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通宵也要讀完的三國史》:東漢末年投降的將軍很多,只有麋芳最為可恥

《熬通宵也要讀完的三國史》:東漢末年投降的將軍很多,只有麋芳最為可恥
圖片來源:《三國》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哥哥麋竺不在身邊,缺乏獨立思考能力的麋芳便做了一件人生中最爛的爛事:投降東吳。

文:覃仕勇

這個小人物的投降,奠定了漢末三國局面

在東漢末年,投降的將軍很多,但只有麋芳的投降最為可恥。

為什麼這樣說呢?

別人投降,可能只是一個單純的、主動的擇主和跳槽的過程,也可能是被動的選擇過程,或因戰敗被俘投降,或因被老闆懷疑通敵而改換門庭,又或是出外作戰中歸路被斷。這些投降,或多或少都含有讓人理解和同情的成分。唯獨麋芳的投降是徹頭徹尾的叛變,深為人所不齒。

麋芳是東海朐縣(今江蘇省連雲港市)人,很長一段時間,他都活在哥哥麋竺的影子裡。哥哥麋竺的意志便是他的意志,哥哥麋竺去哪兒他便跟到哪兒,哥哥麋竺做什麼樣的行止他便跟著做什麼樣的行止,似乎他沒有獨立的思想、沒有獨立的人格,一切都是依附哥哥麋竺而生,哥哥麋竺做的決定可以代表他的決定。

直到漢獻帝建安十九年(西元214年),劉備入主益州,拜麋竺為安漢將軍,在川中任事,而麋芳任南郡太守,出鎮江陵,這對形影不離的兄弟才分開。哥哥麋竺不在身邊,缺乏獨立思考能力的麋芳便做了一件人生中最爛的爛事:投降東吳。

漢獻帝建安二十四年(西元219年),關羽發起襄樊之戰,水淹七軍。

關羽北伐,自然有預料過東吳會從背後捅刀子的可能,不過,他以為,一旦江陵城有急,自己盡可以全身而返,可保江陵不失,則整個荊州無虞矣。

可是,關羽得到孫吳人有動作消息的時候,南郡已經被呂蒙拿下;倉皇南下之際,身邊的士兵竟然逃散殆盡,關羽本人最終兵敗被殺。

從威震天下到兵敗被殺,這其中變化快得讓人難以置信。

為什麼會這樣呢?

就是麋芳的叛變投降,使得整個戰局急轉直下。

麋芳為什麼要變節投降東吳呢?

原因有三:

  • 一、和關羽關係不好。麋芳的辦事能力欠佳,在軍需糧草方面沒能滿足前線的需要,關羽生氣之下,曾說過「我回去以後一定要好好收拾你」之類的話。
  • 二、駐紮在公安的將軍士仁已經投降。呂蒙到達尋陽,白衣渡江,奔襲公安,迫降了士仁。在呂蒙和士仁的勸說下,麋芳萌生了降心。
  • 三、麋芳性格懦弱,沒有抗敵的膽量。

這三個原因中,第三點最要命。

關羽是說過一些狠話,但不都是在氣頭上說的嗎?這種話,說過就算了,很少有誰會當真。公安雖失,但如果麋芳能鼓勇堅持抵抗,應該是可以堅持到關羽回軍之日的。再說,孫吳勸降之時,整個江陵城內,真正有意投降的也就麋芳一人而已,其他人都是要堅守抵抗的。

可以說,只要有抵抗的勇氣,許多困難都是可以克服的,但本性怯懦,無心抵抗,那就沒有辦法挽救了。

關羽所據荊州共三郡(南郡、零陵、武陵),但根本重地就只有江陵與公安兩座城池。

尤其是江陵,為南郡治所,關羽及其部將的眷屬都住在那裡。江陵一失,關羽的軍心瓦解,敗亡就毫無懸念了。

由於麋芳和士仁的叛變,吳軍幾乎兵不血刃地奪取了南郡。

關於麋芳叛投造成的惡果,《三國志.麋竺傳》中簡略提到:「芳為南郡太守,與關羽共事,而私好攜貳,叛迎孫權,羽因覆敗。」

其實,正是關羽覆敗、荊州易主,最終奠定了東漢末年的三國格局。

整個東漢末年一共爆發了五場大戰。

其中的官渡之戰確立了曹操的霸業,赤壁之戰劃定了南北的界線,漢中之戰確保了劉備的一席之地,連得很緊的襄樊大戰、東吳襲取荊州、夷陵大戰則劃定了三國的勢力範圍。

東吳襲荊州,大獲其利的是曹魏集團;東吳雖得眼前之利,卻也阻礙了其長遠發展;輸得最冤的是劉備集團。

此前,劉備集團西線在漢中重創曹操,東線在襄樊水淹七軍,兵圍樊城,兵鋒直指曹魏腹心。

風頭無兩,光芒四射。

可是,東吳的突然發難,使劉備蜀漢集團不僅丟掉克復中原的重要據點,還丟掉了原可以聯手抗曹的盟友,原本可以獨力撐天的超級猛將關羽如流星般隕落,可謂大敗虧輸,輸到了家。

有人指責說,關羽眼高過頂,性格剛愎,劉備就不應該把他推到那麼高的位置,獨領荊州,還假節鉞。

但是,只要站在劉備的位置想想,劉備所能倚仗的將略人才並不多,其中關羽鎮荊州、魏延鎮漢中、張飛在巴西,三人均獨當一面;馬超為左將軍,名位雖高,但政治上的可靠性必須考慮;趙雲缺乏獨立領軍主持州郡的經驗;黃忠名望過低,實難堪大任。

所以,在安排關羽出鎮荊州時,劉備又特意安排了跟隨自己流亡大半輩子的小舅子麋芳守南郡、義子劉封守上庸。劉備以為,荊州是沒有叛變的理由和丟失的危險的。但是,麋芳這粒老鼠屎壞了一鍋湯,他的投降,導致了關羽軍的崩潰;劉封又出乎意料地按兵不發,最終引致了關羽枉丟了性命。

正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反觀在這場戰事中獲利最豐的曹魏「集團」,其原先在西線漢中失利,大將夏侯淵喪生;東線于禁全軍覆沒,于禁本人投降,曹軍士氣大挫;腹心不但有關羽直搗之險,還要面臨孫權隨時會發起的東征,形勢相當不妙。

曹操曾做過最壞打算,即關羽攻克樊城,孫權會東征合肥,所以有過遷都之想。

曹操也有想過,即使關羽攻克樊城,但只要孫權隔岸觀火,不插手摻和與自己為難,就是阿彌陀佛了。

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結果竟是關羽受挫於樊城,孫權和自己結成了聯盟,這樣,不但拆散了孫劉聯盟,還沉重地打擊了如日中天的劉備,除掉了威震中原的關羽。

對孫吳來說,原本在這歷史性的關口,它是具備多種選擇的。

想想看,關羽揮師北上,作為三大勢力中最強的曹魏政權,群心震盪,軍心不穩。

孫權如果有逐鹿天下之志,應該抓住這個機會,起兵東征,與關羽遙相呼應,弱弱聯手,除掉三者中的最強者,由三足鼎立改變為東西對話,與劉備集團爭天下。

可惜,孫權目光不夠長遠,抑或是信心不足,僅僅把目標定位於立足江東窺視天下,他以為只要占據了荊州,就可以解除來自關羽的威脅,並據有開邦立國的資本。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