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的印太戰略(四):日澳悼念二戰英魂,真正核心是防範中國插旗南太平洋

安倍的印太戰略(四):日澳悼念二戰英魂,真正核心是防範中國插旗南太平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莫里森總理與安倍首相選在達爾文港會面。兩國領袖齊聚在此悼亡英魂,自然有政治上的重大宣示:宣示和平邦誼、記取戰爭教訓,著眼未來繁榮。和解過去的仇恨、投資天然氣戰略資源,這對兩國關係相當重要。但防範中國才是會面的真正核心。

在2018年夏天,澳洲反對黨工黨已經維持近一年的民調領先,這使QUAD另一角的印度隱隱擔憂澳洲明年大選會變天,因此不願意鬆口讓澳洲加入印日美聯合的馬拉巴海上軍演。自由黨的莫里森政府(滕博爾總理退休後由莫里森出任黨魁),雖然在戰略上還未能與印度連線,但已經密切關注中國在南太平洋的動向。

中國在南海動作頻頻,不只和菲律賓大打國際仲裁,還在島礁上拼命建設雷達站與飛機跑道。美國的自由航行此時規模與頻率都還不大,無法有效嚇阻中國軍艦出沒在這片海域。反過來說,中國海軍的目的,就是要讓美軍介入南海的努力無效化。

中國在南太平洋的舉動比較不露骨,但仍然非常敏感。中國利用金援深入南太島國的基礎建設,投資項目鎖定港口、機場、醫院、通訊設施等等。包含索羅門瓜達康納爾島的機場、萬那杜的海軍艦艇碼頭與國家機場、巴布亞紐幾內亞馬努斯島的海軍基地⋯⋯明眼人都看得出,中國想要效法日本帝國未竟的野心,在南太平洋佈樁,期盼有天能控制整個區域。

在經濟面,中國覬覦巴紐的稀土、南太海域的油氣開採權,以及確保來自南美洲航線的糧食與礦物供給(中國相當依賴南美糧食進口);在外交面,由於2018年台灣17個邦交國中有6個是太平洋島國,中國有意對太平洋島國施加更大的影響,削弱台灣的國際地位。

長遠而言,中國想要在南太平洋建立永久軍事設施,以便切斷美澳之間的軍事聯繫。如果南太平洋島國與南海島礁都有足以切斷澳洲航線的中國軍事基地,當南海或印度洋爆發軍事衝突,澳洲軍隊與駐澳1600位美國海軍陸戰隊將被困在觀眾席,屆時駐日美軍必須獨自面對中國。

RTSJD9I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澳洲在2018年初警告萬那杜,不要讓中國建築永久性的軍事設施;8月23日,正當自由黨黨魁競爭白熱化,身兼財政部長與暫代內政部長的莫里森,宣布禁止中國大陸電信業者華為、中興通訊進入澳大利亞5G網路。

澳洲的華為政策不只在國內施行,由於中國將手伸向南太平洋的海底電纜工程,澳洲開價1億澳幣,協助索羅門群島興建連結雪梨的海底電纜,以免被華為趁隙滲透。11月1日,莫里森總理在雪梨發表談話,宣布將為馬努斯島的海軍基地重建案提供經費,協助培訓當地警察。莫里森接著承諾,要成立20億澳幣(相當於10-15億美元)的太平洋基金,對抗中國資金。

莫里森總理繼承滕博爾總理遠離中國的發展路線,針對中國五花八門、包藏禍心的「南太平洋建設」採取反制措施。但憑藉澳洲的人口、經濟力與軍隊,絕對無法抗衡中國的擴張,因此澳洲在外交關係下足功夫。

直到2018年3月川普總統對中國發動貿易戰之前,美軍對中國的態度還保持著歐巴馬時代的戰略模糊。儘管美軍有自由航行,但中國仍然在南海舉辦軍演恫嚇鄰國。澳洲船艦在年初深受其害,其後立刻高調支持美國在南海的自由航行。

鼓勵傳統盟邦美國只是澳洲其中一手策略,澳洲一方面「勸告」中國停止海上擴張,另一方面邀請中國參與卡卡杜多國聯合軍演,以懷柔姿態進行近身觀察中國軍力。然而澳洲很清楚,穩定國際關係最好的辦法,是強化並展現實力。

自從2015年末滕博爾總理訪問日本、宣布日本是澳洲在亞洲的「最親密盟友」,澳洲就打定主意增強軍備。2016年澳洲向法國採購320億歐元的潛艦,並鼓勵在太平洋部署數千名軍事人員的法國增強對太平洋的參與。

不只有法製潛艦,澳洲已經啟動二戰後最大規模的軍備升級,未來20年每18至24個月交付一艘新船,包括現代化的兩棲登陸直升機碼頭艦隊、驅逐艦、護衛艦、近海巡邏艦和12艘未來新型潛艇⋯⋯自由黨政府決心矯正工黨自廢武功的的親中路線,整飭澳洲體質,以便加入日美印的印太軍事同盟。

時機在2018年秋天就會成熟。

RTS26BS4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8年APEC峰會之前,莫里森總理與安倍首相選在達爾文港會面,有著多層次、多面向的含義。達爾文港是受日本帝國空襲蹂躪之地,兩國領袖首次齊聚在此悼亡英魂,自然有政治上的重大宣示:宣示和平邦誼、記取戰爭教訓,著眼未來繁榮。

和解過去的仇恨、投資天然氣戰略資源,這對兩國關係相當重要。但防範中國才是會面的真正核心。

達爾文港所屬的澳洲北領地自治政府,在2015年10月因為財政困難與中國簽署99年的港口租約,坎培拉對此相當頭疼。2015年9月自由黨滕博爾總理剛上任,就必須面對美國對達爾文港租借案的強烈反彈,一方面聲稱不會影響澳軍與美軍、中央必要時可以介入,另一方面必須想辦法彌補這道戰略破口。

所以2015年12月,滕博爾總理就破天荒飛到東京進行單一國家訪問,宣告澳日是最親密盟友。

在安倍首相的牽線下,自由黨政府的滕博爾、莫里森兩位總理,開始施展政策配合鑽石戰略。不只想辦法改善地方政府財政問題,也向外介入南太平洋的中國建設案。澳洲是最早拒絕華為的國家之一,對於難以拒絕華為的鄰近窮國,澳洲主動提供建設援助。這些資金少不了日美盟友的支持。

達爾文港租借案,是中國「一帶一路」政策的最高傑作。為此鬧僵的澳美關係,在安倍首相調解之下,才慢慢依循鑽石戰略-印太戰略的構想重新開始合作。川普總統2016年底上任、2017年底公布任內第一份《美國國家安全戰略》、2018年3月發動貿易戰,美國將中國視為競爭對手的態度已經確立了,但美國還沒有說明「印太戰略」到底要怎麼整合兩大洋?

6月各國官員齊聚新加坡香格里拉安全對話,由於兩韓領導人和談之後朝鮮半島的氣氛較為緩和,各國的焦點開始轉向中國「一帶一路」帶來的債務陷阱,以及南海問題。美國的態度當然是關鍵,而知名的「瘋狗」馬提斯(James Norman "Jim" Mattis)國防部長一開場致詞,就直言幾大重點:

  1. 自由航行權,反對中國將南海軍事化(重視南海問題)
  2. 自由、公平、互惠、非掠奪性的經濟體制與貿易環境(反對中國債務陷阱)
  3. 反對單一國家在印太地區稱霸,美國將提供軍事訓練與演習確保區域通航安全(軍事行動)
  4. 美國將透過多國軍事安全合作,建立區域內國家的軍事與經濟互信(安全同盟)
  5. 美國會加強執行法律,建立現代文明與透明開放的治理(問責治理)

馬提斯防長的發言,被認為是美國「砲轟」中國。尤其5月美國將中國踢出環太平洋軍演以後,6月馬提斯防長又強硬批評中國,較反中的各國莫不大受鼓舞。中國接收到美國的怒氣,其他幾場國際場合莫不採較低姿態,下半年還拉攏東協國家展開首次的中國-東協聯合軍演,希望各國相信中國沒有獨霸南海的侵略企圖。

中國當然只是一時放軟,北京已經領悟到「以商逼政」、「用打的不如用買的」滋味之美妙。只要各國建設持續缺乏資金,一帶一路政策就會繼續。老大哥美國當然不樂見,所以也採取具體反制手段。

7月30日美國國務院發布「印太經濟願景」計畫,初期注資1.13億美金協助印太地區發展數位投資、能源投資與基礎建設。隔日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華府出席第一屆印太商業論壇時,以「印太倡議」(Indo-Pacific Initiative)稱呼這個計畫,日本、澳洲旋即宣布加入。

AP_1827758539643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10月4日於哈德遜研究所發表演說的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

1.13億美元的金額,用在廣大的印太地區是杯水車薪,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還據此訕笑美國的印太倡議在打假球,但王毅很快就會笑不出來。8月美國通過「投資促進發展最適化法案」(BUILD Act),並在10月成立「國際金融開發公司」(IFDC),現在美國已經成立具備槓桿600億美金進行國際開發的金融集團。

10月4日,彭斯副總統在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演講,嚴厲譴責中國從貿易到軍事安全通通展露擴張態勢。這份演講被認為是「新冷戰」的開端,也將美國對中國的強硬態度拉高到白宮層級。11月初彭斯副總統訪問日本,與安倍首相會談後公開表示「美日不容許威權主義與侵略」;緊接著在東協峰會與APEC峰會上,彭斯副總統都重砲抨擊中國。

彭斯還選在巴紐APEC峰會上,公布「印太透明倡議」(Indo-Pacific Transparency Initiative)。這是一個由美國、日本、澳洲挹注資金的政府計劃,用以促進印太地區的公民社會、法治以及透明和問責治理,美國初期將投入4億美元的支持資金。

新開打的這場戰爭不只是軍事對抗,也是經濟、資訊、外交、法律的競爭。美國沉溺在中國市場利益太久,現在川普政府要用力矯正親中的後遺症。安倍首相構思十年的「兩大洋的交融」,現在條件通通具備了。日美印、日美澳已經分別形成對抗中國的同盟,只要QUAD再推一把,四國同盟就不會是紙上談兵。

本文由恕我無法支持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