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出兵韓戰70周年(二):BTS肯定美韓聯軍歷史,南韓社會如何看待中共「抗美援朝」?

中共出兵韓戰70周年(二):BTS肯定美韓聯軍歷史,南韓社會如何看待中共「抗美援朝」?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南韓究竟如何看待中共?尤其是1950年到1953年出兵朝鮮半島的中國人民志願軍?相對於同文同種的北韓,南韓方面不分左右,提到中國人民志願軍的時候一概以侵略者看待。畢竟如果沒有中共派兵參戰,兩韓早就已經統一在太極旗之下。

南韓BTS防彈少年團團長金南俊,因為在出席「符立德獎」(James A. Van Fleet Award)的頒獎典禮時,發言肯定了韓戰時代美韓聯軍並肩作戰的歷史,慘遭中國網民的瘋狂出征。中共官方媒體《環球時報》更搧風點火,指控BTS防彈少年團過去有支持「台獨」的紀錄,導致BTS防彈少年團的相關商品在中國一度慘遭下架。

然而民族情緒同樣激烈的南韓輿論與媒體,並沒有屈服於中共的「戰狼外交」之下,不只力挺金南俊的發言,還反過來指控中國網民和官方反應過度。中共似乎也發現到自己的無理取鬧,先是撤下《環球日報》的報導,然後又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出面,表達「以史為鑑、面向未來、珍愛和平、促進友好,應該是我們共同的追求,值得我們共同努力」的和解姿態。

眼見官方放低了姿態,中國網民也只能停止他們對BTS防彈少年團的網路出征,為這起風波畫上句點。靠著強大民意的支持,南韓政府也更有底氣表達對自家藝人的支持。大韓民國外交部副發言人李在雄在13日的記者會上,表示南韓將持續關注中國網民的發言,將為發展「中」韓關係,促進「中」韓友好持續努力。

兵務廳廳長牟鐘和則直接譴責中國網民的發言令人不適,並讚揚金南俊肯定美韓同盟的發言鼓舞人心,強烈表達大韓民國政府力挺BTS防彈少年團的立場。南韓與北韓看待韓戰的立場不同,跟中共「抗美援朝」的史觀更是南轅北轍,本來就應該屬於情理之中。沒想到中國民間與官方反應過度,讓近年來關係不斷升溫的「中」韓關係出現裂痕,想必是北京方面始料未及的。

南韓究竟如何看待中共?尤其是1950年到1953年出兵朝鮮半島的中國人民志願軍?相對於同文同種的北韓,南韓方面不分左右,提到中國人民志願軍的時候一概以侵略者看待。畢竟如果沒有中共派兵參戰,兩韓早就已經統一在太極旗之下,今日南韓也沒有時時刻刻要面對北韓飛彈試射或者核子試爆的必要,他們又有什麼理由要與當年的入侵者同仇敵愾?

然而一個我們不能否認的事實,是大韓民國最終還是背棄了中華民國,選擇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所以我們不能以南韓否定韓戰時代的中共為由,就認為南韓一直都反對中共。透過閱讀美方以及韓方的史料,還有訪問1954年來台的韓戰反共義士,筆者希望能向中文世界的讀者介紹大韓民國是以何種態度看待中共介入韓戰的。

截圖_2020-11-04_上午1_35_48
Photo Credit: 許劍虹
韓戰的每一個參戰國,都有不一樣的史觀,南韓的史觀肯定與中共的南轅北轍(作者攝於本寧堡美國國家步兵博物館)

周旋在國共之間的金九

大韓民國與中共往來的歷史,如果按照雙方官方上的紀載,可以追溯到抗日戰爭期間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和八路軍駐重慶辦事處的往來。在中國共產黨發佈《共赴國難宣言》,宣佈接受國民政府領導的條件下,中國共產黨為中華民國體制下的一個合法政黨,所以周恩來、鄧穎超和董必武等中共駐重慶人員自然可隨時造訪大韓民國臨時政府。

十分有趣的是,當年不是只有中國有國共之爭,流亡中國的朝鮮獨立運動者當中也有左右矛盾。因金九為代表的右派和以金元鳳為代表的左派向來不和,然而與金九一樣反對共產主義的蔣中正,不只沒有排斥金元鳳的左派,還從國民政府本身對日作戰需要的角度出發,在抗戰爆發之初一度以金元鳳而非金九為主要援助對象,協助他成立了朝鮮義勇隊。

蔣中正之所以優先援助金元鳳,是因為蘇聯為抗戰爆發之初唯一向中國提供援助的工業強國,並不是因為他比較認同金元鳳的價值觀。既然蔣中正都可以基於自身需求和左翼朝鮮人合作,金九與周恩來的接觸也談不上背信忘義可言。不過隨著蘇聯與日本在1941年簽署中立條約,切斷了對中華民國的援助,蔣中正改變了抗戰初期「寧左勿右」的政策。

在美國參戰的情況下,國民政府重新將抗日反共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視為主要合作對象,還命令金元鳳帶領朝鮮義勇隊一起併入金九的韓國光復軍。金元鳳固然是妥協了,可他的手下朴一禹跟朴孝三卻逃亡延安,在中共幫助下成立了左派革命武裝朝鮮義勇軍,既反對日本侵略者也反對接受「國民黨反動派」支援的金九。

既然中共如此明目張膽扶持朝鮮義勇軍與韓國光復軍打對台,金九與中共的關係實際上也是「階級敵人」的關係。雖然金九嚴禁大韓民國臨時政府與韓國光復軍介入國共衝突,可吉林省社會科學院朝鮮-韓國研究所研究員楊昭全卻在他的研究指出:

中國國民黨多次掀起反共惡浪,大韓民國臨時政府為取悅中國國民黨而追隨其後,助紂為虐。

即便如此,周恩來還是沒有公開與金九撕破臉,因為他不能排除戰後朝鮮是由反共人士領導的可能性。周恩來不僅仍與金九維持表面上的良好關係,還在1945年9月3日安排造訪重慶的毛澤東與金九會面,稱得上是大韓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元首的首次會晤,即便當時大韓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尚未問世。

截圖_2020-11-04_上午1_36_06
Photo Credit: 許劍虹
今年去世的白善燁將軍,早在抗戰末期就以滿洲國軍官身份與八路軍打交道,他是韓國軍人中主張與中共和解的代表性人物(作者攝於本寧堡美國國家步兵博物館)

與八路軍交戰的朝鮮人

金九雖然被賦予大韓民國國父頭銜,大韓民國國軍也宣稱傳承韓國光復軍的歷史,可事實上我們都知道這個國家的成立與金九是沒有關係的。大韓民國做為朝鮮半島北緯38度線以南的國家立國,是在金九的政敵李承晚的領導之下,而不是在金九本人的領導之下。反對南北韓分別獨立建國的金九,也在大韓民國成立後不久遭到殺害。

李範奭與李青天等光復軍將領,則早在金九被暗殺前就投效了李承晚,然而光復軍所能提供給大韓民國國軍的終究只是少許身為「大腦」的骨幹。想要確保一支軍隊的正常運作,李承晚還需要「肌肉」,而這些「肌肉」也只能從二戰時替日本或者滿洲國效力的朝鮮籍軍官找起。於是李應俊、李亨根、金錫源、白善燁、白仁燁、蔡秉德、丁一權以及朴正熙等「親日派」軍人有了出頭天的機會。

上述幾名朝鮮籍軍官,都有過在滿洲國參與圍剿金日成部隊的經驗,後來甚至還被派到關內,協助華北日軍圍剿中共八路軍。尤其是在滿洲國軍中服役的白善燁與朴正熙,都與八路軍有交手的經驗。中共冀熱邊特委秘書長馬吟南、八路軍冀熱遼軍區衛生部部長王少奇以及幹訓班秘書毛樹德等幹部,都在與朴正熙指揮的滿洲國軍步兵第8團第2連交戰的過程中喪身。

所以提到替日軍作戰的朝鮮人,早期的中共元老們回憶起來各個很得咬牙切齒,雖然白善燁與朴正熙未必是真的痛恨共產黨。他們參加滿洲國軍的原因,純粹是為了提高朝鮮人的地位,並透過學習軍事知識為將來的獨立做準備而已。白善燁對於中國的抗日運動一直持同情態度,晚年回憶這段歷史時曾指出:

誰都珍惜自己的生命,而韓國人對為日本賣命打仗的興趣也不太高。

到了戰爭末期,白善燁所服務的滿洲國軍間島特設隊,甚至還與八路軍達成互不侵犯的默契。白善燁在日本投降後與弟弟白仁燁回到平壤,投效民族主義派領袖曹晚植,希望能與蘇聯合作將朝鮮建立成一個中間偏左的社會主義國家。本來比較積極圍剿中共的朴正熙,則是直接加入南朝鮮勞動黨,徹底背叛了滿洲國軍反共抗俄的政治理念。

若非因為蘇聯選擇押寶金日成,並協助金日成將曹晚植軟禁起來,白善燁兄弟也不會逃到南韓投奔美韓聯軍。至於朴正熙,則是在他赤色份子的身份曝光之後,為白善燁策反才搖身一變成為我們所知道的「反共鐵人」。可見以前日軍還有滿洲國軍為主組建而成的大韓民國國軍,敵視的仍是以金日成領導下的北韓為主,並不完全排斥和蘇聯與中共等其他共產主義國家發展關係。

截圖_2020-11-04_上午1_36_15
許劍虹提供
中韓兩個民國,是20世紀東亞兩個最有代表性的兄弟之邦

走向兄弟之邦的兩個民國

其實提到南韓民族主義者的外交方針,用前新加坡總理李光耀「非共不反共」的政策來形容是非常貼切的,那就是他們一方面反對在韓國實施共產主義,卻又不排斥同實施共產主義的國家打交道。所以對於金九、李承晚、白善燁和朴正熙等南韓軍政領袖而言,其實中國到底是由國民黨還是共產黨執政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國民黨和共產黨對待南北韓採取什麼態度。

金九反共歸反共,與蔣中正的關係也一直都很緊密,但他卻從來沒有排除中共上台執政的可能性。所以即便在中共扶持朴一禹、朴孝三等左派朝鮮人成立朝鮮義勇軍的情況下,金九和周恩來仍維持著表面和善的關係。他一再告誡韓國光復軍人馬不得介入國共內戰,並且於抗戰勝利後要求在中華民國空軍服務的金信趕緊回到南韓,以免兒子捲入這場與韓國人無關的衝突。

出身日軍或者滿洲國軍系統的韓國軍人,對「非共不反共」的外交方針更加堅持,一來他們沒有接受過蔣中正的恩惠,二來他們所效力的日本帝國還有滿洲國都是實施「非共不反共」政策的國家。日本與滿洲國雖然鎮壓在本國境內活動的共產勢力,卻同時又跟蘇聯維持著正式的邦交關係,實在是推行「非共不反共」外交方針的亞洲典範。

另外受到中日戰爭經驗的影響,許多朝鮮籍日本軍對國軍印象十分惡劣,也認為中共必將在戰後入主中國。比如韓國光復軍同志會的會長金榮觀,就是投奔韓國光復軍第1支隊的前朝鮮籍日本兵,他對國共兩軍就有如下評價:

當時韓國光復軍主要是和國民黨軍隊合作,國民黨軍隊中嚴重的腐敗和混亂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回國時途經新4軍的遊擊區,發現當地民眾都十分擁護共產黨。當時我就感覺到中國的未來屬於共產黨。

雖然筆者無法判斷究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李承晚有沒有承認「新中國」的想法,可即便他有這樣的想法,殘酷的現實卻已經為大韓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選了邊。首先是原本反對金日成出兵南韓的史達林,受到中共奪權成功的激勵,改變了原先的想法,甚至施壓中共出面支持北韓發動統一戰爭,讓宣佈向莫斯科「一面倒」的中共毫無選擇。

再來則是中共為了報答北韓在國共內戰中的恩情,更不可能在南北韓之間維持彈性,從而使得南韓必須把蘇聯和中共都視為自己的敵人看待。此外南韓與台灣又在韓戰爆發前,陰錯陽差的被美國杜魯門政府劃在美軍西太平洋的防禦圈之外,讓蔣中正和李承晚兩人更感同病相憐。抵禦中共和北韓的共同需要,讓東亞兩個民國發展成緊密的兄弟之邦。

截圖_2020-11-04_上午1_36_25
許劍虹提供
渡過鴨綠江,準備對美韓聯軍發起反撲的中國人民志願軍

擦身而過的和解機會

不過如果說韓戰爆發以來,大韓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就絲毫沒有和解的機會,其實也是把問題給過於簡化了。毛澤東固然要對金日成情義相挺,但是他卻未必希望為了金日成的統一大業誤了自己的統一大業,所以雖然表面上批評南韓為美國扶持的傀儡政權,還跟著北韓口徑稱呼大韓民國國軍為「李偽軍」,卻又不打算與南韓全面交惡。

根據中國權威學者沈志華先生研究,甚至到了仁川登陸成功後的1950年10月3日,周恩來召見印度駐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使潘尼迦(Kavalam Madhava Panikkar),希望印度能以中立國身份向美國傳達一個訊息,那就是一旦美軍跨越38度線進入北韓,中共就會派兵進入朝鮮半島。這句話看似是警告美國不得越界,可實際上卻有玄機。

周恩來這裡指的是「美軍」不得跨越38度線,而包括英國在內的其他聯合國軍,對入侵北韓毫無興趣。除美軍之外,唯一可能跨越38度線推翻北韓政府的只有大韓民國國軍。換言之,在沒有美軍介入的情況下,一個統一在太極旗之下的朝鮮半島是可以接受的。中共所擔憂的,並不是大韓民國推翻金家王朝的統治,而是美軍勢力推進到中朝邊境。

畢竟中國50%的工業設施在東北,東北51%的工業設施又集中在中朝邊界的南滿地區。美軍如果挺進中朝邊界,隨時可對東北實施轟炸,摧毀滿洲國遺留給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大筆遺產,這是毛澤東所萬萬不可接受的。所以周恩來的意思很簡單,那就是如果大韓民國國軍揮軍進入北韓,中共不會出兵干涉,可如果有美軍陪同進入,那麼中共就有干涉的正當性。

從日後中共在萬隆會議的主張來看,其實不是只有南韓主張「非共不反共」而已,中共本身也不排斥與非共產主義的新興國家打交道。所以如果南韓能憑藉一己之力統一北韓,沒有美軍駐防的大韓民國也將會是「新中國」打交道的對象。然而最終進攻北韓的,並不是只有大韓民國國軍,還有包括美軍第8還有第10軍團在內的聯合國軍,所以中共的出兵不可避免。

如此看來,好像真的是南韓李承晚總統不知好歹,沒有體會毛澤東和周恩來的苦心,堅決要當「美帝走狗」。可事實上這樣講也不盡然公平,首先從後勤角度還看,大韓民國國軍實在沒有單獨進軍北韓的能力,必須要與聯合國軍一起行動。二來則是周恩來透過印度大使把中共出兵韓戰條件告訴美國,卻沒有告知李承晚政府,證明北京還是沒有真的把漢城當成一個平等打交道的對象看待。

截圖_2020-11-04_上午1_36_38
許劍虹提供
被中國人民志願軍佔領,掛上中共五星紅旗的大韓民國首都漢城

險些亡國的大韓民國

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在彭德懷指揮下渡過鴨綠江,並於四天後的23日同大韓民國陸軍第一師發生接觸。第一師的師長白善燁,經由審問來自廣東的中國戰俘得知中共參戰的消息,並研判狄逾嶺已經有共軍在活動。狄逾嶺在韓語中意即「中國鬼子越過的山嶺」,是古代契丹、女真、蒙古或漢族軍隊入侵朝鮮的必經之路,這個地名已充分反應韓國人對中國的觀感。

兩天後的10月25日,即台灣光復節的第五個年頭,彭德懷下令志願軍發起第一次戰役,由第40軍第120師向白善燁的第一師進攻。過去只打過反游擊作戰的白善燁,根本不是中共正規軍的對手,一下子就敗下陣來。至於大韓民國國軍第六師第二團第三營的隊伍,則被志願軍第40軍第118師殲滅殆盡,韓軍顯然不是共軍的對手。

於是麥克阿瑟將軍便將南韓軍隊從前線撤出,由美軍第一騎兵師負責抵擋共軍攻勢,結果卻換來第八騎兵團在雲山被擊垮,第五騎兵團被擊退的命運。隨後中國人民志願軍一路往南推進,在1951年1月1日發起的第三次戰役中拿下南韓首都漢城。其實對於是否要跨越38度線進入南韓,中共內部也曾經有過激烈爭論。

彭德懷認為一旦共軍深入南韓,不只會面臨補給線被切斷的問題,還可能遭致南韓民眾痛恨,引發長久的民族仇恨。中國人民解放軍代總參謀長聶榮臻也主張,應該先讓志願軍在北韓休息兩個月之後,再討論要不要出兵南下的問題。不過在毛澤東的堅持下,志願軍還是跨越了38度線,並在1951年1月4日佔領漢城,中共與南韓的仇恨就此結下。

結果就如彭德懷與聶榮臻所料,進入38度以南的志願軍並沒有受到當地民眾歡迎,而且也很快就陷入補給線被切斷的問題。共軍拿下漢城剛滿兩個月,聯合國軍就發起「撕裂者行動」(Operation Ripper),在遠東航空軍和第七艦隊提供的空中及艦炮支援下收復漢城,將中共與北韓軍隊驅逐到漢江北岸。雙方激戰到4月份,共軍已經被趕回38度線。

毛澤東與金日成不死心,在4月21日又動員70萬部隊發起第五次戰役,試圖從聯合國軍手中再次奪下漢城。不過由志願軍與人民軍組織的人海,終究還是敵不過聯合國軍司令李奇威(Matthew B. Ridgway)將軍叫來的火海。在美軍龐大的空中攻勢打擊下,損失了16萬兵力的志願軍不得不叫停第五次攻勢,連滾帶爬撤回北韓,大韓民國的亡國危機終於宣告解除。

截圖_2020-11-04_上午1_37_10
Photo Credit: 許劍虹
中國人民志願軍的號角,其號聲直到今天仍是許多韓戰南韓參戰老兵心目中的噩夢(作者攝於本寧堡美國國家步兵博物館)

中韓民族矛盾的激化

第五次攻勢遭到挫敗的中國人民志願軍,因為後路被截斷的關係,有大量官兵留在南和被俘。其中王牌部隊第60軍第180師,幾乎被美韓聯軍打到全軍覆沒,到第五次戰役結束時共456人陣亡,1,616人受傷,失蹤、被俘、走散、掉隊者則高達5,572人。被俘虜的20,000餘名中共志願軍戰俘,有相當高比例是來自於180師。

然而根據筆者接觸的第180師老兵,向美軍投降的生存率遠比向南韓軍投降還要來得大,因為此刻的中共軍人看在韓國國軍眼中,不只是侵略者,還是導致朝鮮半島無法統一的罪魁禍首。來自第180師第538團的趙英魁,就記得剛投降的時候美軍對他還算可以,結果一被送到釜山戰俘營交給南韓軍看管,就馬上換來一頓拳打腳踢,身上的財物也被洗劫一空。

另外一位來自180師539團的姜紹武老伯,則指出志願軍在南韓失敗的原因有四個,第一是地形不熟,第二是後勤補給沒跟上,第三是老百姓不支持,第四是美軍空中優勢太強。對於過去在內戰戰場上所向披靡,廣泛受到中國百姓歡迎的共軍而言,南韓民眾對他們的抵制實在是一大心理上的挫敗,讓姜紹武留下深刻印象。

而被關到戰俘營後,南韓看守對他們同樣也是照三餐羞辱毆打,不過如果美軍憲兵看到南韓看守毆打中國人,通常會站出來主持公道,直接修理教訓南韓看守。後來每次中國人被南韓看守欺負,姜紹武就會去偷竊美軍的食品罐頭,主動送給南韓看守,然後再去跟美軍憲兵,然後就換南韓看守被美軍憲兵打,看得姜紹武非常開心。

美軍為何會對南韓看守嚴苛,卻又對中國戰俘友善?原因可能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經驗有關,因為當時距離二戰結束還不到10年,美國人普遍還認為中國人是並肩對日作戰的盟友,而朝鮮人則是替日本軍國主義為虎作倀的馬前卒。尤其南韓看守對待中國戰俘的態度,像極了太平洋戰爭時代凌虐盟軍戰俘的朝鮮籍日本看守,更是讓美國憲兵恨得咬牙切齒。

此外根據沈幸儀研究,關押在集中營的北韓戰俘與中共戰俘之間也有很強烈的民族矛盾,群架事件層出不窮。被夾在中間的美軍憲兵,同樣是比較同情中國戰俘,因為韓國戰俘鬥志較強,反抗性較高,常常集體滋事,給美軍製造困擾。也難怪當時擔任翻譯的中共戰俘張澤石,時常聽聞美軍對韓國戰俘的抱怨還有對中國戰友的讚揚。

截圖_2020-11-04_上午1_38_02
許劍虹提供
真正開啟大韓民國與中共、北韓交流的總統,其實為「反共鐵人」朴正熙

從北方政策到關係正常化

經過一場長達三年的戰爭打下來,本來沒有直接仇恨的大韓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成了貨真價實的仇敵。而且南韓人對中共的仇恨,還不只是對共產主義的牴觸而已,同時還延續了近代以前朝鮮王朝對中央王朝的反彈情緒。所幸當年台灣還有一個中華民國存在,可以正統中國的名義維持與李承晚政府的關係,讓定居南韓的華僑不至於受到迫害,當然前提是他們不可以支持中共或北韓。

李承晚與蔣中正一樣,是個不安於現狀的人,所以他對於美國政府決定見好就收,不再支持他打回北韓的政策相當牴觸。此種牴觸情緒,讓李承晚容易在心態上與在台灣天天高喊反攻中國口號的蔣中正心有戚戚焉,中華民國和大韓民國兄弟之邦的情誼更加穩固。不過一旦當美國與南韓發生矛盾,蔣中正卻又始終選擇與美國合作,以「和事佬」姿態出面安撫李承晚放棄己見。

因為在處理對美關係上更為圓滑,蔣中正得以避免如李承晚般在1960年被推翻的命運,始終扮演美國亞太地區頭號盟友的角色。只是這種在美韓之間兩邊遊走的態度,多少還是讓大韓民國對台灣的自由中國也產生厭煩。尤其是中華民國官員見到大韓民國官員時,總強調中國是「兄」,韓國是「弟」,不斷挑戰南韓官員的民族情緒。

礙於美國的面子,大韓民國不好直接對中華民國兄弟之邦的論述提出反駁。要等到滿洲國軍出身,在心態上完全不覺得自己對蔣中正有任何虧欠的朴正熙上台後,南韓政府才徹底放棄李承晚時代那種以反共意識形態為主導的對華政策。滿洲國雖然反對共產主義,可是卻與蘇聯之間有外交承認,這段經驗給朴正熙推行的北方政策帶來啟發。

朴正熙為了爭取美援發展經濟,表面上仍高舉反共抗俄旗幟,不只派遣國軍參加越戰,還成為大韓民國建國以來唯一造訪過台灣的韓國總統。可朴正熙終究還是朝鮮民族主義者,他仍必須從大韓民國的利益出發,恢復「非共不反共」的國策,推動和蘇聯、中共的關係正常化。除了與蘇聯、中共的關係正常化外,朴正熙還成功推動了南北韓紅十字會談判。

雖然朴正熙最後慘遭部下暗殺身亡,可是他一生奮鬥的兩大目標,即「中」韓建交以及南北韓領導人會談,都在其繼承者盧泰愚和金大中手裡實現。大韓民國今日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緊密關係,稱得上是由「反共鐵人」朴正熙率先推動成功的。只是從古代、抗戰還有韓戰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直到今天都還在困擾著中共與南韓,BTS防彈少年團的言論不過是一個小小縮影。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