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劇場版》:修正了動畫版的缺點,打鬥精彩但劇本轉折略有不足

《鬼滅之刃劇場版》:修正了動畫版的缺點,打鬥精彩但劇本轉折略有不足
Photo Credit: 《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鬼滅之刃》的強項從不在Plot Twist,而是以驚心動魄的冒險還有生死無常的苦痛,讓觀眾的情緒始終處在不安與感動的高點。

文:夜行

(內文有雷,可先收藏文章觀影後閱讀)

《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以下簡稱《鬼滅之刃劇場版》)是漫畫《《鬼滅之刃》》的動畫劇場版,故事的主角竈門炭治郎原本生長在普通的家庭,卻在一次出門之後回家發現全家被鬼所殺害,連僅存的妹妹也變成了鬼,炭治郎為了找尋讓妹妹變回人的辦法,加入鬼殺隊,踏上了消滅鬼王的旅程。

日本動畫的當紅作品經常有出劇場版的機會,原因無他,可以賺更多錢,觀眾也可以看到更加精美(也就是燒更多錢)的精彩作畫,劇場版的有多種類型,完全獨立於作品當下主線的外傳,好比說科幻電影《柯南》;回顧式的則有《聲之形》這樣將關鍵的劇情濃縮,一口氣體驗作品精要的衝擊;或是取作品的某段高潮來做劇場版,好比說這次的《鬼滅之刃劇場版》。

劇場版找來以精美畫面著稱的動畫公司幽浮桌,導演外崎春雄曾在《活擊:刀劍亂舞》中擔任分鏡,戰鬥畫面表現可圈可點,累積的作畫經驗也很豐富,這次劇場版的戰鬥畫面相當具有誠意,可以看出是下了一番苦心。

我沒有看過《鬼滅之刃》的漫畫,倒是看了24集的動畫,我並沒有特別喜歡。因為不談宏大的配樂和極致炫技的畫面,《鬼滅之刃》動畫的劇情太過頻繁使用回憶畫面作為情感調度的手段,《銀魂》在脫離搞笑步調之後也有一樣的問題,這當然是賺人熱淚的一種方式,可惜並非所有的觀眾都會買單,因為回憶會讓人無法專注在角色當下的掙扎跟選擇,最後容易變成「你好可憐但你是鬼我要砍你」的循環過程。

bab435c7-359a-4104-bf13-f29f99adecbc
Photo Credit: 《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

在《鬼滅之刃劇場版》,我們一樣可以看到角色的回憶不斷穿插,但劇場版顯然高明許多(後文提及)。本文我將電影切成兩個部分去談,第一個部分是對付「無限列車」,第二部分則是真正的大魔王,這並不只是主觀上的切開,而是在劇情中就硬生生被切開了——列車脫軌停下來之後,真正的上弦之鬼才登場。

這對我來說的確影響了觀影體驗,因為在開播前我已經知道這部電影應該是煉獄杏壽郎的Showtime,但第一部分無限列車主要的對戰卻是伊之助跟炭治郎賭命表現。也就是說,第一部分解決的過程肯定會變成過場,不然就輪不到杏壽郎秀出真正實力,因此這個危機就很難對我造成緊張感。

但談戰鬥的話,第一部分是很美的,劇情很大的著力於「夢」與「真實」這件事,下弦鬼魘夢的能力是催眠讓人昏睡製造出夢境,並藉此攻擊對方的精神讓對方無力廢人化,這樣的手段在藝術創作中有「殭屍化」(藉由催眠控制來操縱攻擊),我們可以在《魔人偵探腦嚙涅羅》的〈HAL電人篇〉,或是《電鋸人》的聖誕老人惡魔中看到這樣的手段,又或讓對方困在夢中,好比說《全面啟動》主角利用或反被利用這樣的手段入侵夢境。

電影中有個非常有意思的地方,是魘夢可以強制催眠炭治郎,但炭治郎會在夢中努力醒過來,方法是在夢中自殺,於是魘夢就在某次發動術式,卻沒有催眠他,炭治郎以為自己到了夢中,要不是伊之助幫忙,他差點就殺了自己。炭治郎知道夢裡的闔家團圓是他想要的,但他還是堅定地做出選擇,片中不斷質疑一件事:如果夢裡世界是幸福的,為什麼我們要醒過來?《鬼滅之刃劇場版》作為一部闔家觀賞(應該吧,保護級)的動畫,並沒有深刻描繪這個問題,甚至可以說他是反過來的,炭治郎在夢中一次次自殺,就是因為他相信外面的世界是「真實」——和妹妹一起活出未來——才有辦法做到。

YkGAFnIBd4Bm1__YPunp
Photo Credit: 《鬼滅之刃》

夢也帶出第二個意義,夢中的事情當然是假的,但夢反射出的「人的渴望」是真的,在大衛林區《穆荷蘭大道》中,第一輪裡所有不符合現實的劇情,都是女主角慾望的具現,在《鬼滅之刃劇場版》中也是,三個青少年的夢分別代表了人不同的渴望,炭治郎:家人;善逸:愛與被愛;伊之助:冒險與統治。

我們將視角拉遠一點來看也可以發現,傳統上男性主角會擁有的個性:冒險、大膽、躁進、試圖獲得異性緣,在炭治郎身上其實並不明顯——都分配到了配角身上——反而是對炭治郎情緒的共感、對家人的重視、對受保護者的關愛,都在炭治郎身上顯現出近乎神聖的樣子,像炭治郎這樣認真負責又上進,體貼溫柔懂人心的好孩子,讓人感受到男性可以給人溫暖的另一種面向。

回來談夢,夢境不只是人心渴望的反映,也是我們潛意識浮上來的微微一角,以往因為回憶畫面拉開觀眾注意力的毛病,在夢中卻能讓觀眾很快的瞭解到各個角色真心所願是什麼,但我認為主角在這裡解開關鍵,其實用不著讓老爸或是什麼神秘角色出場,這反而讓我一瞬間覺得稍嫌出戲,要是沒有後面的翻轉,神通一來就能危機脫出也會讓人有點感到「你是主角你最狂」的小小吐槽。

在第一部分的結尾,過場的氣氛就更加濃厚,魘夢的遺言真是充滿悲劇,他不僅沒有分配到大家都有的回憶畫面(可憐吶),還要負責幫觀眾整理每個人的Highlight表現,最後還要應和自己個性說一句「這一切都是惡夢吧……」的悲慘結束一生,安息吧,不要再遇到主角了。而魘夢的死亡最沒有價值的一點,就是我們都知道電影才播到一半,所以他就迅速被遺忘了,因為真正的大BOSS——上弦之三:猗窩座登場了。

《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
Photo Credit: 《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

猗窩座這個角色在電影版沒什麼特別塑造,總之他很強,超強,這就要談回到《鬼滅之刃》的設定上,非常硬性的將強度設定為上弦>柱>下弦>一般鬼殺隊,導致戰力上杏壽郎遇到他就是沒輒,《鬼滅之刃》顯然也不很想往極致的計謀型戰鬥好比說《JOJO》、《獵人》那邊走去,而是選擇用苦命修煉的招式、氣勢磅礡的台詞,還有想要勝利、想要保護家人的決心來打擊惡鬼。

因此猗窩座不斷地勸降杏壽郎就特別讓人氣惱跟煩躁了,他知道自己是處在絕對的實力差距上,所以才可以看不起戰鬥的另一邊,要求另一邊再去修煉個幾年,當然最後是吃鱉了,觀眾的怒氣似乎就要被宣洩一空,梶浦由記的音樂都開始催起來,但這裡的轉折作為沒看過漫畫的人,覺得高潮真是在「情理之內,意料之外」:敵人竟然逃跑了,我方大將奮鬥至死,但對方似乎什麼事也沒有。我認為炭治郎最後的悔恨不僅僅憤恨於對方的懦弱之舉,也是因為這場戰鬥最終的結果似乎在告訴他:因為你很弱,弱者的努力就是徒勞無功。

不過這裡帶回杏壽郎的回憶畫面,顯然比起無能的父親,病弱卻早逝的母親帶給杏壽郎更多奮鬥下去的力量,而他母親的話也可以歸結於那八個字:能力越強,責任越大,這當然不只是經典的蜘蛛人,而是所有英雄被賦予的使命:人生而不平等,你擁有更多的力量,就要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不管是有更多錢、有更多力氣、有更強的老爸或老媽之類的。杏壽郎瞭解自己並不需要一定要斬殺什麼或是出人頭地,他母親所說的,不過就是希望杏壽郎將自己的長才全力發揮於正途吧。

zxa5l5ke7jb3ko06qniwnmcsli4jp2
Photo Credit: 《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

於是,在杏壽郎說完自己的遺言之後,劇情隨著鬼殺隊三人的眼淚,還有收到訊息眾人的無語聲中結束了,電影的開頭是鬼殺隊首領產屋敷在墓園悼念著所有逝去的隊員,而結尾也收在他的獨白中,杏壽郎並沒有白死,他的意志不僅僅是由鬼殺隊三人,而是那兩百個活下來的人都受到他的保護,傳承了他的意志。

杏壽郎的死是令人傷感的,但那樣純粹的肉搏留下來的除了感人,在劇本設計上的轉折技巧卻少了第一部分的幾分巧思,好在第二部分的作畫更是每一秒都讓人感受到那氣勢跟壯美之感,沈浸在打鬥與角色的豪氣對話中倒也沒什麼好挑剔了。

《鬼滅之刃》的強項從不在Plot Twist,而是以驚心動魄的冒險還有生死無常的苦痛讓觀眾的情緒始終處在不安與感動的高點,《鬼滅之刃 無限列車篇》延續了這樣的武士道精神:壯麗、剎那、哀淒,在作畫還有原作實力雙重輸出之下,建議這部電影一定要在電影院欣賞,若有IMAX版更是強力推薦,仔細觀察的話,杏壽郎的炎之呼吸和炭治郎的火之神神樂在配色還有畫風上也有做出差異,更能感受到製作方的用心,而且,除了電影院之外,你還能在哪裡體驗到更讓人血脈賁張的梶浦由記與幽浮桌呢?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