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失恐懼》:科技與原始本能如何驅動「錯失恐懼症」(FOMO)?

《錯失恐懼》:科技與原始本能如何驅動「錯失恐懼症」(FOMO)?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網路社群讓我們很容易跟他人比較,不管對方是隔壁鄰居或者相隔半個地球的人。在社群媒體這個高度受到美化的世界裡,「參照焦慮」特別致命。

文:派屈克・麥金尼斯(Patrick J. McGinnis)

FOMO

  1. 因認為他人擁有的經歷比你的還要令人滿足而產生的焦慮感;社群網站經常使前述認知受到嚴重誇大。
  2. 因發覺自己會錯過某個正向或值得紀念的共同經歷而產生的社交壓力。

得到FOMO不是你的錯,原因一:生物學

雖然FOMO這個縮寫出現的時間不長,但其背後的成因卻已存在許久。從神經生物學的角度來看,人類天生就有可能得到FOMO。早從巧人和直立人的時代,這些靠獵捕和採集為生的部落居民就很清楚自己擁有哪些東西,或者沒有擁有、但需要哪些東西才能安然度過每一天。

在那個時代,恐懼焦慮是有好處的。如果跟同伴一起遊蕩時,錯失了重要的食物來源、水源或安全的藏匿處,所有人的性命都會陷入危險。此外,這些早期的人類知道生存還有另一項關鍵,那就是他們必須一直待在幫助他們行走在當時那種惡劣環境的群體之中。若遭群體拋棄,或者沒有得到重要資訊,你就有危險了。你知道,在適者生存的環境中,你必須跟著群體一起行動。你必須有所歸屬。沒有FOMO,人類這個物種可能早就消失了。

當初驅使我們祖先FOMO的那些因素,今天依然存在於我們的基因。密西根大學的研究員在《分子精神病學》期刊上發表了一篇文章,精彩地詳細說明大腦是如何發展出一套情緒反應,處裡遭到排斥或拒絕的狀況。整個實驗參考了約會App的概念,請受試者瀏覽大量的線上約會個人檔案,挑出他們有興趣發展親密關係的對象。

接著,這群科學家告知受試者對方是否也對他們感興趣,或者他們被拒絕了,同時進行腦部斷層掃描。掃描結果發現,當遇到生理和心理上的傷害(例如挫敗或遭拒),人腦會啟動同一種自然止痛機制──某種類鴉片化學物質。原來,言語能夠給予的傷害真的跟棍棒一樣大,特別是當你在尋求歸屬感和他人的接受時。

天生就想被群體所接受的,不只是人類,有些動物也擁有類似的本能。每當我看見眾多美國人在黑色星期五集體遷移到百貨公司時,就會想到橫跨塞倫蓋提地區的牛羚大遷徙。每一年,超過150萬頭牛羚會從坦尚尼亞北部跨越千里之遙,來到肯亞,然後再走一模一樣的路回去。這是一趟危機四伏的旅程,約有25萬頭牛羚會死在路上。但牠們別無選擇,因為牠們天生就必須進行遷徙。

在遷徙的路上,牛羚會緊緊靠在一起,頭尾之間幾乎沒有空隙,整個隊伍綿延不絕。看似永無止盡的遷徙隊伍背後,其實是有重要意義的。這是一個以「群體智能」為基礎的生存策略:集體行動使得敵人一次只能獵捕幾隻成員,即使掠食者成功抓到一隻牛羚,群體中的其他成員仍能繼續勇敢向前。每一隻動物都信任自己的本能,因為這樣牠們才能在跨越曠野的漫漫旅途中生存下來。

你的心裡或許充滿問號:牛羚遷徙跟黑色星期五有什麼關係?關係可大了。仔細想想,就會發現這兩個事件都是群體心理的例子。FOMO源自於人們歸屬在群體之中的原始渴望。這樣一想,就會發現我們跟牛羚其實沒什麼不同。我們也受到尋求歸屬感的本能所驅使,相信那是生存的根本(情感方面)。因此,所有參與「美國版奔牛節」的人,其實都可以把這整件事歸咎於基因。

話雖如此,有一件事要記住:我們並不是牛羚。不去參加Fyre音樂節或隔壁鄰居舉辦的權力遊戲主題週年派對,你並不會被鬃狗攻擊至死。除非你住在塞倫蓋提(牛羚會告訴你,被鬃狗攻擊的機率在統計上具有顯著差異),否則你其實可以不必去。你跟牛羚不一樣,不是非得緊緊跟從群體才能生存。

wildebeest-migration-3995945_1280
Photo Credit: kabirpatel Pixabay

(中略)

得到FOMO不是你的錯,原因三:科技

想要了解科技是如何驅使今天的錯失恐懼症,回想2000年代初那個社群網站的黑暗時期就知道。沒有社群網站、智慧型手機、私訊以及上述三項科技所造就的網絡普及現象,世界運作的方式跟現在不一樣。在當時,想要進行每一種數位互動,你都得大費周章連上網路。你必須啟動電腦、連上網路線或稀有的Wi-Fi熱點,然後才能開始上網或收發電子郵件。那些每隔幾分鐘就轉移你注意力的通知和訊息並不存在。那時候,使用網路跟看電視很像。因為每次連接網路都需要有意識地做決定,你便能夠控制網路,而不是受到網路控制。

快轉到今天。你最後一次能夠專心,是什麼時候?很有可能是你獲得第一支智慧型手機的前一天。從那天起,只要你稍微有一點空閒時刻,像是排隊或買菜的時候,大概就會掏出手機,開啟應用程式、寫一封信件、逛逛社群網站、打一場遊戲或傳送一連串的訊息。你不會花幾分鐘的時間做白日夢或允許自己放空,讓思緒遠離一切,自由飛翔。現在,美國人一天花超過十小時盯著螢幕,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在行動裝置上。今天,網路是老大,能夠控制你。

是什麼改變了?有三股強大的力量從根本上重新塑造了我們跟科技及彼此之間的關係,改變我們接收資訊的方式,推動那些讓FOMO長久存在於人類心理的原始本能。第一,我們生活在一個資訊極為容易取得的時代;第二,社群網站興起,使人與人之間的互聯程度變得極高;第三,資訊和互聯讓我們很容易跟他人比較,不管對方是隔壁鄰居或者相隔半個地球的人。在社群媒體這個高度受到美化的世界,上述力量所造成的「參照焦慮」特別致命。

1.資訊極為容易取得

梭羅曾經寫下一句名言:「多數人都活在沉默的絕望之中。」如果他今天還活在世上,可能會在推特上發表下面這段備感擔憂的觀察:

多數人都活在太多資訊的狀態之中。

#所以我才前往瓦爾登湖

2020年5月5日

我們的世界向來是十分複雜又難以預測的,但在不久前,大部分的人都很幸運,不知道鄰近地區以外的地方發生了什麼事。過去,一般人會從三個來源定時獲得少量資訊:電視新聞、印刷媒體和口耳相傳。現在回頭看,那時候還真是古色古香。今天,網路不斷放送直播新聞,直接將內容送到你手中的那個裝置。你可以追蹤任何感興趣的消息,無論多麼冷門的故事,也不管你住在哪裡,都能得到細節滿滿的報導。你還能夠參與其中,留下回應,酸你的網友,並在過程中變成報導的一部分。

數位與行動通訊大眾化,急遽改造了接收、處理、傳播資訊的方式,而這些科技帶來的影響也來得很快。在2008年到2017年這十年間,美國人每日花在數位媒體上的時間從2.7個小時增加到5.9個小時,而花在行動媒體上的時間更是成長了八倍以上,從原本的不到20分鐘,激增到超過三小時!

結果是,資訊的取得民主化了,從基層開始往上傳遞。數據量之龐大固然令人振奮,卻也時常令人疲憊不堪,無法逃離。最重要的是,這會使人上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發現,77%的美國人天天上網,且有26%的人幾乎不曾離線。

在這個「一直在線上」的社會,我們變得非常依賴網路,透過它取得娛樂、生產力、機會和資訊,幾乎無法想像沒有網路的生活。亞勝公司近期所做的一項調查顯示,大部分的美國人都認為,自己離開手機超過一天就會活不了。這也是他們認為自己在沒水沒食物的情況下能夠存活的最長時間。

shutterstock_150549907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2.互聯程度極高

雖然我們被龐大的資訊所淹沒,極端的互聯程度及過度的動態分享也是轉變我們的生活的原因之一。社群網站的魅力一開始就難以抵擋,因為人人都有機會成為自己數位生活的主角。最初,社群網站只能更新近況,偶爾「戳」一下他人,但是很快就演變成使用者分享照片、影片、意見或任何能夠引起別人按讚的公共廣場。可以自導自演一齣戲,馬上就得到回饋,怎麼還會想看電視?

調查發現,56%的人擔心自己如果離開社群網站,就會錯失活動、新聞或重要的近況更新。這個數字真的不容小覷,畢竟社群網站的使用者總數超過了26億,且在2021年以前將突30億,等同於地球人口的40%左右。這就表示,很快就有超過15億的人會受到FOMO所苦。

這驚人的滲透程度意味著,無論你是在加州或是在巴布亞紐幾內亞,每天大概都會花超過兩小時掛在社群網站上。大部分的人吃飯、開車或運動的時間,都比這還要少;只有睡覺、工作或看電視這三樣活動所佔據的時間比上網多。真的很驚人。在短短20年不到的時間,我們就將生活的一大部分割讓給一件全新的事物,失去了許多好好生活、跟身旁的人互動交流的時間。

3.參照焦慮

想像一下,假如人類學家唯一能夠使用的研究工具是Instagram,他們會對現代社會下什麼樣的註解?根據我在社群動態上所看見的內容,我猜他們一定會很驚訝這個世界充滿了喝抹茶拿鐵的布魯克林文青、總是面帶微笑的超可愛小孩,以及慵懶地躺在泳池邊幫自己的雙腳拍沙龍照的人。然後,他們或許會開始覺得無法再研究下去了,因為他們自己的生活根本沒法比。

你在線上收集到的所有社群網站數據點都會帶來一個缺點:你幾乎不可能忍著不去檢視他人的生活,接著比較自己的成就,無論你是否認識那個人。人們一向喜歡拿自己跟朋友或鄰居做比較。這是因為,人類天生愛競爭,又容易沒有安全感。《追上瓊斯一家》的競爭範圍僅限於主角居住的地區,但是社群網站卻讓我們輕輕鬆鬆窺見別人的生活,無論遠近。你可以評估他們的(網路)人生,再比較自己的生活品質。當然,你完全不曉得這些經過剪裁的影像和貼文是否合乎現實。基於資訊不對等,你永遠無法得知那完美濾鏡的背後究竟藏著什麼。

誰不曾封鎖好友中那幾個招搖的人生勝利組?每天聽聞他人的成功事蹟、滑到他們的謙虛式誇耀,是會令人感到疲憊的,即使你喜歡、尊敬那些人。然而,不管你封鎖了多少人,又有多清楚從你的好朋友到席琳娜・戈梅茲的每個人其實都只是在塑造自己的數位形象,還是很難避免會拿這些難以超越的成就來比較,無論這些成就是真實或是虛構的。

同時,最諷刺的是,今天我們想要追上他人或尋找、擁有更多特殊經歷,其實比以往還要容易許多。機票的價格在過去三十年來降了50%,因此想要捕捉完美的夕陽景致,既實惠又容易。此外,自由業、零工經濟、科技促成的遠距工作等,也讓我們的生活型態變得更有彈性,史無前例。就算上面說的這些都沒有效,你也可以輕輕鬆鬆使用濾鏡美化那份酪梨吐司,再給自己加一層數位妝容,讓全世界、甚至你自己相信,你剛剛上傳了一張有史以來最讚的酪梨吐司照。

這麼做的同時,你也展開了一場註定會輸的競賽。打這種利用數位花招和資訊不對等取勝的仗,你永遠贏不了。沒有人能獲勝。就算你真的「贏」了,你的勝利也只是表面的。當你開始以獲得的讚數來衡量自身價值,你很快就會失望。尋求外在認同存在著一個問題,那就是那種感覺不會持續很久的時間。被接受的欣喜感很快就會消退,讓你想趕快再去尋找下一波認同感,就像成癮者必須不斷尋找下一波快感一樣。

如果你覺得這聽起來很誇張,那你應該明白一件事:FOMO不是兒戲,FOMO對你和這個社會可能造成嚴重影響,所以你一定要保持警覺。現在,你摸清了FOMO背後的陰謀,應該會發現它的足跡處處可見。你會開始注意到,這些外在因素會使你做出感性的決定,而非理性的決定,讓你再也無法相信自己的直覺。要對抗每天來自四面八方不斷抨擊理智的外來因子,這個覺察的步驟是第一步。這些入侵者有些看似無害,但是它們團結起來卻能施加極大的傷害。在下一章你就會看到,把你變成FOMO人的因子表面上看起來純真無邪,卻能以極快的速度累積你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相關書摘 ▶《錯失恐懼》:從出生到死亡,FOMO都是人類心理學的一部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錯失恐懼:從心理、人際、投資到求職,讓10億人深陷的焦慮陷阱》,商周出版

作者:派屈克・麥金尼斯(Patrick J. McGinnis)
譯者:羅亞琪

你是不是常常這樣想?

  1. 我擔心朋友比我擁有更多很棒的經歷。
  2. 當我發現朋友在做好玩的事情,卻沒有找我,我會擔心。
  3. 當我不知道朋友都在做些什麼,我會感到焦慮。
  4. 聽懂朋友的笑話對我來說很重要。
  5. 有時,我覺得自己似乎花了太多時間試圖跟上周遭發生的事物。
  6. 錯過與朋友見面的機會,我會感到困擾。
  7. 當我擁有美好時光,我一定要分享到網路上(如更新近況)。
  8. 就連在度假時,我也會持續追蹤朋友在做些什麼。

如果你有以上症狀,FOMO症候群可能已經找上你。

「錯失恐懼」(Fear of Missing Out,簡稱FOMO)為一個新興的名詞,它描述了現今多數人的一種症狀:一旦離開社群網路,就會害怕變成邊緣人,也極易陷入與他人比較的挫敗感,這就是FOMO症候群。

作者是FOMO這個名詞的創造者,他詳盡說明FOMO這個主題,指出它在廣告、社群媒體和流行文化中無所不在,探討FOMO不只是一個好唸、可以打上主題標籤的千禧年流行用語。FOMO是一種強大、持續、廣佈的心態,它會對個人引發壓力、不安全感、嫉妒心甚至憂鬱。

作者自己也深受這些心理的困擾,因此他呼籲我們檢視FOMO如何滲透日常生活的每個面向,以及我們如何學著管理FOMO並減輕它的衝擊,不讓你的FOMO影響到他人,甚至當他人有類似狀況時,更能幫助他人脫離FOMO的魔掌。

未命名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