。研究團隊宣布,這些新病毒很可能成為傷害人類的「愛滋預備軍」。猴痘是非洲野生動物的天花,如果傳染給人類,症狀嚴重起來就跟天花沒有兩樣。

第一例猴痘傳染給人類的病例,出現在一九七零年的剛果(當時為薩伊)。猴痘後來也在中非、西非的熱帶雨林零星流行,一九九六至一九九七年在剛果發生大流行,出現五百一十一人感染。病毒宿主是野生齧齒類,但也會傳染給靈長類與人類,人類染病的致死率約為百分之十。

除了非洲之外,各地一直沒有人類感染猴痘的報告,但是二零零三年猴痘突然出現在美國,在威斯康辛州等五州造成八十一人感染,十九人住院,無人死亡。感染源是從非洲進口當寵物的齧齒類,甘比亞鼠,這種老鼠被賣到德州的寵物店,在店裡感染了北美原產的松鼠(草原松鼠prairie dog),買了草原松鼠的人因此發病。

不斷出現的新興傳染病

而且又不斷出現新的傳染病,稱為新興傳染病,包括「馬堡出血熱」「裂谷熱」「拉薩熱」「伊波拉出血熱」「西尼羅熱」「愛滋病」「SARS」……從一九五零年代末期開始,已經出現了大約四十種新興傳染病。這些病毒通常來自於豬、牛、老鼠、蝙蝠、野鳥等家畜或野生動物,但有很多病毒的自然宿主至今不明。病毒經過不斷的突變,開始有些病毒能夠從宿主傳染到其他種族身上,而且順利存活下來。

引發SARS的冠狀病毒,原本沒有人知道它會對人類造成這樣恐怖的疾病,它是從動物轉移到人類身上才變得如此兇殘。環境變化當然也是一項助力,二零一二年,美國期刊《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對歐洲三十國的專家實施問卷調查,問題是「開闢農地、砍伐森林、破壞環境、地球暖化,是否造成傳染病的出現與擴大?」結果半數以上的專家回答是。許多研究報告指出,地球暖化讓散播病毒的蚊蟲有更大的棲息環境。

沒有疾病的世界

每個時代的人類,都夢想著沒有疾病的世界。日本各地的神社寺廟都會辦祭典祈求平息瘟疫,展現出祖先們的心願。人類有過很多次希望,以為這個夢想就要實現,但三兩下就被微生物反撲。香港腳、蛀牙、針眼、青春痘,還是有很多人受這些慢性傳染病所苦。我們的祖先撐過了接連不斷的飢餓、天災、傳染病,幸運留下了目前的子孫。但是沒有人敢保證,我們的子孫還能夠繼續幸運地生存下去。

讓恐龍絕種的隕石撞擊,七萬四千年前印尼多巴火山的超級大爆發,改變地球天候,差點讓人類滅絕,這些危機隨時都可能再發生。全球大流行的傳染病則更有真實感,在所有的災難之中,傳染病的殺人數量最高。隨時都有可能出現某種強大的細菌或病毒,人類完全束手無策。一回頭,二○一四年西非就流行起伊波拉出血熱,蔓延到世界各地。

目前人類只能隔離感染者,或者逃離疫區。電影與電視常常以疾病之亂為主題,像是經典名作《天外來菌(The Andromeda Strain,一九七一年)》,訴說人造衛星掉在小鎮上,帶來了外太空的神祕病原體,害死小鎮居民。《危機總動員(Outbreak,一九九五年)》則是描述美國進口的寵物猴,引發危險病毒大流行。電影中的病毒學家大喊「大自然是高超的連環殺手」,感覺特別有說服力。

二○一三年的《末日之戰(World War Z)》一上映,就在全球熱賣,這是由布萊德彼特主演的疾病之亂。世界各地流行起讓人類狂暴的神祕病毒,人類感染就會變成僵屍,被僵屍咬到又會感染。號稱奪走八千萬條人命的「西班牙流感」,在全球造成像電影一般的恐慌。而愛滋病的流行,也讓科幻世界的恐慌成為現實,幾百萬人被自己心愛的性伴侶傳染了致命疾病。自然界裡還躲藏著數不清的病原體,不斷試錯要找尋新宿主。電影中的氫彈實驗創造了「哥吉拉」,藥物濫用也可能創造出怪物病原體。

傳染病溫床不斷擴張

聯合國人口趨勢預測(二○一三年)指出,全球人口在二○五○年就會超過九十六億。二十世紀初期,全球只有百分之十五的人口住在城市裡,但是二○○八年左右,城市人口已經超越農村人口。聯合國估計,二○三○年的城市人口就會超過五十億,也就是總人口的七成以上。二○一○到二○二五年間,全球百萬人口以上的城市會從三百二十四個增加到五百二十四個,一千萬人以上的超級城市會從十九個暴增到二十七個。

城市人口的增加,大多發生在發展中地區(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南亞,西亞)的城市貧民窟。二○○五年,非洲城市貧民窟人口占城市總人口的比例就有七成以上,南亞則是將近六成。非洲貧民窟的人口每十五年就會翻倍,西亞則是二十六年翻倍,城市貧民窟簡直就是微生物培養皿。隨著人類擴大勢力範圍,不斷破壞森林與濕地,野生動物的棲息地不斷縮小,微生物為了尋找新的宿主,也就改為寄生在人類體內。

最好的例子,就是蝙蝠在西非引發的伊波拉出血熱,以及婆羅洲的立百病毒大流行。人口增加,食用肉的產量也提升。聯合國糧食計畫署(FAO)預測,全球食用肉消耗量從二○一○年到二○五○年,會成長至一點七倍。新增的家畜,會造成傳染病流行,或者激發新的疾病。

世界高齡化與傳染病

考慮到往後全球人口增加與高齡化,傳染病將更具威脅性。二十世紀前葉的集體流行,是發生在學校與軍隊中,但二十一世紀末葉將會改在老人安養院裡流行。根據聯合國的預測,二○五○年全球六十五歲以上的人口,將會從目前的百分之八成長到百分之十八。到時日本的高齡比例會是百分之三十八點八(二○一○年為二十二點七),中國為百分之二十五點六(目前八點二),美國為百分之二十一點二(目前十三點一),印度百分之十三點五(目前四點九)。日本無論是現在或二○五○年,都一樣是高齡化的世界冠軍。

根據聯合國預測,○五○年的日本平均壽命,女性為九十一歲(目前八十六),男性八十四歲(目前八十)。代表每一點三個勞動人口(十五至六十四歲)就要撫養一個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看護人力將會驟減。根據聯合國預測,全球高齡化會製造大量的貧困老人,問題包括「被迫住在不衛生的環境中」「沒有醫師可看診」「沒有充分營養」「沒有人照顧」。高齡人口通常會減少外出,自我孤立,也就缺少獲取免疫力的機會。這樣會更容易發病,一旦發病就容易重症。

病毒的體積只有人的十億分之一,細菌也只有百萬分之一。人的基因有三萬多個,病毒最多只有三百個,細菌則是一千到七千五百個。站在地球進化巔峰的人類,與最原始的微生物爭個你死我活。有時候人類犧牲許多同胞,獲得免疫力,有時候耗費巨資研發新藥抵抗,微生物也見招拆招,不斷出新招。人類與微生物的戰局尚未明朗,「紅心皇后」的你追我跑想必還要繼續下去。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傳染病的世界史:人類二十萬年興亡史上最大戰爭!》,木馬文化出版

作者:石弘之
譯者:李漢庭

「誰」養出了改變歷史的超級病毒?!
「預言中國爆發疫情的傳染病史名作」
———日本亞馬遜超熱賣,出版社緊急重版!

人類興亡的世界史正是傳染病橫行的歷史!

從痲瘋病、鼠疫、梅毒、天花、霍亂、
結核、流感、愛滋到新冠病毒……
一場永無止境、
人類與地表上最強天敵難以想像的慘烈戰役

歷史上每個時代都會爆發全球性傳染病大流行,奪走數千萬人的性命。相較於僅僅存活二十萬年的人類,傳染病的元凶才是早在地球生存逾四十億年的霸主!

牠們不僅包含數不清的老鼠、蟑螂、跳蚤、蝨子、頭蝨、寄生蟲,還有更多人類肉眼看不見卻數量驚人的細菌、病毒、原蟲、黴菌等微生物。

牠們當中有長達十公尺的蛔蟲,也有一億分之一公尺的病毒;有的試圖與宿主一決生死,有的如政客般搖擺潛伏,享受宿主帶來的好處,卻也不懷好意、伺機發動攻勢;而如今統計數量超過一億種的病毒,或許才是世界上最大的族群!

  • 蚊子不僅是殺人數量最多的野生動物,還是擊垮征服歐亞非狂人亞歷山大大帝的致命殺手?
  • 四千年前的莎草紙文書記載,圖坦卡門王的木乃伊內臟裡竟有寄生蟲卵?
  • 引起全球恐慌的西班牙流感,甚至終結了第一次世界大戰?

人類大遷徙始於躲避動物性傳染病?

二十萬年前人類祖先在非洲誕生,據信因當時許多人死於疾病紛紛遷徙逃命。但遷徙並非結束,大量細菌、病毒成為隱形的旅伴,更是傳染病擴散的關鍵。

痲瘋病隨著十字軍東征在歐洲各地落腳;哥倫布的船將梅毒零號患者從新大陸帶回舊世界;據信阿茲特克帝國和印加文明的崩毀源自西班牙征服者帶來的各種傳染病;而世界知名、縱貫歐亞的「絲路」,在東西方交易的不只是商品,還有疾病!

人類與微生物間無止盡的鬥爭、妥協,甚至合作?!

人類大歷史之所以被視為一部傳染病史,來自於人類與微生物兩者間不斷的攻防與進化。微生物也會藉由操縱宿主讓自己活下去。

  • 病毒會讓老鼠受貓尿吸引遭捕食,轉而進入貓體內繁殖?
  • 蝙蝠竟是多達一百種病毒的「車手」?
  • 伊波拉病毒在突變後即學會「聲東擊西」入侵人體的巧妙招式?
  • 禽流感病毒是最容易突變新型的病毒?令人聞之色變的西班牙流感元凶就來自它?

為了與宿主共生,微生物會在遇見宿主的近親生物變得更為凶殘,目的就是替宿主排除生存上可能的威脅或資源搶奪者;母體胎盤上的微生物則會形成保護胎兒的細胞膜;幽門桿菌雖和胃癌有關,卻可以抑制胃酸、防止胃食道逆流,還能有效遏止孩童過敏。

傳染病問題是環境問題?還是人的問題?

過去半世紀以來,新興傳染病成為致死率極高的新面孔,這正是全球環境急遽遭受環境的時期!而WHO在新冠疫情中的官僚顢頇,也是他們應對伊波拉病毒擴散失敗的原因。作者也在書中提出WHO對流感大流行的誤判及諸多質疑。

這是一部由人類和傳染病攜手寫成的世界史。

本書介紹這些令人畏懼的致命瘟疫在地球環境史上的發展變遷,以及這亦敵亦友的微小鄰居,是如何成為改變人類歷史與文明的關鍵推手。在擁擠不堪的現代社會,我們的身體已成為把疾病傳染給別人的凶器,而看似消退的大流行,都將在人類猝不及防間捲土重來。

「新型冠狀病毒是相當棘手的傳染病,相信往後也會不斷突變,約莫每十年流行一次,繼續威脅人類與文明吧。

病毒的生存根源於地球生命的活動,只要地球還在,病毒就不會消失殆盡。甚至可以說,病毒在我們肉眼看不見的地方,維持著生物進化與生態系的健全;如果沒有病毒,人類與其他生物都難以存續。若你讀過本書必然能理解:人類只能選擇與病毒共存。

今後的歷史將不斷重演人類與傳染病之間的對抗與妥協,而這次臺灣抗疫成功事蹟,將成為最佳的範本。」——石弘之

getImage
Photo Credit: 木馬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