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治安影響招生?馬來西亞留學生減少,也許對台灣高教不是壞事

台灣治安影響招生?馬來西亞留學生減少,也許對台灣高教不是壞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較激進的角度而言來看,如果包括馬國在內的境外學生人數持續減少的話,會加速部分體質不佳的私校退場,不必使境外生的受教權蒙受風險,那也許不是壞事。

筆者作為一名曾在台灣、中國留學的馬來西亞人,觀察到台南鍾姓馬來西亞籍學生命案發生後,各界的其中一討論焦點,即是是否會對台灣大專院校在馬來西亞的招生市場造成影響?

招生重要嗎?當然重要,畢竟對台灣的大專院校、政府而言,境外生是種商品、業績般的存在,攸關一所學校能否持續生存,是否先為一個人,「以人為本」並不是每一所大學所首要關心的。

對於台灣治安是否真的比較好,還是馬來西亞治安比較好,這已有各類的研究數據排名,也有每個人的認知差異,治安好與否並非本文的討論主軸,主軸為探討對各國的境外生招生是否受影響前,該認知到台灣高教環境有許多沉珂待解,這些沉珂多與私校有關,而這宗命案的影響所及,也許最終受影響最多的是台北以外的偏鄉地區的私校。

留台馬來西亞學生人數早已減少

曾留學台灣的馬來西亞歌手黃明志在命案發生後,在臉書粉專發文,談到「馬來西亞人會來台灣讀大學,通常是因為5個原因」,包括學費不會太高、允許外國人半工半讀、中文教育、以為滿街都是美女、安全等5大吸引馬來西亞學生來台念書的優點。不過接著黃明志嘲諷道,「(台灣)甚至安全到殺人犯也很安全」

除了所謂美女多這點不必太認真外,其它4點確實是馬國學生來台就學的重要考量因素。

這次10月28日發生的命案,正值每年的馬國華裔學生,以僑生身份跟海外聯招會報名隔年秋季入學的時間(10月至12月),確實這次轟動台馬兩國的命案,多少會影響馬國家長、學生的報名意願,尤其是家中有女兒的家長。同時,位於中南部的大學,可能招生上也會受到影響。(馬國的中小學的學期時間,是在11月中結束,因此高中畢業多是相隔十個月才赴台就讀)

《聯合報》在11月3日的一篇評論《台灣還是安全留學地嗎?》提到「近年來,港澳與東南亞地區的學生都有成長趨勢,尤其是馬來西亞僑生的來台人數,更是居高不下,是當地華人子女的首選之一」。這段說法不完全正確,實際上馬國留台學生人數已從2017年開始下降,從17,419人減少至15,741人(見下表)。

各類型馬來西亞學生留台人數(2015-2019)
年份 總計

正式修讀

學位外國生

僑生 外國交換生

外國短期研習及

個人選讀

大專附設華語文

中心學生

海青班
2019 15,741 4,691 7,724 87 1,175 562 1,502
2018 16,640 5,197 7,894 87 1,175 217 2,070
2017 17,419 5,449 7,984 84 1,255 338 2,309
2016 16,164 5,044 7,645 53 946 261 2,215
2015 14,946 4,465 7,053 38 848 247 2,291

至於馬來西亞學生人數逐年減少的原因,我在今年初的文章《新南向政策四年:東協學生翻倍成長,越南一躍成最大生源國,大馬衰退居次》,已有相關分析,在此再次簡述。

由於馬國擁有眾多的華裔人口,與台灣文化相近,因此對許多台灣大專院校而已,招攬馬國華裔學生相對容易,故多年來馬國是僅次於中國的第二大境外生來源國、東南亞最大生源國,但108學年度起卻罕見地倒退至第二名。

留台的馬國學生之所以減少,可能的原因包括中國大專院校的積極招生,以及當地激烈的高教市場競爭有關。根據馬國留華同學會統計,2018年赴中留學的馬國學生有8千人,2019年成長至9500人,成長率接近20%。另一方面,在馬國有十所來自英國、澳洲、中國的國際大學分校,其中一所即是在2015年開始營運的廈門大學分校。

如今因為疫情的影響,進一步打擊了學生出國到台灣留學的意願,如今馬國的確診案例已超過四萬例,近日的每日新增病例近千,儘管台灣教育部得到隔年年初才會公佈境外生109學年度的註冊率,若屆時註冊率較108年度減少,學生人數進一步下跌也是預料中之事。

簡而言之,命案不幸發生,難免對招生有影響,但不一定是主要因素,外有中國在馬國積極招生的影響,馬國華裔人口少子化、馬幣持續貶值、國內林立的大專院校競爭等內部因素,也必然影響華裔學生赴台留學的人數。

另一方面,台灣的高教市場早有許多沉珂待解,包括近年來爆發的論文抄襲等學術界醜聞、大學退場倒閉的陰影等。而且,也許未來台海局勢穩定與否,也是不可忽略的影響因子。這些因素或多或少影響了馬國華人社會對赴台升學的信心。

教育部補助大學辦僑生春節活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圖為一所大學舉辦的境外生春節聯歡。

馬國學生減少對台灣的影響

筆者認為,馬國學生來台人數減少,或許對台灣不是件壞事。多年來,馬國學生赴台人數的高漲,是建立在招生門檻較低的基礎上的。

雖然近年來赴中留學的馬國學生有所增長,但來台的人數也未達到雪崩式下滑的程度。除了台灣學費較價廉物美外,最主要的原因,在於台灣有許多後端班大學有生源缺口,在少子化壓力下,不惜降低招生門檻,也要招收更多馬國學生。

筆者觀察到,台灣有種觀點認為中國「搶走」了馬國華裔留學生,雖然台灣和中國都是有提供華語教學高教環境的國家,但兩者在馬國的招生競爭並非全然零和的。儘管中國積極在馬國招生,但在馬國學制差異下,學生不是想去中國留學就能隨便去的,同樣在馬國也不是隨便就能上大學,反而被台灣的大學錄取的機會更多。

馬國除了有60多所六年制的華文獨立中學外,公立體系的國民中學(國中)是採英式五年制的,五年制的畢業生會得到SPM文憑(馬國教育文憑),若有意上國立大學的話,得先就讀一年多的先修班,獲得STPM文憑(馬國高等教育文憑)。若國中畢業生欲赴中留學的話,部分中國的大學也設有先修部,讓馬國及其他國家的國際生修課一年。

反倒是台灣門檻大大放寬,台灣教育部允許國中畢業生能以SPM文憑學歷直接就讀大一,條件僅是多修12學分(有STPM者,因學歷同等於高三畢業時則免)。目前全台只有師大林口校區的僑生先修部,但僅錄取以僑生身份就學的海外華裔學生,非華裔血統的外國人在台灣,可謂沒有讀先修班的機會。由於馬國華裔也是馬國國民,因此若選擇以外籍生身份來台的話,就不必就讀僑生先修部。

根據筆者所知,雖然教育部曾想修改這規定,甚至廣推先修班,但在私校的壓力下作罷,畢竟學生來台就學後,會知道有更多好的選擇,尤其後端班的私校就無法直接招收學生了。

過去筆者回馬國度假時,也會到各中學舉辦求學台灣的升學輔導工作,筆者觀察到,不少會選擇赴台讀私校的馬國學生,家庭背景多是中下階層,經濟能力有限,來台後常打工,因此多受到祭出豐厚獎助學金、住宿費補助的私校所吸引。從這次命案可見到,案件中的長榮大學周圍多是農村,離市中心較遠,這是全台許多私校的縮影,多設於偏鄉地區。由於生活文化的差異,馬國人民多以汽車通勤,而馬國女生多不會騎機車,若非來自富裕家庭的話,要在台灣買機車也是個負擔。

簡而言之,這次命案的發生,多少也和城鄉建設差距有關。如果筆者有機會回馬國做升學輔導講座的話,筆者會鼓勵想要來台灣留學的女學生,也許選擇來台北,或在市中心的大學會比較好,至少公共交通、治安比較有保障。

長榮大學發起白絲帶活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長榮大學2日發起追思受害女學生並結合反對性暴力的白絲帶活動,在行政大樓旁的人行道空間設置立牌,盼繫上思念的白絲帶,也表達深切的省思。

別讓境外生擔心學校倒閉

招收更多馬國學生不是一種罪,問題出在於招收了更多境外生後,私校是否有投入更多資源做好校園安全、提升師資待遇呢?

這起命案發生後,前民眾黨立委參選人、新二代背景的何景榮即發文感嘆,曾是私校兼任教師的他觀察到,台灣私校招收了許多外國學生,但外國學生所付的學費卻無法轉化成讓學校提供更好的服務,私校讓許多教師兼任行政職,自然也無法做好校園管理。

此外,近年來也能在新聞版面上看到,私校教師站出來控訴校方,要求他們附上更多海內外的招生業績。這就是目前陷於少子化、高教資源分配不均等結構性問題下的台灣的悲哀現實。

筆者相信,無論是馬國,或是其他國家的境外生在台留學的時候,除了對校園治安的疑慮外,也不想四年的大學生活是活在學校會倒閉的陰影裡的。從較激進的角度而言來看,如果包括馬國在內的境外學生人數持續減少的話,會加速部分體質不佳的私校退場,不必使境外生的受教權蒙受風險,那也許不是壞事。

當然最好的結果是,境外生人數的減少,反倒讓私校、官方把握了轉型的契機,如官方提高對私校的補助,教師待遇獲改善、降低師生比等。

綜上所述,未來各界不必過於負面地看待馬國學生人數持續減少,官方應早日讓招生門檻恢復正常,開放外籍學生(包括非華裔)的先修班,招生上有所把關才是上策。同時,也應改善私校的體質,或早日讓部分私校退場,並在保障境外生的受教權,讓境外生免於活在無法完成大學學業的憂慮之中。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