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味》的台語解釋是「獨沽一味」,也破題了背後「孤單的滋味」

《孤味》的台語解釋是「獨沽一味」,也破題了背後「孤單的滋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孤味》入圍2020年金馬獎6項大獎,從標題來看,《孤味》的台語解釋是「獨沽一味」,指的是對自己有所堅持任性和專注的追求某件事情。

文:李佳軒

從標題來看,《孤味》的台語解釋是「獨沽一味」,指的是對自己有所堅持任性和專注的追求某件事情;為了自我的堅持與信念伴隨著獨自一人奮力前行,也破題了關於背後「孤單的滋味」這樣的感覺;孤單是電影所留白的地方,同時也是最為抒情與貫穿了整部電影意涵之處。

陳淑芳飾演的林秀英熟練地穿梭在早市魚販間,儘管已經放下了老闆娘的身份,交接給了跟著她一起學習餐廳的小女兒,仍舊放不下她這一生所最艱辛又熟悉所打拼出的一切,甚至想張羅自己晚上七十壽宴,想改菜單澎湃一點、想等自己娘家的哥哥們、想親自站著喝下每一杯敬酒。

年輕時候丈夫投資失敗從台南跑路到台北,又在外與女人們糾纏不清,她一人撐起小販的蝦卷生意撫養大了三名女兒。

生性自由不羈的大姊當了舞者到世界各地巡演,曾經因腫瘤化療的胸側仍讓她在舞蹈教室突然間感到異樣;二姊傳承了原林家醫生世家的優秀社經地位,有的同樣是醫生的丈夫,只不過她和丈夫分隔二地,她台北幫人隆鼻的整形醫生,想著送女兒去美國;小妹和留在台南跟在秀英身邊最久,但她關於過去的一切知道的最少,總覺得「女強人」形象的媽媽有些莫名堅持難以溝桶,她私下和爸爸與「蔡阿姨」連繫最密切,特別是她年幼記憶裡父親用紙包著的糖給她;孫女貼心可愛,還會陪阿嬤在計程車上一起唱歌,她雖然也不是不願意出國唸書,但也就想陪著這些阿嬤阿姨。

20200812威視電影《孤味》劇照05_陳淑芳百人宴開口唱_自嘲歌藝不好怕嚇跑
Photo Credit: 威視電影

電影開場的第一幕,眾人不約而同的趨向了一個目的:林秀英的壽宴。只不過這場宴會的開始被一個意外的插曲介入了,多年離家不曾出現的父親病逝的消息傳到了大家耳中,但宴會依舊得是照慣例舉行。我們總習慣圓滿與表面完成所有的儀式,面子要掛著、情緒可以暫時放在後面一些,華人傳統中家族系譜的建立充滿了複雜的盛重和端莊,她畢竟是「林家」和餐廳大老闆,怎麼能因為一個莫名突來的麻煩就毀了她準備已經的壽宴。

伯樂影業今秋成立 首推國片孤味進入後製期
Photo Credit: 威視電影提供

圓桌上的話語似有若無的點出了許多隱藏在背後的衝突。等了很久仍是大舅二舅的空位、遲來小舅子上台口誤的致詞、大姊為秀英改點了歌曲成為〈再會啦心愛的無緣的人〉、嚴謹的二姊慎重示意一旁什麼都不知道的孫女不停問是什麼啊?

再會啦/心愛的無緣的人/若無愛石頭嘛無採工/過去像一齣憨人的故事/無聊的夢⋯⋯

秀英的歌聲愁思帶著一些拖拉,結束了一場宴會。她還是偷偷去了醫院,想知道是誰帶她丈夫回來的,那一個從未謀面的「小三」蔡小姐到底是誰?《孤味》的壽宴其實讓人想起李安的《飲食男女》,一樣是三個個性迥異的女兒面對父母執輩思想上碰撞、人情之間不敢明說的問題,問題中充滿了「抒情傳統」間面對家庭系譜傳承的綿延脈絡,不同的是轉換成的是十方臺灣南方道地的府城味,是蝦捲、台式喪禮、台語中從日語音譯留下的語言。華語世界中的抒情和西方的概念有些不同。

西方所倚賴的「lyric」是從希臘神話和各種愛情史詩中擁有對抒發情感的各種形式,特別是「個體」面對自然、自我還有他者間的情感抒發;華語世界中的則是一種「抒情傳統」依賴文人們詩歌文學裡一脈相承的有感而發,詩經、唐詩、詞曲或那些呈給君王家國滅亡時代接替的哀戚傷感,特別是離散家國時所鄉愁而感的抒情。

20200923威視電影《孤味》劇照05-孫可芳樂將雙女神當親姊,聯手謝盈萱捉弄
Photo Credit: 威視電影

所以我們可以試著從這樣的縫隙插入為何《孤味》的所有抒情衝突都是從秀英發散至林家,林家(娘家)的缺席反噬陳家(夫家)萎靡不振的逃亡,她夾在中間的孤單,除此外她所生下的姓「陳氏」女兒們試圖力振捍衛這一場喪禮的主導性。

這是她們四個女人們之間的故事,核心打繞在整個抒情傳統裡重視父性系譜而導致女人們不得不憐憫的故事,被出軌的女人再也沒有找新男人依靠,而缺席的父親愛上了年輕的阿姨,《孤味》裡耐人尋味的留白正是:那些年以來秀英自己努力打拼,自己帶著三名女兒長大,甚至得送走其中一個骨肉的悲劇,這些沒被拍在大銀幕上的事情,都是孤單的滋味。也是她一人始終在離婚協議上留下空白未簽名的緣由。

不甘心,就是不甘心自己到底是誰,不甘心那個陪丈夫到最後的女人是誰,不甘心女兒們竟然反而站在了父親那邊,不甘心所有苦委都沒人訴說,所有所有的不甘心落在了陳淑芳的眼角之上。

記得喪禮那場戲中,被蔡阿姨修行的師兄師姐來訪唸佛經,不甘的她立刻打起電話請師公來,帶著不屑又尖酸譏諷;「苦海無涯、回頭是岸」她說自己沒慧根聽不懂,其實她活了這麼久也明瞭和解圓滿的重要。

她真正第一次邀了亡夫台北酒吧的好友們,她認出了蔡小姐而追出門外,在彎下坡道上的一句:「蔡小姐。」鏡頭一長、配樂抽空、那裡頭有許多的埋怨、憎恨但卻是滿滿感謝對丈夫的照顧,欲言又止什麼都沒說,打斷了所有語言可以去明說這一份不甘心的心。

20200812威視電影《孤味》劇照02_陳淑芳演出片中靈魂人物,戲分最吃重卻是
Photo Credit: 威視電影

擔心女兒身體的爭執、憂慮往後餐廳的延續,還有尚未放下那個金戒指的抽屜,都是因為你擁有感情,你放在心中的情感渴望抒發,成了最後她的:「說出來,我們都在。」

事過境遷。至始至終,她隱瞞在心裡頭多年來的不甘心,甚至是愧對欺瞞了女兒們為說的事情。隨著她把那一空格處填滿,送去了火化。她當年其實也是跟在自己父親送葬背後的蜿蜒海岸,遠遠地哭著的;這一次送走曾經的愛人、仇人、家人,她已經什麼都不想追隨了,只想獨自唱著歌又到那一片海岸,放下所有被束縛的不甘心,把抒情這一件事情都還給孤獨的自己,自己一生堅定的路是那樣、那樣的滋味自己懂得,女兒們同樣繼續陪伴著她在這條路上。

【孤味】正式海報_金馬口碑場(直)
Photo Credit: 威視電影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