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打工人」悲歌:從「打工是不可能的」到「資本家的乏走狗」?

中國「打工人」悲歌:從「打工是不可能的」到「資本家的乏走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活裡80%的痛苦來自打工,但是我知道,如果不打工,就會有100%的痛苦來自於沒錢,所以在打工和沒錢之間,我選擇打工。

「早安,打工人」、「打工人,打工魂,打工都是人上人 ​」……

最近,這幾句口號在中國網路瘋傳,「打工人」一詞也瞬間火了。

據中國《工人日報》報導,「打工人」是對所有體力勞動或技術勞動者的統稱。無論是在工地搬磚的工人,還是坐在辦公室「996」的白領,亦或是中層領導,創業者,都可以自稱「打工人」。

但是大部分網友理解的「打工人」是每天起早貪黑、工資微薄,但工作卻十分辛苦的上班族們。

網路還流傳一份《打工宣言》:「生活裡80%的痛苦來自打工,但是我知道,如果不打工,就會有100%的痛苦來自於沒錢,所以在打工和沒錢之間,我選擇打工。」

還有更誇張的表示:「打工可能會少活十年,不打工你一天也活不下去。」

不過也有人指出,「打工人」的背後是中國當代年輕人的糾結和自嘲。以往的打工仔和社畜都有一定的貶義,打工仔​​通常體力勞動,工資也低,隱含著一絲卑微和低人一等。社畜又似乎太慘太安於現狀,沒有鬥志和理想。而「打工人」就不同了,它在平凡中揭示著追求,在屈辱中揭示著堅強,雖然人在打工,卻不卑不亢。

從「打工是不可能的」到「資本家的乏走狗」?

當年廣西男子周立齊因偷盜電動車鋃鐺入獄,有記者採訪他問:「你這麼年輕、身體健康,為什麼不選擇找份工作,而要去偷竊呢?」

他慢悠悠地說:「打工這方面,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會做,就是偷這種東西,才能維持的了生活這樣子,進看守所感覺像回家一樣,在看守所裡的感覺比家裡感覺好多了!裡面個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我超喜歡裡面的!」

他的這番驚人言論迎合了如今流行的「喪文化」,獲得很多人的認同與追捧,雖然他們實際上並沒有這樣做,但是心理上卻欣賞這份瀟灑、自信與樂觀。就像那些遊蕩在深圳三和市場信奉打一天工可以玩三天的社會底層人士,被人們調侃為「三和大神」,周立齊也因為頂著一頭蓬亂的髮型,外表酷似古巴革命領導人切・格瓦拉(Che Guevara),被外界奉為「竊格瓦拉」。

有位文化人曾經說過:「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 現實情況是大部分人的生活都在苟且,早已不知詩和遠方。每天996(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一周工作六天)、711(早11點到晚11點,一周7天)或007(早12點到晚12點,一周7天)的生活已經讓人們變得冷漠、麻木,理想中的自由人已經從理性人、經濟人漸漸淪為工具人。

德國古典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曾經說:「人作為目的而不是手段活著。」馬克思則認為,勞動者沒有自主權,只能在別人的規定和命令下去出賣勞動力。在這樣的制度底下,勞動卻占了生活當中絕大部分的時間,這也就意味著一旦變成了一個勞動者,絕大部分的時間,人是作為手段的存在,而不是作為目的而存在,這種作為手段的存在就是人的異化。

魯迅在〈「喪家的」「資本家的乏走狗」〉一文中指出:「凡走狗,雖或為一個資本家所豢養,其實是屬於所有的資本家的,所以它遇見所有的闊人都馴良,遇見所有的窮人都狂吠。」

他還進一步指出:「梁先生(梁實秋)既然自敘他怎樣辛苦,好像『無產階級』(即梁先生先前之所謂『劣敗者』),又不知道『主子是誰』,那是屬於後一類的了,為確當計,還得添幾個字,稱為『喪家的』『資本家的走狗』。」

魯迅所說的「資本家走狗」不外乎是兩類人:一是已做了走狗的人,一是欲做走狗而暫時未得的人。

AP_70342972006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消滅底層廢物還是吹響底層集結號

今(2020)年10月初,網路還流傳一封署名廣西藝術學院20屆學生石可的〈給國家和社會的公開信〉,聲稱:「我願意對窮人開殺戒,包括我的父母。」

他自稱是一個愛國者,受到了最好的愛國主義教育。他看到美國和西方傷害黨、國家、華為、經濟,希望國家反擊,但是我們現在好像還做不到,那六億收入不到1000的窮人,時刻在拖累我們的國家,我們國家太愛老百姓了,和美國打仗,這些窮鬼就會吃不飽,我想,正是他們,才導致我們國家現在處處受辱!

最後他還代表中國全部有錢的正常人,正式向國家提意見:讓我們參軍,讓我們去殺掉這些不努力,拖累國家的人,全國的大學生應該聯合起來,一起殺敵,這些人阻礙國家前進,就是敵人,就該殺。……只要我們大學生聯合起來,一個月來殺光六億低收入廢物,就可以省下無數的錢和土地……

筆者對於這樣的納粹式言論一點也不驚奇,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部分中國大學生的心聲。在社會達爾文主義和成功學的薰陶下,不少中國人的心理是變態扭曲、泯滅人性的,就算是天子驕子的大學生也不例外,如果和他們討論中國的各種社會問題,最後基本上都會歸結為中國人口大基數大太,一些人甚至大言不慚地說「殺掉一半就好多了」。

這位石可同學自稱代表全部有錢的正常人,其實更像魯迅筆下「資本家的走狗」,遇見所有的闊人都馴良,遇見所有的窮人都狂吠。

底層廢物在中國的語境裡指的是一群身處社會底層,沒有創造出一定社會價值,卻持續消耗社會資源的人。如果將中國六億月收入不到一千的窮人視為底層廢物,實在是不公允的,這六億人大部分生活在偏遠、貧窮的農村,他們的貧困並不是因為他們的不努力造成的,而是先天條件和社會制度使然。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