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溫和派困境:任期24年、選民認為「超優秀」的參議員柯琳絲,為何陷入苦戰?

美國溫和派困境:任期24年、選民認為「超優秀」的參議員柯琳絲,為何陷入苦戰?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務實、溫和的共和黨籍緬因州參議員柯琳絲,在2020年大選中民調一路落後,好不容易勝選。柯琳絲在當地支持率過去曾高達近7成,然而在現今分裂又兩極化的政治圈,像她這樣的溫和中立派處境將越來越艱難。

2020美國大選中的參議員改選已大勢底定,競選4連任的緬因州聯邦參議員柯琳絲(Susan Collins)經歷漫長開票,至當地時間4日下午才確定勝選。對比柯琳絲過去得票率動輒輾壓對手20%至30%以上,本次僅小贏9%,且今(2020)年全部民調皆處於落後、連競選募資都慘淡,是柯琳絲入國會後面臨過最艱困的選戰。

然而,柯琳絲自1997年起就職參議員起,積極參與國會事務,這24年內逾7400項議事表決從未缺席;4屆任期內至少有38部她提案的法案獲國會通過,成為生效法律。如此認真的參議員卻陷入苦戰,背後是美國政治意識兩極化造成的困局。

出身共和黨政治世家、務實勤勉,支持率曾高達近7成

今年67歲的柯琳絲是4屆聯邦參議員,目前在參議院資歷排名第12位,是共和黨最資深的的女性現任參議員。1997年宣誓就任後,柯琳絲在參議院表決缺席率是0%;據美國政治數據追蹤網站GovTrack,截至今年9月,她連續參加逾7450場表決,是參院紀錄第二長的保持人。

柯琳絲出生於緬因州東北方比鄰加拿大邊界的小城市卡里布(Caribou),父母皆曾任卡里布市長,父系家族4代都出過緬因州州議員。緬因州郊區以共和黨為主,網媒《VOX》引述柯琳絲2015年受訪時說法,共和黨政治哲學「存在於我的基因裡」;家族4代州議員裡只有一人是民主黨員,「我們試著不讓這個祕密被發現」,柯琳絲如此笑稱。

雖然在當地有顯赫家世,柯琳絲可不是個「靠爸族」。她大學畢業後開始從政之路,首份工作是時任緬因州聯邦參議員柯恩(William Cohen)的助理,共做了12年,後半段時間還兼參院國土安全與政府事務委員會監督小組組長。1987年她在緬因州政府內閣擔任金管處處長,5年後被時任總統老布希(George H. W. Bush,港譯「老布殊」)任命為聯邦小型企業管理局局長。

1994年柯琳絲首度競選公職,戰場是緬因州州長,雖然失利,但她在1996年當選緬因州聯邦參議員,從此沒再輸過。不僅沒輸過,柯琳絲在2002和2008年得票率都在6成左右,2014年更高達7成。每屆選舉都有不同的民主黨人出來挑戰她,每屆她的得票率勝距都比上一次更大。

AP_18062635882362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參議員柯琳絲2018年3月參加緬因州當地的雪橇競速活動。

有家世背景、沒有怠惰政務、曾經獲得熱烈民意支持的柯琳絲,為何本次選舉如此艱辛,一路被嫁到緬因州的羅德島州民主黨人吉蒂安(Sara Gideon)壓著打,直到最後才證明她仍是緬因州多數選民支持的對象?

溫和派夾縫中生存,政治兩極化之下沒有空間

雖然共和黨政治哲學深植在柯琳絲心中,現今的共和黨已不同於過去的共和黨。柯琳絲一向被視為黨內的溫和派,在從前,來自兩黨的溫和派被視為溝通橋梁,更曾組成一支「溫和小隊」(mod squad),共和黨知名已故參議員麥肯(John McCain)也是其中一員。小隊成員在議題上不見得會支持黨內主流立場,例如麥肯和柯琳絲都曾投票反對廢除歐巴馬(港譯「奧巴馬」)健保。

作為中立派,本來就是在夾縫中生存。隨著時光流逝,溫和派退休的退休、過世的過世、敗選的敗選,據遊說團體Center Forward評估,2005年至2007年共和黨籍參議員立場,當時被視為溫和派的21名共和黨人大多凋零,而今只剩柯琳絲、阿拉斯加州的穆考斯基(Lisa Murkowski)、愛荷華州的葛拉斯里(Chuck Grassley)仍在國會。

川普(Donald Trump,港譯「特朗普」)2016年大選前的黨內初選,就已引發共和黨內部看法分歧;川普勝選之後,那些不看好、不苟同川普作風的共和黨人陷入矛盾。

參議員麥肯在世時與川普不睦是眾所皆知,麥肯過世前更曾表態,不願川普來參加他的葬禮;現任參院臨時議長葛拉斯里(Chuck Grassley)在2019年眾院發動彈劾川普程序時,是支持「吹哨者」的那一方。

和麥肯一樣,柯琳絲、穆考斯基都反對廢除歐巴馬健保;在川普2018年提名涉性侵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今年大選前一個半月提名保守派大法官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兩人亦都持質疑與反對立場。

柯琳絲不挺黨?其實川普上任後配合度增高

《VOX》報導以「柯琳絲的品牌經營被川普複雜化」一句說明柯琳絲在緬因州的困境。

柯琳絲對緬因州選民主打經濟務實路線,推出《薪資保護計畫》、《小企業貸款》,今年因應疫情也推動《疫情紓困與經濟安全法案》(CARES Act)。柯琳絲表示,這類方案已使緬因州四分之三的小型企業受惠,保住25萬6000份工作機會。她很有信心,選民會基於這些服務而信任她的付出,再送她進國會。

但事情沒那麼簡單。柯琳絲在其他議題方面,顯得不夠「融入」共和黨主流。如同她接受美國《公共廣播電視公司》(PBS)採訪時表示,她在過去7年都被認為是參議員裡最能整合兩黨意見的人,這點沒有錯;《PBS》引用政治數據網站《FiveThirtyEight》數據,柯琳絲只有三分之二的議案投票會與川普同調,比例是共和黨參議員之中最低的。

AP_17178734768401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川普2017年6月與參議員討論健保,柯琳絲(左)和阿拉斯加州參議員穆考斯基(後方紅衣者)都反對廢除歐巴馬健保。

然而,川普就任總統後,柯琳絲實際上並沒有比從前更與黨內唱反調,反而是更配合了。《CNN》分析指出,柯琳絲在1997年至2016年,只有59%表決案會與共和黨同陣線,其他共和黨參議員則是90%議案都挺黨;川普首上任的2017年,柯琳絲與黨內同調的比率上升到87%。

配合度87%,對於川普、以及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領導的共和黨可能不夠,因為同一年其他共和黨參議員支持黨團主張的議案比例也升高到96%。《VOX》指出,在川普的共和黨之下,柯琳絲這種中間主義的將會付出很大代價;無論柯琳絲喜不喜歡,她的選情都得緊緊跟川普綁在一起。

如果緬因州人支持這樣的共和黨、且柯琳絲願意為選情而暫時屈就一下,或許不至於有敗選危機。問題在於,緬因州不是典型的共和黨鐵票倉,該州北方郊區與南方港灣城市波特蘭(Portland)生活型態差異很大,政治光譜也不同。

柯琳絲出生的北方以共和黨為主,南方富裕的波特蘭都會區則有不少自由派或民主黨人,這也為什麼緬因州出產的參議員大多傾向溫和中立:太過極端的人無法勝選。緬因州另一位現任參議員金恩(Angus King)是傾向民主黨的無黨派人士,顯示緬因州人對於立場平衡,自有心中一把尺。

對柯琳絲選情最傷的兩件事,都與大法官有關。第一是2018年,川普提名涉及性侵案的卡瓦諾接任大法官,柯琳絲和參議員穆考斯基持質疑態度;國會當時進行漫長聽證會,柯琳絲最終對卡瓦諾投下了同意票。這段過程先是得罪共和黨人(因為不挺卡瓦諾),然後又得罪民主黨人(因為後來支持了卡瓦諾,讓人希望破滅);對中間派選民也是兩面得罪,端看這些中間派對卡瓦諾的看法。

AP_18269687169319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柯琳絲(中)一度表態反對川普提名的涉性侵法官卡瓦諾擔任大法官,引發各界關注。

如果卡瓦諾任命案是柯琳絲選民支持率急轉直下的關鍵,今年9月底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病逝,大概就注定緬因州搖擺選民此次不會再投柯琳絲,無論柯琳絲多努力阻擋共和黨進行新大法官任命表決。

對於共和黨急著推保守派法官巴瑞特繼任大法官一事,柯琳絲此次貫徹反對意志,確實投下反對票,但這擋不住任命案通過。美國最高法院還是邁入了保守派對自由派6:3的絕對優勢。無論總統是誰勝選,如果參議院席次沒有發生變動,美國參議院和最高法院都會處於共和黨的保守勢力;對於講究平衡的緬因州來說,三權分立的國家機制顯得似乎有點失衡。

不願切割共和黨,等於離不開川普和麥康諾

另一個問題是柯琳絲沒有明確與川普切割,被問到是否會順從川普或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時,大多迴避少談、顧左右而言他。

柯琳絲的競選對手正是抓準這一點猛打,宣傳如果柯琳絲續任,麥康諾就會繼續把持參議院。而麥康諾就是讓巴瑞特順利在大選前宣誓成為大法官的最大推手。

《VOX》選前採訪緬因州無黨籍選民吉芙娜(Renee Givner),她表示,「我真的認為柯琳絲表現很優秀,我也信任她」,不幸的是這次她要投給民主黨,因為若參議院繼續由麥康諾掌管,人民將面臨大麻煩。

吉芙娜也對《華盛頓郵報》表示,柯琳絲對川普採取一種「假裝過去4年的事都沒發生」的態度,疫情爆發後也是,就好像川普執政這件事情不存在;她只顧著宣揚自己的政績,對川普和共和黨政府沒有譴責或評論,這令人很擔憂。

另一名緬因州政治學教授麥瑟(Sandy Maisel)是民主黨人,上次投票支持柯琳絲,但經歷兩次大法官任命案、川普任命有爭議的內閣官員、節稅法案反而有利富人種種事件後,「在我看來,柯琳絲就是接受了川普的行為。」麥瑟說這次他將投給民主黨參選人吉蒂安。

全家都是共和黨人的卡蘭(Mary Callan)則表示,家人們都說不相信柯琳絲了。卡蘭自己是獨立派,過去都是投給柯琳絲,因為她看見柯琳絲確實為緬因州爭取福利,並維繫緬因州的價值觀,例如勤勉、守信用的態度,但人們現在看見的柯琳絲在議案投票上越來越荒唐了,跟隨著政黨而不是選民的意見。

這次與柯琳絲競選參議員的對手,是緬因州現任州眾議院議長吉蒂安。大多中間派和民主黨受訪者都指出,排除政黨因素,吉蒂安擔任參議員不會做得比柯琳絲更好。而共和黨人要不繼續支持柯琳絲、要不指責她不團結,至於會否投給吉蒂安,則不一定。吉蒂安也是務實型的人物,知名度還比不上柯琳絲,人們對她普遍的看法是「有點投機」。

AP_20304684310454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2020與柯琳絲競選的民主黨人、緬因州州眾議院議長吉蒂安。

如何務實又投機?川普上月訪緬因州時,並未和柯琳絲同台;吉蒂安藉此在造勢時宣稱,柯琳絲不出席是為了要掩飾她其實已和川普私下達成協調的事,故意破壞柯琳絲向來表現得不與川普掛勾的立場。《華盛頓郵報》指出,柯琳絲當時之所以沒有出場,是因為當時仍是國會會期,柯琳絲人正在華府參與議事。

吉蒂安除了在清潔能源方面政見較具體之外,大多數時間都追打柯琳絲的政黨背景、議案投票立場就夠了。所以柯琳絲對抗的實際上不是吉蒂安,而是她自己的黨和川普。

既然大家都知道柯琳絲越來越不適合目前的共和黨,她為何不乾脆退黨?柯琳絲在2015年的時候回答過這個問題,「我之所以是共和黨人,是因為我相信共和黨的價值觀。我相信責任感、個人自由、相信小型政府」,她自認身處東北州份的共和黨傳統之中,追隨緬因州歷代共和黨籍參議員,其中很多都是溫和的中間派。

社會分裂、政治兩極化,溫和派走上末路?

柯琳絲似乎還是沒有接受事實:今天的共和黨,已不再是她心中那個「傳統的共和黨」。對於不按牌理出招的川普、強勢的參院領袖麥康諾來說,「傳統」是可以顛覆的,也可以說就是沒有傳統。

柯琳絲是比川普更資深的共和黨員,但在柯琳絲反對大選前任命大法官、選情民調又些微落後民主黨籍對手的情況下,川普去緬因州造勢時連柯琳絲的名字都不屑提起。

亞利桑納州也有類似的狀況。川普對於選情大勢已去的黨員麥薩利(Martha McSally)也是毫不尊重,同台造勢只給麥薩利一分鐘時間講話,當地媒體《亞利桑那共和報》以〈川普不尊重參議員麥薩利,令人不忍卒睹〉為題、《鳳凰城新時報》以〈看川普在今天造勢現場怎麼羞辱麥薩利〉為題,報導國家元首如何對待這個美國史上第一位實際駕駛戰機參戰過的女性飛官。

現在的共和黨講求功利主義,美國近年來的社會和政治也走向兩極化,不挺川普就被打成是左膠、不支持所謂「進步價值」就被打成是歧視,兩黨都一樣強硬、左右派人士都不願妥協,溫和派越來越沒有生存餘地,只有選邊站、否則就被放棄。柯琳絲如此,麥薩利和科羅拉多州參議員賈德納或多或少也因此受影響。

AP_20043637974611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美國政壇碩果僅存的溫和派:阿拉斯加州參議員穆考斯基(左)和緬因州參議員柯琳絲(右)2020年2月資料照。

政治激情讓選民不再只重視官員的態度、能力或政績,而是關注參議員聽不聽話、有沒有和黨保持團結。對講究民主自由、經常批評中共或俄國專制的美國,人們此刻大概還沒感受到這其中的諷刺。

這個狀況難道沒有解法?還是有。一切都看選民怎麼表示,畢竟民主選舉是美國和中俄最大的不同。柯琳絲這次艱難勝選是個例子,顯示選民仍看破了吉蒂安攻擊柯琳絲政黨立場的策略;誠如選前的受訪者所言,他們知道目前柯琳絲仍會是個比吉蒂安更好的參議員。

又如同樣傾向溫和中立派的阿拉斯加州參議員穆考斯基,是前州長法蘭克・穆考斯基(Frank Murkowski)之女。

穆考斯基2002年起擔任該州參議員,2010年在共和黨黨內初選時落敗,於是以獨立身份競選參議員,由阿拉斯加州原民團體與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教師團體、消防員聯盟等助選。穆考斯基最終擊敗共和黨推出的人選米勒(Joe Miller),米勒不斷上訴指計票有違規情事,但地區法院和州最高法院全都駁回,時任州長宣布由穆考斯基勝選。

當然,阿拉斯加州是共和黨的領域,不像緬因州那般分裂,地理上又處於美國化外之境,使該州更重視政治人物能否為當地爭取資源、促進地區發展。像緬因州這樣日趨搖擺、兩極化的州,或者像逐漸由紅轉藍的科羅拉多州、亞利桑那州,務實溫和派要面對的挑戰會更加艱鉅。

《VOX》、《華盛頓郵報》採訪的民眾、以及《紐約時報》報導標題都指出,「柯琳絲沒太大改變,但緬因州變了。」好不容易勝選的柯琳絲鬆一口氣之後,或許該要仔細觀察緬因州人現在真正在乎的是什麼事。

如果她選擇不再當個溫和派,站在政治和解的角度,這將是個損失;若她能堅持溫和中立,而未來美國的政治對立也能緩和下來,那麼溫和派或許仍有發揮的機會。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羅元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