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鮫在水中央》小說選摘:我一直相信,這片湖就是世間留給我的一道縫隙

《鮫在水中央》小說選摘:我一直相信,這片湖就是世間留給我的一道縫隙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愛好文學、穿著體面的男人,他在山中的湖裡藏匿著一個巨大的祕密,罪行與愧疚隨著時間載沉載浮,他要如何救贖自己,找到一個安身立命的所在?

文:孫頻

昨夜山間淅淅瀝瀝一場微雨,我在半睡半醒間聽到雨滴正拍打著這漫山遍野的落葉松、櫟樹和雲杉。

樹下開著野玫瑰、老虎花、莢蒿。層層疊疊、時遠時近的雨聲在無邊的森林裡遊蕩,雨滴從樹葉間滑落的回聲又冷又遠,流年在夢中暗換。

大概昨晚喝得又多了些,蠟燭都沒吹滅就睡著了。醒來才發現那支蠟燭在半夜已經自行燃盡,只在桌子上結下一堆皺巴巴的蠟淚,裡面還裹著一隻小飛蛾的屍體,琥珀一般。

我朝地上一看,那只肥大的塑料酒壺靜靜臥在我的鞋邊,裡邊還有半壺酒。我每晚都要從這酒壺裡倒出一碗酒來,點著蠟燭一邊喝酒一邊看書,跳動的燭光把我的影子扣在了牆上,比我自己大出好幾倍來,像座猙獰的建築聳立在那堵牆上。

大多數的夜晚,我都是這樣打發過去的,點支蠟燭看本書,看上幾頁抿上一口酒,再看幾頁再抿一口。下酒的多是些山裡的花鳥魚蟲;或是把山裡採來的木耳用開水焯一下,用蒜泥和野蔥拌了;或是把土豆(馬鈴薯)埋進爐灰裡埋一個下午,到了晚上把燒焦的土豆殼敲開,再往冒熱氣的沙瓤裡撒點鹽。

柳木桌上胡亂堆著一摞書和雜誌,有《老殘遊記》《紅樓夢》《唐詩百話》《詩經譯注》、「三言二拍」,雜誌多是些《讀者》和《書屋》,還有幾本破破爛爛的《今古傳奇》。除了這張柳木桌,屋子裡還有橡木櫃、核桃木椅子,都是在我小的時候,我父親用這山裡的木材親手做的。

當年鉛礦倒閉後,這些家具都留在了職工宿舍裡,多年以後我回來打開這間宿舍一看,居然還是我當初離開時的樣子。如同寒潮一夜忽至,不及躲避,冰雪下到處鎖著栩栩如生的魚蝦屍體。因為地處深山,鉛礦倒閉之後連電也被停掉了,現在這整座廢棄的鉛礦裡就住著我一個人。

我朝掛在牆上的那本巨大的日曆看了一眼,二〇〇八年四月十七日,這是我住進這廢棄鉛礦裡的第四年了。每年過年買年貨的時候,我都要下山買這樣一本巨大的日曆回來掛在牆上,上面龐大鮮紅的數字隔著老遠就能跳到人的眼睛裡。一個人在深山裡待久了,會感覺像掉進了時間的黑洞,無論宇宙中又孵出多少個新鮮的日日夜夜,都會立刻被這無底的黑洞吸收進去,消化殆盡。

人被裹挾在這黑洞當中時會有一種類似要永生下去的恐懼感,無邊無涯,有時候過著過著居然連自己的年齡都會突然忘記,一時疑心自己是不是已經活了幾百歲。想想一個失去年齡的人就這麼無限地奔走在時間裡,沒有個歇腳處,甚至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死去,便覺得又是可憐,又是好笑。

我穿好衣褲出門打水。鉛礦大門外的樹叢裡藏著條清澈見底的小溪,山裡的溪流都這樣,只聽見滿山環佩叮噹,似在腳邊又似在身後,卻終是無跡可尋,在這山中久居才能掌握其秉性。我提了一桶水回屋洗臉刷牙,又在門口的泥爐上熬了點小米粥做早飯。

吃過早飯之後,我對著牆上殘留下來的半面鏡子細細把下巴刮乾淨,把頭髮三七分梳整齊,再噴點摩絲定型。然後穿上一件卡其色襯衣,打好那條藍底白點的領帶,外面再穿上一件深藍色西服。我一共有三件襯衣、三套西服、兩條領帶,三套西服的顏色款式都一模一樣,是多年前請同一個裁縫做出來的。所以以前老有人以為我一年到頭就一身衣服,從來不換,其實是我來來回回已經換了多少次別人卻並不知道。

把自己穿戴整齊是我每天早晨起床之後的一個重要儀式。就算這一整天都不過是對著山林和鴿子,我也不敢在儀表上有絲毫懈怠。真的是不敢。這是一種站在斷崖邊上的感覺,稍不留神就會掉下去。一個人住在深山裡,整天除了植物和動物,沒有任何觀眾,自然是身上隨便披掛個麻袋都能出入,可是我不允許自己這樣隨心所欲地塌下去,或者,掉下去。

穿戴整齊後,我照例在荒涼的鉛礦院子裡巡視了一圈。鉛礦四面環山,如在井底,破敗的採礦車間門窗洞開,裡面住著年深日久的黑暗。當年賣剩下的幾臺銹跡斑斑的破碎機和球磨機,如年老的象群擠在黑暗裡等待死亡。乾涸的浮選槽裡長滿荒草,槽邊是當年開採的礦石,有鐵礦石、金礦石、鉛礦石。我太熟悉這些礦石了,鉛礦石裡有紫色的晶體,黃鐵礦石裡有一種金黃色的光澤,金礦石看起來反倒沒有黃鐵礦石那麼耀眼。廢棄的高爐默立著,水塔頂上住著一大群野鴿子,只要往水塔上隨便扔塊石頭,那群鴿子就會呼啦啦從水塔頂上炸起來,倉皇地四散而去,到黃昏時分,又會在血紅的殘陽裡飛回來棲於塔頂。

我站在水塔下仰著頭看了會兒鴿子,又繼續往前巡視。山裡的寂靜所產生的壓強擠壓著我,有時候竟會把我一路擠壓向童年,我養了一黑一灰兩隻兔子做伴。我記得我小時候就養過這麼兩隻兔子,每天放學後頭一件事就是興沖沖地跑過去餵牠們。這中間的四十多年忽然被擠成了薄薄的一扇門,我推開一看,那一黑一灰兩隻兔子居然還在門後,好像從來沒有長大過,也從未離開過。

我獨自走過礦區的幼兒園、醫療室、圖書館,這些闃寂無人的廢墟散發著類似墳墓的氣息。但我走在這廢墟裡還是不由得覺得親切,像走在曾經的自己裡面,從前的那個少年包裹著如今已到中年的我,像小時候玩過的俄羅斯套娃。

我八歲那年隨父母從山東的一個海島來到這深山裡的鉛礦,父親從海島上的一名軍人轉業成鉛礦上的小幹部,母親則在礦上的圖書館做了管理員。我二十九歲那年離開了倒閉的鉛礦,四十歲那年又一個人回來了,回來時鉛礦已經是一座無人的廢墟。

我重返鉛礦的那個晚上,整個礦區沒有電,我也沒有準備蠟燭,到處是最原始的黑暗。荒草早已過人頭,礦區的骨骼和周圍毛茸茸的密林如血肉長在了一起。荒山密林之上是一輪巨大的明月,我感覺自己像忽然退回到了最遠古的洪荒時代,滿目只剩了山林和月光。月光像大雪一樣隆重地覆蓋著這片廢墟,我乘著月光重新遊蕩在闊別已久的故地。

我推開少年時代最熟悉的圖書館的門進去,所謂圖書館,其實就是兩間簡陋的平房,門口那把管理員的椅子是空的,布滿灰塵和蛛網,母親曾經就坐在那裡。幾排書架空曠荒蕪,我曾借過的那些書都已經不見了,只地上還零散地扔著一些書,月光從門裡湧進來,那些書被淹沒了,閃著銀色的磷光。

被月光淹沒的一瞬間,我又有了那種置身於水底的感覺,好像是在童年那個海島的海水裡,我一直向海底游去,直到水壓即將把我擠爆。周圍海水的顏色在慢慢變深,有大魚和燈籠般的彩色水母從我身邊游過,那時,我看到那些大魚往往會覺得敬畏和尊重,我會給牠們讓路,因為牠們看上去古老而莊嚴,像人類的祖先。

我又好像正潛在那個藏在這深山裡的無名湖的湖底,湖的周圍全是密不透風的參天古木,樹林陰森森的,看不到頭,林間飄蕩著鳥兒們各種古怪的叫聲。有風吹過時,成片的樹林在嘶吼,湖面卻靜極了,像面大鏡子,在陽光下有一種璀璨的感覺。而那湖底是幽深恐怖的,水極清澈,能看到大片大片墨綠色的水草,像女人的長髮一樣在水中鬼魅地招搖著。魚兒們在其中嬉戲,柔軟的蛇魚和水草交纏在一起,湖底到處是長滿水藻的毛茸茸的石頭、貝殼。

在這湖底還有一具人的屍體。那具屍體這麼多年裡一直就沉在這水底,是因為,他身上壓著一塊巨大的石頭,是石頭把它鎖在了這湖底。

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還是完整的、新鮮的,還是一個人的形狀,呈現出石灰一樣僵硬的滯白。等我第二次再潛入湖底找到他的時候,他已經變得殘缺不全,魚兒們把他身上、臉上咬得坑坑窪窪的。他的一隻眼睛被魚吃掉了,變成了一個模糊的大洞。右手上的肉已經被魚啃噬乾淨了,露出了雪白的骨頭,那隻露出白骨的手就那麼在水中安靜地張開著,還有幾隻一寸長的小魚正叮在那手骨的縫隙裡覓食。

我仔細辨認,不是水,只有滿地的月光。我從地上撿起一本滿是灰塵的書,就著月光看到是一本破舊的《礦產資源勘察學》。我又撿起幾本書走出了圖書館,我像小時候來借書那樣抱緊它們,彷彿它們可以給我禦寒。那個夜晚,我坐在外面的石級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煙,我的背後是黑暗如古堡的圖書館。

半夜了,我聽到周圍叢林裡有沙沙的聲音,那可能是一隻野獸。巨大的月亮就懸在我的頭頂,在這無人的深山裡,月亮看上去極大極亮,如同上帝坐在那裡。因為有月亮在,我心裡靜了些,到了後半夜,居然就靠在牆上睡著了。

第二天我把我少年時代和父母一起住過的那間宿舍收拾了一下住了進去,屋裡的家具都還是我當年離開時的樣子,只是落滿了厚厚的灰塵。

安頓下來之後,又經過一番躊躇,我決定去看看它。

於是我朝著那個藏在這深山裡的無名湖走去。我一直相信,除了我,世上沒有誰還會知曉這個湖的存在。我還是個少年時就找到了這個祕密存在的湖,那時候因為剛從海島遷移到這山林裡,我渾身乾燥難忍,於是漫山遍野地找水想游泳。山裡只有齊腿肚那麼深的小河流,沒法游泳。鉛礦的工人們告訴我,這山上是不可能有湖水的。但我相信我在山間已經嗅到了湖的氣息。

就這樣,我順著彎曲的山間河流一路尋找,河流忽隱忽現,多數時候河流都是藏在柳樹林裡的,因為柳樹逐水而生,有水的地方就有柳樹。遇到石頭多的地方,河流就會變急促、變大聲,喧嘩著從柳樹林裡鑽出來。在陽光下明亮地流一會兒,忽然又不見了,再見到它時,卻是清泉石上,有一尾野生的金鱒魚在水中倏忽掠過。

我就這樣順著河走進了一片陰森的原始密林,在那不見陽光的密林裡穿行了很久。周圍的樹木越來越高大古老,越來越繁密蓊鬱,但那條河從不曾斷開,一直向前流動著、行走著。我相信,只要河流沒有斷開,我就不會迷路,所以,我一邊恐懼著,一邊卻還是緊緊跟著河流前行。忽然,樹木一下消失了,前方靜靜地、耀眼地跳出了一片湖。

湖就在這密林的中央。

後來的很多年裡我都不捨得告訴任何人關於這個湖的存在,彷彿這是一個只屬於我和這個湖之間的祕密。我一直記得我第一次跳進這湖水裡游來游去的感覺,像從乾燥陌生的生活裡擠進了一道潮濕的裂縫。

後來我一直相信這片湖就是世間留給我的一道縫隙。

我走出鉛礦的大門,再次跟著河流往深山裡走去,走進那片陰森的密林,走著走著,忽然有一片湖水像夢幻一般出現在了我眼前。無名湖看起來和五年前一模一樣,碧綠的湖面靜得可怕,一絲皺紋都沒有,似乎在這幾年時間裡它不曾被任何東西打擾過。我先是在湖邊靜坐了一會兒,然後站起身來佯裝著散步,仔細觀察了一番周圍,不見人影,只有無邊的密林和倏忽掠過的鳥影。我脫了衣服慢慢潛入水中,以免驚起太大的波紋。

平靜的湖面下存在著另外一片叢林,有植物,有動物,也許在這樣的湖底還有一位維護秩序的統治者,類似龍王或者水妖。我在鬼魅般的水草間游來游去,尋找著記憶中的那塊大石頭。終於,我在幽暗的湖底看到了那塊大石頭,它依然在那裡,輪廓沒變,只是身上已長滿青苔,這使它看起來變臃腫、變柔軟了。

然後,我看到了壓在石頭下面的那具屍體。墨綠色的湖底上一點刺目的白。他還在原地,只是已經變成了一副乾淨的白骨,上面居然連一點皮肉都沒有了,那白骨像瓷器一樣潔淨,安寧肅穆,竟讓人不再覺得恐懼。有一條小蛇魚從他頭骨的左眼眶鑽進去,又從右眼眶裡鑽了出來,擺擺尾巴游走了,看上去天真無邪。

在我身邊游來游去的魚兒們看起來似乎都格外肥大,這使得牠們身上有一種妖氣。我開始使勁划動雙手雙腳,向泛著微光的湖面升去。

轉眼間我已經獨自在這深山裡住了四年。四年裡我開墾了十幾畝山地,種上土豆和莜麥,因為這山上早晚溫差很大,特別適合土豆和莜麥的生長。秋天收穫了以後拿到山下去賣,平時在山上採的木耳、蘑菇曬乾了也拿到山下去賣。我太了解這片山林了,每個季節有每個季節的蘑菇,我還知道在這山林裡只有橡樹可以長出木耳,而且只有冬天砍倒的橡樹長出的木耳最多,有時候一棵倒在地上的橡樹密密麻麻地長滿了木耳,像長出了無數隻耳朵。所以在每年冬天的時候,我會砍倒十來棵橡樹,好等到來年採木耳。

我還在下面半山腰三條路的岔口處開了家小飯店,掛了個木牌,白底上四個紅字「岔口飯店」。那是公路還能通到的地方,路邊有間廢棄的護林人住過的小屋子,灶臺是現成的,還有炕,屋裡只夠擺一張飯桌。

我的飯店裡平時只做四個菜:過油肉、醬梅肉、野雞燉山蘑、燴土豆。只在春天和夏天的時候偶爾用香椿、苜蓿和蒲公英拌點涼菜。我從不用鳥銃打野雞,響聲太大,我的辦法是把糧食拌上酒,撒在山林的空地上,野雞吃了糧食之後就會醉倒,躺在那裡就睡著了,如果是冬天,睡著之後就被凍死了。

第二天撿到的野雞已經硬梆梆的,一碰還叮噹作響,像用玻璃做的。而且醉倒的野雞都是一對一對的,因為牠們喜歡夫妻結伴而來。偶爾,如果捉到一條蛇,我也會把蛇燉了吃。當我一剪刀下去把還在扭動的蛇剪成兩截時,我心裡還是會暗暗一驚,為自己身上那些已經暗中發生的變化而吃驚。我曾經可是連隻蟲子都不忍心踩的人。

去我飯店吃飯的人不算多,多是些進山拉木料的大車司機和進山採木耳的人,偶爾還有些專門趕過來找我的故人。因為我沒有電話,這裡便成了我和昔日故人們唯一的隱祕的聯絡處。

在礦區裡巡視完一圈之後,我從大門出去,沿著山路往林子裡走了幾步路,準備給兔子割些苜蓿。進鉛礦的這條僻靜的山路沒有通公路,早已被世人遺忘在深山裡,又經過山洪的沖刷和野草的侵略,已變得越來越窄,有些地方幾近於消失。在這條山路上我從來沒有碰到過任何人,如果真的碰到一個人,他看到一個穿著西裝、打著領帶、戴著眼鏡的男人正在那裡割兔草,估計也會嚇一跳。

我回去把兔子餵了,又在水塔的周圍撒了些玉米粒餵鴿子,然後便準備下山一趟。我半個月左右會下一次山,所謂下山就是到山下附近一些村莊的小賣部裡買些日用品,那些村莊,即使最近的也要三十里路。我有時候用錢買,沒錢時就用我在山上採的木耳來換。木耳的價格很高,山下的村民都認木耳,所以木耳在這一帶就像貨幣一樣好使。

我背上包,騎著一輛舊摩托車往山下駛去。剛開始的時候我下山都是靠走路,一走就是半天時間,往回趕的時候還得走夜路。據說在山上走夜路的時候,會碰到有人在背後拍肩膀,這時候千萬不要回頭,因為那多半是狼在用牠的爪子敲你的肩膀。狼在當地被叫作麻虎。我倒不怕遇到狼,因為我知道所有的動物其實都是怕人的,牠們不會主動攻擊人。而且動物能看出人身上的火焰,遇到火焰高的人,牠們就會遠遠避開。所以我走夜路的時候從沒碰到過任何野獸。

走完那段崎嶇的山路就上公路了,在這山路與公路連接的地方,常年有一處淺淺的水窪,這水窪附近便成了蝴蝶的家園。夏天每次走到這裡都有成千上萬隻蝴蝶在我身邊飛來飛去,有的還會落在我頭上、身上。回來的時候又是一身蝴蝶。

這次下山我要去的村莊離鉛礦有三十多里路。這個村莊有一個雅致到奇怪的名字—落雪堂。不知道是不是和村口的那棵大杏樹有關。這村口有一棵巨大的千年杏樹,因為年老,樹根盤結突出,竟可以供十幾個人同時坐在樹根上乘涼。樹冠則龐大得有些遮天蔽日,好像整個村莊都不過是這老樹孕育出來的子嗣。每年到了清明前後,一樹杏花如雪,有風吹過的時候,落花幾乎要把整個村莊都埋起來,一直要到五月,這個村莊才能漸漸從花醉中蘇醒過來。

我先是騎著摩托車去了一趟村裡的小賣部,買了一支牙膏、一塊肥皂、兩包蠟燭,然後再騎到村西的范聽寒家門口。

相關書摘 ▶《鮫在水中央》推薦文:回首來時路,看見「文革後、經濟前」遺留的廢墟

書籍介紹

《鮫在水中央》,三民出版

作者:孫頻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孫頻最新中篇小說作品集結
三段令人低迴不已的失序人生

不論是黑暗或苦難,只能與它共存
活著,就是與命運抗爭的存在方式

《鮫在水中央》由三篇獨立的中篇小說組成,揭露大時代下底層人物的無奈和絕望。面對生命的困頓荒誕,他們試圖與命運對抗,在黑暗中尋求稀微的光。

一個愛好文學、穿著體面的男人,他在山中的湖裡藏匿著一個巨大的祕密,罪行與愧疚隨著時間載沉載浮,他要如何救贖自己,找到一個安身立命的所在?――〈鮫在水中央〉

辭去教職轉拍電影的大學教授,輾轉遇見一名神祕女子,在電影的拍攝過程中,一樁殺人事件的真相漸漸浮出水面。――〈天體之詩〉

他近似病態依賴臥病在床的母親,意外從她口中得知父親的身世之謎後,他在一座廢棄妖嬈的桃園裡,希冀尋獲失去的童年。――〈去往澳大利亞的水手〉

本書特色

  1. 二○一九年茅盾文學獎新人獎孫頻新作
  2. 懸疑而張狂的情節——三個關於小人物、廢墟場景、殺人懸案、祕密與謊言的故事,解剖人性最終的善與惡。
  3. 失序人生底下的文學關懷——面對這些黑暗與罪行,在孫頻森冷、銳利的文字背後,是她對小人物的悲憫與關懷,不屈不撓的精神力量。
  4. 值得探討的時代性——人與時代無法脫離,關於那些命運、體制的束縛,社會底層人物該如何安身立命,進而反思時代之於人們的存在意義。
getImage-2
Photo Credit: 三民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上班族與學生筆記必買!SwitchEasy魚骨牌iPad全系列配件

上班族與學生筆記必買!SwitchEasy魚骨牌iPad全系列配件
Photo Credit:SwitchEas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SwitchEasy 魚骨牌全新推出觸控筆、支架保護套、磁吸保護殼、玻璃螢幕保護貼等iPad全系列配件,靈活多變符合多種使用情境,絕對是學生與上班族學習、辦公的首選利器。

2022年已是雲端當道時代,上班族日常辦公不再只有桌上型、筆記型電腦能夠選擇,各大電腦品牌也爭先推出能夠與市面上電腦、筆電相匹敵的平板電腦。平板電腦攜帶便利,不僅無論身處何種環境,皆能立即進入工作、學習狀態,甚至能夠取代傳統的紙筆,擁有寫字筆記功能,如今iPad也成為許多學生上課做筆記、上班族遠端工作時入手隨身電腦的絕佳選擇。

多種iPad使用情境,SwitchEasy幫你搞定

iPad帶給使用者高度的便攜性,因此支撐高度與觀看視角的各種使用需求也是或不可缺。SwitchEasy魚骨牌全新推出適合上班族辦公、學生做筆記等iPad系列周邊配件,不論是在家工作、追劇、觀看線上課程,抑或是外出攜帶,皆能符合各種環境的使用需求,質感配件不僅擁有產品的功能性,更讓生活多了些儀式感。

SwitchEasy創立於美國加州,多年來在果粉心中也一直是Apple配件的首選精品,所有產品設計都是為了原廠Apple而生,此次為了讓iPad運用效益最大化,開發出符合人體工學、外出居家兼用的精品配件。

學生必備iPad配件,讓你擁有真實書寫體驗

筆記、繪圖絕對少不了觸控筆的存在,EasyPencil Pro 4 iPad觸控筆只需要接近Apple Pencil一半的價錢,就能買到接近原廠質感的觸控筆,並且一次擁有3種不同筆頭,依據不同使用情境更換,亦可磁吸在iPad側邊、跨代使用,大多數iPad型號皆可支援。

3種觸控筆可替換筆頭分別為:

  • 通用款 - 最接近Apple Pencil原廠材質,繪畫與書寫皆順暢
  • 書寫款 - 金屬材質,通過15萬次耐磨測試,在類紙膜上書寫,也有原子筆手感
  • 繪圖款 - 使用PA66材料,提供繪畫時超滑順與靜音體驗
02
Photo Credit:SwitchEasy
EasyPencil Pro 4 iPad觸控筆擁有超高CP值,只需原廠觸控筆的一半價格,是學生入門觸控筆的最佳選擇。
03
Photo Credit:SwitchEasy
購買EasyPencil Pro 4即提供金屬、PA66及原廠同規格3種筆頭。

若想要模擬在紙張上書寫的質感,可搭配PaperLike Note書寫版類紙膜使用,不僅擁有抗藍光護眼,磨砂顆粒模擬真實紙質感,高解析、無眩光,不必擔心沾附手上油污及指紋,是使用iPad創作、筆記的最佳選擇!

20211220_EasyPencil__4_048
Photo Credit:SwitchEasy
PaperLike Note書寫版類紙膜,擁有磨砂顆粒模擬真實紙質感,高解析、無眩光,不必擔心沾附手上油污及指紋,是使用iPad創作、筆記的最佳選擇。

還原真實書寫體驗、筆記最佳視角就靠Origami全方位支架保護套,保護套支架提供了觀影、閱讀、繪圖等4種角度,可隨各種使用情境隨心轉換,不論是做筆記或是觀看影片,都能夠擁有最佳視角。此外,保護套擁有磁吸外扣的置筆功能,可收納iPad觸控筆,無觸控筆也不會多出筆槽空間。

04
Photo Credit:SwitchEasy
Origami全方位支架保護套(粉沙色)不論是做筆記、追劇、遠端上課,都可隨各種使用情境隨心轉換最佳視角。

針對長時間緊盯螢幕、久坐的iPad工作者,解決眼睛疲憊與肩頸問題

在長時間久坐的辦公環境下,肩頸酸痛也是iPad使用者一大困擾。

SwitchEasy推出符合人體工學設計的MagMount磁吸iPad支架,強力磁吸、加高支撐的特點,可直接吸附於SwitchEasy CoverBuddy巧控鍵盤磁吸保護殼,不需拆卸保護殼即可安裝,讓iPad也能變桌電!

05
Photo Credit:SwitchEasy
MagMount磁吸iPad支架打破以往保護套的角度限制,提供了穩定架高支撐的功能,擁有人體工學視角,有效減少上班族的身體壓力。

針對上班族需要使用iPad文書處理功能,CoverBuddy提供了巧控鍵盤磁吸保護殼採業界獨家專利設計,可支援Magic Keyboard,讓鍵盤與iPad精準連結、緊密吸附,同時也是全球最輕薄的 iPad保護殼,採用極細纖維內襯,保護iPad不刮傷,還附有ApplePencil專用筆槽,能夠安全收納並支援ApplePencil 2磁吸充電。

06
Photo Credit:SwitchEasy
CoverBuddy磁吸保護殼支援Apple原廠鍵盤,讓鍵盤與iPad精準連結、緊密吸附,附有ApplePencil專用筆槽,能夠安全收納並支援ApplePencil 2磁吸充電。

上班閒暇之餘也不忘放鬆追劇,擁有抗藍光兼具高清畫質的GlassDefender抗藍光鋼化玻璃螢幕保護貼,也是需要長時間緊盯螢幕的工作者首選。SwitchEasy使用特殊技術處理,讓抗藍光保護膜能夠在還原最佳螢幕解析的同時,保有逼真色彩與裸機體驗,並有效阻擋藍光造成的眼睛疲勞及視力退化的可能。

07
Photo Credit:SwitchEasy
GlassDefender抗藍光鋼化玻璃螢幕保護貼擁有高清畫質同時具備抗藍光功能,玻璃保護貼還能夠抗刮、耐摔,是攜帶iPad出門工作的首選。

SwitchEasy獨家推出一系列必入手iPad配件,在兼具外觀與實用的同時,更大幅增加了iPad在工作與學習上的便利性。若欲知更多iPad Air、iPad mini、iPad Pro等配件詳情,可前往 SwitchEasy魚骨牌官網深入了解。

本文章內容由「SwitchEasy」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