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通過修憲公投決心告別威權,能給台灣什麼啟發?

智利通過修憲公投決心告別威權,能給台灣什麼啟發?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智利將在明(2021)年4月投票選出155位制憲會議成員,預計2022年3月再度舉行公投決定是否通過制憲會議起草的新憲法。此一結果可能敲響新自由主義在拉丁美洲的喪鐘。

文:向駿(致理科技大學國貿系教授兼拉丁美洲研究中心主任)

智利公投值得台灣借鏡

10月25日智利舉行修憲公投,選民需回答兩個題目:一、你「是/否」同意制定全新的智利憲法?二、如同意制定新憲法,你支持「全民直選制憲委員會」 (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或是「混合式制憲委員會」(Mixed 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前者為全部制憲委員均由民眾選舉產生,後者為50%由選舉產生、50%由國會議員擔任。

結果78.27%選票贊成修改1980年由軍政府制定的憲法,78.99%贊成全新的制憲委員會。

根據公投結果智利將在明(2021)年4月投票選出155位制憲會議成員,制憲委員會將以一年為期、可順延一次但不得晚於2022年6月提出「新憲草案」,預計2022年3月再度舉行公投決定是否通過制憲會議起草的新憲法。此一結果可能敲響新自由主義在拉丁美洲的喪鐘。

智利修憲,苦盡甘來

智利先後有過九部憲法,實施時間最長是1833年和1925年的版本。1973年9月11日皮諾契特(Augusto Pinochet)成功發動軍事政變,次年正式就任總統並終止憲法、解散議會。目前的《智利共和國政治憲法》(Constitución Política de la República de Chile de 1980)於1980年9月11日通過,之後兩次修憲分別在2005年和2011年。

美國紐約大學拉丁美洲與加勒比地區研究中心教授納維亞(Patricio Navia)認為,智利「憲法不是完美的憲法,但世界上沒有一部憲法是完美憲法,智利憲法的起源顯然不合理,但運作相當良好。」

智利最近三次公投的第一次在1980年9月11日,內容為政體認可,贊成率為69%,並於1981年3月11日生效。所謂政體認可包括總統任期8年且不得連任、1989年恢復國民議會、1997年起普選總統。

第二次在1988年10月5日,內容為延長總統任期,贊成率僅為44.01%,因此皮諾契特無法續任,同年通過的修正案將總統任期縮減爲四年。第三次公投為1989年7月30日,內容為同意憲法變革贊成率為91.25%。

去(2019)年智利動亂導火線,為10月6日首都聖地牙哥市早晚高峰期地鐵票價,由800智利比索漲至830比索,未料30比索(約合0.04美元)的漲價引發青年學子抗議示威,並演變成破壞地鐵站和縱火等暴力行為,民眾在遊行中曾高喊「不是30披索,是30年!」(¡No son 30 pesos, son 30 años!) 。

30年指的是1990年獨裁政權結束後中下階層百姓始終未感受到經濟改革的成效,持續惡化的貧富差距引發的憤怒終於爆發。問題是這30年間,長期隸屬於「左派聯盟」的基督民主黨(PDC)和社會黨(PS)執政長達24年,右派聯盟的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擔任總統僅6年。智利動亂造成的損失左派聯盟難辭其咎。

獲得第85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的智利電影《向政府說不》就是以1988年公投朝野雙方鬥智經過為內容,如大法官不允許競選活動,只許正反陣營每天有十五分鐘的電視宣傳時間。由於執政黨主打安定牌,強調如今安居樂業,繼續效忠強人有何不可,反對陣營原本要打悲情牌,推出受難家屬控訴皮諾契特暴政,但最終以「智利在設想它的未來」(Chile is thinking about its future)為訴求,成功激發集體共鳴向皮諾契特特說No,贏得公投。

2013年3月1日蔡英文曾在臉書發表對該片的觀後感如下,「在電影中,因為懷著對民主自由的熱愛和堅信,即使當權者威脅利誘,負責宣傳公投的創意廣告人仍能以有限的資源,作出匯聚民意、撼動人心的作品。人類的歷史從來就不是一步到位,而是曲折演進著,但每一個曲折的環節、關鍵的時刻,都需要人民團結起來,一舉突破,把歷史向前推進。這部片描述的是當年智利的故事,今年,讓我們一起寫台灣人民的故事!大家一起超越藍綠的界線、拋開政治的對立,用慈悲、歡喜的心情投入『非核家園 永續台灣』的公民運動,為自己和未來的世世代代,寫下新的歷史!」 對照當前蔡政府對媒體的監控、甚至趕盡殺絕何其諷刺。

AP_1932300953149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台灣公投,亂象叢生

台灣在2017年底通過的《公民投票法》修正部分條文,包含公投提案門檻、公投連署門檻、公投通過門檻、可公投年齡下修,連同不在籍投票等細節修改,導致公民投票提案件數大幅提升。

然2018年舉辦的九合一大選併公投卻是亂象叢生。如公投和選舉未分流造成排隊人龍過長,下午四點後有些投票所還在投票,其他投票所就已經開始開票的狀況,導致有些選民還沒投票就可看到開票過程,如此荒謬的狀況嚴重影響選舉票的投票意向,甚至擴大棄保效應。難怪連中央選舉委員會主任李進勇都認為「真的是一個惡夢」。

今(2020)年4月台灣獨派大老、制憲基金會董事長辜寬敏曾向中選會提出「制憲意向公投」,二項制憲公投案分別是「您是否同意要求總統推動制定一部符合台灣現狀的新憲法?」及「您是否同意要求總統啟動憲法改造工程?」,但於10月16日被中選會駁回。

根據中選會的說明,辜寬敏所提第一案於8月13日函請提案人限期補正,補正後認定仍不符合規定,決議予以駁回。另辜寬敏所提第二案於8月14日函請提案限期補正,但逾期未補正,故決議予以駁回。10月19日辜寬敏表示,「制憲公投一次不成就提第二次,第二次不成就再提第三次,絕對不會輕言放棄。」

對台灣而言,曾任聯合國、世界銀行、亞洲發展銀行顧問、現任劍橋大學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韓裔學者張夏準的觀察更值得警惕。

2020年他為《富國的糖衣》(Bad Samaritans)再版寫序時指出,「我先前提到在富裕國家中,許多被新自由主義『遺棄』的民眾引發暴動,但就連智利、哥倫比亞和黎巴嫩,即一般公認新自由主義政策相對成功、社會接受度也高的國家,近來居然也出現政治動亂與暴動。台灣是迄今避免大規模實施新自由主義政策的少數國家之一。然而,即使是在台灣,國家經濟的未來也日益嚴峻。」

台灣雖有民主實踐的豐富經驗,但選務改革仍然牛步化,例如不僅沒有不在籍投票,也沒有通訊投票、提前投票,先進的電子投票更付之闕如。本屆立法院在院長游錫堃主導下已展開憲改工程,期待立法諸公能審慎而為,否則台灣恐將持續向下沉淪。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