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普遍認為美國是「民主國家」,不幸的是,事實並非如此

人們普遍認為美國是「民主國家」,不幸的是,事實並非如此
美國佛羅里達州一名男子正在排隊完成郵寄投票。|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有政治科學家研究發現,在美國「普通公民對政府的行為幾乎沒有影響」,企業的打手,為特定政黨量身打造的選制,也讓基層民眾越來越無法掌控政府,不但因此傷害到自己的利益,更為脆弱的地球環境造成危機。

文:George Scialabba(在哈佛工作時接觸了喬姆斯基,之後成為評論家,在《紐約客》等眾多媒體發表超過上千篇評論,曾被美國哲學家羅蒂〔Richard Rorty〕譽為「檢驗道德的楷模」)
譯:丁肇九

人們普遍認為美國是民主國家(democracy),不幸的是,事實並非如此。

在一個民主國家,民選代表會對其選民負責、受其選民控制,在兩年一次或四年一次的投票儀式外,通過持續的訊息揭露與討論進行,搭配現代的通訊科技,要做到這些事並不困難。

但是在美國,一般民眾對其政府的影響很小。

六年前,兩位美國政治科學家研究了政策偏好、政策結果和收入水平之間的相關性,得出「普通公民對政府在美國的行為幾乎沒有影響」的結論,能改變政策方向的僅限於收入分配最頂端的人,和代表企業(以及其他利益團體)的組織群體。

換句話說,美國是個金權政治(plutocracy)的國家。

自從雷根總統(Ronald Reagan)於1980年上位後開始撼動新政(New Deal)這個為美國立下二戰後幾十年繁榮與公平的基礎,大多數共和黨總統——包括雷根、小布希(George W. Bush)、川普等,都為富人實施鉅額減稅,並試圖削減或私有化社會保障與失業救濟、破壞工會的制衡能力,以及抵制民間全民醫療保健和免費高等教育的訴求。

被操作的選舉:為什麼有時候會「票少者贏」?

那麼,為什麼大多數美國人投票支持共和黨呢?

他們沒有。

過去十年,州和國家兩級(包括2016年總統大選)的多數選票都投給了民主黨人,只是因為美國有一個古老的選舉制度,該制度在過去20年中兩次讓總得票較少總統候選人當選,兩次也都是共和黨人(小布希和川普)。

這個系統的存在,讓一位懷俄明州的選民,擁有和57位加州選民一樣的權重。因為美國憲法很難修改,加上以共和黨為多數的小州一直拒絕放棄不公平的選舉優勢,讓這個無法反映出總統和參議院民意的制度根深蒂固。

RTX3CVRD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眾議院和州議會由各選舉區選出。傳統上,民主黨與共和黨都想盡辦法操縱這些選區的組成,讓自己得到最大比例的優勢,這種做法被稱為「傑利蠑螈(Gerrymander,編按:把選區劃分的像是變形蟲一樣,以削弱對手的投票能量)」。

但是在2010年,共和黨人請來了電腦運算顧問團隊,將這種惡行提高到全新的水平,因為許多州的選區被用電腦精算「蠑螈」,共和黨人2012年先在總得票數較少的情況下贏了眾議院,並在之後的選舉持續使用這種手法,取得超過他們得票率所應得的席位。

投票支持共和黨的都是哪些人?

當然,大部分的共和黨支持者都不是富人(差不多有五千萬人),而其動機也大相徑庭。

其中最大宗或許是福音教派基督徒。他們支持川普,因為川普承諾通過司法任命促進「宗教自由」(背後其實是對《第一修正案》的狹義解釋)和對墮胎的限制。其他人(特別是南方美國人)則從未原諒民主黨在1964年通過的《民權法案》(編按:宣布因種族、膚色、宗教信仰、性別或來源國而有的歧視性行為為非法)。

另些(相對理性的)人,不喜歡歐巴馬和克林頓的新自由主義:他們認為「自由貿易」協定會加速於資本流動和工作外包、金融與各種形式的管制鬆綁,和財產私有化(儘管共和黨在國會中也支持這些做法)。

還有一些人就只是不喜歡「華盛頓」和聯邦政府,但他們總忘記這是他們的社會福利和醫療保險的來源。

AP_850791006045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共和黨選民的一大強項,是他們擁有很高的投票比例。

民主黨的支持者雖多,但其中有更多的人不投票。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它們更年輕、更鬆散,也可能因為他們比較不願意請假投票(美國的選舉日是上班日,這是個兩黨聯合壓制投票率的久遠手段)。

還有一個原因:共和黨針對性壓制選民的力量。種種措施包括嚴格的登記規則、減少民主黨地區的投票站、清理選民名單(Purging voter rolls,在選舉前刻意更新選民登記名單,選民不知道自己被刪除,到投票站的時候才發現不能投票),不提供或不計算郵件投票數等等。

這些舉動,都將對2020年的大選產生嚴重影響。

民主黨方面,相關的反制行為不但缺乏資金,也缺乏動力——民主黨機構似乎更關心維持對黨內的控制,而非贏得選舉。此外,共和黨所任命包括最高法院的法官,對保護選民(以及工人和消費者)的權利,一直沒什麼興趣。

財團凌駕民主,讓我們脆弱的星球危在旦夕

當然,川普和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讓有錢人更有錢的種種惡習和傷害總和,若和地球大氣中二氧化碳的危險飆升相比,幾乎是微不足道。

印度喀拉拉邦和孟加拉的洪水、加州和澳洲的野火、敘利亞和蘇丹的乾旱、極地冰層的融化、北極永久凍土的消逝、世上一半的珊瑚礁被漂白,這些都是我們星球死亡的前兆。

雖然不知道這個死亡漩渦能否停止,但川普在過去四年中卻盡了最大的努力來加快它發展:撤消環保令、禁聲或解僱政府科學家、積極推廣石油和天然氣的鑽探。這些政策再進行四年會是致命的,特別是世界的另一端有著川普仰慕者——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對亞馬遜雨林這個世界的肺,進行不斷地破壞。

川普;巴西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拜登(Joe Biden)是一個理性又正直的人,但和歐巴馬一樣,他並不是一個在政治上勇敢的人。如果拜登當選、參眾議院民主黨都占多數,他將大規模投資再生能源,重新加入巴黎協定,並實施碳排放標準。但其間,共和黨人將不停與他作對。

為什麼?因為這些政策可能會使最富有的美國人——特別是柯氏工業(Koch Industries)和埃克森公司(Exxon Corporation)——變得稍微沒那麼富有。

與許多美國人一樣,我相信提升貧困地區生活水準是正義的事,即便那表示富裕國家的人必須在碳排方面稍微勒緊褲帶。

印度和中國生產的50億個新的冰箱和空調,可能會使全球平均溫度升高一度。我們阻止不了他們。但能源行業的利益是另一回事,我們美麗而脆弱的世界,可能只因為幾千個美國富豪和企業請來一幫背德的打手、掐住美國政治的喉嚨,而遭受致命的傷害,這可怕到令人無法想像。

本文原發表於The News Lens International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