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對「俄烏戰爭」的態度為何低調?泰俄關係之親密,始於19世紀末的沙皇尼古拉二世

泰國對「俄烏戰爭」的態度為何低調?泰俄關係之親密,始於19世紀末的沙皇尼古拉二世
沙皇尼古拉二世家族合影。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歷史的角度來看,「泰俄關係」是透過皇室建立的國際關係,而「泰烏關係」是皇室牽線之下的人際關係,但無論是哪一種方式所建立的關係,都是為了維持雙方的友好關係,這點也體現在泰國長年以來的外交政策上。儘管俄羅斯已沒有皇室了,但過去泰國皇室與沙皇建立的關係,也深深影響著泰國與俄羅斯的外交關係。

2022年2月爆發的「俄烏戰爭」至今仍未看到停火的跡象,世界各國也紛紛對此作出表態,相對於歐盟的團結一致,東協各國不意外的仍然沒有任何共識,各國都有支持與反對的理由,不同於緬甸軍政府那樣的力挺俄羅斯,泰國在聯合國第11屆緊急特別會議上投下贊成票,支持聯合國秘書長的提議。

不過,當歐美各國開始針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時,泰國卻陷入了兩難的絕境,因為俄羅斯觀光客佔外國觀光客源當中的10%,且具有經濟貢獻的消費力,因此泰國政府至今仍在道德與經濟之間猶豫不決。

相對於政府的態度不明,泰國人民在捍衛民主上的立場相當明確。旅泰的烏克蘭人在曼谷倫披尼公園的抗議活動上,許多泰國人民都站出來力挺,不僅如此,來自各國的志願兵當中,也有來自泰國的志願兵參戰,這都讓我們看見泰國人相當關注「俄烏戰爭」。

歷史上,過去泰國與俄羅斯、烏克蘭的關係相當密切,尤其泰國在現代化的過程中,朱拉隆功大帝及其兒子們的影響相當深遠。朱拉隆功大帝透過他的兒子們在歐洲求學,建立起與歐洲各國的密切關係,其中就包含本篇文章要談的「泰俄」與「泰烏」關係。

「泰俄關係」—泰皇拉瑪五世與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忘年之交

1890年俄羅斯帝國的皇儲尼古拉二世遵循傳統前往海外考察,22歲的他展開了為期一年多的東方之旅,途中經過希臘、埃及、印度、泰國、日本、中國等,最後從西伯利亞返回,他是第一位拜訪亞洲各國的沙皇。

而在亞洲各國的歷史課本中,日本對此尼古拉二世來訪的描述最為完整,因為當時發生了「大津事件」,讓處於明治維新初期的日本政府相當擔憂,深怕來自俄羅斯帝國的報復。

King_and_Tsar
Photo Credit:Unknown author @Public domain
拉瑪五世拜訪尼古拉二世

1881年尼古拉二世抵達泰國(時稱暹羅),受到朱拉隆功大帝的熱烈歡迎,年僅23歲的尼古拉與38歲的朱拉隆功大帝也成為了忘年之交,奠定了「泰俄友好」的關係,這也是為何1897年朱拉隆功大帝前往歐洲參訪時,要特地前往俄羅斯參訪,一方面為了拉攏歐洲大國的支持,以對抗法國在東南亞對泰國的入侵,一方面也是去尋找熟悉的友人尼古拉二世。

2017年7月3日,泰國與俄羅斯兩國共同發行一套「泰俄友好120年紀念郵票」,泰國版3銖,俄羅斯版22盧布。

而尼古拉二世來泰國的參訪,也促使朱拉隆功大帝推動泰國皇室前往歐洲留學的計畫,當時尼古拉二世也對朱拉隆功大帝表示,歡迎朱拉隆功大帝後續派暹羅王子來俄羅斯帝國學習,他會將暹羅王子視為自己家族成員來招待。

泰國的皇室留學不僅加深泰國與歐洲各國的關係,也能更快速地獲得歐洲各國的動態與狀況,這都對後續泰國在國際事件上的表態有著深遠的影響,除了國際關係層面的影響外,也對當時留學在歐洲的暹羅王子們在交友方面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其中也包含了感情方面。

「泰烏關係」—拉瑪五世之子娶烏克蘭女子為妃

出生於1883年的「彭世洛親王—卻克拉蓬·蒲瓦納」(以下稱:彭世洛親王)是朱拉隆功大帝第43子,1898年在朱拉隆功大帝的諭令下,原本在英國留學的彭世洛親王前往俄羅斯的皇家軍事學校學習,成為泰俄兩國皇室之間的重要橋樑,在俄學習期間彭世洛親王遇見了凱薩琳(Catherine Desnitski),也建立了泰國與烏克蘭之間的關係。

Catherine_and_Prince_Chakrabongse
Photo Credit:Wikipedia public domain
左為蒙凱瑟琳,右為彭世洛親王

生於1886年的凱瑟琳是當時俄羅斯帝國統治境內的烏克蘭人,後來因為投靠親戚而定居於聖彼得堡,在因緣際會之下與彭世洛親王認識並相戀,但兩人當時並沒有思考到結婚。1904年日俄戰爭期間,凱瑟琳選擇前往西伯利亞擔任戰地護士。分隔兩地的期間兩人仍保持聯繫,日俄戰爭後凱瑟琳回到聖彼得堡並接受彭世洛親王的求婚。

由於彭世洛親王是在當時沙皇尼古拉二世的邀請之下來到俄羅斯帝國學習,因此依照皇室禮儀,彭世洛親王的婚禮必須告知沙皇,但兩人在沒有通知沙皇尼古拉二世以及朱拉隆功大帝的情況下,於土耳其的君士坦丁堡舉行小型結婚,1906年返回泰國定居並育有一子。

生於1908年的泰烏混血王子名為「朱拉札格拉朋王子(พระเจ้าวรวงศ์เธอ พระองค์เจ้าจุลจักรพงษ์)」,雖然他只是朱拉隆功大帝眾多孫子當中的一位,但因為他的表現相當傑出,因此即便後來在1932年君主立憲制建立之後,泰國人仍然對他印象深刻。

因為朱拉札格拉朋王子不僅是一位文學作家也是「白老鼠車隊」的專業經理與贊助者,「白老鼠車隊」的賽車手是「披拉蓬·帕努德」王子,也是第一位參加過一級方程式賽車的泰國人,在他的賽車上有一隻白色老鼠的圖片,就是取自「朱拉札格拉朋」王子的小名「老鼠」。

而2020年東森新聞所提到,擁有泰國皇室血統的英國歌手HUGO(Chulachak Chakrabongse),其實就是「朱拉札格拉朋王子」的外孫,他曾受邀來台參加活動,對台灣的美食印象深刻。

依據泰國皇室的傳統,除了繼承皇位的家族以外,其他成員每一代就會降一級,因此朱拉隆功大帝的後代其實有許多都成為了平民,但因為當時推動的皇室留學計畫,讓泰國與歐洲各國之間產生了緊密的來往甚至是通婚。

以歷史的角度來看,「泰俄關係」是透過皇室建立的國際關係,而「泰烏關係」是皇室牽線之下的人際關係,但無論是哪一種方式所建立的關係,都是為了維持雙方的友好關係,這點也體現在泰國長年以來的外交政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