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沒有那麼糟》:當宗教、政治成為家裡導火線,我們能做的難道只有選邊站?

《事情沒有那麼糟》:當宗教、政治成為家裡導火線,我們能做的難道只有選邊站?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都沒有意識到,我們在許多方面都很像克里斯欽。由於人際關係的壓力,你採納或放棄了多少想法與信念。

文:凱瑟琳.史密斯

全球暖化?對不起,先生,那是科學家說的,就是宣稱我的祖父是猴子那一群人,但如果那是真的,為什麼他會被猴子殺死?

──肯尼斯.帕塞爾(Kenneth Parcell),《超級製作人》(30 Rock)影集

克里斯欽不再那麼確信他是基督徒了。由於他的名字「克里斯欽」和「基督徒」(Christian)同音,再加上他的家庭的緣故,讓他感到很不方便。克里斯欽很焦慮,因為他被邀請去南韓參加他堂弟的婚禮。家中每個人都會去,包括他那愛惹是生非的哥哥戴夫。

就克里斯欽的記憶所及,戴夫和他們的父母一直合不來,戴夫十多歲時起就不再和他們一起去教會,並且宣稱他是無神論者。父母要求他讀大學經濟系,他偏選讀社會系;克里斯欽的移民父母十分愛國,戴夫卻愛大聲抱怨軍事工業複合體(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他們的每一次交談都像一場戰鬥。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使克里斯欽家中的緊張氣氛升高,戴夫不敢相信克里斯欽仍然和支持川普的父母交談──他們毫不掩飾他們對戴夫的心靈狀態感到憂心。「他為什麼不能更像一個基督徒?」他的母親大聲問。克里斯欽會看當時誰在房間內,有時他會同情哥哥,有時他會做個順從的兒子。他同意他哥哥對政治的看法,但是當他的父母為他們的浪子禱告時,他又會閉上嘴巴。

幾千年來,政治與宗教一直是引發焦慮的棘手話題,但近幾年內,許多家庭和其他關係體系的緊張局勢已變得令人難以忍受。有些人變得很激進,和任何與他們意見不合的人斷絕往來,或者遇到任何機會便挑釁衝突。但是對於許多人,這種緊張就像一盞巨大的聚光燈,照亮了他們用來取悅心愛的人的矛盾的偽自我。

當輸贏關係重大時,改變話題似乎是不負責任的行為,假裝沒有意見實際上等同危險意見。由於社會焦慮需要有原則的回應,所以它需要我們的堅實自我和我們最好的考量。你必須願意向你所愛的人定義你自己,即使它會讓你感到不舒服。

婚期逐漸逼近,克里斯欽明白他不可能在婚禮上耍他的偽自我花招,因為戴夫會期待他和自己站在同一陣線,開耶穌基督的玩笑,並且和他一起跟他們的父親辯論。另一方面,克里斯欽的父母會希望他離戴夫遠一點。他需要幾罐啤酒來熬過這場婚禮,但他的父母甚至不知道他會喝酒。他必須想清楚他真正想做的是哪一種人,而且要快。

專注過程,而不是內容

隨著婚禮逐漸逼近,克里斯欽在心中擬出幾個他必須避免和親戚交談的話題,諸如「你去哪裡的教堂做禮拜?」或「你想什麼時候結婚?」,這些問題都是他必須小心翼翼避開的地雷。他幾乎可以想像到南韓的親戚問他2016年的總統大選問題,結果引發他的父親和戴夫爆發激烈的爭論。

在每一種關係體系中,有些話題一向都會引發鬧劇,這種焦慮的記憶足以使任何人產生壓力。大部分時候,我們會一時衝動,完全迴避這些話題。如同你在〈第五章〉中所了解的,引發衝突的不是這些話題的內容,而是我們不能以成熟的態度談論它們。太多的情緒你來我往,往往使我們又回到管理它們的自動模式。

平息這種反應性的最佳方法是,將你的焦點從話題本身移開,轉為觀察情緒歷程──也就是提升到房間的上方,用太空人的視角去觀察它。這聽起來也許很無聊,但觀察一群人如何管理焦慮是一場有趣的尋寶遊戲。

婚禮、葬禮和假期這些活動都是很好的機會,因為有許多人聚在一起,所以大家會比平時更焦慮。以下是人們回應焦慮對談的常見方式,你是否在家族聚會中看到其中任何一種行為?你自己是否也參與其中?

​​

情緒尋寶遊戲(每一題各得五分!)

  • 改變話題
  • 扮演惡魔的擁護者,持反對態度
  • 與人辯論,以贏得勝利
  • 同意某人的看法,使事情平息下來
  • 試圖扮演和事佬
  • 躲在房間角落議論是非
  • 對所有人發表高論,談如何成熟
  • 完全不露面
​​

這些行為都是在試圖管理房間內的反應。進行情緒尋寶遊戲不是為了取笑你的家人,它是為了協助你不要給某人貼上「問題人物」標籤,了解每個人都在參與這場焦慮舞會。這種理解能徹底改變你如何回應一個焦慮的場面。這種情緒過程有點像宇宙的黑洞──你知道它存在,因為你可以觀察到它的效應,但為了真正看見它,你必須站遠一點,否則你會被吸進去,回到你一向慣用的舊行為。

我鼓勵克里斯欽,當一個話題引發焦慮時,他應該觀察其他人的行為和他自己的行為。透過這個情緒尋寶遊戲,克里斯欽可以作好心理準備,不會為他家人的反應感到太驚訝。他的思維會超越責怪戴夫或他的父母引發緊張,這樣做可以給他自己一些空間,問自己:「我在這一切當中扮演什麼角色?」

搖擺舞

當你開始思考對話的過程,而不是思考對話的內容時,你會更容易注意到其他人的焦慮行為。但是,看出你自己在焦慮的辯論中所扮演的角色會困難得多。

你可以問自己的最能幫助你的問題也許是:「我在這場舞會中擔任什麼角色?」請注意,這和問:「我錯在哪裡?」不一樣,因為每個人都參與這個過程,每個人都扮演一個角色,每個人都有一種焦慮的回應,因為沒有人能百分之百擺脫他們自己的反應。是的,即使是耶穌基督也會掀桌子。

克里斯欽一直關注他的哥哥和他的父母如何搞砸家庭聚會,卻始終沒有想到他可能是這個焦慮運作下的共犯。他一直認為自己是個無辜的旁觀者,但他介入的程度也許比他能意識到的更多。

當我問到他的自動運作方式時,克里斯欽解釋,他的策略是當下同意某個人的看法,使房間內的氣氛平息下來。他越回想就越意識到他打從出生後便一直採用這種運作方式。小時候,他曾目睹他的父母和戴夫之間的情緒對峙,最明智的策略就是支持在房間內的那個人。

不幸的是,這種行為已變成他的自動反應,以致他開始相信他在當下那一刻同意的事。他想讓他的父母高興,所以他去上主日學校;他真心喜歡他的哥哥,所以他相信戴夫對政治與世界大事的看法。但經過25年之後,克里斯欽已經不太確定他究竟相信什麼了。

我們都沒有意識到,我們在許多方面都很像克里斯欽。由於人際關係的壓力,你採納或放棄了多少想法與信念。你的宗教信仰、政治立場、對性的感受、音樂品味,以及最喜愛的運動團隊,可能都受你對人際關係的感覺的影響。讓我來舉幾個例子:

  • 你家中的每一個人都讀長春藤聯盟大學,所以你也渴望被錄取。
  • 你的母親是超級虔誠的天主教徒,所以你始終相信瑪利亞是處女懷胎。
  • 你的父親討厭洋基隊,所以你也去他媽的洋基隊。
  • 你的摯友認為《驚爆點》(Point Break)是一部電影傑作,所以你也這樣認為。
  • 美國的共和黨參議員泰德.克魯茲喜歡吃德州起司,所以你認為德州起司很噁心。
  • 你多愁善感的前男友喜愛強納森.法蘭岑(Jonathan Franzen)的小說,所以你認為一般人對他的評價過高。

我們對一段關係的感覺會影響我們的思維,這是自然的,但有一天你也許會清醒,懷疑你是否太早放棄你對德州起司的愛好。那麼,你如何知道你真正的想法?很簡單,去學學蜜蜂。

讓我來解釋清楚。當一個蜂巢過度擁擠時,一部分蜜蜂就必須出去找一個新家。牠們會派出所有的偵察蜂去偵察一些可能的房地產,而當一隻偵察蜂探險回來時,牠會搖動牠的屁股,牠會以舞蹈動作來傳達新地點的距離與方向。這種「搖擺舞」越激烈,就越顯示牠認為這個潛在的新家十分理想。

由於蜜蜂是講求民主的昆蟲,牠們會持續擺動身軀,直到所有蜜蜂對這個新的蜂巢地點完全達成共識。這聽起來很公平,對吧?但其中另有玄機:一隻蜜蜂不會因為牠最要好的蜜蜂朋友搖屁股,牠就也投票贊成新地點。牠會被牠的舞蹈吸引,然後親自去探查那個地點。由於牠不相信任何蜜蜂,所以牠必須親自去看!

然而,人類不像蜜蜂。我們比較懶,比較可能相信我們所愛的人是完全對的,而我們鄙視的人必定錯得離譜。這正是為什麼我們最終會有有線電視新聞網出現。

克里斯欽以為他比他的哥哥更成熟,但也許不然。他始終相信家庭成員的搖擺舞,卻沒有考慮到他自己的想法。但他開始看到他和戴夫都對他們的父母起焦慮的反應,而他們的反叛與辯護立場是一個銅板的兩面。包溫博士在他的著作中寫道,一個因為家庭關係緊張而拒絕接受家庭信念的人,和一個不經過檢驗就接納家庭信念的人沒有兩樣。兩種立場都是由焦慮的思維驅動,不是由原則驅動的。

也許你會想,採納別人的信念有什麼錯?我們都會問朋友某部電影是否好看,我們沒有時間去徹底研究當地每一個校董會候選人的背景,你不必成為神學家也能從宗教中得到一些東西。但是,當人們不花時間發展自己的思維時,一個家庭、一個社區,甚至一個國家會有什麼集體損失?

在群體中自我思考是件很困難的事,尤其是處於高度焦慮時。大部分時候你最終只好屈服於人際關係的壓力和群體斷絕往來,或者將你所有的精力都用來強迫其他人改變。但如果你只是花一點時間去定義你的信念,然後像一隻聰明的小蜜蜂那樣,以舞蹈來表現呢?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事情沒有那麼糟:給不小心就想太多的你的情緒療癒指南》,平安文化出版

作者:凱瑟琳.史密斯
譯者:林靜華

不管是工作、家庭,還是感情,每當遇到挫折與壓力時,我們常會不由自主地陷入焦慮中,問題就出在我們大腦的「反射動作」。人類在遭遇危險時,大腦會本能地做出保護反應,引發不安和恐懼,但其實你感受到的所有負面情緒,往往都不是真的!

資深諮商心理師凱瑟琳.史密斯博士認為,焦慮無法避免,但卻可以「控制」,只要藉由仔細觀察、審慎評估,就能及時阻斷焦慮,關閉不當的「自動反應」,拿回情緒的主控權。本書便從練習分辨自己的情緒開始,一步步教你如何處理父母、家人、伴侶、朋友等「焦慮關係」,進而延伸到職場乃至手機、社交媒體和政治、宗教問題的對應之道。

焦慮是人之常情,想要克服焦慮,失敗了也沒關係,下次再多觀察一點、多練習一點,自然就會進步。我們要做的,只是照顧好自己、對自己負責就夠了!

getImage
Photo Credit: 平安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王祖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