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沒有那麼糟》:當宗教、政治成為家裡導火線,我們能做的難道只有選邊站?

《事情沒有那麼糟》:當宗教、政治成為家裡導火線,我們能做的難道只有選邊站?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都沒有意識到,我們在許多方面都很像克里斯欽。由於人際關係的壓力,你採納或放棄了多少想法與信念。

我們都沒有意識到,我們在許多方面都很像克里斯欽。由於人際關係的壓力,你採納或放棄了多少想法與信念。你的宗教信仰、政治立場、對性的感受、音樂品味,以及最喜愛的運動團隊,可能都受你對人際關係的感覺的影響。讓我來舉幾個例子:

  • 你家中的每一個人都讀長春藤聯盟大學,所以你也渴望被錄取。
  • 你的母親是超級虔誠的天主教徒,所以你始終相信瑪利亞是處女懷胎。
  • 你的父親討厭洋基隊,所以你也去他媽的洋基隊。
  • 你的摯友認為《驚爆點》(Point Break)是一部電影傑作,所以你也這樣認為。
  • 美國的共和黨參議員泰德.克魯茲喜歡吃德州起司,所以你認為德州起司很噁心。
  • 你多愁善感的前男友喜愛強納森.法蘭岑(Jonathan Franzen)的小說,所以你認為一般人對他的評價過高。

我們對一段關係的感覺會影響我們的思維,這是自然的,但有一天你也許會清醒,懷疑你是否太早放棄你對德州起司的愛好。那麼,你如何知道你真正的想法?很簡單,去學學蜜蜂。

讓我來解釋清楚。當一個蜂巢過度擁擠時,一部分蜜蜂就必須出去找一個新家。牠們會派出所有的偵察蜂去偵察一些可能的房地產,而當一隻偵察蜂探險回來時,牠會搖動牠的屁股,牠會以舞蹈動作來傳達新地點的距離與方向。這種「搖擺舞」越激烈,就越顯示牠認為這個潛在的新家十分理想。

由於蜜蜂是講求民主的昆蟲,牠們會持續擺動身軀,直到所有蜜蜂對這個新的蜂巢地點完全達成共識。這聽起來很公平,對吧?但其中另有玄機:一隻蜜蜂不會因為牠最要好的蜜蜂朋友搖屁股,牠就也投票贊成新地點。牠會被牠的舞蹈吸引,然後親自去探查那個地點。由於牠不相信任何蜜蜂,所以牠必須親自去看!

然而,人類不像蜜蜂。我們比較懶,比較可能相信我們所愛的人是完全對的,而我們鄙視的人必定錯得離譜。這正是為什麼我們最終會有有線電視新聞網出現。

克里斯欽以為他比他的哥哥更成熟,但也許不然。他始終相信家庭成員的搖擺舞,卻沒有考慮到他自己的想法。但他開始看到他和戴夫都對他們的父母起焦慮的反應,而他們的反叛與辯護立場是一個銅板的兩面。包溫博士在他的著作中寫道,一個因為家庭關係緊張而拒絕接受家庭信念的人,和一個不經過檢驗就接納家庭信念的人沒有兩樣。兩種立場都是由焦慮的思維驅動,不是由原則驅動的。

也許你會想,採納別人的信念有什麼錯?我們都會問朋友某部電影是否好看,我們沒有時間去徹底研究當地每一個校董會候選人的背景,你不必成為神學家也能從宗教中得到一些東西。但是,當人們不花時間發展自己的思維時,一個家庭、一個社區,甚至一個國家會有什麼集體損失?

在群體中自我思考是件很困難的事,尤其是處於高度焦慮時。大部分時候你最終只好屈服於人際關係的壓力和群體斷絕往來,或者將你所有的精力都用來強迫其他人改變。但如果你只是花一點時間去定義你的信念,然後像一隻聰明的小蜜蜂那樣,以舞蹈來表現呢?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事情沒有那麼糟:給不小心就想太多的你的情緒療癒指南》,平安文化出版

作者:凱瑟琳.史密斯
譯者:林靜華

不管是工作、家庭,還是感情,每當遇到挫折與壓力時,我們常會不由自主地陷入焦慮中,問題就出在我們大腦的「反射動作」。人類在遭遇危險時,大腦會本能地做出保護反應,引發不安和恐懼,但其實你感受到的所有負面情緒,往往都不是真的!

資深諮商心理師凱瑟琳.史密斯博士認為,焦慮無法避免,但卻可以「控制」,只要藉由仔細觀察、審慎評估,就能及時阻斷焦慮,關閉不當的「自動反應」,拿回情緒的主控權。本書便從練習分辨自己的情緒開始,一步步教你如何處理父母、家人、伴侶、朋友等「焦慮關係」,進而延伸到職場乃至手機、社交媒體和政治、宗教問題的對應之道。

焦慮是人之常情,想要克服焦慮,失敗了也沒關係,下次再多觀察一點、多練習一點,自然就會進步。我們要做的,只是照顧好自己、對自己負責就夠了!

getImage
Photo Credit: 平安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王祖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