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鬆綁幼兒園的英語教學限制,恐瓦解幼教公共化,並拉大貧富差距

若鬆綁幼兒園的英語教學限制,恐瓦解幼教公共化,並拉大貧富差距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教育原本應該是要拉近均等,但在學前階段公共化未能徹底落實的環境底下,英語教育的品質就只能由家長用個人經濟成本來獲得。拉長時間來看,就是加劇了貧富差距,讓富者越富,貧者越貧。

日前教育部公告即將把幼兒教保及照顧服務實施準則中的「不得進行半日或全日外語教學」限制拿除,但筆者認為此等的做法會直接影響目前幼教的整體公共化程度,亦會造成學前教育更不均等。

早已不均等的幼兒教育現場

台灣自幼托整合之後,雖然二到六歲已經統一由教育部主管,原本的美意是希望能提供均質幼教品質。但只要稍加檢視,就可以知道幼兒教育已經被各種官僚制度切割成不均等的狀況,每位幼兒受到的教育根本就已經不均等。

單從師資來看,現場的教保員與教師兩種分行的制度,就讓園內的人事業務難度增高,也無法落實均等的課程品質。

再看幼兒園的經營型態就有四種:公幼、非營利、準公共、私幼。而這四種幼兒園的取得成本、教保人員素質、空間環境、課程內涵可以說是完全不同,尚不談類別間的差異,光是非營利跟準公共的系統,園所跟園所之間的教育品質就有很大的差異。目前國內五歲幼兒就讀幼兒園的比例已經高達近98%,從這個數據來看,當前幼教最該進行的,其實是讓所有的五歲幼兒能接受均等的教育品質,亦即是考慮國民教育向下延伸至五歲。

英語教育帶來的龐大商機

依據教育部統計,目前就讀私立幼兒園的幼兒總數大約是38萬9千人(約69%),就讀公立與非營利幼兒園大約是17萬6千人(約31%),整體還是屬於高度的私立市場化。在這樣的狀況底下,鬆綁的英語規範,就只是加劇市場間的相互競爭而已。

英語課程目前在台灣有著龐大的商機,更有廠商推估,雙語政策的兒童英語商機可能高達500億,先不要談外師授課,光是英語教材大概就可以讓家長掏出不少錢,當國家鬆綁了不得進行半日或全日外語的規定,就算園所不請外師,光打著親子共學英語教材,就可以想見有多少家長願意幫孩子砸錢。

鬆綁幼兒教保及照顧服務實施準則後,我們只留下一條「以統整方式實施,不得採分科方式進行」來檢視課程,如果單獨教授英語,就算是很明顯的分科。但如果是用全英文來與幼兒討論主題或操作各種活動、繪本等,這樣算不算分科?想當然,這樣自然不是分科,或我們可以給它一個不錯的名稱:叫做「沉浸式英語習得」的教學。

這確實是快速學習語言的方法,現在的很多閩南語、客語、原住民語都是採用這樣的沉浸式習得,來讓幼兒獲取母語能力。

鬆綁英語後,幼兒園可能會:市場競爭白熱化,托育成本增加

如果想要做「沉浸式語言習得」的教學,最好的方式當然是找該語言的母語人士來教學,或者是參與的教師至少要有接近該語言母語人士的程度,效果才會好,所以很多的沉浸式語言,會要求有地方耆老或母語人士來協助與支援。以台灣的環境,閩語或客語的學習,一定比英語來得容易,一位老師要能將閩語或客語學到接近母語人士的程度,不算是相當困難的事情,因為我們很容易可以找到這兩種語言的母語人士來互動學習。但我們要把英語學到接近母語人士的程度,難度就相當高。

然而,幼兒園的英語教育鬆綁之後,幼兒園可以宣稱要進行沉浸式英語的學習,極有可能以此要求開放英語的母語人士進到幼兒園來做就學(或根本不用要求,我們的政府大概在英語衝腦的心態下,就想自己開放)。

而且幼兒園也會開始的引進各種的英語教材,如果是私幼,更能夠以此提高學費。學前階段的學費並沒有像大學管控的那麼嚴格,甚至連基本的學費審核機制都沒有,政府根本無力凍漲,私立業者一定會就地起價,打著要提升國民英語能力的口號大幅漲價,教育部會禁止他們漲價嗎?如果禁止他們漲價,那不就是否定了自己雙語政策的口號?我們幾乎可以預見漲價的趨勢,而且這個理由,還是政府自己給的。

除了私幼之外,準公共也必然會受到影響,目前政府對於準公共的學費有所限制,稍能壓低幼兒教育的成本,但這成本要拿來經營有英語教育的園所根本不夠,同理,當私幼已經利用英語作為招生手段時,準公共的業者能不加入戰場嗎?準公共若不以功德園所自居而留下來繼續濟弱扶傾,那就只能面臨兩條路:集體要求政府拉高補助到能經營英語課程(為了配合雙語教育),或者是乾脆脫離準公共自立門戶賺錢比較快。前者繼續燒納稅人的錢,後者讓中下階層的家庭沒有平價的幼兒園可以念。

至於非營利呢?當其他非營利園所用都英語來做招生亮點的時候,有幾間非營利園所可以擋得住呢?筆者就曾經聽聞,有家庭的經濟本來就不寬裕,但仍是甘願借錢讓孩子去念昂貴的雙語幼兒園,因為他們相信雙語教育可以讓他的孩子從社會底層翻身。我相信教育可以,但雙語幼兒園行不行,我就不是很肯定。

除了招生面臨的問題,現在的非營利辦法已經相當寬鬆,只要組織章程有載明幼兒與兒童、家庭、教保服務人員福祉、教育或社會福利事務相關事項之財團法人或非營利社團法人就可以承接。

試想,如果是一個經營幼兒英語教育的財團法人來承接非營利幼兒園,他可以如何大力的販售他的教材呢?

最後來看公幼,公幼存在的意義,是照顧所有國民特別是一般與中下價階層的國民,但是當所有的家庭都在追逐英語教育的時候,就會直接影響到公幼的招生,公立幼兒園勢必也會開始為了招生而經營英語教育。公幼或許可以獨善其身,堅持不做,但最後面臨的,可能就是招收不足或是減班,那對該區的有幼兒的家庭公平嗎?

鬆綁英語後,家長可能會:被迫接受英語教育,加重教養焦慮

高度市場化在加上英語的催化,英語教育將會無所不在。現在已經有不少業者為了規避查緝,而叫家長私下到網拍跟廠商購買教材,如果家長不願意,就會以上該課程的時間,孩子只能在旁休息為由,間接強迫家長購買。

所以當園所內的大家,都在談論英語教材或課程的時候,極少會有家長可以置身事外,你或許可以主張孩子不想學英語,但可惜的是,當大家都在學英語,你的孩子可能因為你不配合買教材就被晾在一旁。最終為了孩子,你還是不得不向這股壓力低頭。因為法規沒有規定不能以全日或半日的方式上英語,園所這可是一切合法。另外,為了配合雙語政策,園所當然希望家長回到家裡之後,要協助幫忙幼兒復習英語,家長如果沒有辦法協助配合復習,之後的課程幼兒可能就會跟不上。

我理解很多家長也希望投資孩子學習英語,深怕孩子未來失去競爭力。這種心情很正常,不過如果你會一直擔心孩子沒有學英語會失去競爭力,那應該不會只有英語的問題,而是最根本的「教養焦慮」。相信我,我們必須先有「實力」然後學好英語,才會有競爭力。光有英語,沒有「實力」,是不會讓你有競爭力的。

再次,隨著英語教育的普及,多數園所的學費都會調漲,那到底我們辛苦工作送孩子到幼兒園,是希望他們過好快樂的生活,父母可以安心就業,或只是來增加家長的教養焦慮?

當然,家長也可以考慮選擇沒有這麼商業化的非營利或公幼,但我相信到那個階段,非營利與公幼大概也很難宣稱他們不引入英語的學習了。

鬆綁英語後,孩子可能會:學習經驗失衡,產生學習挫折

我承認英語在當前的時代是重要的能力,有錢的家庭可以在這高度自由化的幼教市場當中投入很多的金錢讓幼兒培養很好的英語能力,但許多一般或中低階級的家庭,光要維持孩子在一般正常的幼兒園可能已經相當不容易,更不用說還有很多連母語都學不好的幼兒。

於是,能很早就接觸英語的孩子,將來進到了國民教育階段之後,在英語的表現,早就遠遠超越其他人。但這些英語不好的孩子,極可能就會在求學的過程當中,持續遭受學習挫折,甚至到最後演變為習得無助感,學習的成就與這些高社經地位的孩子就會越差越遠。

每個孩子都有他擅長或喜歡的學習領域,在學習語言的時候也會有速率的差別,但學前階段最重要的,就是要讓幼兒接觸廣泛的學習經驗,來探索自己對各種領域的興趣、喜好,還有充實各種的生活經驗。

過度追逐英語,就會讓孩子在這個階段失去探索其他重要學習經驗的機會,最嚴重的後果,就是在自己的母語還沒能學得扎實就遭受對英語的挫折,而長大後也沒辦法好好用自己的母語來思考跟對話,更影響其他課程的學習。

鬆綁英語後,幼教環境可能會:公共化逝去,拉大貧富差距

當前的準公共已經砸下接近85億,準公共幼兒園的園所數量,已經佔了目前公私立園所約18%,也占了私立園所的30%。當業者集體用「促進雙語學習為由」大肆要求調高補助與調漲學費,政府還要再燒多少納稅人的錢進去?更甚者,業者如果此時告訴政府,不調整學費就脫離準公共,甚至非營利業者也聯合要求政府提高學費,不然就脫離非營利的系統,轉型高額收費的私立沉浸式全美幼兒園時,我們國家的公共化就即將消失。

美國霸權經濟下的英語教育相當重要,我相信這一點不會有人否認,但在學前教育階段最重要的,是應該要落實公共化的教育品質,透過優質的幼兒教育,拉近幼兒在原生家庭階段的不平等,避免將來正式學習教育階段時造成更多的不平等,這才是國家政策該有的格局。

教育原本應該是要拉近均等,但在學前階段公共化未能徹底落實的環境底下,英語教育的品質就只能由家長用個人經濟成本來獲得。拉長時間來看,就是加劇了貧富差距,讓富者越富,貧者越貧。

如果英語政策真的對國家如此重要,國家至少應該要先讓真公共化達到九成以上,才來思考英語教育的輸入品質,否則像現在這樣沒有格局的雙語政策,每位幼兒受到的英語教育品質完全無法掌握,是讓已經不均等的幼兒教育,變得更加不均等。

這根本就是透過消費幼兒學習權益,只為了成就某些人政治意圖的工具,最終,也只是動搖國本,讓學前家庭陷入更加困窘的托育環境。

延伸閱讀

參考新聞:看準台500億兒童美語商機 三貝德成立亞洲美語大平台搶市(鉅亨網)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