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程車司機、白領上班族,那些被遺忘的新加坡蘇丹王室的後裔們

計程車司機、白領上班族,那些被遺忘的新加坡蘇丹王室的後裔們
東姑沙瓦一家的合影,如今他們居住在政府組屋內。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比鄰國馬來西亞仍是個君主立憲制國家,蘇丹王室仍對公共生活中發揮積極作用,還在新加坡的王室後裔們,在上世紀離開宮殿後,就在外面的世界面臨了許多衝擊。

每當談到東南亞的王室,許多人想到的多是前泰王拉瑪九世,或是因石油而富裕的汶萊王室。除了泰國和汶萊,柬埔寨與馬來西亞仍有王室,那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實新加坡仍有王室成員的存在,只不過他們跟你我一樣已是普通老百姓,隱沒在大眾之中。

路透社在27日推出了一篇報導,介紹了新加坡王室後裔的現況,他們是19世紀新加坡第一任蘇丹胡先沙(Sultan Hussein Shah)的後代子孫,這位馬來蘇丹後來將這島嶼的控制權拱手讓給了英國人萊佛士。

根據國際商業雜誌(CEOWORLD)在2019年的報導,全球最富有的王室是現任泰王瓦吉拉隆功(拉瑪十世),總資產高達430億美元(約新台幣1.2兆元),而第2名則是汶萊蘇丹哈桑納爾(Hassanal Bolkiah),總資產為280億美元(約新台幣8003億元)。至於新加坡的王室後裔,則跟你我一樣,都需要工作討生活,有的人是普通上班族,有的人則是計程車司機。

RTX85AFD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新加坡的甘榜格南王宮(Istana Kampong Gelam)

新加坡最後的王族

51歲的東姑沙瓦(Tengku Shawal,51歲)是新加坡極少數擁有「東姑」頭銜的人,通常名字中帶有「東姑」頭銜的人,多與馬來蘇丹有直系關係。由於沙瓦在家族中頗有威望,因此被家庭成員推崇為「新加坡王族的族長」(Head of the House of Singapore),只是他們的王宮早已變成了新加坡馬來傳統文化館(Malay Heritage Centre),目前他們全家都與新加坡老百姓一樣,居住在政府組屋內。

「他們還存在嗎?」 東姑沙瓦這樣告訴路透社,每當他告訴人們他是蘇丹胡先沙的後裔之一時,常得到這樣的回應。根據英殖民政府時代的協議,王室可獲得供養,可繼續居住在蘇丹回教堂隔鄰的甘榜格南王宮(Istana Kampong Gelam)內。

RTX85AFF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東姑沙瓦

包括東姑沙瓦在內,承襲蘇丹胡先沙一系的後裔共有79人,他和其中13人曾長居於甘榜格南王宮,一直到上世紀末才搬出,如今有的人仍在新加坡政府申請相關補償。東姑沙瓦是少數繼續在新加坡生活的族人,許多族人早已移居海外,至今他仍然定期回到已成為博物館的宮殿參觀,並巡覽附近的清真寺和墓地。

對於東姑沙瓦提到新加坡政府提供補償的說法,新加坡政府告訴路透社,除了一筆款項外,所有款項都已支付完畢,但無法透露有關受益人的更多細節。而東姑沙瓦向路透社出示了新加坡的政府信件,以證明他是受益人。

RTX85AAO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東姑沙瓦自製了一個自佩戴的王家紋章。

和許多新加坡老百姓一樣,東姑沙瓦的生計也因武漢肺炎疫情而陷入膠著,不過東姑沙瓦仍堅持穿上傳統的王室服裝參加活動,以彰顯蘇丹的文化遺產仍在這島嶼上存在。東姑沙瓦坦言,新加坡的蘇丹王室頭銜要在當代獲得更廣泛認可是一項挑戰,就算在族人當中也有分歧。其他的王室後裔提醒活在過去的危險,又或者過於專注於在現代社會求存的艱辛。

RTX85A8N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東姑沙瓦常傳傳統服飾回到已成為馬來文化館的舊王宮參觀

「我們不是一個王朝。你是不是皇室後裔並不重要。」67歲的顧問東姑因德拉(Tengku Indra)說。東姑因德拉從小就住在宮殿裡,他表示如今重要的是,族人能否在新加坡這精英制度的社會中謀生,而非坐享祖輩所賦予的優越地位。隸屬於新加坡政府的遺產協會—新加坡博物館之友,在去年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東姑因德拉是蘇丹胡先沙的曾孫。

東姑·因德拉的兒子、40歲的商人東姑阿贊(Tengku Azan)有一個兩歲的女兒,她將成為年紀最小的後代之一。不過東姑阿贊表示,他不認為後代會再對蘇丹的歷史感興趣。他說:「過去不經意間退居次要位置,仍然不被珍視。」

RTX85AES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東姑因德拉(坐者)在住家中受訪
RTX85AEY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東姑因德拉家中保存著其曾祖父蘇丹胡先沙的官方官璽,這文物可追溯至1809年。

路透社提到,相比與新加坡一水之隔的馬來西亞,馬來西亞仍是個君主立憲制國家,蘇丹王室仍對公共生活中發揮積極作用,也能常見到各類尊稱頭銜。至於還在新加坡的王室後裔們,在上世紀離開宮殿後,就在外面的世界面臨了許多衝擊。

43歲的東姑法依札爾(Tengku Faizal)告訴路透社,他在1999年搬離王宮,曾在一家公寓擔任清潔工,因此被人嘲笑是處理垃圾的王子。如今是計程車司機的東姑法依札爾依然艱辛地維持生計,他妻子在一家麥當勞擔任兼職,女兒的托兒費則是靠經濟援助來支付的。

「我們不聰明,我們不富有(We are not smart, we are not rich)」 東姑法依札爾用英語說。「我們只拿到了頭銜。(We got title only)」

RTX85ABB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如今已是一名計程車司機的東姑法依札爾(白衣者)

在路透社採訪的7名新加坡蘇丹王室後裔索賠人中,東姑沙瓦是最熱衷於表現其王室文化遺產的一位,不過他自己也曾對是否要將傳承王室頭銜給後代心存疑慮,擔心會給後代施加包袱,因此並沒有在女兒布特禮(Puteri,馬來文中是公主之意)出生時,就馬上把東姑的頭銜傳承給她。

如今現年27歲的布特禮在新加坡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工作,她已重新使用了東姑這頭銜。布特禮坦言,要如何在一個已遺忘馬來蘇丹王室歷史的國家(新加坡)解釋自己的身份,是相當困擾的。

布特禮感傷地說:「我有時感到非常難過,因為我需要解釋我是誰。但當人們看到英國哈利王子的時候,他們知道他就是王子。」

RTX85AB1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東姑布特禮(左)與姐姐東姑盈丹和父親東姑沙瓦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