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與《沉默》的改編羅生門:取材自社會案件的電影,能不能掛上「原創」?

《無聲》與《沉默》的改編羅生門:取材自社會案件的電影,能不能掛上「原創」?
Photo Credit: Catchpla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電影《無聲》近日陷入了「抄襲」書籍《沉默:台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的疑慮風暴中,到底電影田調、取材該怎麼界定原創或改編劇本呢?

「別難過,只要我們熬到畢業,就不會被欺負了。」2011年9月,國立台南大學附屬啟聰學校爆出了集體性侵事件。根據教育部調查,從2009年10月到2011年7月,台南特殊學校共發生71件疑似性侵害及性騷擾事件,20件性侵害、23件性騷擾、雙方合意(無強迫行為)四件、24件不成立。柯貞年導演的電影《無聲》便以此事件為發想靈感,更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男配角、新演員、原創劇本等八項大獎。

事件起因是一位台南特殊學校16歲女學生在校園遭到學弟強暴,母親發現後向學校反應,校方卻想息事寧人,導師先表示她以為是「男女同學的性邀約」而不方便過問,校長也致電表示請「高抬貴手」、「竟然事情都發生了,乾脆讓兩個孩子結婚算了。」

女學生母親要求學校依性平法展開調查,學校只自組七人調查小組,發現早在2005年女學生就遭到學弟性侵,女學生曾經在日記本告訴老師,結果老師竟回「如果老師幫你,誰幫老師啊?」就在老師的漠視、學校又未設置監視器及緊急求救等安全設施下,導致女學生持續被性侵,女學生母親氣憤難平,於是決定控告學校。

2009至2011年,台南特殊學校兩年內就發生了100多件學生對學生的長時間性暴力案件,300位學生中有70多位小二到高三的被害者與加害者,場所遍及教室、宿舍、校車、火車、圖書館、同學家及老師家。

2011年事件曝光後仍持續發生性侵案,從2011年調查到2013年懲戒宣布期間,又增加了53起通報案件。根據人本基金會的介入調查,學生求助時無人理會,在整個體制內,師長們都成了助長與沉默的共犯。台大人類學系畢業的陳昭如也根據此案件,真實記錄下《沉默:台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

「邪惡的凱旋唯一需要的,只是善良人的袖手旁觀。」在《沉默:台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的書封上,印著愛爾蘭哲學家艾德蒙.伯克(Edmund Burke)的語句。長年關注校園性侵案件的作家陳昭如,不喜歡輕易地區分受害者或加害者,以「邪惡的平庸」解釋校園性侵案件層出不窮,因為大部分校方及老師都對校園性侵事件習以為常,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反而要求學生們集體噤聲。她認為遭受性侵的被害者是被體制擠壓、無法發出聲音的人,出版《沉默》與《沉默的島嶼》都以「沉默」為揭露政府及教育單位對校園性侵案件漠視的關鍵字。

無聲獲選2020台北電影節開幕片(1)
Photo Credit: Catchplay

2005年秋天清晨七點多,16歲的婉柔(化名)被同樣早到、陌生的學弟強拉到廁所性侵害,想反抗的她喊不出聲音,封閉的廁所內也沒有任何緊急求助設施,她被打耳光、掐脖子無法呼吸,試圖逃走又被抓回,事後還被恐嚇不能說,否則要找黑社會老大殺她全家。事後,婉柔在與導師的日記寫下經過,卻一直沒有被批改的紀錄。半年後,持續遭受性侵的她鼓起勇氣,兩次寫紙條向導師求助,導師卻憤怒拍桌。事情於是等到婉柔母親發現孩子異樣時,才使得揭發。

柯貞年執導的《無聲》靈感來自於2009至2011年真實發生的台南特殊學校的多起性侵案,描述一名失聰少年愛慕著女同學,某天卻發現女學生在校車最後一排被加害者們包圍性侵的殘忍「遊戲」。學生們無法出聲,女孩遍體鱗傷,男孩驚恐害怕,在體制嚴重缺漏的校園中,這場沉默的傷害正持續在上演著…。

人本教育基金會從2011年開始介入了解與調查,在人本網站、陳昭如等人整理的《沉默:台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專頁,都報導了整個事件的始末。在法院判決結果出爐之前,學校仍堅持不認錯,不僅不交出女學生的日記本當物證,還謊稱學校調查小組的錄音檔遺失,前校長林細貞更辯稱說:「被害人的父母要負全部責任,沒有給她準備哨子或瓦斯噴霧器。」最後法院判決學校必需負起國家賠償責任,教育部的懲處名單無人下台,監察院彈劾的16位人員只受輕懲或不受懲戒。

其實許多學校都有類似事件出現。根據教育部統計,全台灣校園每天發生1.2起性侵案件,幾乎每起校園性侵都是累計五名以上受害者才被揭發。「這是一個關於聾人的故事,也是一個不管面對多少殘酷,仍想努力生活下去的故事。」導演柯貞年表示。看似為弱者發聲的電影,卻在最近引起不少討論與爭議。

國片無聲首映會 劇組出席
Photo Credit: Catchplay

「雖然說新聞事實沒有著作權,但是到底有沒有跟人本及陳昭如合作,一直是我看到《無聲》時的陰影。」作家林立青在臉書發文「無聲與沉默」,質疑電影《無聲》的製作團隊有沒有與人本教育基金會及作家陳昭如合作。他認為專門撰寫校園性侵題材的作家陳昭如,是台灣探討相關議題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要說這部電影沒有被參考書,我不相信,畢竟有太多內容相同,像是轉學生、隔代教養的身分。人本在發新聞稿時,不可能會提及家庭背景,監察院的調查報告亦然,只有在陳昭如的『沉默』中,有可能稍稍帶到孩子的家庭背景,好讓人理解孩子的心境。」

因為有部分網路文章提及,《無聲》的故事原型改編自陳昭如的《沉默:台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而《沉默》內容又是根據真實案件創作,因此《無聲》的編劇柯貞年與林品君在做田野調查時,究竟沒有參考過人本的調查或《沉默》,仍是未知之謎。這也引發支持者與質疑者兩派的論述與意見。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