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抗爭中的女力與性少數,「我們要民主,也要身體的權利」

泰國抗爭中的女力與性少數,「我們要民主,也要身體的權利」
10月15日,曼谷抗爭現場的女性示威者們。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致力於性別平等和LGBT權益的社會運動家Chumaporn “Waddao” Taengkliang說,女人在泰國社會遭遇騷擾和不義對待,LGBT社群在媒體上總被描繪為可笑的,東北(農村為主的地帶)的女人嫁給外國人就被視為貪圖安逸。她強調,男性也是性別不平等之下的受害者。

身著學校制服、綁著辮子的女學生Napawn Somsak走上舞台,質疑泰國社會中的性別歧視,同理王室公主受到的對待——這是泰國在發生沸騰數個月的抗爭運動以前,料想不到的畫面。

自7月中以來,泰國爭取民主的社會運動並未停歇,至今抗爭者仍在各地集結。《路透社》3日報導,18歲的少女Somsak鼓舞了北方清邁省( Chiang Mai)集會裡的2000人。她問道,為什麼女人的薪資低於男人?為什麼女人注定不能成為具影響力的佛教僧侶?

Somsak是泰國許許多多要求改革的年輕女性當中的一員,在全國要求總理帕拉育(Prayuth Chan-ocha,港譯「巴育」 )下台和改革王室的抗爭運動中,她們受到激勵。「如果我們相信人人平等,那泰國社會裡的社權體制就有必要改革,沒有人——包括王室,可以置身事外。」Somsak受訪時告訴路透社。

在泰國社會,皇室議題長久以來是禁忌話題,但抗爭運動則掀起了討論的波瀾,也讓Somsak在她的演說裡觸碰王室公主的處境——嫁給外國人時為皇室頭銜所縛。不過Somsak也並未直呼其名。泰國烏汶叻公主 (Princess Ubolratana Rajakanya Sirivadhana Barnavadi )在美國讀書期間,嫁給她的同窗之後,就被要求放棄皇室成員頭銜。

即使抗爭者並未要求推翻王室,而是主張改革,學生團體列出的10點要求,包括減低泰王握有的憲法權力、削弱泰王個人對王室財產與一些部隊的掌控權。不過泰國憲法規定,王室被「推崇為尊貴的地位」,而保守派也因如此挑戰受到驚嚇。

王室並未對抗爭運動做出正式的回覆,2日,現任泰皇瓦吉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在他這幾個月以來首次直接面對群眾時說道,「我們一樣愛他們。」泰皇瓦吉拉隆功的婚姻也備受爭議,他結了4次婚,曾以不忠為由取消其配偶的皇室頭銜,又在9月毫無理由的恢復。

抗爭運動始於政治訴求,但關注的議題也漸漸擴張,從軍隊貪腐到女性權利都有。此外,許多年輕抗爭者都是學生,也不滿學校強調服從和傳統的體制,從每天列隊唱國歌到嚴格的校服、髮型和行為規定。皇家宮殿和女性事務和家庭發展部(Department of Women's Affairs and Family Development)對此均拒絕給予評論。

烏汶叻差他尼大學(Ubon Ratchathani University)政治學院院長Titipol Phakdeewanich說,在學校裡女人會比男人面臨更多壓力,但是「政治空間正在會長期受壓迫的女性開放。」

RTX84VGZ
10月25日,走上曼谷街頭參加民主運動的抗爭者們,舉出象徵反抗的三指手勢。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與性別議題結盟

紐約時報》報導,2016年,巴育在一場關於職業培訓的講話中表示,「每個人都說我們要創造公正,男女擁有平等權利,如果你這麼想的話,泰國社會就會退步。」巴育表示,女性在家庭擁有權威,「在家庭之外,我們為大,在職場上,權力在我們手裡。」如此理念引發女性不滿。

泰國是亞洲首批女性獲得投票權的國家之一,泰國女性上大學的人數多於男性,她們占勞動力的45%,約有40%私人企業由女性領導,此數字高於國際平均值。然而,軍隊和王室機構中缺乏女性的聲音,女性政治代表極少,在泰國國會,女性僅佔14%的席位,在2014年軍事政變前更是只有5%。

「自政變後,男性至上的社會愈發壯大」8月成立的壓力團體女性自由民主(Women for Freedom and Democracy)是曼谷抗爭集會的發起方之一,其創始人初瑪芃·唐蓮(Chumaporn Taengkliang)說,「女性拒絕處於次要地位,她們是前線力量。」

「皇室和軍隊擁有泰國一切權力,」21歲的帕努莎雅(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8月在曼谷一場大型集會宣讀「法政與遊行聯合陣線」(United Front of Thammasat and Demonstration)著名的十點宣言,呼籲改革君主制。她指出,「說男性擁有泰國幾乎所有權力,是毫不為過的。」

Prachatai》報導,9月19日的抗爭集會,女性和LGBT社群加入支持民主的抗爭運動,呼籲消除父權體制、性別刻板印象和性別平等遭邊緣化的社會規範,並蒐集支持墮胎和性工作除罪化連署的簽名。

「沒有所謂的少數議題,尤其是對承受墮胎風險的人們而言,這個議題不能再等,因為法律禁止墮胎,導致許多女性死亡。法律也應該廢止了,因為憲法法庭早已解釋這是違憲的。性別議題不能等,因為立即關乎我們的身體、生命和死亡,以及人們、小孩、女人和LGBT的性命。我們要民主,也要身體的權利,現在,我們同時兩個都要。」女性自由民主成員Kornkanok Khumta 說,「我們要求修憲,要求廢止《刑法》第301條(即禁止墮胎的法律),要求修改《民事和商事法》第1448條,讓同性伴侶可以結婚。」

致力於性別平等和LGBT權益的社會運動家Chumaporn “Waddao” Taengkliang也登上舞台說,女人在泰國社會遭遇騷擾和不義對待、LGBT社群在媒體上總被描繪為可笑的、東北(農村為主的地帶)的女人嫁給外國人就被視為貪圖安逸。她強調,男性也是性別不平等之下的受害者。

網路名人、泰國電視節目扮裝皇后競賽第二季贏家Angele Anang說,「這個政府已經不具正當性。它並未替任何人尋求正義,無論你是LGBT 社群的一員,還是女人。」

路透社》報導,女性自由民主在街上發送衛生棉,也發展通報性騷擾的線上系統,收到超過40件案子,給其中一些案件法律建議。此外,她們也舉辦「陰道彩繪」(pussy painting)活動,為女性陰道的圖片塗上色彩,引起公眾的注意。Kornkanok Khumta說,「人們感到振奮因為平時我們不能在公眾場合談論陰道。」她表示,「隨著時間過去,人們更善於著色,性器官在抗爭地點被提起,也讓他們覺得被賦權(empower)」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