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金音獎】阿爆拿下最佳專輯獎,評審團主席陳君豪揭秘內幕:「主流和非主流漸漸模糊」

【2020金音獎】阿爆拿下最佳專輯獎,評審團主席陳君豪揭秘內幕:「主流和非主流漸漸模糊」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王祖鵬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年第11屆金音獎頒獎典禮於今(31)日晚間在台北流行音樂中心(以下簡稱北流)舉行,21個獎項順利頒完,而這樣的得獎名單,評審是怎麼看待的?

2020年第11屆金音獎頒獎典禮於今(31)日晚間在台北流行音樂中心(以下簡稱北流)舉行,這也是北流繼10月3日的金曲獎,再度舉辦大型音樂頒獎典禮。

本屆金音獎有501張專輯/EP、35件現場演出影片,共計2727件作品參賽,經評審團評審後計有113件作品入圍,角逐21個獎項。

最佳專輯獎,由陳珊妮和《濁水溪公社》柯仁堅頒發給排灣族歌手阿爆(阿仍仍)的《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阿爆延續在金曲的氣勢,今晚效仿娃娃魏如萱在金曲獎主持人得獎的模式,無懸念抱走大獎,在金曲和金音兩大音樂典禮盛會雙雙笑到最後。

DSC_1918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王祖鵬

金音對《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的評語為:「專輯概念完整,出色的音樂表現結合鮮明的歌手特質,在文化、創意、動聽度上,皆表現不凡格局,擁有超越國界的感染力。」

阿爆在台上逗趣表示:「我很意外,我家裡缺這個!怎麼好意思,我主持人還來領獎。」阿爆繼續說:「我覺得金音獎真的很難拿,因為他審視的角度很特別,有獨特審美,謝謝評審將金音獎給了全母語的創作專輯。我要特別謝謝派樂黛、黃少雍。不管什麼樣語言的歌曲,在金音這邊的人都很特別。謝謝,maljimalji masalu。」

DSC_1919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王祖鵬

其餘獎項,J.Sheon以第二張專輯《巷子內》在金音獎入圍最佳嘻哈歌曲獎、節奏藍調歌曲獎、節奏藍調專輯獎三項大獎,最終得獎率百分之百,這三項大獎全都掃進J.Sheon「巷子內」,成為大贏獎。此外,女巫店及創辦人彭郁晶獲得特別貢獻獎;評審團獎則頒給落日飛車國國與 Alex Zhang Hungtai(張洪泰)合作的實驗專輯《龍港》(LONGONE)。

2010年創立的「金音創作獎」是以臺灣優先,原創優先,分樂種不分語言為三大特色的音樂獎項,今年則是金音獎轉型的第3年,主題是「GIMA就是未來」,希冀持續推廣台灣獨立音樂,關注台灣音樂創作能量,對未來發出宣言,讓未來充滿各種可能性。

金音創作獎
Photo Credit: 金音創作獎

2018年第9屆金音創作獎啟動為期三年的轉型計畫,該年金音創作獎首度改採主席制,由主席召集專業評審團;第10屆則調整獎項分類,包括「節奏藍調」、「另類流行」與「跨界或世界音樂」獎項,以反映當代創作現況;今年則將「海外創作音樂獎」轉換為「亞洲創作音樂獎」,音樂作品不再設限於華語作品,而是放眼亞洲各國之個人或團體報名。且本屆金音創作獎得獎獎金由10萬元提高至15萬元,藉以激勵更多元的音樂創作。

金音創作獎今年邀請金曲製作人陳君豪擔任金音獎評審團主席,他曾擔任戴佩妮、蔡健雅、張惠妹、徐佳瑩等人的吉他手,2017年以徐佳瑩的〈是日救星〉獲得金曲獎最佳單曲製作人獎。

對於這次金音獎,陳君豪曾在上個月表示作品是否有打入海外市場的潛力,是今年評選的重要標準:「作品是否有大膽突破,而非只有商業考量,也會被納入考量。未來希望獨立可以慢慢地帶進主流,兩邊相互影響,是金音獎的價值之一。」

DSC_1908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王祖鵬
陳君豪

對於今年的評選過程,被問到評比最激烈的獎項時,陳君豪表示是最佳專輯、最佳搖滾專輯和最佳樂團這三個獎項,陳君豪說:「最佳專輯是很多不一樣的專輯擺在一起,有搖滾、嘻哈、另類流行的,要在一起比較真的非常困難。大家真的都很優秀,樂團這部分,像滅火器在金曲獎已經拿過了,當然我們評審不太會考慮金曲,因為金音獎有他的價值跟方式,這時就回到音樂層面上。這次FUTURE AFTER A SECOND能得獎很重要的原因真的是製作完成度很高,以金屬樂來說能做到如此動聽,而且具有國際感。對今年金音獎要有的國際化,FUTURE AFTER A SECOND這個樂團就很具代表性。」

而被問到想透過這次的得獎名單,告訴音樂人、音樂圈什麼樣的訊息,陳君豪說:「其實現在的主流、非主流包含分眾音樂的市場,越來越多樣性,以前無法想像嘻哈音樂竟然成為主流,你也很難想像9m88這樣的藝人成為大熱門。她全部都一手包辦,和小團隊一路走到現在。包含現在很多的獨立樂團或獨立藝人他們都有自己的團隊,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分眾時代下產生的狀態。金音獎就會針對這個調整,金音獎必須思考更多不同曲風,這也是很難的部分。」

hynwon6ny71cxolb3rueiu92wtd51l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王祖鵬

陳君豪進一步對非主流跟主流解釋:「大眾其實可以透過金音獎認識相對『小眾』的音樂,而這些『小眾』很可能就會成為下一個風潮也不一定。而金音獎這樣的狀況可能影響到某部分音樂人,或是主流的流行產業,雖然可能只影響百分之五,但這百分之五搞不好可以擴散出去。像現在的傳統主流音樂,常常就會邀請在金音獎、獨立音樂表現優異的音樂人或樂團共同演出,這樣整個市場的多樣性會更好。」

最後,當被問到為什麼給予J.Sheon三項大獎的肯定,陳君豪說:「像我剛說的,主流跟非主流的界線越來越模糊了。J.Sheon最早是個網路自媒體,後來有不錯的成績之後開始跟主流音樂公司合作。他的音樂本身一樣具有獨立時期的銳利度,完全沒問題,當然有主流的資源使他的製作更達到國際水準。我覺得這就是所謂的非主流的創意,結合主流資源後的一個很好的作品。」

883bkyhvps40vq20h420l8vft4srql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王祖鵬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