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形記》:時差與生理時鐘——腦能輕易含括天空, 也含括你

《變形記》:時差與生理時鐘——腦能輕易含括天空, 也含括你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時差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每當我們進入新的光暗節律中,身體具備能讓調適過程變慢的煞車裝置。那是一種抗拒改變的形式:身體謹慎地變換到新節律,正是這種謹慎讓我們無法迅速適應新的周遭時區。

幾年前,一群牛津大學前細胞生物學家發現了時差調適踩「煞車」的原因——當光照射在視網膜內的神經節細胞,視交叉上核的細胞便開始表現數以百計的基因,這些基因改變了細胞的時間測定,以適應新的周遭光照條件。但接著有另一種蛋白質會開始起作用,幾乎在這些基因一活化的同時便再度將之關閉[4]。新節律的適應被延遲,直到日復一日的光照壓力變得不可壓抑為止。研究人員創造出了沒有分子煞車裝置的基因轉殖老鼠,這些老鼠在短短一兩天內便適應了人為誘發的六小時時差。這助長了研究人員的希望,相信可能有某種藥物能治療時差,或輔助輪班工作者適應日班和夜班之間的轉換。


我在南極洲行醫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但目前我在診間仍會遭遇患者的生理時鐘問題。我們身體的節律往往與我們的社群和工作生活的節律不一致。相較於二十年前,西方人處在自然照明下的時間平均每天減少了一小時,而同時期內,注視螢幕的時間卻暴增,使得我們的腦部塞滿藍光。輪班工作是地方性流行病,尤其對保健而言,快速換班的工作讓人陷入永久的時差問題。輪班工作據知會導致工作者注意力較不集中和肥胖——不合適的睡眠時間會讓人感覺更飢餓,渴望獲得更多碳水化合物,而不良的代謝則會加速糖尿病和心臟病的惡化。

當時序轉入冬季,對許多人而言就彷彿門逐漸關上,或是窗簾慢慢閉閤,遮蔽了他們的心情和專注力。「冬季憂鬱」是其中一個名稱,此外也稱作「季節性情緒失調」。作家梅爾維爾在《白鯨記》中描述:「每當我發現自己變得嘴巴惡毒,每當我靈魂中潮濕、下著毛毛雨的十一月……」為了擺脫冬季憂鬱,梅爾維爾的敘述者於是前往南海。然而我們多半沒有這種機會,所以得想辦法與冬天和解。

要讓生理時鐘對準時間,度過蘇格蘭的冬天,感覺可能會像要度過南極的冬天一樣辛苦。我在南極洲進行的研究顯示,天藍色的燈箱能稍微改善睡眠品質,但無助於我們這個小團體更貼近二十四小時的時鐘節律。要擊敗冬季憂鬱,讓生理時鐘準時,以及克服時差,無論你身在世界何處,辦法都一樣——嚴格遵循慣例、時間間隔妥當的健康三餐、每天運動,以及至關重要的,在白天時盡可能獲取光照——從天而降的自然光會比人造光明亮許多倍。

回想起在南極洲度過的時光,我日復一日在天空下滑雪,廣袤黑暗的天空有如擴大的瞳孔。我有幸目睹流星和極光的奇觀,月相變化和星辰流轉。我的雙眼作為光的器官,讓我見識到許多絕美景象,而現在,我也感謝這雙眼睛作為時間的器官。

註釋

[1] 我在《南極帝國:冰、寂靜與皇帝企鵝》(Empire Antarctica: Ice, Silence & Emperor Penguins),寫到我在南極研究站度過的一年。

[2] 這些特點有可辨識的基因碼,而且「時鐘基因」可以預測你習慣早睡或晚睡。

[3] 甚至有人是「皮質盲」,意思是他們無法有意識地察覺光的存在,但這「第三隻眼」能持續使生理時鐘完全對上時間。

[4] 這稱作「鹽誘發激酶1」(Sik1)。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變形記:一部醫學與人體變化的文化史》,木馬文化出版

作者:蓋文・法蘭西斯(Gavin Francis)
譯者:林金源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人類活著便是無休止的變形。
身為人,我們隨時都在變化,不論是內在或外在,肉身或心神。
歷經成長和復原、適應和老化—―在受孕到死亡之間,我們體現了改變。

「改變」是人類萬年來適應環境的求生本能,加上現代醫學快速進步,如此改變益發明顯。隨著生命不斷朝前推進,我們夢想、歡笑,長高、萎縮,扭曲、復原,茁壯、衰敗。這些變化有的來得劇烈且急速,有的緩慢而細微。

有些改變你我無能制止――就像阻擋不了青春期、更年期、老化、失智及死亡的到來;
有些肇生於特定的心理狀態――厭食症、健身狂、整形上癮、性別轉換;
還有一些罕見得近乎奇幻――例如傳說中的狼人症、巨人症、著魔幻覺……

兼具執業醫師及暢銷作家身分的蓋文・法蘭西斯,以東西神話、藝術、文學、歷史及醫學知識為經緯,結合臨床診治的個案實例,透過深富人性關懷的二十四篇專文,探索人類身體的各種改變,闡述「變化」正是你我從生到死、身而為人的本質,進而讓我們更了解自己的思想、行為與情緒,接納再自然不過的身體變化。

一本精準與詩意兼具的醫學書寫之作。

getImage-3
Photo Credit: 木馬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