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打工人」悲歌:從「打工是不可能的」到「資本家的乏走狗」?

中國「打工人」悲歌:從「打工是不可能的」到「資本家的乏走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活裡80%的痛苦來自打工,但是我知道,如果不打工,就會有100%的痛苦來自於沒錢,所以在打工和沒錢之間,我選擇打工。

「早安,打工人」、「打工人,打工魂,打工都是人上人 ​」……

最近,這幾句口號在中國網路瘋傳,「打工人」一詞也瞬間火了。

據中國《工人日報》報導,「打工人」是對所有體力勞動或技術勞動者的統稱。無論是在工地搬磚的工人,還是坐在辦公室「996」的白領,亦或是中層領導,創業者,都可以自稱「打工人」。

但是大部分網友理解的「打工人」是每天起早貪黑、工資微薄,但工作卻十分辛苦的上班族們。

網路還流傳一份《打工宣言》:「生活裡80%的痛苦來自打工,但是我知道,如果不打工,就會有100%的痛苦來自於沒錢,所以在打工和沒錢之間,我選擇打工。」

還有更誇張的表示:「打工可能會少活十年,不打工你一天也活不下去。」

不過也有人指出,「打工人」的背後是中國當代年輕人的糾結和自嘲。以往的打工仔和社畜都有一定的貶義,打工仔​​通常體力勞動,工資也低,隱含著一絲卑微和低人一等。社畜又似乎太慘太安於現狀,沒有鬥志和理想。而「打工人」就不同了,它在平凡中揭示著追求,在屈辱中揭示著堅強,雖然人在打工,卻不卑不亢。

從「打工是不可能的」到「資本家的乏走狗」?

當年廣西男子周立齊因偷盜電動車鋃鐺入獄,有記者採訪他問:「你這麼年輕、身體健康,為什麼不選擇找份工作,而要去偷竊呢?」

他慢悠悠地說:「打工這方面,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會做,就是偷這種東西,才能維持的了生活這樣子,進看守所感覺像回家一樣,在看守所裡的感覺比家裡感覺好多了!裡面個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我超喜歡裡面的!」

他的這番驚人言論迎合了如今流行的「喪文化」,獲得很多人的認同與追捧,雖然他們實際上並沒有這樣做,但是心理上卻欣賞這份瀟灑、自信與樂觀。就像那些遊蕩在深圳三和市場信奉打一天工可以玩三天的社會底層人士,被人們調侃為「三和大神」,周立齊也因為頂著一頭蓬亂的髮型,外表酷似古巴革命領導人切・格瓦拉(Che Guevara),被外界奉為「竊格瓦拉」。

有位文化人曾經說過:「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 現實情況是大部分人的生活都在苟且,早已不知詩和遠方。每天996(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一周工作六天)、711(早11點到晚11點,一周7天)或007(早12點到晚12點,一周7天)的生活已經讓人們變得冷漠、麻木,理想中的自由人已經從理性人、經濟人漸漸淪為工具人。

德國古典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曾經說:「人作為目的而不是手段活著。」馬克思則認為,勞動者沒有自主權,只能在別人的規定和命令下去出賣勞動力。在這樣的制度底下,勞動卻占了生活當中絕大部分的時間,這也就意味著一旦變成了一個勞動者,絕大部分的時間,人是作為手段的存在,而不是作為目的而存在,這種作為手段的存在就是人的異化。

魯迅在〈「喪家的」「資本家的乏走狗」〉一文中指出:「凡走狗,雖或為一個資本家所豢養,其實是屬於所有的資本家的,所以它遇見所有的闊人都馴良,遇見所有的窮人都狂吠。」

他還進一步指出:「梁先生(梁實秋)既然自敘他怎樣辛苦,好像『無產階級』(即梁先生先前之所謂『劣敗者』),又不知道『主子是誰』,那是屬於後一類的了,為確當計,還得添幾個字,稱為『喪家的』『資本家的走狗』。」

魯迅所說的「資本家走狗」不外乎是兩類人:一是已做了走狗的人,一是欲做走狗而暫時未得的人。

AP_70342972006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消滅底層廢物還是吹響底層集結號

今(2020)年10月初,網路還流傳一封署名廣西藝術學院20屆學生石可的〈給國家和社會的公開信〉,聲稱:「我願意對窮人開殺戒,包括我的父母。」

他自稱是一個愛國者,受到了最好的愛國主義教育。他看到美國和西方傷害黨、國家、華為、經濟,希望國家反擊,但是我們現在好像還做不到,那六億收入不到1000的窮人,時刻在拖累我們的國家,我們國家太愛老百姓了,和美國打仗,這些窮鬼就會吃不飽,我想,正是他們,才導致我們國家現在處處受辱!

最後他還代表中國全部有錢的正常人,正式向國家提意見:讓我們參軍,讓我們去殺掉這些不努力,拖累國家的人,全國的大學生應該聯合起來,一起殺敵,這些人阻礙國家前進,就是敵人,就該殺。……只要我們大學生聯合起來,一個月來殺光六億低收入廢物,就可以省下無數的錢和土地……

筆者對於這樣的納粹式言論一點也不驚奇,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部分中國大學生的心聲。在社會達爾文主義和成功學的薰陶下,不少中國人的心理是變態扭曲、泯滅人性的,就算是天子驕子的大學生也不例外,如果和他們討論中國的各種社會問題,最後基本上都會歸結為中國人口大基數大太,一些人甚至大言不慚地說「殺掉一半就好多了」。

這位石可同學自稱代表全部有錢的正常人,其實更像魯迅筆下「資本家的走狗」,遇見所有的闊人都馴良,遇見所有的窮人都狂吠。

底層廢物在中國的語境裡指的是一群身處社會底層,沒有創造出一定社會價值,卻持續消耗社會資源的人。如果將中國六億月收入不到一千的窮人視為底層廢物,實在是不公允的,這六億人大部分生活在偏遠、貧窮的農村,他們的貧困並不是因為他們的不努力造成的,而是先天條件和社會制度使然。

中國不健全的福利制度並沒有幫助他們多少,所以也談不上浪費社會資源,更多是在極其窘迫的環境下自食其力。不要忘了,中國人是全球最勤勞、最溫馴的子民之一,如果真要去殺光他們,狗急了,還會跳牆呢。

底層廢物更多是一個全球語境下的辭彙,它對應的是低欲望社會。日本著名管理學家大前研一曾經專門研究了日本的低欲望社會,其中一個主要的特點就是人口減少、超高齡化、失去上進心和欲望的年輕人越來越多。

這一現象也引起了傳媒的關注和日本全社會大討論,老一輩的「昭和男兒」們對此更是痛心疾首,他們怒斥平成時代的年輕人為「平成廢物」,認為日本昭和年代積攢下來的經濟、社會、文化成就都會在這幫「平成廢物」手裡徹底敗光。

大前研一就曾經說過:「平成時代的年輕人只關心以自己為圓心半徑三米內的事情,他們沒有爭取成功的欲望、學習能力低下也不知進取,遇到困難立馬退縮,一需要思考就馬上放棄,人云亦云,只追隨別人的腳步。平成男性也不會主動承擔養家糊口和養育生育的義務,都紛紛採取了逃避的方式,只顧自己的發展。」

在美國和西方社會,也有類似的低欲望社會。由於良好的社會福利制度,生活壓力並沒有很大,如果不去工作,還可以領到維持生活開銷的救濟金,如今這成為不少美國底層青年的生活方式。有研究還發現,和嬰兒潮世代和千禧一代的叛逆不同,新一代的美國年輕人更社恐、宅家、缺乏韌性,容易感到被冒犯。

低欲望社會的背後反映的深層次的社會問題,貧富懸殊和社會階層固化。法國經濟學家皮凱蒂(Thomas Piketty)在其《21世紀資本論》一書中,對過去300年來的工資財富做了詳盡探究,並列出有關多國的大量收入分配數據,旨在證明近幾十年來,不平等現象已經擴大,很快會變得更加嚴重。他還憂心忡忡指出,除非資本主義進行改革,否則真正的民主秩序將受到威脅。

這次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徹底改寫了「大瘟疫每每會縮小貧富差距」的歷史規律。

經濟學家陳志武最近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表示:「在新冠病毒的衝擊之下,一方面人們都痛苦連天,不敢出門,經濟不景氣,家庭收入越來越緊張;另一方面,股市金融市場卻上漲,問題就出在央行不斷放水,財政支持也沒有上限。放這麼多的水,股市和其他的金融市場不上漲也很難。結果就是,新冠之下,富裕家庭的財富不但沒有縮水,反而還漲了。」

「窮人更加窮,富人更加富」的原因之一,就是窮人靠勞動掙錢,富人靠資本掙錢。由於資本的回報率超過勞動的回報率,因此主要依靠資本賺錢的富人就會變得更富,而主要依靠勞動賺錢的窮人就會更窮。

有幾條「打工者語錄」就隱隱約約地透露出這個群體的無奈和焦慮。例如,「你的同事,要不就是拆二代體驗生活,要不就是關係戶吊兒郎當,只有你,是真正在為生活奔波,別放棄,打工人!」;「只要我夠努力,老闆很快就能過上他想要的生活!」

年輕人打工難有出頭日,想要向上流動更是比登天都難了。除了金錢、物質的有形壁壘,還有一種是無形的。

美國文化批評家保羅・福塞爾(Paul Fussell)在其《格調・社會等級與生活品味》一書中把美國社會中的社會等級現象和三六九等人的生活品味作了細緻入微的對比,內容包括敏感話題、解剖等級、以貌取人、住房、精神生活等。比如貧民婦女的微笑就要比中上層階級婦女更頻繁,嘴也咧得更大;車道、草坪、房子的外形、院子裡擺放的東西、門牌號碼的寫法等等都能指示出你的社會等級。

還記得一位朋友向我吐槽,他在一家公司工作了三四年,這些年他見證了其他同事進進出出,自己卻一直像一個被壓榨的底層勞工。他剛進去的時候,年長、資歷深的老員工稱他為「小某」,他也接受了,但是後來比他晚進的,甚至年齡比他小的人,也稱呼他「小某」,他很納悶,也感受到了羞辱。

有一次,他甚至聽到老闆在教洋妞稱呼他「Xiao XX」,他終於明白了,這就是在灌輸一種尊卑貴賤的職場文化,而與友愛無關,就像昆山電子廠的管理人員,故意把員工號牌扔在地上讓你低頭去撿是一個道理。

現在不少中國人信奉「窮生奸計,富生善心」, 他們不過是被表像迷惑了,他們只看到富人表面佛口善心,張口閉口這個朋友、那個朋友,拜託什麽事,一個電話就搞定了。而窮人們就會為了生計相互傾軋,陷入了「內卷化」。富人的團結互助針對的是同階層的人,前提是可以利益互換的,如果不是的話,他們可能會在人格上鄙視你,言語上羞辱你,精神上瓦解你,然後就是鐮刀揮過來。

那位叫囂有錢人團結起來殺光所有底層廢物的同學,完全是多此一舉,因為這些底層廢物對他們沒有一點威脅,而且還可以利用他們。有錢人開發的垃圾食品、網路遊戲早就從身體和精神上擊潰了底層廢物,他們大門都不出,能對社會造成什麽危害呢?

筆者更擔心的是一個沒有底層廢物的社會,就像中國這樣,每個人都信奉成功學,拼了命地賺錢,最後的結果必然是坑蒙拐騙,相互傷害了。最近,有一則新聞說,中國無良商家用廢紙箱做小籠包的肉餡。試想,一個整天渾渾噩噩的底層廢物怎麼能挖空心思想出這些餿主意呢?

RTX7FF5Q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打工人」的命值幾錢?

今天「打工人」如果再喊一句「勞動最光榮!」 ,恐怕沒喊到一半,氣勢和音量就會衰弱下去,還會擔心旁邊的人投來鄙夷不屑的表情。那些食利者用一根煙的功夫賺取的資本收益可能讓一位勞動者一輩子都掙不到,勞動怎麼會成為一件光榮的事呢?

在中國有一個特殊的職業叫水鬼,幹這行的人要潛入幾十、上百米深的泥坑裡打撈鑽頭。由於工作環境惡劣,危險係數高,下去可能就上不來,他們的薪水也很高,一次可能就有幾萬,如果上不來了,賠償百萬元左右。關鍵是為什麽老闆還要冒這麼大風險去找人撈呢?因為鑽頭比人命值錢。

最近有三則關於「打工人」的新聞引人深思,準確地說有兩則是關於人的,一則是關於猴的,它們反映「打工人」的不同境遇。

第一則是關於中國民族企業某為。某為前員工曾夢在網路貼出了一份《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引發網路熱議。他因要求某為支付其加班工資、年休假工資無果後,向廣東高院申請再審,但廣東高院認可某為《奮鬥者協議》,導致再審申請被駁回。

第二則是關於美國企業史丹利。近日,有新聞傳出全球最大五金工具企業「史丹利百得」宣佈關閉深圳工廠,三天內解散千餘名員工,賠償金額為部門經理高達60萬,入職8個月臨時工為2萬,高於中國法律標準。據中國證券時報網報導,一位受訪經理表示:「我工作二十多年了,解散賠償這麼高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可以這麼說,我們工廠沒有一個人是悲傷的。」

第三則是關於一群猴子。據善待動物組織(PETA)近日披露,因涉嫌強迫猴子作為採摘椰子的勞力,美國多家企業已經宣佈停止從泰國供應商處採購椰子製品,其中就包括美國最大的連鎖會員制倉儲量販店開市客(Costco)。

據調查,泰國的一些農場會專門訓練「猴子奴隸」採摘椰子。被鎖鏈控制的猴子每天可以採摘大約400個椰子,然後被塞進籠子裡等待下一次輪班。PETA的主席英格麗・紐柯克在一份聲明中稱:「沒有一個善良的人希望猴子被鎖起來,像揀椰子的機器一樣被對待。」

「打工人」火了以後,有「工人發聲筒」之稱的官媒《工人日報》也蹭起了熱度。10月25日《工人日報》發佈了一則《關於「打工人」的聲明》:

近日,「我們都是打工人」的梗走紅網路,不少網友線上線下@工人日報 。對此,工人日報小編的理解是:請將「打工人」三字連讀,不要將「打」與「工人」分開讀。懂的懂。請勿cue。

不過,有網友隨即評論道:「人民日報日人民,工人日報打工人,這真是我國出色的媒體小組。」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企業上雲不必膽戰心驚!杜絕駭客攻擊、全面自動防護,鎖定6/29 AWS Security Web Day

企業上雲不必膽戰心驚!杜絕駭客攻擊、全面自動防護,鎖定6/29 AWS Security Web Da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架構全面健檢、探索客戶信任的營運之道,所有企業/個人雲端轉型所需要的資安解答,都能在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獲得解答。

時至今日,網路攻擊時時刻刻在發生。尤其企業在網路環境上提供服務的每一秒鐘,也許都有駭客想要探測企業主機,試圖找到弱點進行攻擊,以取得營業機密或個資,又或是讓企業成為其他目標的攻擊跳板。換言之,若萬一企業不幸被駭客鎖定,就等著終日提心吊膽。

然而,難道企業就一定要面臨這樣的危機,甚至坐以待斃?答案:當然不是。想要架構全面健檢、探索客戶信任的營運之道,所有企業/個人雲端轉型所需要的資安解答,都能在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取得收穫。

掌握資安,由此展開!免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先上雲還是先顧資安?AWS讓企業一件不漏!

事實上,企業並不是數位轉型上雲後,才開始做資安;而是先有資安,才進一步將地端架構搬上雲端。須先釐清如此重要的順序基礎,確保雲端遷移過程一定要安全,才能談更多雲端轉型的成長策略;否則,若只關注資料上雲,但忽略了資安基礎,那麼無論換了多少雲端服務平台,都仍是讓企業暴露在不必要的風險之中。

為保障企業資訊安全,為企業客戶堅守資安防線,全球雲端服務供應商龍頭AWS建議,在資料遷移的過程即導入資安觀念與應用;例如AWS鼓勵企業客戶檢視系統架構或權限配置,確保上雲之後符合最小權限原則,讓無權限者不能任意讀取資料。

資安如同建築的地基結構,是保證企業安穩經營的重中之重。如果企業/個人對雲端轉型的資安課題有興趣,或是希望全盤巡視企業資安、自我健檢,卻又不知如何著手,那麼即將於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絕對是不可錯過的活動。

掌握資安,由此展開!免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AWS Security Web Day,為企業雲端轉型、資安升級

企業雲端轉型該怎麼面對資安問題?關於轉型路上會遇到的資安挑戰與迷思,AWS Security Web Day研討會中,專業講師與企業經驗談都將一一為您指點迷津。

在研討會中,也會以AWS產品作為示範解析,探索資安解決方案。AWS服務產品和關聯供應鏈都經過審查,且是業界公認足夠安全、可用於高度機密的工作環境。

只要掌握AWS全面的資安服務與功能,提升滿足核心安全性與合規性要求的能力,不但能提供企業所需的控制權,更能塑造一個最安全的雲端運算環境來開展業務。另外,AWS也可讓企業的安全任務全面自動化,將主要重心回歸至業務擴展與創新,使用多少就負擔多少費用,讓每一筆成本都高效運用。

AWS Security Web Day 好禮不斷!參加即有機會獲得 $300 AWS Credits

精彩議程將包含:從 AWS 角度看 zero-trust 架構設計、如何在 SaaS 多租戶環境中實現資源獨立性及安全性、在 Kubernetes 環境中實現容器安全性、使用雲原生技術做威脅偵測與自動響應、AWS Security 相關服務免費方案簡介....等等,本次活動也邀請成功企業分享企業資安痛點以及解決方案。

活動當天將進行 100 元外送美食券有獎徵答,同時 AWS 也提供 $300美金 AWS Credits 申請機會給參加者,來協助大家實現第一個上雲計畫!

探索資安,即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