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美國智庫政治學者:俄國這次根本沒興趣,不管誰贏都已在鋪路

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美國智庫政治學者:俄國這次根本沒興趣,不管誰贏都已在鋪路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越接近美國大選,就越多關於「俄羅斯干預」的警告。有美國智庫的俄國政治學者指出,俄羅斯對於此次美國大選一點興趣也沒有,就算拜登當選,對俄國也不是什麼天大的壞事,俄國早已在為未來鋪路;而且,俄國也早已厭倦了總是被美國政治當成要脅社會的人質。

自美國2020大選開跑後,除了競選人互相指責的新聞之外,美國情報機構和媒體多次警告應嚴防「俄羅斯干預」。然而觀察美國政局現勢充滿分裂和混亂,美國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1名俄國政治學者撰文表示,俄國這次對於美國大選一點興趣也沒有,就算拜登順利當選,對俄國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壞事。

總部在美國的卡內基莫斯科中心(Carnegie Moscow Center)政治學者史妲諾瓦雅(Tatiana Stanovaya)撰文指出,俄國有個大家都知道的笑話,「美國總統大選是俄國國內政治的重大事件之一」。這句話不是沒有道理,畢竟美國大選結果確實會影響俄國政府未來的舉措,不僅是外交層面,也會為俄國國內的企業發展和政治思想帶來波動。

一般認為普亭(港譯「普京」)的克里姆林宮期望川普(港譯「特朗普」)連任,拜登勝選則會威脅到俄國利益。但實際上,俄國執政菁英圈對於誰比較符合俄國利益,並未達成共識,而且克里姆林宮對川普的想法比外界所知的更為複雜。

俄羅斯對川普曾有期望,2016年是個驚喜

史妲諾瓦雅指出,川普2016年勝選,對克里姆林宮是個大驚喜。川普對俄羅斯的態度和前總統歐巴馬迥然不同,川普對俄國不批評、不說教,不會倡導自由主義的價值觀,而是表態願與普亭往來。俄國當時希望川普的當選能夠改變美俄雙邊關係。

RTX6BNS9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8年7月16日,美國總統川普(左)和俄國總統普亭(右)在赫爾辛基會面。

更有甚者,川普打碎了西方的團結,與北約組織(NATO)的歐洲盟友相處不佳,讓美歐漸行漸遠。川普領導的美國經常「退群」、「撤軍」,減弱了美國對國際爭端或衝突的影響力;而川普將矛頭指向中國,稱中國才是美國的敵人、而非俄羅斯,這幾件事都讓俄羅斯喜不自勝。

川普似乎讓俄羅斯看見2個可能:

  1. 以「破壞性」的方式掃除美國過去的作風,讓美國的政策更保守內向。
  2. 為美俄關係注入了「創造性」的機會,有望透過協議而和平共處。

史妲諾瓦雅分析,第一點或多或少已經實現了,雖然代價可能是美國對俄國施行更嚴格的限制或制裁,但美國在國際間已難以牽制俄國;第二點則毫無收獲。尤其在2018年之後,美俄很明顯沒有任何商討餘地,川普任何對俄國友善的言論、或任何與俄國協商的消息,在美國都只會引發新一波反俄潮,同時減損美國人對川普的支持。

誠然,比起拜登,川普連任對俄國確實較為利多,至少普亭寧願跟川普打交道。俄國政治圈認為如果川普無法讓俄羅斯從美國的反俄思想裡脫身,那大概沒有人可以。

但川普讓俄羅斯付出的代價越來越多,除了經濟制裁,俄國盡力與德國達成的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合作案也有危險。加上川普對於遏制中國的癡迷程度,幾乎摧毀過去所有軍備控制協議,美俄之間碩果僅存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將於2021年2月到期;由於美國堅持要將中國納入新條約、中國堅拒,美俄至今對於新條約或是延長條約仍未取得共識。

失望太大,俄國政治菁英對川普連任看法分4派

史妲諾瓦雅在文中表示,拜登勝選的可能性,已經大到足以讓俄羅斯開始為此鋪路。而對於川普,俄國政治圈有幾派看法:

  1. 川普仍是「自己人」。持這種想法的人認為,川普會在第2任任期盡可能給予俄羅斯很多優惠。這個看法原本是俄國政治圈的主流,直到2018年7月普亭和川普在赫爾辛基會面,普亭在這場「普普會」裡談到的期望和建議,例如俄美歷史專家委員會、俄美商業論壇、反恐合作小組、網路安全工作小組,沒有半項達成,此後俄國政治圈再沒人有興趣把川普當成拉攏目標。
  2. 雖然川普沒有拉攏價值,至少他可以是個破壞美國政治、破壞西方團結的工具;俄羅斯能從川普身上得到什麼,並不重要,只要川普能讓美國在國際上更脆弱,俄國相對地就能更有發揮空間。持這種想法的人大多是俄國情報界人士,對他們而言,軍備控制協議是次要考量,川普的孤立主義、不干預前蘇聯國家和敘利亞局勢,讓他們做事更方便。
  3. 與情報圈不同,俄國外交圈菁英認為,川普若連任,給俄國帶來的問題比好處更多,因為川普領導之下的美國越來越難以預測,也越來越「不上道」,沒有專業精神,這不僅威脅到美國本身,也牽連到全球,包含俄羅斯。這一派人認為,當初若是希拉蕊當選,對俄國的危害說不定還比較小,因此現在他們將希望放在拜登身上。
  4. 最後一派是利己者,想法很簡單:俄國和美國關係越差,就越能以「防止外國危害國家利益和穩定」為由,在俄國國內推動保守和壓迫性法案,並從中獲益。「維持國家穩定」(簡稱「維穩」)是最好的「大內宣」語言之一,透過加大社會之間的意見分歧,讓政府有理由出手管控內政,而某些政治菁英可以藉此提高自己的地位。

目前,第四派的想法在俄國政治討論中處於最邊緣,但聲勢日漸擴大,討論的頻率增加,尤其在俄國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疑似遭下毒事件後,俄國與歐洲關係更惡化,讓持有利己想法的俄國政界人士看到更多機會。

川普也好、拜登也沒差,俄國早已在鋪路

雖然有各種想法,和2016年不同,俄羅斯這次沒有實驗欲望。史妲諾瓦雅寫道:

「川普任期內所造成的負面結果、以及對於他本人的失望,給俄國政治圈帶來更清醒和務實的態度。對克里姆林宮而言,川普已經證明自己沒能力將企圖轉變為實質行動。」

川普擔任總統期間,讓俄羅斯成為美國國內政治鬥爭的人質。此次讓民主黨人勝選,對俄羅斯至少有個好處,就是能讓美國人將注意力從「俄國干預」這個問題上移開,不會凡事都要指責是俄國干預,讓俄羅斯不再是美國社會的議題毒藥,開啟美俄對話的可能。

AP_20252714489354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與德國訂下的北溪天然氣管合作案,是俄國能源外輸計劃中近年來最重要的經濟項目。

與此同時,普亭也已展開新的策略,在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會議上多討論重大的全球問題。這些議題是美國必須參與和負起更多責任的事務,而在川普領導之下,美國將很難做到這一點。

史妲諾瓦雅總結道,如果川普連任,俄羅斯會繼續幸災樂禍,利用美國政治的脆弱、以及西方聯盟的瓦解,而從中獲益。但是,俄羅斯對於川普也已經很厭煩,包含戰略關係被破壞、對北溪2號天然氣合作案的威脅,也厭煩在美國政治中不斷被當成人質。而這所有的「煩」,都代表對俄羅斯來說,拜登勝選也不是什麼糟糕事。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