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風中的伊們,將是一只鐘,敲響一座仍在價值判斷的異己排除間浮沉的島嶼

逆風中的伊們,將是一只鐘,敲響一座仍在價值判斷的異己排除間浮沉的島嶼
Photo Credit: 鍾喬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逆風中的伊們,將是一只鐘,敲響一座仍在價值判斷的異己排除間浮沉的島嶼。

戲演完時!整個原本空蕩蕩而顯得荒疏的大禮堂,突而被一種溫暖的氣息所籠罩著。孩子們臉上淌著淚水,和家人在舞台上相擁著,既是一種歡欣且存有某種說不上來的激動!劇場,是人與人相會的場合;是觀眾與舞台上的演員相會的場合。

久而久之,便也形成一種容納著時間與空間交匯的場域。場域,不僅僅是場合;更是事件激盪的所在。這裡,便有了人在一個特定空間中,經由故事所生產出來的情境,稱之為戲劇的文化行動!

如果,這行動本身發生在一處有實質牢牆的輔育院。舞台上的演員,即將或終在不遠的一日,會走出牢牆回返家庭或社會;而台下的觀眾,恰是常來或偶而前來探望的家長或親友們,她/他們在結束舞台與觀眾的分隔界線後,因著終而打破的疏遠或陌生而相擁而泣,不會是一件難以想像的事情!

很顯然,剛下了舞台的少女們,不願因散戲而離去。然而,曲終而人散,是一定要發生的情事!任誰都無法阻擋其發生的必然,那位剛剛在台上激越底舞蹈著,以表達內心掙扎的少女,剛剛擦拭完臉上的淚水,和離去的親人話別,臉上變得異常冷靜且似乎刻意不帶任何情緒,這是青春的身體話語,僅和無比深如海洋底層的內心,交換著喃喃的聲音或私語。就這樣,戲才在身體裡暫時畫下句號,卻又自心底浮起一層層飄向離岸的渦流,一層又一層,一直不曾散去。

我於是想起了青春時期,應該就是像這些逆風少女們一般的年歲時,多少次在禁制中閱讀,在埋著棉被的暗黑中打亮的手電筒,所照射出來的光中,映現的幾些字句,上面寫著:「我用指頭刮著淚。我不回家,我要走,要流浪。我要坐著一列長長的、豪華的列車,駛出這麼狹小、這麼悶人的小島….」

這是陳映真的短篇小說〈故鄉〉。描寫一個大學畢業後的青年,以第一人稱素描如版畫般的家族之沒落!榮光與繁盛隨著父親經商失敗欠人巨債,陷入無比的深淵。年少時,景仰的一如套著聖潔光環般的兄長,從礦坑裡救人的保健醫師,淪落為牌桌上沉淪地頭都不抬起來的賭徒!

曾經,俊美如太陽神的哥哥,「白天在焦炭廠工作得像個煉焦的工人;晚上洗掉煤煙又在教堂裡做事。」;如今,殞落如放縱邪淫的惡魔般,在家鄉的市井裡被流傳著。哥哥的落敗,從此導致小說中以「我」的身分現身的主角,隨著陷落到空虛、荒誕、衰敗的境地,深深感受「家是不得不回去了…」;但,家也是回不了的。因此說著—「我不要回家,我沒有家呀!」

這篇小說,對青春期的我還有相同年歲的伙伴,帶來深刻的影響,在那個禁制的年代中,我們如是閱讀陳映真被查禁的小說集《將軍族》。從時間的旅程而言,已經是上世紀1970年代中期的記憶,曲指稍數,也已有將近半個世紀的間隔。

然則,現在讀來,我總感覺,卻仍很能印證當下逆風少女們的處境,難道不是嗎!當然,真實的處境畢竟不同:時空不同,人物遭遇也不一定相同。畢竟,〈故鄉〉也是一篇虛構的小說。然而,某種象徵的況味,卻得以從小說的虛構,一路延伸到少女逆風的青春人生中。

在戲中,伊們以真實的告白,將自身的經歷與遭遇搬上舞台,其中都和逃家、離家或棄家脫離不了干係。家,是最初的生之泉源;然而,家也成了不得不回去的處所;進而,讓人感到「我不要回家,我沒有家呀!」這是青春的迷途,等在成長的道途中,一線之隔,隨即可能陷落到沉淪的浪跡生活中。

而我,恰也是在這樣的時刻裡,像是召喚回了自身的青春年少,在不知何處的時空交錯中,偶而回身,便看見伊們和我相同,對家懷抱著既矛盾且困頓的情愫,經常不知如何自處!於是,我寫下了以下的詩行,作為一個即將邁入年老歲月的男人,在回眸青春的視線中,與逆風少女們相遇的多重折射!詩行如下:

〈看著你們—寫給逆風少女〉

狂瀾中你依然燦爛且歌唱
儼然站在船頭的歌手 巴布羅.聶魯達(
Pablo Neruda

看著妳們,我想起青春慘綠的年少
一個少年如我,站在風中的鐵軌
迎向逆風的旅程!歐!何等恐懼
傷感且無助的每一個午後
深懼下一刻倒的,便是身後的車站

然而,不知何時吹來的風
還是帶來了準時現身的鐵道員
像是偶而嘴角露出微笑的父親
從時間那頭的軌道末梢走來
帶來幸福的耳語和刺臉的鬍渣
在狂風突然襲捲月台的片刻
畫下一幅鉛筆速描的家庭合照

歐!看著妳們,提著孤單的行李
即將踏上陌生的一趟旅程
豪雨中依然不忘明朗歌唱
朝著生活的舞台狂歌
且允許青春的騷動
在黑暗中起舞

看著妳們,在一處廢棄的碼頭
生鏽的鐵,拆得僅剩碎片的船
妳們逆風破浪,用身體
航向一趟旅程,相互攜手
共造一艘迎向破曉的船
你們在船頭歌唱
船尾,傳來層層的合頌

那曾經是飢餓與糾纏
是困頓的破鏡與掙扎的愛
是冷冽的清晨與子夜的遺棄
現在,都逆風飛翔
朝向一趟未知的旅程

且讓我,追回年少時
在鐵軌道上漫遊的少年如我
與妳們共同,逆風
飛向晴朗的高空

遠方,仍有風暴在狂亂中席捲

這詩中,引用智利詩人巴布羅.聶魯達的詩行,其來有自,且訴說如後。先說,其緣由竟和自身一趟迷途緊密相關。事情是這樣的:驅車前往輔育院校,前後已有三年了!因為,劇團在此展開戲劇教育,今年針對的是19位逆風少女。是的,逆風。因為順風好行,偏偏伊們感覺逆風才是路的方向!這也是一種執著,我總這樣感受,伊們在牢房般的教室中渡過的青春。總之,結論是迷途而被送進這矯正學校的牢牆裡!

122945776_2734406513539320_5308364233921
Photo Credit: 鍾喬提供
逆風少女畫的鍾喬,因綁頭巾被稱壽司伯

話說回頭,這天,我竟也因迷途而走反了方向。對於這迷途,最早感到迷惘,是從一條稱作山腳路這頭的一段,開到接近盡頭的五段,經過一條稱作「重生路」的小巷,很象徵性卻無比真實的,卻又回到山腳路一段!怎麼是一段又回一段呢?原來,開始的那頭是指員林鎮的「一段」,輔育院校這頭的「一段」,指的卻是位於田中鎮的「一段」!所以是山腳路「一段」輪迴到「一段」,才會抵達目的地!真是迷惘之途的寫實象徵!不知這些逆風少女,若知這路途指標的迷惘,會寫出怎樣的詩句來?會不會就是聶魯達的這兩行詩呢!耐人尋味,且充滿期待。

今年,演出的主題是「愛」。在稱作《那個她,那個我》的戲碼中,起始於一場逃家的旅程。文宣中寫著:「她們渴望被愛,離開了家,還是在愛情中跌跌撞撞;那麼,到底什麼是她們內心的歸屬呢?」寫這文宣邀請函的,也是同學本身。一位秀氣而曾經犯下大錯,卻被媒體喧染的標題所霸凌,導致長期患憂鬱症的女孩…。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